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慕倾梨 2025 2019.11.04 23:30

  “那你呢?这么晚还偷偷摸摸地进宫,就是来夜袭长公主的吗?”

   

  相府大小姐季清酒也不在意她在摄政王面前暴露了她会武功并且武功和容瑾瑜不相上下的事情。

   

  她知道容瑾瑜对她不是真心的,但是他们既然已经订婚了。那么容瑾瑜就应该离那位远点。

   

  “你知道她回来了?”

   

  “你刚刚不是在问这个小宫女长公主在哪的吗?”大小姐扬起下巴,看向容瑾瑜手里还拉着不放的宫女。

   

  那宫女反应有些慢,这才害怕地抖了起来。

   

  容瑾瑜懒得和她搭话,用力握着宫女的手腕便往前走。他现在是来找九宸的,而不是在这里和女人争吵。

   

  季清酒突然扬起袖子,一柄薄如蝉翼的飞刀直射向容瑾瑜的手腕。容瑾瑜不好躲闪,只好松开那宫女,从腰间拔出软剑,打掉那飞刀。

   

  被放开的那宫女连忙缩着头躲在了季清酒身后。

   

  容瑾瑜沉下脸,冷声喝道:“季清酒你想做什么?”

   

  季清酒挡在宫女面前,丝毫不退让:“你抓疼她了。”

   

  “季清酒,本王看你是成心想和我做对。”容瑾瑜收起手里的软剑,重新缠回腰间。

   

  季清酒捡起落在她脚边的飞刀:“小女子怎么敢,只是容瑾瑜你确定今夜一定要见长公主吗?你就这样去,她会见你吗?”

   

  “她会。”容瑾瑜坚定地说道。

   

  “我不会。”一道女人的声音响起,两人都怔住了。

   

  女子声音极其微弱,但两人有武功傍身,轻易地捕捉到那道声音正是从季清酒身后传来的。

   

  那缩着头的宫女正是九宸,她正在背后对着他们揉搓着被摄政王捏过的手腕。如果他再用点力,那她这手腕直接就报废了。

   

  今天还真是诸事不顺,她都宿在小佛堂都有人来夜袭。运气也太差了,她起夜刚回来就被人恐吓挟持,这走剧情式的男女主还在她面前过了几招,动不动就开始扔武器。

   

  他们真的有把这里当成是长公主住的地方吗?还有这皇宫戒备太松懈了吧,怎么什么人都能进来。

   

  这男主还披个大氅,而女主套着白衣。两人都没穿着夜行衣就大摇大摆地闯进了这里,护卫这里的人都眼瞎了吗?!

   

  九宸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来她这小佛堂,内务府刚排来的总管已经被她废了个,根本没来得及安排下一个人过来。

   

  真是诸事不顺啊,九宸内心一阵哀嚎。

   

  容瑾瑜先回过神来,就走过去想抓着她的肩膀。只见容瑾瑜刚一动身,季清酒背后的女子也躲开了。

   

  她避开容瑾瑜,轻声道:“怎么,见到本宫还想动手动脚的。摄政王你不好好当,什么时候改去当采花贼了?”

   

  季清酒转过身来,矮了矮身子,手别在腰际:“季清酒见过长公主殿下。”

   

  九宸继续追问着容瑾瑜:“摄政王不向本宫这个长辈问安吗?”

   

  容瑾瑜心中一震,目光深沉地看了那身影一眼,然后单膝跪下。他是先皇养子,而她是先皇胞妹,名义上九宸的确是他的长辈。

   

  “容瑾瑜给姑姑请安。”

   

  爽了!

   

  九宸心底一阵暗喜。

   

  从进入这个世界开始到现在郁积的所有不满都因为男主这一句不甘情愿的请安,一扫而空。尽管男主再怎么不乐意,在她面前还是得行晚辈礼。

   

  “起来吧。”九宸转身看向两人。

   

  男主容瑾瑜自然是刀凿斧削般的俊朗,时刻都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女主季清酒也是如花似月如珠如玉的昳丽,但她长得和十六七岁的原主很有几分相似。

   

  这可有意思了。

   

  容瑾瑜看九宸一直盯着季清酒的脸,意识到什么。他呼吸一滞,急匆匆挡住九宸的审视的目光:“天色已晚还请姑姑早些休息,改日我们再向您请安。”

   

  “你也知道天色很晚打扰到本宫了,那还敢来?容瑾瑜你别再做贼似的,本宫向来不喜。”

   

  九宸冷着脸批他一顿,但对着季清酒面色缓和了不少。“季小姐,我们改日再聊。”

   

  这话听在季清酒耳中,暗示意味十足。

   

  九宸也不等男女主再说些什么,她唤了莺石过来送他们走。

   

  莺石进来看见殿里多出来的两人也不惊讶,尽职尽责地领着他们离开小佛堂。

   

  刚出小佛堂,容瑾瑜就小声警告身边一直低着头的女子:“不许你私下里和她见面!”

   

  季清酒抬起头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继续琢磨起那位看她时的异样目光,她总觉得那位想跟她说些什么。

   

  容瑾瑜见她垂首不语便当她答应了,强硬地拉着季清酒离开皇宫。

   

  经过这么一搅和,九宸这边也睡不了多久了。估摸着她还没入睡就得被莺石拉起来去上早朝。只能希望早朝快点结束,她好回去补觉。

   

  九宸摊在软塌上拿了话本子看起来,还没看多少,天际便开始泛白,到上朝的时间了。

   

  早朝时分。

   

  九宸想了想还是穿着公主制式的冠服和便宜侄子一起入殿。刚一入殿,一时间群臣各自打量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只见龙椅侧后方加了三道珠帘,她就坐在珠帘后面居高临下地看着站在底下面色各异的群臣。

   

  这个位置之前一直都是太后坐着垂帘听政,自从太后与摄政王争权失败后不再上朝,近年也是待在自己的清宁宫。

   

  可现在皇帝身后又坐着一个人,这才回宫的长公主是想效仿太后垂帘听政吗?

   

  和长公主打过交道的几位大臣都缄默不语,站在季老丞相后面的同僚们按捺不住凑上前在丞相后面小声说道。

   

  “我看今日长公主面色不佳,昨夜怕是没睡觉。”

   

  “那她比平时更残暴,希望御史台那帮人赶紧点爆她,这样我们才安全呐。”老丞相侧过头小声回他。

   

  “您觉得那群疯狗什么时候开始?”

   

  “快了吧。”

   

  那边季老丞相还在说着悄悄话,上边的九宸将他们的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

   

  她咳了声,坐在龙椅上的容明朗像得了指令般,开始主持早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