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妖怪丫环是保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我是你的向日葵

妖怪丫环是保镖 这是一个圆 2357 2019.11.27 15:00

  吴为拉着南岭往西院赶,南岭抿着嘴,跟着他的步伐,走得飞快。

  两人刚踏过侧门,吴为转身便将南岭一把抱住,他抱得太突然太用力,南岭只觉得腰间被紧紧箍住,她的脚也几乎离开地面,整个人动弹不得。

  “没关系的。”她两手搭在少年的肩上,微微偏头蹭蹭肩上的脑袋,温柔的回应他。“吴昆要不走我。”

  听着南岭软糯的抚慰,吴为心头的那一汪温暖的春水似有涟漪散开来,他酸着鼻头,手上的力道却不减半分。

  “我好怕你离开我。”他软着声音开口:“我没作为,不被人看好,胆子还小,我怕我保护不了你,怕你被别人抢走。”

  说到最后,吴为竟带着些哭腔了。南岭又是心疼又是想笑,被人箍得死死的撒娇,她还是头一遭遇到呢。

  “少爷你才多大点年纪就要谈作为了,这让那些大器晚成的名家们可怎么办哟。”

  她扭扭身子,发现还是挣脱不了,便心安理得地继续挂在他身上。

  “没人能抢走我,即便被抢走了,我也会跑回你身边。因为你可是太阳啊,我这棵向日葵当然只能跟着你走。”

  “不要!”吴为抬起头,眼角闪着光,表情严肃的看着她:“你不要乱跑,那样太危险!等着我来救你。”

  瞧着他委屈巴巴又一脸认真的模样,南岭实在忍不住乐起来,这样的吴为实在是讨人喜欢。

  不愉快便在二人的玩闹间翻过,几天后,西院接到李掌柜派人送来的信函,邀请吴为和南岭二人去茶馆吃个便饭。

  南岭拿着信纸把玩,不解的问吴为:“为何卿卿今天在书院只字未提掌柜的请吃饭这件事呢?”

  “说不定是李大叔特意隐瞒的呢,就是不想咱们提前知道。”

  吴为放下包,一边回答一边在书房翻找起来。

  “南岭,我放在案几上的那包茶叶呢?”

  “我把它收起来了。”南岭起身,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包得严实的茶叶,递给吴为。“可是要泡茶?”

  “不是,我要给李大叔包些送去。”

  他坐回书桌,裁了纸重新包了一份茶叶后,将剩余不多的又递还给南岭。

  南岭垫垫手里瘪了大半的纸包,皱着眉一脸不情愿。

  “是不是给得有些太多了?”

  吴为眯着眼笑她:“小气鬼。”

  她瘪着嘴,不服气反驳:“这可是你最爱喝的茶,现在送了,别到时没得喝了又在我面前哭鼻子。”

  她这一番话,直接将吴为拉回家宴那晚,想着自己抱着她又是撒娇又是哭鼻子的,他那张白皙的脸腾的便红透了。

  “一天就知道瞎说!”吴为拿着茶包起身,急急忙忙向外走:“赶紧走吧,要迟到了。”

  南岭不拆穿他,忍着笑放好茶包,一路上也乖乖跟在他后面。

  东来茶馆一如既往的热闹,台上有青年在说书,倒不是易东来,应该是茶馆新招的人。

  最近掌柜的四处招了好些人。

  大厅里人来人往,吴为下意识拉住南岭的手,护着她穿过人群,向着楼梯走去。

  “少爷,你看那儿!”

  吴为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那几桌男的女的没一个抓人眼球的,他暼了几眼也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看什么?”

