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暴风雨前的平静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慕倾梨 2045 2019.11.15 23:30

  一直到散了朝,大臣们纷纷离去后,九宸遣退了宫人,空荡荡的大殿上只剩他们三人。

   

  容明朗起身走下台阶,径直来到九宸面前。

   

  九宸往后退了几步,离他了些距离,这才抬起头来。她面上仍是云淡风轻,无悲无喜的模样,就好像这里没有任何事情没有与她相关,值得她动容。

   

  千防万防的她也没想到容瑾瑜居然趁此机会和容明朗达成共识了,那她之前暗中动的那些手脚都算是白费心思了。不过要不是这一出,她还不知道她之前都是属于被人看戏的目标。

   

  九宸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跳起来给他们鼓掌,但她表现的依然冷静,开口说道:“王爷将陛下的差事办得漂亮,陛下理应奖赏王爷。”

   

  “姑姑这是生气了吗?”容明朗实在看不出九宸真实的情绪,只好重新问了一遍。

   

  “九儿是在气明朗居然和我和解了吗?”容瑾瑜也不明所以,开口询问道。

   

  这句话容瑾瑜用上了亲昵的称呼,表示他们现在并不是用君臣的身份说话。

   

  九宸也明白了现状,显得更加冷静:“我没有生你们的气,毕竟人命是卑贱的。但和解也只是一时的,就看你们能坚持多久了。”

   

  说完她对着两人长身一揖:“容九宸先行告退。”

   

  九宸不再给两人说话的机会,转身便快步离了大殿而去。

   

  回到小佛堂,九宸也懒得再装成清修之人,让莺石把她精心准备的陋室给拆了。这个陋室还是她为接待想看她的人备下的,为了防止原主这个设定没有崩掉。

   

  现在看来她也用不了了,毕竟也没人真的在意她在没在清修了,她都陷身朝廷斗争中,哪里会是清修之人呢?

   

  九宸靠在软榻上兴致缺缺的拿了本还没看完的话本子翻看着,看见莺石一脸欲言又止纠结的候在一旁。

   

  她看得都替她憋的慌,于是她问道:“莺石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的?”

   

  “今儿朝上,公主是不是生气了?”莺石先是行了个礼,然后开口道:“是不是陛下和摄政王让您生气了?”

   

  九宸觉得有些好笑,她扔下话本子,调侃道:“怎么连你也认为我生气了,若是我真的生气了,你又当如何?”

   

  莺石想了想,开口道:“当然是领着公主出宫去转转了,莺石都打听好了,午后摄政王约了季小姐去东市逛街。”

   

  “他们去逛街关我何事,你出什么馊主意呢?还想让我看他们俩笑话?”九宸摇了摇头,捡起扔在软榻上的话本子,重新翻看起来。

   

  “公主自然是不屑于此,若是殿下她……”糟糕,说顺嘴了。莺石小心翼翼的瞧了九宸一眼,她应该不会被公主灭口吧。

   

  “若是殿下她会如何呢?”九宸翻页的手停顿了一下,后又重新翻页起来。

   

  她被莺石发现不是原主也是意料之中,毕竟莺石是原主的贴身侍女,她也没有刻意在莺石面前演得和原主一样。只是,也难得莺石肯在她面前温顺了这么长时间。

   

  莺石眨了眨双眼,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公主不会把莺石灭口吧?”

   

  九宸闻言,再也看不进去话本子了,撑着身体慢慢坐起来,看着莺石说着:“或许这才是你的本性吧。”

   

  莺石将九宸扶了起来,坐到了梳妆镜前,柔声道:“那公主想做什么呢?”

   

  “你说的是,有些事我的确不屑于此。不过过于束手束脚只会给我带来不利,我还是陷入了牛角尖里了,竟真的误认为这是真正的朝堂斗争。”

   

  “所以呢?”莺石耐着性子在她脸上细细的妆扮着,努力遮住伤痕,“殿下其实很在意自己的容貌。”

   

  九宸顺从的偏着头,好让莺石遮的更加严实。

   

  “我应该是不受限制的,唯一限制的东西也沉睡过去了。所以莺石,我需要那个账本。”九宸吩咐着莺石。

   

  “账本上又有哪些大臣的名字呢?”

   

  莺石放下手里的脂粉,打开妆匣子,里面摆放着不少精致的饰物。她拿了镶嵌着红宝石的玉簪,就往九宸头上插。

   

  九宸手速极快的拦住了,重新打开一套妆匣,从里头选了个雪亮剔透的莲花玉簪,递给她。

   

  “不要总想着给我戴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我又不是来变身复仇的,这个就够了。账本上的名字是谁不重要,只要那账本够厚就行了。”

   

  莺石接过这发簪,顿时就佩服起九宸来,还是她家公主高明。这发簪的来头可就有意思了。

   

  “等公主下午逛完回宫,这账本就会出现在大理寺卿的案头。”

   

  “我还没答应你下午要出宫。”九宸照着铜镜,发现脸上伤痕已经完全看不见了,这才满意的舒展开来。

   

  “那公主去不去呢?”莺石有些好笑,顺着她继续问道。

   

  “你都说容瑾瑜约了季清酒,我当然要去了!”

   

  ……

   

  容瑾瑜回府后,还想着先前太和殿上的情景。他居然看容九宸下台阶的时候想起了季清酒那个小丫头,他还是低估了季清酒在他心中占的份量。

   

  这几日没有她在他耳边聒噪,他处理公务的时候还不习惯起来了。

   

  现在彻底闲下来,容瑾瑜的思念疯长。他换下朝服,穿了季清酒最喜欢的白衣,还郑重其事的写了拜贴。他这才出了门,往丞相府走去。

   

  容瑾瑜走的非常快,他现在还有些庆幸,还好王府和相府只搁了一条街,走几步就能到。

   

  相府的门房见了还没等容瑾瑜递上拜帖,他便往府内跑去。

   

  容瑾瑜在府外等了一盏茶功夫,季老从府内出来,立在了台阶上。

   

  容瑾瑜一凛,整了整衣冠,走到季老面前,微一弯腰,笑道:“劳烦季伯父亲自出来与晚辈相见。”

   

  季老侧过身子,避开他这一礼,“王爷言重了,臣当不起王爷伯父。”

   

  “季相,之前是晚辈混账。还请季相原谅晚辈的无礼之处,请府上的季小姐出来和晚辈相见。”

   

  容瑾瑜这次下定了决心,无论他等多久,为了季清酒能见他,他都要等下去。

   

  “想见我乖女儿,你做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