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妖怪丫环是保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赴宴

妖怪丫环是保镖 这是一个圆 2363 2019.10.30 10:41

  亲了吴为的那晚,南岭一夜未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又是害羞又是担忧,更多的是在设想天明之后,二人见面后的场景。她很担心吴为自此把她当做女流氓一样,躲得远远的。

  但好在,吴为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仍是来叫她起床,给她准备煎鸡蛋,在她洗好碗筷后摸摸头以示奖励。

  南岭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两人的日子又如常。

  可平静的生活,总要生出些变故,就像一棵树,总得支出些枝丫。

  两日后,主院来人传话,叫吴为去参加家宴。

  “老爷特意嘱咐,请少爷把南岭一齐带上。”

  一听要带南岭,吴为瞬间紧张起来,一向不过问西院的父亲,为何还特意嘱咐他带上南岭?他甚至不知道这西院有多少人,又怎么说得出南岭的名字。

  “这是父亲亲口所说?”

  “是的。请少爷务必记得。”

  丫环说完从侧门退出,走时将门带上,并没锁。

  吴为还是觉得事出蹊跷,一张脸皱成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南岭在一旁看着,不觉跟着皱眉。“少爷不想去参加家宴吗?”

  “是啊。”他转头,却瞧见她煞有其事皱着眉头的模样,顿时忍俊不禁,伸出两手,用大拇指去顺她的眉头。“你在愁什么呢,眉头皱成这个样子!”

  南岭朝他做鬼脸。“因为你就是这副表情啊。”

  “哪有!”他又忍不住捏她的脸,方才心上的阴霾一扫而光。

  “晚上要去参加家宴呢,你得把上次主院发下来的衣服换上。”

  “一定要换吗?”她鼓着腮帮子嘟囔。那衣裳就薄薄一层布,在初秋的晚上穿着还是有些单薄,也不知其它的丫环是怎么扛住的。

  吴为拍拍她的头,宠溺着开口:“你要是不想穿,我们今晚就不去了。”

  “不可。”南岭一脸认真的摇头,她能在吴为面前耍小性子,可吴为不能在他父亲面前任性。加之还有吴昆那家伙,指不定到时候他会说些什么抹黑人的话。

  “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那么好看的衣裳我早想穿了。”

  吴为听她这么说,心中不免泛酸。

  南岭自来西院以后,一直穿的上一个婆婆留下的旧衣裳,颜色陈旧款式老旧,套在身上像个灰扑扑的小土妞。南岭穿上虽没那么不堪,但那紧致好看的身段也被遮得严严实实。别的小姑娘都扯花布做新衣裳,偏偏南岭跟着他这么一个一穷二白的主,连块花布都扯不上。

  他叹口气,长臂一展将她圈进怀里,愧疚道:“辛苦你了。”

  南岭也抬手轻拍他的背,有些好笑开口:“你这又是什么话,作为丫环,能够遇着你这样的主子,我就已经很感恩了,何来辛苦一说。”

  她说完,又埋头在吴为怀里蹭了蹭,方才恋恋不舍的放开。

  吴为调笑她越来越爱撒娇,她皱鼻子做鬼脸,并不否认。

  珙桐或许不该让她一个人来这里,她不够心狠,也不够坚定,遇事也没有主张,她这么飘忽不定的一个人,注定做不来什么大事。

  像沙洲里的一株芦苇,那阵微风一吹,便不管不顾的随着它去了。

  “走吧,进屋吃早饭。”

  吴为拉着她向大堂走,她的思绪也被拉回来。

  拉着她的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像极了艺术品,惹人喜欢。她顺着手往上望去,少年挺拔的背影映入眼帘,她不觉勾起嘴角。珙桐这几千年来,总得有失算的一次。

  进了大堂,两人落座,吴为动筷往她碗里夹菜:“今天也有你喜欢的炒鸡蛋,赶紧尝尝吧。”

  她收回目光,弯着眼睛点头,尔后拿起筷子将碗里的菜送进嘴里,嘴里顿时蛋香四溢。

  “一如既往的好吃!”

  被夸赞的吴为也眯着眼睛乐,不住地往她碗里夹菜,直到小碗实在装不下了才罢休。

  南岭看着碗里堆得跟小山似的菜,虽然有些头疼但见着傻乐的吴为,心又变得柔柔软软的,叫停的话到了嘴边生生给咽了下去。

  她摇头,心下感叹:“都是傻的。”

  黄昏时分,两人越过侧门,顺着廊沿到了大厅。饶是有心理准备,南岭还是被吴府富丽堂皇的大堂给唬住了。住了几千年的山洞,到了人间后住了大半年的小院子,猛地进到这么讲究的地方,她还是有些被镇住。

  鲜有出门的她,还是第一次见能照出人影的梁柱。唉,这四处都反着人影的大堂,着实让她这“土老妖”开了眼。

  家宴设在大堂偏厅,一桌五人,按身份尊卑、亲疏之别坐开。

  吴老夫人坐主位,吴凡海和吴昆分坐两侧,吴昆生母靠着丈夫落座,吴为坐在最下首。

  按理吴昆应当坐在下首,但老夫人疼他,那位置向来是他坐的,大家也就默认了。

  吴为并不在意这些,他只是低着头默默吃饭,不能吃太快,也不能吃得太拖拉,他面前摆的是红烧鱼,鱼头恰巧对着它,他便将目光放在鼓着眼睛、张着嘴的鱼头上。

  南岭站在吴为右后侧,盯着他的后脑勺暗自发愁。吴为不吃鱼,这些摆菜的丫环怎么好巧不巧偏把鱼放在他面前?他也是,明明有一桌子的菜,怎么就傻着非得夹那盘鱼!

  主仆二人一门心思只想应付过这顿饭局,另外四人的其乐融融,阖家欢乐他们也没心思去管。但偏就有人非得将眼睛戳瞎,强行打破彼此之间的宁静。

  上一秒还与吴凡海谈笑的吴夫人——王嫣,眼波一转,笑容和蔼的将话题转到了吴为身上:“吴为最近过得可好?”

  突如其来的关心吓得吴为一顿猛咳,咳得面色涨红也未见好转。南岭急忙上前,一边拍他背,一边给他喂了几大口米饭,终于把他喉咙里的鱼刺给噎了下去。

  吴为又灌了两口茶,微不可察的拍拍南岭的手,才抬头回道:“劳夫人挂心,过得很好。”

  “哼!吃着我吴府的粮,住着我吴府的房,花着我吴府的银,能过得不好吗!”

  已经退回原处的南岭闻言不禁抬头瞧向对吴为恶语相向的吴老夫人,一眼看过去是个头发花白、面容慈祥的老太太,若是没记错的话,她应是吴为的祖母。这世上,哪有祖母如此刁难孙儿的!

  吴为低着头不回话,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吴凡海竖着眉正要训自己不成器的儿子,吴昆抢先一步开了口。

  “祖母,来尝尝这乌骨鸡汤。您可不能说不好吃,这可是孙儿跑了半个京城才寻来的。”

  吴老夫人接过吴昆盛好的汤,小嘬一口后便乐开了花,本就慈祥的眉眼笑起来越发的慈眉善目。“难为我的孙儿如此有心,这汤啊,我喜欢得紧。”

  众人见着老夫人喜笑颜开,心中顿时轻快不少,吴夫人也在吴凡海的眼刀里收回心思,一家人继续其乐融融。

  当然不包括吴为。

  南岭在一旁看得抓心挠肝,恨不得上去拉着吴为就走,这些该死的、蠢笨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凡人,真没一个是好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