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修罗场 下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慕倾梨 2154 2019.11.17 23:30

  九宸试着伸手扶了下头上有些松散的发髻,没想到反而导致发髻更加松散。莺石看她头发马上要彻底散架,赶忙上前帮她取出发簪,然后重新的整理好头发。

   

  这一情景被季清酒看的一清二楚,更加确信九宸头上戴着的和容瑾瑜送她的那支一模一样,就是少了一个玉坠子。

   

  那簪头熟悉的莲花形状,她是不会认错的,而且看上去九宸戴的这支比摄政王送她那支簪头的玉质更好更剔透。

   

  “原来你还留着这玉簪啊,我还记得第一次和你相见时你头上便插着这玉簪子。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竟然还保管的这样好。”

   

  容瑾瑜走到九宸面前,伸出手指摸了下她发髻间玉簪,不由得感叹道。

   

  然而容瑾瑜那一脸怀念的神情却被季清酒全都看在了眼里,这可让她的脸色更添了一分惨白。

   

  九宸心里知道季清酒误会了,但她也不点破。毕竟她特意选了这支来到他们面前,就是要让她误会,彻底断绝季清酒想要和摄政王重归于好的念头。

   

  她用着怜悯的眼神看了季清酒一眼,然后转头对着容瑾瑜道:“本宫可以什么都不要,唯独这玉簪是要留下的。当年本宫去福安寺的时候,也是什么首饰也没带,就带了这玉簪。”

   

  “说来这玉簪确实好看,我也差人打了根和这一模一样的莲花玉簪,被我送了人。”

   

  容瑾瑜想了想开口道,他只是单纯的觉得这莲花簪的图样很好看,而且感觉这莲花图样,季清酒比九宸更适合佩戴。

   

  果然发簪还是更适合佩戴在发间,一直放在锦盒中太浪费了,他还是要找个机会把一直放在他书房书架上的玉簪再一次送给季清酒。

   

  “不知王爷送了哪位姑娘了,”莺石接起了话茬,只是她嘴上问送了谁,眼睛却很直接的看向了季清酒,“只是这莲花式样...若是被那位姑娘看见长公主殿下也拥有同样式样的发簪,岂不是会被姑娘误会?”

   

  “怎么会误会呢,这个莲花玉簪很好看啊?”容瑾瑜有些疑惑的问。

   

  九宸总算是看出来了,这位摄政王还是个铁骨铮铮的直男,姑娘之间的小心思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

   

  这还真是帮她一步到位了。

   

  季清酒咬了咬下嘴唇,往前走了一小步,朝九宸和容瑾瑜二人各自行了一礼,开口请辞。

   

  “臣女突然感到身体不适,要先行回府了,还望殿下和王爷能体谅臣女不能多陪二位了。”

   

  容瑾瑜担忧地看了她一眼,见她脸色苍白竟是一点血色也没有,像是真的生病了。明明出门前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适了。

   

  他突然想起女子来月事时,总有那么几日身体不适,且她面上没有血气,莫非真的是月事突然造访了,季瑾瑜觉得自己分析的有几分道理。

   

  “季小姐既然身体不适,那我和你一同回去吧。”他赶忙上前安慰道。

   

  季清酒摇了摇头,口是心非的说着:“不用了,难得殿下出宫一趟,还恰巧来了这家铺子遇见王爷,王爷还是多陪陪殿下吧。”

   

  容瑾瑜这个时候对季清酒那是一个百依百顺,为恐让她不高兴。既然季清酒不让他陪同,他也只能勉强点头说好,并且还遣了贴身随从送她早些回府。

   

  季清酒心里很不是滋味,看样子他是真的想和长公主单独相处的吧,还喊随从送她走。只是他还记得先前他在府门口同她说过的话吗?

   

  九宸看着完全不在同一频道上闹着别扭着的两人,心底都快笑死了。她忍住要翘起的嘴角,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季小姐强撑着身体不适还陪你出来,看样子你们关系真不错。”

   

  容瑾瑜闻言,看向季清酒的笑容更真切了些:“是我没看出来季小姐身体不适,季小姐过于迁就我了。”

   

  这个笑容看在季清酒的眼中是刺眼至极,她撑着有些摇摇欲坠的身子慢慢离开,脚步虚浮,就好像踩在了柔软的棉花上。

   

  等季清酒离开后,容瑾瑜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他冷眼望向九宸,开口问道:“季清酒走了,长公主殿下现在是有什么吩咐吗?”

   

  “噢?”九宸微微低眸,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反问着容瑾瑜:“你的意思是?”

   

  “殿下来这里的时机太巧了,简直就是冲着本王来的。难道殿下还在生气,所以故意来这家铺子。你为了让相府不和本王多接触,还真是费劲了心思。”

   

  九宸抬头看他,脸上大大的写着你想多了。虽然她的确是一时兴起故意来搞破坏的,但是她只要不主动承认,容瑾瑜根本抓不住她这个话柄。

   

  “王爷觉得,你值得本宫特意出宫一趟就为了故意找你麻烦?”九宸挑了挑眉毛看着容瑾瑜。

   

  “总不可能是真的出来逛街的吧,殿下对这些东西向来兴致缺缺,这可骗不到我。既然殿下目的已经达成,是不是能回宫了呢?”容瑾瑜也不想再多做纠缠,直接说道。

   

  “目的。”九宸意味不明的重复念叨这两个字。她想到自己出宫的任务只完成了一半呢,还要想办法拖延容瑾瑜一段时间,让他去相府的时候更晚点,好让季清酒误会更深。

   

  看着九宸半天也没有反驳,容瑾瑜就以为她是默认了。他强硬的开口道:“请殿下回宫吧,本王送您一程。”

   

  九宸挑了下眉,很好不用她亲自去找借口了,这一去一回的能拖延容瑾瑜不少的时间呢。

   

  “回吧。”

   

  于是,她干脆利落的应了下来。

      等到容瑾瑜送完九宸,然后回相府见季清酒时,天色已经渐晚。

   

  季清酒心情复杂的看了眼天边,寻思着容瑾瑜陪九宸都到这个时辰了,想来他下午过的很是欢心了。

   

  容瑾瑜看上去的确心情甚好,再次见季清酒脸色正常了不少,他心里也放松下来了。

   

  “你身体怎么样了,还难受吗?本王听长公主说,这个时候你应该多喝热水。”他赶忙关心着季清酒。

   

  季清酒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闻言直接愣住了。

   

  “你还真是听殿下的话。”她有些艰难的开口。

   

  “对你身体好不是吗?天色已晚,我也该回去了,你早些歇着吧,不要再半夜翻墙出门了。”

   

  “……”

   

  季清酒沉默的看着容瑾瑜离去的背影,她之前半夜出门不都是为了见他吗。此后,她再也不会半夜翻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