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精神食粮小黄本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慕倾梨 2068 2019.11.19 23:30

  这句话里面一语双关的意味,容明朗这是在试探这个账本是出自于她的手吗?九宸心里有点疑惑。

   

  九宸选择岔开话题装作没不懂直接糊弄了过去。容明朗的打算落了空,不过他倒没什么不满,接着九宸的话说了下去,就随着九宸高兴了。

   

  等容明朗离开后,九宸也不再装作庄重的样子了,回了自己的寝殿就将自己砸进了舒舒服服的软榻上,暗叹这才是生活啊。

   

  “公主现在恨不得和软榻绑在一起了,只要得了空就瘫在软榻上。”莺石抱了全新的薄毯出来给她盖上,还往软榻上塞了个软枕好让她抱着。

   

  九宸并不搭理她的取笑,捧着账本翻看了起来。她也很好奇,这上面到底有什么能动摇到容明朗。前面几页都还只是普通的贪钱,严重一点的也只是和皇商勾结在了一起牟取暴利,劳民生财。但是当看到中间的部分......

   

  “没想到朝廷里这些大臣,表面上都是一副正人君子的人模狗样,私下里他们一个比一个会玩,玩的花样儿这么多还不带重复的,厉害了。”九宸啧啧称奇,没想到这账本比春宫图都还详细,还真令她涨了不少没有用的知识。

   

  “莺石记得这部分好像是关于女子的,公主没必须看得这么详细吧。看这种没脸没皮的东西还那么认真,公主也不害臊。”莺石瞟了眼九宸正看得非常入神的页面,待她看清上面的图样唾弃起九宸来。

   

  “本宫可是清心寡欲的道姑看这个怎么了,你还说我呢你不也看,别看了,你都挡着我了!”九宸还在研究这个姿势哪里是头哪里是脚,就被莺石乌黑的发顶挡了个严实。她推了莺石好一会儿都推不动,干脆就将账本合上了。

   

  “公主别关上啊,莺石还在看这哪里是头哪里是脚呢!”莺石还想动手从九宸手里抢账本,但她不敢,她只是一个可怜弱小又无助的贴身侍女。

   

  莺石面向九宸睁大双眼,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莺石,你说容明朗是不是没有看这部分,不然他怎么能把这赛过春宫图的本子交到了我手上,虽然他把这个本子给我是在利用我。”

   

  九宸转身,背对着莺石翻着账本,想着怎么把这部分完整的裁下来。在古代可不容易到手这种好东西,精神食粮不能就这样丢弃。

   

  还真被九宸猜对了,大理寺卿递问安折里暗示了容明朗从后往前看。容明朗拿起这本子,越看脸色越阴沉,心也越冷,还没翻到这部分他就跑来了小佛堂,于是就这样错过了。

   

  “其实莺石也不知道里面还有这内容呢,这里面肯定夹带了私货!”莺石为了挽回之前丢掉的颜面,愤愤不平的斥责着。

   

  “肯定是为了讨好你的吧,啧,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九宸看穿了莺石的表象,带着鄙夷的目光扫视了她全身。

   

  莺石恼了一会儿便坦然的接受了。既然公主都看得津津有味,不介意这些,她又有什么好矜持的呢。

   

  “不过,公主真的要在堂上呈给陛下吗,摄政王那边可能会对公主怀恨在心的。”莺石还是提醒着九宸。

   

  “之前我都在挖苦他们,他们还没记恨上我吗?”九宸一脸惊讶的看过去。

   

  莺石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说道:“并不一样,实际上公主并没有对他们造成威胁。但是有了这个,可就不一样了。公主之前做的很好,成功吸引了他们的视线,我们才能拿到这么详细的账本。这样看来这个朝堂已经被摄政王之流侵蚀腐烂透了。”

   

  “那就让他们恨好了,我可不在怕的。”九宸无所谓的说道。

   

  ……

   

     翌日九宸一觉睡到了自然醒,也不操心这件事,毕竟她只是去当一个看戏的,好好养足了精神,因为说不准她会被这群人拖进戏中去。

   

  她装好了重新整理了一番的本子,没想到莺石已经把颜色内容分离出来了,收拾完毕后这才慢悠悠的和莺石携手走去太和殿。

   

  而此时,整个朝堂上,群臣包括摄政王容瑾瑜都还对着珠帘后的空位置暗自猜测着。垂帘听政的长公主居然没有现在还出现,这也太奇怪了,总不会还在生气吧。

   

  不过一直把九宸当敌对的大臣们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既然今日罢朝了,那往后也不必出现在朝堂上了。

   

  于是容瑾瑜身后的大臣们,都已经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地想指责弹劾九宸失责了,现在就差一个抛砖引玉的人了。

   

  季老很乐意做这个人,他已经得了陛下口谕,知道了这次朝会的真正内容了。

   

  于是他率先站了出来,看向摆设的珠帘:“陛下,不知长公主殿下可是生病了,怎么今日没有和您一起上朝?”

   

  季老话音刚落,便有大臣紧随其后开始指责九宸心狠手辣,没有容人之量,甚至还说她在宫里不守孝道,以下犯上冒犯太后,嚣张跋扈,应当罢免九宸,把她降为县主,以儆效尤。

   

  顿时看九宸不顺眼的大臣们,一个个的都站了出来力挺这位大臣说的话。

   

  容明朗勃然大怒,用着危险的眼神的看向容瑾瑜,这意思是连你这也是这样想的吗!

   

  只见容瑾瑜撩了一下朝服下摆,单膝跪下刚想向容明朗表明他和这群人不在一条线上,就听见九宸那熟悉的声音从殿后而来。

   

  “你们说的是,这种人的确不亏有着长公主的头衔。只是你们说的人真的是本宫吗,若是说谎可是在欺君。”

   

  一时间大臣们纷纷沉默了起来。

   

  随着这句话的传入,身着深紫色朝服的九宸一脚踏进了这太和殿,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站在前面的一群大臣,随即收回视线看向了坐在正殿中高位上的帝王。

   

  容明朗看到她来了,原本佯装的怒气也消退了,姑姑还真是踩着点到的。不过此时他面上也只是装作稍缓,冷声问着她:“长公主今日可切实的迟到了,你有什么解释的吗?”

   

  “事实如此,自然无话可说了。”九宸目光直视着容明朗,云淡风轻的说着:“只是你们想罢免本公主可就难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