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臣女来是和王爷解除婚约的。”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慕倾梨 2038 2019.11.11 23:30

  季清酒此时大脑一片空白,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了清宁宫,等她回过神来时她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小佛堂门口。

   

  她一抬头便看到那漆红的宫墙,正中央只是和别的宫殿一样普通的殿门。再往里就是紧闭着门的小佛堂,那佛堂看起来也朴素至极,唯一着色的也就顶上那黄色琉璃瓦。

   

  此时莺石正准备去找太医开方子好给九宸补补身子,一出来就看见了门口正站着那位相府大小姐季清酒。

   

  只见她那双眼睛红肿着像是哭过了,脸上还带着泪痕,目光呆滞地看着殿前的匾额。

   

  当下莺石转身就回了偏殿,禀告九宸。

   

  九宸也有些茫然不知道这女主是受了什么刺激,干脆就让莺石先把人带进来,毕竟一直让相府大小姐就这样站在门口也不是事。

   

  若是被容瑾瑜的眼线看见了那还得了,万一误会是被她欺负了找上门来,那她可就有点说不清了。

   

  毕竟这个世界和原主有那么点关系的那几个男性角色,看起来都不像是能听进去人话的主。

   

  被领进来的季清酒一进来就看见躺在软榻上不愿起身的九宸,此时还没入冬她便早早裹上了雪白皮裘,露在外面的脸一边覆着疤痕,另一边洁白无瑕。

   

  被眼前这位楚楚可怜的少女一言不发的瞧个不停的,九宸心里差不多了解了个大概,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季清酒这样的,也只能是她们俩个长相如此相似的这个原因。

   

  看来女主已经知道了,不然平白无故的话,季清酒也不会来这里。

   

  只是九宸比较好奇的是,她自己还没开始干预男女主之间的主线呢,就发展成这个样子了,看女主这个反应,感觉还不用她亲自动手,这个主线任务估计就要简单的完成了。

   

  往后她只需要一心对付容瑾瑜就行了,再也不用分心插手男女主的感情线了。

   

  九宸吩咐莺石:“给季小姐上茶。”

   

  季清酒看见她面前的桌上多了杯茶盏,下意识地端起茶盏倒入口中,却发现这茶水异常冰冷,冰凉刺舌的冰水直达喉咙,刺激地她整个人都浑身机灵了一下。

   

  她这时终于清醒过来,脑海里一直卡条的齿轮也渐渐开始转动起来。

   

  季清酒这才感到眼睛酸涩的难受,想来她这一路上是哭过来的。她赶紧抬起袖口遮住脸,“让殿下见丑了,看见臣女这般不堪的模样。”

   

  九宸摇了摇头后,发现季清酒蒙着脸也看不见,只好开口道:“季小姐现在只是失恋了,这也有本宫的一点原因。莺石去把本宫那玲珑玉佩寻来,给季小姐当赔礼了。”

   

  季清酒立即拒绝了,虽然容瑾瑜接近她也是为了她这张和九宸相似的脸,但更重要的是容瑾瑜看中的是她身后的丞相府。

   

  她一直都不愿意承认罢了。现在她被太后揭穿,她只是长公主的替身,也是她自找的结果,也怨不得长公主殿下。

   

  那日她第一次遇见容瑾瑜那情深似水的目光,也只是因为他透过自己这种脸见到了殿下吧,她现在一时半会也没办法从对容瑾瑜的感情里走出来了。

   

  “公主送出去的东西还从没有人敢拒绝过。”莺石找到了玉佩,不管季清酒的拒绝,直接就动手强行挂在了她的腰间。

   

  季清酒从混乱的思绪里挣脱,讶异的看向已经回到九宸身边的莺石。

   

  已经很少遇见能轻易近她身的人了,哪怕她现在处于恍惚状态,可见殿下身边的这个侍女不是一般的高手。

   

  突然殿内响起了轻微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九宸循着声音看向了季清酒的肚子,此时已经过了晌午,醒来女主这是饿了。

   

  一抹绯红飞快地爬上了季清酒的耳根,还没等九宸留下她吃饭,她就起身告辞,逃也似的赶紧离开了小佛堂。

   

  回到府里,季清酒得知父亲回来了,衣服也没换就去了书房找他。

   

  季清酒还没进书房就对着季老喊道:“父亲,女儿要退容瑾瑜的婚约!”

   

  季老简直不敢置信,他甚至怀疑自己已经出现幻听了。他家女儿什么时候连名带姓的喊过容瑾瑜,还退婚?

   

  季清酒看着平时一直劝她退婚的季老此时却不相信,就急了,连忙走到他面前郑重其事地重复了一遍。

   

  季老瞧他女儿不像开玩笑的模样,扔下手里的毛笔,刚准备开口,却发现了她腰间挂着的玲珑玉佩。

   

  “乖酒儿啊,是不是长公主跟你说什么了,还是她威胁强迫你退婚了?”

   

  季清酒愣了一下反驳道:“殿下她没有说什么,父亲你怎么这样想她。女儿只是看清容瑾瑜了,他根本就没有喜欢过女儿,女儿就……死心了。”

   

  “一定是长公主和你说过什么了,父亲这就去找她!”丞相一下子脸都急红了,推开季清酒就往外走。

   

  “没有!是……是太后娘娘说女儿和殿下很像,容瑾瑜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接近女儿的。”季清酒越说声音越小,也越说越难过。

   

  “酒儿哪里像长公主了,酒儿一直都是独一无二的。”季老丞相赶忙转身安慰她。

   

  “……父亲您是脸盲自然不觉得女儿和殿下相像了。”

   

  季清酒感到了一阵无奈,心底也好受了不少,没了容瑾瑜这个渣男,她还有疼她爱她的家人。

   

  只是她还是想去寻容瑾瑜问个明白,想知道他心里究竟有没有她。

   

  ……

   

  季清酒重新踏入摄政王府的书房,恍惚中仿佛还能看到第一次见到的容瑾瑜,端坐在书案前,眸光所及之处锋芒毕露,看见了她后眉眼带笑,温柔多情的唤道:“酒儿。”

   

  这“酒儿”是唤她呢,还是那个“九儿”唤长公主呢?

   

  季清酒低着头看着身上素净的白色长裙,她不会是任何一个人的替身。父亲说的对,季清酒是独一无二的。

   

  “酒儿,你怎么来了?”

   

  容瑾瑜还在头疼河道那事呢,听到动静就知道定是季清酒来找他了,估计又是和以前一样来约他出去游玩的吧。

   

  “臣女来是和王爷解除婚约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