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残忍?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慕倾梨 2018 2019.11.09 22:30

  “都下去吧。”容明朗对着大臣挥了挥手。

   

  群臣向皇上行了一礼,随即井然有序地离去,不多时,御书房内已经只剩下九宸和容明朗两人。

   

  正待九宸也要走的时候,容明朗低沉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姑姑,您出宫那日是不是去了北边京郊?您去哪里做什么?”

   

  九宸停下脚步,看向他,缓缓说道:“去转了一圈,总是待在宫里很闷,去那边看看雨景。”

   

  容明朗的视线落在她面无表情的脸上,他是从保护长公主的暗卫口中知道九宸那天去了京郊。

   

  不过她也就去转一圈了,然后那个地方的坝便出事了,天底下哪有这等巧合的事呢?

   

  “姑姑请说实话,我可不相信京郊外的雨景有那么值得您冒着染上风寒也要去看的。”

   

  “你想说什么?”九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人想说什么就说啊,做甚么弯弯绕绕的,就不能直接一点吗?

   

  九宸心里不由得咒骂起这个便宜侄子,她最不喜欢就是和这种人聊天了,一句话都要琢磨半天,太累了。

   

  “这些被淹死的人命倒是不值钱的,要让小事变成大家想关注的大事的成本只需要几条人命,你可是赚了呢。”容明朗风轻雨淡的说着。

   

  九宸微微抿着薄唇,看着眼前人还想着继续长篇大论的模样。

   

  容明朗还真是冷漠无情,在刚刚那群大臣面前还装作爱民如子的痛心疾首脸,现在在她面前就露出了无情的本性。

   

  “只是为了拉摄政王下水,姑姑抬手间就故意害死了这么多人,您还真是狠心呢,也不知您这么多年的清修有被毁。”容明朗感叹着说道。

   

  “陛下既然坚持用这种想法来看我,那我也无话可说了。”九宸转身继续向走打算离去,口中语调轻缓不紧不慢,“毕竟只有自身涉及到利益和威胁,才能让容瑾瑜底下的人分崩离析。”

   

  “所以姑姑才特意去京郊走那一圈吗?”容明朗的语气表现的格外咄咄逼人。

   

  九宸头也不回,也不想跟容明朗再说一句话,伸出手搭在一直候在门口的莺石手背上缓缓离去。

   

  莺石跟在她身边感受着九宸更加冰凉的手,不由小声絮絮叨叨的说起来。

   

  “殿下为何不和陛下实话实说呢,您并不是那等残忍的人呐。您知道坝会被冲塌,特意还向那里的平民解释了半天,这才感染了风寒身体虚弱。至于在那死去的人都是不相信您的话,还坚持留在那里,不想离开家园的人。”

   

  九宸沉默不语,良久才开口:“莺石今天你的话格外多。”

   

  “因为殿下您不是陛下口中的那种人,那些人已经选择了自己的命运和您毫无关系了。”莺石赶忙解释道。

   

  九宸拢紧身上的大衣,从温暖的御书房出来后外面的微风更显寒冷。

   

  “你还是将我看得善良多了。倘若我真的在意那群平民的命,我完全可以利用长公主的权势强行把留下来的人送到安全的地方,但是我没有。因为只有留下的那一部分人的命才能推出后面的事。”

   

  莺石不满的撇了撇嘴:“殿下纯粹就是在狡辩,您这是拐着弯回避,说明殿下还是很在意陛下说的话。”

   

  “那又如何,事实就是我还是放弃了那群人的命,不然这样的小事如何捅到陛下面前呢。”九宸表现得还是那么平静。

   

  那群人对她而言就是推动剧情发展的npc,哪个玩家在游戏中又会在意这些普通npc的死活呢?

   

  在另一边,摄政王和其他大臣退出御书房外后,便带着工部侍郎娄进去寻他的副官户部员外郎张仲年。

   

  娄进跟在摄政王的身后,显得格外紧张,嘴里也在不断的辩解着。

   

  “王爷,臣真的是无辜的啊。臣可是领着工部的人勤勤恳恳的整修河道,这翻修的料子是张仲年那群人包办的。您知道臣的为人啊,臣不会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啊!”

   

  “本王知道你的为人,但你还是用了这批这批偷工减料的料子,现在惹出了大祸直达天听,连带着本王还得给你们擦屁股。”容瑾瑜忍着怒火,深吸一口气,对着娄进说道。

   

  “这里不是跟你说这些的好地方,到张仲年府上再说!”容瑾瑜也不想再和他多说,毕竟现在还是在宫里。

   

  “……是。”娄进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容瑾瑜到张仲年的府上,听到下人说张仲年还在睡觉,也不让下人通报,直接去了他就寝的房间,铁青着脸把还在躺床上沉睡的人拉起来。

   

  张仲年做着美梦被惊醒,还想发脾气,睁眼一看就发现摄政王怒气冲冲的站在他的床头,吓得他赶紧爬起来扯了衣架上的外裳匆忙的穿上。

   

  “整修河道你到底拿了多少?”摄政王开门见山的质问着张仲年。

   

  张仲年察觉到话中的异样,连忙扯出了讨好的笑说道:“臣拿的钱大头都孝敬您和尚书大人了。”

   

  容瑾瑜一听就感到头痛欲裂,没想到这事还真牵扯到他了。

   

  站在一边的娄进看张仲年还是毫不知情的模样,解释起来之前御书房内发生的事。

   

  张仲年听的过程中,吓的整个人都冒出了冷汗,在听到陛下说入天牢那句话时,直接两腿一软,跪到摄政王面前抱着他的大腿就开始哭嚎。

   

  “王爷您得救救微臣啊!臣可是没敢私吞这笔钱,都孝敬给您的!”

   

  容瑾瑜闻言当下就是一脚,甩开人斥责:“闭嘴!现在知道求本王了,当初你贪钱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收敛一些,本王看你真的是掉钱眼里了!”

   

  他无力的靠在椅背上,这还怎么救,陛下那肯定要推出一个人交代。张仲年和户部尚书还是姻亲,他万不能放弃他,难道要把娄进推进去吗?

   

  容瑾瑜转念一想,他的目光便落在了娄进身上。

   

  “娄进,帮助你整修河道绘图的副官是谁?”

   

  娄进的心咯噔了一下,摄政王这又是什么意思,这是要让他手底下的人替张仲年顶罪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