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触发支线任务

快穿之请不要随便开挂 慕倾梨 2082 2019.11.18 23:30

  九宸刚回小佛堂,只见一个年龄偏大的大宫女匆匆跑了过来,赶到了九宸身边气喘吁吁的说道:“殿下怎么才回来,陛下已经来了很久了,现在还在里面等着呢!”

   

  九宸闻言,微微颔首表示已经知道了,不慌不忙地开口道:“慌什么,既然等都等了那就让他再等会儿。”

   

  这还是她回宫以来,容明朗头一回来找她。可能也不是来找她,或者就是过来用小佛堂祈福忏悔什么的。九宸暗自揣摩着。

   

  她慢悠悠地晃回了寝殿,换了身平时穿的素裙,这才不慌不忙的往主殿走去。

   

  一声尖细的嗓音响起来,随着九宸越来越靠近主殿,那声音听得也更清楚。

   

  “也不知长公主跑哪儿去了,竟让陛下等这么长时间。长公主这人也真是的,自从回宫以来就随意打罚宫人,嚣张跋扈,一点儿皇室公主的作风都没有。”

   

  九宸停在门口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转头看向了莺石,她觉得自己好像出现了幻听。那太监这是在说她吗,她平日里这么老实哪里来的嚣张跋扈。若是她真嚣张起来,她自己都害怕!

   

  莺石贴在九宸身边附耳轻声说道:“就上次在御花园,公主强硬地换了清宁宫的全部宫人,这些年太后对他们挺不错的,所以这些下人们就对公主颇有异议,这不他们可算逮着机会找陛下告状了。”

   

  九宸听了后,第一反应便是太后又给她找事。若不是有她撑腰,这些下人怎么敢这么嚣张,这状怎么告的起来。

   

  “那个女人不是一直想搭上容瑾瑜的船吗,那就让她上船。想与虎谋皮,也不怕被虎生吞了。伺候我的宫人里头不就还有个王府的眼线,给清宁宫送过去,告诉太后,这个人是容瑾瑜的手下。”

   

  轻声吩咐完后,她才走了进去。眼看着容明朗都看见她了,那太监还在告黑状。

   

  平时在朝堂上她是以长辈的身份,都是容明朗行礼的。这个时候九宸还在想要不要给容明朗行礼,容明朗就已经背着手走了过来。

   

  “姑姑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若不是明朗一直都看着殿门,可能还不知道姑姑已经回来了。”容明朗在她身前站定了。

   

  这明摆着是要她行礼了,九宸顿了顿就想弯腰了。

   

  容明朗赶忙上前一步,伸手扶着她不让她弯下去:“姑姑是长辈,不用多礼的。”

   

  九宸神色复杂的望着他,奇奇怪怪的,男人的心思不好猜。

   

  不过她对容明朗的态度还是怀疑着的,她刚回宫那天,九宸觉察到容明朗这人明显是对她有意思的,可那天之后就算是只有他们两人议事,也没再表露出丝毫感情。

   

  就好像那日发生的事情其实是她产生的幻觉一样,以至于她都怀疑这都是她幻想出来的。

   

  就在九宸垂眸刚这么想的时候,她突然察觉到停在她身上的目光异常灼热。她抬眼看过去,容明朗正定定的瞧着她,如同在看他最喜爱的珍宝。

   

  【触发支线任务:探寻容明朗的内心世界。】

   

  【接受】或【拒绝】

   

  好久都没有支过声的系统突然在九宸的脑海深处响了起来,只是那声音比01号世界时更加冷漠寒冷。

   

  她那个蠢蠢的系统果然有事情瞒着她,只是这支线任务一看就那么麻烦,当然是果断选择拒绝!

   

  什么探寻内心世界,一般来说要么虐心隐忍黑化要么走甜宠恋爱,无论是哪一个她都不要顶着原主的身体去和亲侄子谈一场伦理恋爱,她一不谗他的脸,二不谗他的身子。

   

  谈什么恋爱,现在还是推翻摄政王最开心啦。

   

  九宸选择拒绝后,就连容明朗看她的目光都变得很正常了,难道这个支线任务还是跟着她的想法触发的吗?

   

  这个世界果然奇奇怪怪,还是早点完成任务离开比较好。

   

  “陛下在此处等我到现在是有什么事吗?”九宸开口打破了沉默的处境。

   

  “你们都下去吧。”容明朗先转身对着身旁的随从说道,等他们都离开后,他才说明来意:“先前大理寺卿给明朗递的问安的折子里夹着个厚厚的本子。”

   

  说到这,容明朗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本子里记录的条目,每一条看得他触目惊心,恨不得把上面名字的主人都拖出去砍了。

   

  只是若都推出去,整个朝堂大半部分的人都得拖走。这事还得徐徐图之,所以他才赶过来想和九宸商议。

   

  九宸给身边的莺石递了个满意的眼神,不愧是先帝选给原主的人,办事就是这样有效率,只是那本子上不知道有没有造假的内容了。

   

  “本子里所记载的内容,有一些我心里有数,容瑾瑜也跟我交代了一部分。还有一些......”

   

  容明朗咬住下唇,想来九宸心里也清楚他要说什么了。他说的太多,也只是给九宸徒增烦恼罢了。

   

  “这就是你们和解的交易?”九宸从他话里得到了其他信息,当下就提出来直接问道。

   

  “是的.....我实在无法拒绝,只能辜负姑姑为明朗的心了。”容明朗眼中的愧疚几乎要化作实质的朝她涌过来。

   

  九宸也不在意,她能理解。为了共同的利益,对手也能变成朋友。这种事情她干的可多了,动不动就反水什么的那可太正常了。

   

  但她这不在意的模样看得容明朗心中也瞬间一睹,他只当九宸是故作洒脱,毕竟在亲缘关系淡薄的皇室里,她一直都是最重视家人感情的人。

   

  “这个账本我想放在姑姑这里,容瑾瑜他谁都能动,唯独对姑姑是下不了手的。”

   

  这么说着,容明朗就从袖子里抽出了一个厚厚的本子,递到了她的面前。

   

  九宸看向那个放本子的袖口,用目光比对了一下,容明朗那个袖子怕是自带一个独立的空间。

   

  她收回目光,也接过了本子。

   

  “明日姑姑晚点去太和殿,先让他们闹一闹,姑姑再趁机呈上这个账本,之后便都交给我了。”

   

  九宸点点头:“你刚和容瑾瑜和解,也不多缓几天,就迫不及待的往他身上捅刀,我发现你也挺恨的。”

   

  “彼此彼此,只是这刀不是姑姑主动递给明朗的吗?”容明朗意味深长的反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