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开始反击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慕倾梨 2085 2019.11.21 23:30

  “臣想请问长公主殿下,您是不是与太后娘娘之间关系不和,且您以下犯上冒犯太后娘娘的行为,显得您实在品行不佳。”说出这话的,正是刚刚指责她心狠手辣的那位大臣。

   

  只见朝廷里面其他的大臣都冷眼看着九宸和容明朗做戏,不知道这两人葫芦里卖了什么药,不过他们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咬着九宸以下犯上这个罪过不放,定能让这位长公主知道惹怒他们的后果。

   

  “这位大人可是在污蔑本宫了,本宫和太后向来相亲相爱,甚至于本宫还将最喜欢的一个宫女送了太后,这不是正是说明了本宫和太后之间的关系亲厚吗?”九宸表现得有些惊讶的看向那位大臣。

   

  “殿下这可是在颠倒黑白!”大臣一下子声音都变高了,他们对赠宫女一事了如指掌。明明是九宸为了弄走她身边的眼线,找了个错处打发她去了清宁宫,还好意思说那人是她最喜欢的宫女。

   

  然而九宸的脸色微变,声音低沉了下来:“那大人倒是说说本宫是如何颠倒黑白的,难道大人竟比本宫更了解关于后宫的琐事吗?”

   

  原本想反驳九宸的大臣猛的顿住了。

   

  是啊,他怎么可能承认比身居后宫的长公主更清楚后宫的发生的事情呢,除非长公主自己承认,不然他们就是承认了他们有在皇宫安排进了自己的人手。

   

  就算他们都清楚长公主是在胡说八道,也拿不出任何证据能证明。不仅如此,还会因为他们插手后宫这件事彻底惹怒皇帝。

   

  容明朗也看得明白,立刻接上九宸的话,也疑惑的看向那位大臣:“朕也很是好奇,不如爱卿和朕说说,太后和长公主两人之间是如何不和的,还有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大臣浑身一颤立刻冒出冷汗,目光求助的看向摄政王,却见摄政王仍直起身子,笔直地跪在地上,没有转头看他的迹象,他只好转头看向身边的同僚们。而他的那些同僚也装作左顾右盼,像是不认识他一样。

   

  朝堂上沉默了许久,只见容瑾瑜俯首贴地,慢声说道:“陛下,这位大人只是一时失言了,并没有窥伺后宫的意思。”

   

  容明朗好像这才发现容瑾瑜还跪在地上,急忙的让他起来:“都是朕的不是。竟不知王兄一直还都跪着,你们还看愣着干什么,赶紧给王兄赐座。”

   

  容瑾瑜显得有些受宠若惊,赶忙谢恩。只是他也知道容明朗这是故意给他难堪,毕竟弹劾九宸的官员全是他这方的人。他现在是无论如何都洗不清,他真的想表示自己和这些猪队友没有任何关系。

   

  “既然都在说本宫心狠手辣,那本宫若是不作为岂不是辜负了各位大人的心意。”这么说着,九宸就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本子,同时向容明朗跪了下来。

   

  “请陛下看一看这账本,里面记载了这堂上诸位大人的‘丰功伟绩’。其中最让本宫触目惊心的便是户部员外郎张仲年勾结大理寺少卿陈相成等人挪用国库私铸货币......”

   

  在今日之前,这些大臣们还聚在一起暗中说着长公主只会嘴上挖苦他们,不敢动他们分毫,和长公主斗嘴也只是这些权臣们消遣时间的一种方式。

   

  没想到今日他们却以这种方式栽了个大跟头,他们自以为的后台和遮掩在九宸的拿出的这本证据面前也只是个笑话。

   

  九宸特意挑了几件严重的案情念了出来,顿时震惊了整个朝堂。每让她点出一个名字便有一个人慌张的跪了下来哀嚎冤枉,同时容明朗和容瑾瑜两人的脸色也会黑沉一分。

   

  容瑾瑜有时候也会默许他手底下的人去做一些事情,毕竟都是收养人心的手段,只是他没想到这些人竟用他的名讳犯下了死罪,这下他真的是彻底脱不开身了。

   

  待到九宸说到后面,太和殿已经跪了一小片的人,实际上还有很多人她没有指出来,只是犯下的事情还不到能入她眼的程度。

   

  这些小事在挪用国库这类大事情面前,不足挂齿,她也懒得全都念出来,巴拉巴拉的说一大堆,实在太累了。

   

     容明朗捧着这份东西,开始翻看起来,眼神余光还瞄了一眼九宸,这份的页数比之前他给她的时候少了不少。

  大理寺少卿陈相成一直说个不停,嚷嚷着这些都是长公主的污蔑,突然就被容明朗甩过来的奏折砸到了头。

  容明朗指着他怒道:“污蔑?你要不要看看这里面是怎么记录下来的,私印的库房钥匙的文件上还盖着你夫人的名字和指印呢!”

  九宸捡起了地上的奏折,淡定的说道:“本宫有没有污蔑陈大人这件事,陛下打开国库看看不就一清二楚了?”

  陈相成虽然被皇帝这一砸给砸蒙了,但是一听到开国库一下子就慌了起来,强忍着内心的恐惧,硬着头皮,咬牙道:“国库岂能随意开放,要知道人员出入都是有记录成册。”

   

  “国库里到底有多少钱,恐怕陛下心里并没有数吧。户部呈上来的数额,谁知道里面有没有造假的部分呢?毕竟这跪在地上的大臣不也有户部的大人在吗。”九宸转身面向陈相成,脸上讽刺的意味丝毫不掩饰。

   

  “你......”陈相成被堵的哑口无言。

   

  “王兄怎么说呢?”容明朗此时突然看向容瑾瑜,开口说道。

   

  “臣有愧。”容瑾瑜对着容明朗再次跪了下来,向着容明朗谢罪道:“臣身为摄政王理应帮助陛下打理朝政,竟不知朝中那么多大臣会被长公主殿下查出这些肮脏不堪的勾当,是臣治下无方,臣甘愿领罪。”

   

  “朕都知道王兄自然都是无辜的。”容明朗好言好语的安慰容瑾瑜,对着跪着那些大喊冤枉的大臣,二话不说就吩咐侍卫,将他们都夺去了官帽,押入天牢候审。

   

  他们所犯下的罪责,一个都不会冤枉,一个也都不会逃脱,全都依法办事。

   

  当然连九宸,容明朗也没有放过。容明朗说:“姑姑有时也太强制苛责了,这几日也不用上朝了,在小佛堂里自省吧。等这些事情都查清楚了,姑姑再上朝听政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