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分开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慕倾梨 2018 2019.11.12 23:30

  “酒儿,别胡闹了。”容瑾瑜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又无奈地笑了笑,用一种包容而又宠溺的眼神看着面前跟他耍小脾气的女子。

   

  他现在满脑子都还在想着河道那事,若是不能将此事处理妥当,可能会让某些人钻了空子,万一拿到他什么把柄,将会给他带来更大的麻烦。

   

  不过容瑾瑜暂时不想让季清酒知道这个事情,看着爱慕他的女子偶尔在他面前使使无伤大雅的小性子,倒也是一种情趣。

   

  “臣女从不拿婚约开玩笑。摄政王爷,您若不同意解除婚约,臣女便会请父亲上奏退婚。”

   

  季清酒有些失望,容瑾瑜没想过她会主动提出来吧,所以容瑾瑜才觉得她只是在胡闹。

   

  容瑾瑜知道季清酒一直以来有多么喜欢他,所以从没有想过季清酒突然会不再喜欢他自己了,一时间他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容瑾瑜赶紧离开书案起身走到季清酒面前轻唤道:“酒儿。”

   

  “王爷,臣女担不起您这称呼。臣女不知道您究竟喊的是臣女还是长公主殿下?”季清酒往后退了一步,身子便出了书房,避开他伸过来的手。

   

  季清酒抬头看着书房门里的人,不由得悲伤的想着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现在站在书房门口的两人,明明那么近,却又像是在不同的世界。

   

  季清酒自己憧憬着爱慕着里面的人,容瑾瑜想念着恋慕着外面的人。只不过里面的人不是容瑾瑜,外面的人也不是季清酒。

   

  “清酒,你多心了,本王和长公主早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既然你不喜欢这个称呼,本王改就是了。清酒,本王一直都是很喜欢你的。”容瑾瑜见此情景赶忙解释道。

   

  “不,你喜欢的只是我这张和她相似的脸罢。”季清酒顿了顿,满脸写着疲惫,“你若真放下她,也不会在一听到长公主回宫的消息便迫不及待的去寻她了。”

   

  “本王只是……只是之前有愧于长公主。”容瑾瑜脸上的表情突然一顿,又动了动嘴唇。

   

  “容瑾瑜承认吧,你喜欢的不是我。从今以后我也不在一厢情愿的喜欢你了,我们还是分开吧。”季清酒一脸决然的说道。

   

  她说罢就对容瑾瑜露出了一副璀璨的笑容,眼眶却渐渐湿润。一滴滴泪缓缓的落了下来,砸在了地面上。

   

  容瑾瑜伸手就想拭去那极其碍眼的泪珠,在触及到她脸颊时还是收了回去,眼睁睁的看着那泪珠滑落,往他那心尖上砸。

   

  季清酒取下头上的白玉发簪,这发簪是王爷送给她的,平日里她都不舍得戴,也只是空闲时拿在手里睹物思人。

   

  人她都不要了,这东西更不必留着了。

   

  “臣女自觉配不上这簪子,王爷还是将它送给您心中的人。”季清酒把簪子塞到容瑾瑜手中。

   

  然后看着他沉默的收下,季清酒的面上已撑不住那笑容,赶紧转过身去强忍着落泪的冲动,挺直着背,端着她那相府大小姐的骄傲,一步一步的走了。

   

  就算是离开,她也是京中的名媛贵女,绝不会有失身份在旁人面前露出狼狈颓然的模样。

   

  书房里只留下一个容瑾瑜,他站了片刻,手掌心传来了阵阵刺痛。容瑾瑜张开手掌,发簪尖锐的一端已经刺入肉里。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拔出发簪,猛地摔到了地上。

   

  容瑾瑜回到书案前也不包扎伤口,拿起毛笔就对着未写完的折子,良久白纸上仍然空白。他烦躁的摔了毛笔,弯腰将地上已经碎了的发簪捡了起来,收入了锦盒中放在了书架上。

   

  ……

   

  三省六部各大官员在宫中都有设专职处理事务的地方,早朝后大部分官员们都各归各位的在自己的位置处理,只有那些位高权重的大臣会回府处理。

   

  娄进正准备回工部办公的地方看看,就撞上了正要回府的员外郎张仲年。

   

  张仲年刚准备开口讲理,一抬头见到是他,便感到有些晦气,暗自骂了声就继续往前走。

   

  娄进面无表情的拦上去,直接挡在他的面前:“张仲年,你去哪?”

   

  张仲年赶紧停下脚步就差一点他就又撞上去了,看见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娄进,当下就脸色铁青:“我去哪还要向您工部侍郎交代吗?我那老丈人都不管到我,就凭你还多管闲事。”

   

  本来张仲年就闲散惯了,被安排和古板的娄进一起整治河道就很不乐意了。一起共事的时候,这个人还凭着主管的身份命令他做这做那的,早就积攒了一肚子怨气,现如今渠道出事他还脱不了干系就更气了。

   

  不过张仲年转念又一想,现在都结束了,王爷说过会保住他们,心里才好受一点。娄进这个人还想对着他指手画脚,门儿都没有!

   

  “这个时候你不去处理事务,却直接回府对得起王爷对你的关照吗?本官看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值得王爷搭救。”娄进紧皱眉头说道。

   

  “我不值得难道你就值得,工部侍郎,哼,又有什么用呢?没钱没权的,你们工部对王爷来说就是个累赘。”张仲年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娄进气的面色通红,话都说不出来了。

   

  “无话可说了吧,你们工部还是赶紧离开王爷吧。王爷需要的是我们户部这个钱袋子,你们呢?帮过王爷什么忙了吗,现在王爷让你的下属给我顶罪你还不愿意。”张仲年咄咄逼人的继续说道。

   

  “他是无辜的。”娄进一脸怒意的看向张仲年。

   

  “那看来你不是无辜的,你现在的价值就是去跟王爷,说你自愿承担所有的罪责入天牢,指不定王爷看在你忠心一片的份上还能绕了你一家的性命呢。”

   

  “张仲年!”娄进已经被气得不行,恨不得就想冲上去狠狠的揍他一顿。

   

  “娄大人,你何必非要管下官呢。你自身都难保了,王爷可说过上交给皇帝的那个人绝不可能是下官。”张仲年怜悯地拍了拍娄进的肩膀,侧身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