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见娄进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慕倾梨 2079 2019.11.13 23:30

  等娄进一脸精神恍惚的回到办事处时,却九宸就早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

   

  娄进看着台阶上那瘦弱得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的宫装女子,却感到了万分的压力。

   

  这位长公主并没有戴那些华丽的钗環饰物,也很少用敷粉装扮自己,面色却显得更是苍白,没有一丝血气。

   

  可就是这样一个娇弱的女子却能在早朝的时候压得他们这些官员抬不起头来。

   

  现在九宸就站立在台阶,就像一座精致的玉像,不知眼神在看向哪处远方。

   

  不过能让长公主主动等在这里的人肯定不会是他,他是摄政王那边的人。名义上,他和长公主还是政敌,所以他还是不要上去触她霉头比较好,娄进准备悄悄地从旁边溜走。

   

  “娄大人还真是悠闲呢。”九宸喊住了娄进。

   

  九宸发现她一直等的目标人物居然想装作没看见她的样子就这样偷摸摸的溜走,这怎么能行呢。

   

  她提起长裙,赶在娄进离开前走下台阶拦住他。

   

  被长公主点了名的娄进也不能装作没听见,只能挠了挠头,低着头走回去,然后躬身行礼。

   

  “微臣娄进见过长公主殿下。殿下怎独自在此地等候,您的贴身侍女呢?这里是官员们办公的地方,殿下一个女子孤身来这里不妥。”娄进拐着弯的劝着九宸。

   

  他现在是想放设法的想让九宸回去,他不想和这种太聪明的人打交道。因为这类人总会在他无法预料的地方,给他下套。娄进还不想成为长公主和摄政王博弈的棋子。

   

  “娄大人好像很怕本宫的样子,本宫听闻娄大人一向不喜多话,今日看来并不是这样的。”

   

  九宸感到些许有趣,调侃起娄进。她停在最后两个台阶上,这个高度能让娄进抬起头仰视她。

   

  “殿下多虑了,微臣只是,只是担心长公主的声誉。”娄进赶紧解释,不过九宸却提醒了他。所谓言多必失,在她面前还是少说些话安全些。

   

  “娄大人不必多心,前边自有座驾等着本宫。本宫来找你也就是谈点事情,说几句便走。”九宸看出了他的忧虑,指了指停在墙边的马车。

   

  “陛下对殿下还真是好,竟允许殿下在宫中行车。”娄进看着那车不由得叹道。

   

  “毕竟只有本宫是在真心实意的帮他。”九宸淡淡的说道。

   

  “殿下这可就错了,臣等也是一心向着陛下,为陛下分忧是臣等该做的事。”娄进见状赶忙表明忠心。

   

  “是吗?”九宸也不在意这些,她的目光顺着红色的宫墙看去,再往前便是皇宫正门。原主长这么大还没从正门出宫过,唯一的一次便从正门出宫去福安寺修行。

   

  “本宫知道娄大人刚刚在宫外和张员外吵了一架,你还很生气。”九宸转头盯着娄进说道。

   

  瞬间娄进身上开始冒冷汗,这到底是在试探他还是真的知道这件事,若是真的知道岂不是她派了人在监视他们,那她这是为了什么监视他们?娄进脑中一瞬间冒出了很多个想法。

   

  九宸看着身子有些颤抖的娄进,便看穿了他的心思:“宫内隔墙有耳,宫外的大街上连墙都没有。那么,本宫能这么快知道也不足为奇。”

   

  “所以殿下才说微臣悠闲吗,只是殿下这是承认了,您派了人在监视微臣吗?”娄进抬头,和九宸深沉的双眼对视。

   

  那双眼睛深邃黝黑又深不可测。

   

  “河道一事死去了那么多人,本宫自然很关注。当然本宫也很想知道最后会是谁入天牢。”九宸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移开了目光。

   

  “自然是某些偷工减料的捞钱之人。”娄进老实的回答,只是这答案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那,可就不一定了。能进去的自然是对摄政王无用之人,肯定不会是户部的张员外,毕竟他和户部尚书是姻亲。”

   

  娄进听着这话,便想起了张仲年说过的话。就连这位长公主都认为张仲年不会进去,张仲年他会平安的度过这一劫,可是自己呢?

   

  他才想到这,长公主那冷淡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如果你担心你自己的话,倘若娄大人转而为本宫办事,本宫会保你一命。”

   

  九宸也不等娄进的回复,意味深长的扔下这句话便施施然的在他眼前离开了。

   

  就好像她等在这里和他说这么多话,到头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和他说这一句而来。说完之后也不再多说一句,直接扭头走人。

   

  等九宸刚回到小佛堂,远远的就看见莺石端着托盘等在了门口,那托盘里一个冒着热气的碗。

   

  她下了马车,目不斜视的与莺石擦肩而过。

   

  莺石也知道公主在装傻,摇了摇头后连忙跟上去,托盘上的碗却任何稳稳当当的没有撒出一点。

   

  “公主又出去了?您这几日行事反常,很容易被人监视,出门可要小心点好。”进了寝殿,莺石放下手里的托盘,挥了挥手,让其他仆从退下,亲自伺候着九宸的梳洗。

   

  “莺石这是在埋怨我没带你出去吗?不让你跟着是担心那些人不上钩。不过没有人能真正监视到我,我可是知道容明朗暗中派了人的。”九宸闭上双眼,任凭莺石折腾。

   

  “陛下那是在暗中保护公主。”莺石叹道。

   

  “这话说出来,你自己都不信吧。以前兴许是在保护我,现在可不一定了。在皇宫待久了,人会变得很不一样。更何况在那椅子上面坐久了的皇帝呢?”

   

  “等公主要做的事结束了,还是回寺里去吧。”莺石道。

   

  九宸点了点头。

   

  “那为了公主的身体,还请公主就不要想逃避喝药就和莺石说这些话。莺石早就看透了,药还是热乎的呢,公主还是乖乖喝药吧。”梳洗完后,莺石去端放在桌上的托盘。

   

  “没想到居然被你发现了,不过本宫怎么可能怕喝药!?”

   

  九宸倔强的睁开眼,就看见莺石已经捧着药碗了,那药碗里的药汁黑乎乎的又粘稠。她一看见这个药碗,整个人都不太好。

   

  九宸端起碗,深吸了一口气,就是一口闷。喝下去的那一瞬间,她仿佛看见了系统所在的白色空间。

   

  古代的药真的太难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