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修罗场 上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慕倾梨 2131 2019.11.16 23:30

  府上的管事禀告季老门外有客人来访,容瑾瑜在门口等候的时候,季清酒正好和季老在书房里。

   

  季老外出迎客时,还跟她再三强调让不要跟过来,可是季清酒还是忍不住想见容瑾瑜一面。

   

  这是最后一面,季清酒走到门口时心里默默道。

   

  但是在看着季老在为难容瑾瑜时,她还是顶着父亲失望的目光中走了出来。

   

  “臣女叩见王爷,既然王爷也已经见了臣女一面。还请王爷就此打住,回去吧。”

   

  季清酒低着头小声的说着,不敢抬头去看容瑾瑜,只能盯着面前那双暗金绣样的靴子看。

   

  “酒……季小姐,”容瑾瑜一看见她,亲昵的称呼习惯性的脱口而出。喊到一半他又想起季清酒不喜欢这个称呼,只能干巴巴的唤她季小姐。

   

  听到这个称呼的一瞬间,季清酒便有些心软了,她最见不得容瑾瑜对她小心翼翼的模样。

   

  “王爷还有什么事吗?”她沉默片刻后,开口问道。

   

  “我想约季小姐去逛逛东市。”容瑾瑜干脆利落的答道。

   

  “好吧。”季清酒应下,转头看向此时一脸女大不中留的季老,轻声说道:“父亲,女儿已经在家闷了几天,是时候出去走走逛逛了。”

   

  季清酒看过来的目光过于热切,季老张了张嘴,也只好同意。季清酒年纪也不小了,她也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

   

  过了午膳时分,容瑾瑜又到了相府门口候着,生怕之前季清酒只是在敷衍他。好在季清酒并没有失言,还是从府里出来了。

   

  “你不带随从出门吗?”容瑾瑜走到她面前,发现季清酒身边没有一个人。

   

  “不是有王爷吗?”季清酒理所当然的回答。

   

  容瑾瑜立即察觉季清酒其实也没有那么疏离他,心底顿时安心了不少。

   

  “有我在,自然不会让你遇到困难。我今天会一直陪着你逛,然后安全送你回家。”

   

  这话直接说到季清酒的心坎上了,季清酒还没来得及高兴,转念一想,自己现在还能信容瑾瑜所说的话吗?

   

  ……

   

  容瑾瑜说是约季清酒出来逛东市,其实是去了东市那最有名的那家卖玉石的店铺里包了场。

   

  他只是吩咐一声,便有人把一切都打点好,容瑾瑜领着她轻而易举的便上了店里的雅间。

   

  这家铺子专供各色玉石,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都能在这里买到自己心意的物什。当然这最上面的雅间也只为达官贵人开放,毕竟没钱的人是真的买不起。

   

  容瑾瑜轻咳了一声,便有掌柜亲自带着他们逛。若是遇见季清酒喜欢的,掌柜还亲自解释这玉石的来历。

   

  季清酒本身就很喜欢玉石,容瑾瑜这一番安排的确很讨她欢心。只是还没等季清酒看到一半,楼下便有些闹哄哄的。

   

  容瑾瑜打了个手势,为季清酒做讲解的掌柜心领神会,不动声色的领着她进了另一个包厢看玉石。

   

  等包厢的门关上,容瑾瑜招来了侍从问楼下是怎么回事。他都已经把铺子包下来了,怎么还会有人进来。

   

  侍从立即下了楼去了解起因经过,等他回来时,他还带上来了一群人上来。

   

  “摄政王爷还真是威风,看东西还包店,你怎么不干脆直接把这铺子买下来?”一位女子边说着话边往楼梯上走。

   

  容瑾瑜一听这熟悉无比的声音,直接对着前面戴着面纱的女子行了一礼:“瑾瑜向姑姑请安,姑姑安好。”

   

  其他人也都跪在了九宸面前俯首贴地,只有后面跟上来的一群人还不可置信的看向九宸二人。

   

  “看看,我都说了小姐是摄政王的姑姑了,你们还不信。”莺石对着跪在她们身后的人就是一顿呵斥。

   

  那群人反应过来,连忙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容瑾瑜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们,那下过楼的侍从赶紧在他耳边小声解释起来。

   

  他们前脚刚上了顶楼,九宸主仆二人便来了这间铺子里。铺子的账房见九宸穿着富贵,便也不敢拦着,只是领着这两位上了二楼。哪成想九宸发现上面还有一层便问账房上面是卖什么的,为何不让她上去。

   

  账房便说这上面的玉石价值千金不是九宸这种人能买下的,顿时莺石就气炸了,说道:“我家小姐是摄政王的姑姑,不仅您楼上那区区玉石,就连您这间铺子都能买下。”

   

  账房就阴阳怪气的说道:“摄政王还真就在这顶楼上呢。只是摄政王就一个年龄比他还小的姑姑,那便是长公主殿下。只是那位还在福安寺受苦受难呢,你看看你家小姐像是在福安寺清修过的样子吗?”

   

  莺石一时间也气不过,让账房有本事领着她们俩上楼,等看见摄政王了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账房自然不肯,摄政王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见到的,莺石说他心虚便和他吵闹了起来。

   

  “行了,都下去吧,本宫这儿有摄政王看着。”九宸取下了脸上的面纱,递给了莺石。

   

  账房如释重负吐出一口气,连滚带爬地领着下人下了楼,将顶楼给他们空了出来。

   

  “姑姑什么时候还有如此闲情逸致,居然舍得从宫里出来了?”容瑾瑜感到有些好奇,开口询问道。

   

  九宸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容瑾瑜一眼,这话听得怎么感觉是在埋怨她。

   

  “怎么我还不能出来了?”九宸不由得反问道。

   

  “当然能,只是瑾瑜更希望是姑姑是得了我的邀约出来逛逛的。”容瑾瑜笑着说着。

   

  九宸撇了眼,用眼神向莺石无声问着:你确定季清酒也来了,我怎么就不相信呢,你听听他这说的什么话!?

   

  莺石眨了眨眼睛,在容瑾瑜看不见的角度指了下旁边的包间,九宸刚一望过去便对上了一双黯然失色的眼睛。

   

  在九宸他们上楼的时候,季清酒就已经悄悄的推开一道缝,从中暗自观察。

   

  好在容瑾瑜背对着她,没有发现。而她也看的一清二楚,自然也没有错过容瑾瑜所说的话,然后就对上了九宸那冷漠的双眼。

   

  既然被发现了,季清酒只好推开门走了出来。

   

  容瑾瑜听到了脚步声,转头问她:“你怎么出来了,包厢里的玉石看完了吗?”

   

  “我……”季清酒刚想回答,她眼尖的看见了九宸那乌黑的发间隐隐约约的发簪。

   

  那个发簪格外的眼熟,顿时,她面色苍白一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