  “那儿!”南岭急得直晃葱白的指。“张家医馆的那个女大夫。”

  又经南岭指点一番后,吴为终是瞧见了坐在人堆里的正听得津津有味的鸢儿。

  “医馆里太累了,她可能也是忙里偷闲出来听听书吧。”

  二人继续向楼上走去,台上正说到精彩处,鸢儿眯着眼睛随着众人鼓掌。

  “诶呀,好热闹啊。”

  姜卿卿靠在厢房门口望着楼下笑着感慨。

  “这可是李叔花大价钱挖来的人,能不热闹嘛。”

  易东来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的,目光越过面前人的头顶,落在那青年身上。

  “那人的风格已经很成熟了,但也还有不少的瑕疵。”

  闻言,姜卿卿笑得更甚了,他调笑道:“怎么?嫉妒了?”

  “不。”易东来摇头,“只是觉得很奇妙罢了,毕竟我也是这样过来的。”

  姜卿卿摇头,这话要是被台上那位年长的听见,非得气个半死不可。

  “卿卿!”

  南岭站在楼梯上唤,姜卿卿探出头就瞧见了露出半个头的她,他忙去迎接。

  “好久没见着你来茶馆了。”

  “是啊,要陪着少爷温书,就有些时日没来了。”

  跟过来的易东来向吴为拱拱手,打招呼:“吴少爷、南姑娘,许久不见。”

  易东来把在台上时的穿的扎眼红衫换成了一身浅灰常服,配上棱角分明的眉眼,整个人看上去更显沉稳。

  “许久不见。”

  “许久不见。”南岭偏过头笑眯眯冲姜卿卿道:“还是第一次有人叫我‘南姑娘呢!听着真稀奇。’”

  姜卿卿看一眼易东来,对方脸上是没出息的慌张。他无奈的问南岭:“喜欢?”

  “嗯!”

  闻言,易东来方才松一口气。

  “咱们进去吧,南姑娘。”

  吴为拍拍她的头,出声提醒。

  四人进厢房落座,南岭和姜卿卿面对面靠窗坐着,就着楼下的声音聊得起劲。

  他们两个一见面总有说不完的话。

  吴为和易东来有些无奈,相顾无言,最后低头各自品茶。

  “这么说来,你们也是被掌柜的叫来的?”

  “是啊。也不知道那老头耍什么花样,把我们叫来了,自己却躲着不现身。”

  “谁说我躲起来了!”

  姜卿卿话音刚落,掌柜的就提着大包小包进了厢房,他将东西放在桌上,人在侧面落座。

  “南岭丫头,把东西拆开吧。”

  南岭不明所以,眨巴着眼睛拆桌上的纸包。

  烧鸡、烤鸭、鱼……拆完最后一包,她嘬着要被香料腌入味的指头含糊不清总结:“全是,吃的。”

  掌柜的满意的点头,大手一挥,慷慨发言:“吃吧,这些都是老头我请你们的。”

  姜卿卿无情戳破他。“这就是你信上说的便饭?这些东西,咱们又不是吃不起,哪还用得着你请。”

  南岭、吴为面面相觑,他俩还真吃不起。

  被怼的掌柜略显委屈,不满的为自己争辩:“这可是我这个老人家亲自去给你们买的,跟你们自己去吃可不一样。”

  “能有什么不一样,他能多给你肉还是多给你盐?”

  姜卿卿那张嘴着实厉害,南岭都不由得心疼掌柜的了。

  “你小子就吃吧,哪那么多废话!”掌柜的气呼呼的拧了一只鸭腿塞进嘴里。

  吴为也打圆场,笑着拧了一只鸡腿递给南岭。“难得掌柜的请客,大家快吃吧。”

  南岭接过鸡腿,一嘴下去,满嘴生津,她擦擦嘴角的油,亮着眼睛冲姜卿卿道:“卿卿,你快尝尝这鸡肉,特别好吃!”

  话是这么说,她手里的肉还是递到了吴为嘴边。

  姜卿卿这才一脸不情不愿的尝一口易东来送过来肉。

  确!实!好!吃!

  望着其乐融融的四个人,不知为何,掌柜的莫名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多余,甚至还有丝淡淡的忧伤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