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妖怪丫环是保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前世的冤家

妖怪丫环是保镖 这是一个圆 2098 2019.07.14 23:53

  第二日南岭是在珙桐怀里醒来的,他拍拍她的头,道:“睡得可好?”

  一夜没睡,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的来叫南岭起床的吴为正巧看见这一幕,惊得当场大叫,骇得床上二人纷纷侧目望着他。他忙去拉南岭,拉得她本就松垮的衣衫越发不整,瞥见她小巧圆润的肩头,他又红着脸慌忙用被子把她裹住,将她护在怀里。

  “你这禽兽,我非得报官抓你不可!”

  珙桐还是笑眯眯的看着他,薄唇轻启:“吴少爷你可别冤枉人,我只是来叫南岭起床而已。”

  “你别对着我笑!”吴为竖着眉中气十足对着他指责道:“别以为长了副好皮囊就可以为所欲为。”

  南岭挣开吴为,将被子扔回给珙桐,翻着白眼出了房门。她只觉得这两人烦得慌,见面就是斗嘴吵架,他们是前世的冤家吗?

  吴为架着手,瞪着床上笑眯眯的某人,越瞪越来气,这人就是一个笑面虎,臭流氓,关键南岭那丫头还偏袒他,纵容他,这才是让他最生气的。任他怎么瞪,珙桐也还是面带笑容,不愠不火。两人就这么僵持了许久,直到南岭从门外探进脑袋,打破二人的“和谐”。

  “你们打算这样眉目传情多久?能不能先出来把各自眼角的眼屎清理清理。”

  吴为瞪一眼乱说话的南岭,转身向外走,经过门口时一把捞过她,掐着她的后脖颈带着她一道离开。吴为生闷气的模样让她觉得有趣,她一边挣扎一边向屋里嚷嚷:“珙桐,快来管管吴少爷!”

  “就来!就来!”珙桐在屋里应声。

  吴为听见声音,脸顿时黑了,南岭瞧他一副吃着虫子的表情,缩着脖子吃吃的笑。这样的吴为太有趣了。

  珙桐缠着南岭,要她陪他,吴为不肯,要她要陪他去书院。南岭无情拆穿他:“少爷,今日休息。”

  吴为一听,一阵不乐意,索性一把抱住她,头埋在她肩上赌气道:“我不管,今日你就得陪着我。”

  南岭身子一僵,一把推开他。吴为只觉晴天霹雳,睁着眼张着嘴,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他无法接受这样的差别对待。

  南岭瞧着吴为震惊的模样,端着两只手有些无措。她不是有意要推开他的,只是觉得有些……有些羞罢了。

  “少爷,我……我不是故意的。”

  吴为哪听得进去,伸手又要去捞她,南岭灵敏的后退一步躲过他,他步步紧逼,她节节败退,最后躲到了珙桐身后。她探出半个头,看着吴为气急败坏的模样,小声道歉:“少爷,对不住。”

  吴为哪会真的生她的气,他只会将这一切算在珙桐头上,也不知他给南岭灌了什么迷魂汤,让她不愿与他亲近。

  三人最后去了东来茶馆,正值三伏天,暑气逼人,珙桐在西院待不住,茶馆成了不二之选。

  姜卿卿也在。掌柜的带着他们三人去二楼那间厢房与他打招呼,去时他正趴在窗沿上听得出神,眉眼弯弯的模样煞是可爱。南岭唤了三声他才回神。她笑他:“卿卿你这是听成木头了吗?”

  姜卿卿被她说得脸红,忙矢口否认,抬眼看见她身后的珙桐,眼前一亮,挪揄道:“南岭,这位俊俏的公子是哪位啊?”

  南岭虽听不出他话里的打趣,倒是从他表情看出一丝兴味。她撇嘴:“是弟弟啦,你可不要乱想。”

  珙桐粲然一笑,精气十足的冲他打招呼:“在下珙桐。”

  这副模样,姜卿卿很是欢喜,尤其是看见一旁臭着脸的吴为后,他越发欢喜这个俊俏有活力的弟弟了。

  “你们别下去了,就在这厢房将就一下吧。”他招呼南岭,“南岭快过来,挨着我坐下,我可是好久没见着你了。”

  南岭其实是想留在这儿的,她喜欢跟姜卿卿说话,他们两个人总有说不完的话。她咧着嘴点头,小跑着到姜卿卿身边坐下。对于她这种小“独裁”,吴为和珙桐早已见怪不怪,随即一左一右在二人对面坐下。

  南岭和姜卿卿两人天南海北说个不停,吴为和珙桐倒是安静极了,只知喝茶听书,两人之间毫无交流。姜卿卿眼色厉害,悄声问南岭:“你弟弟跟吴为关系不好?”

  南岭也悄声回答:“不知道,他们昨天才见面,但是一直在斗嘴吵架。”

  姜卿卿听了觉得很奇怪,哪有人刚认识就吵架,难不成天生八字不合?他看一眼笑眯眯的珙桐,又看一眼苦大仇深的吴为,总觉得是吴为的错呢……

  “是吴为不待见弟弟吗?”

  “其实之前还好,但是知道珙桐不是亲弟弟后,少爷对他就开始变得有些苛刻。”

  “不是亲弟弟就为难人家?这有些过分了。”姜卿卿有些为珙桐抱不平,不过想来也是,这么出众的一个小伙子难免会遭人妒忌。

  “南岭。”珙桐突然出声,一旁的吴为警觉的盯着他,他不管,对着南岭继续说:“我们回去吧。”

  南岭还不想走,而且珙桐不是坐不住的人,以往他在山洞一坐就是一天,任她怎样闹他,他都不会离开他的蒲团半毫。

  “我还不想走,我们再坐会儿吧。”

  珙桐不言语,径直起身,姜卿卿抬头看他,在这小厢房里,他这样看起来更加的高大。他走到南岭旁边,跪坐着圈住南岭开始撒娇:“我们回去了,好不好?我想回去了,这地方有些吵,我不喜欢。”

  诶?姜卿卿有些懵,这男人是在撒娇?他看珙桐,珙桐低头看着南岭,语气虽是软软糯糯,可那副表情完全不是人畜无害的样子啊!!!

  这棱角分明的脸,这温柔宠溺的眼神,这霸道亲昵的动作,这分明是个在宣誓主权的男人啊!!!

  姜卿卿看着濒临暴走边缘的吴为,忽就理解了他,若是这时候蹦出个所谓的妹妹,整日挂在易东来身上,他也会忍不住手刃了那个女人的。

  南岭架不住珙桐撒娇,只得连连答应,她依依不舍的跟姜卿卿道别,姜卿卿想抱抱她,瞥到珙桐警告的眼神后,悻悻收回手。这臭小子已经完全不打算隐藏了吗?“唉,傻丫头。”他拍拍她的手,这男人将她吃得死死的,他不知道这对她而言是好还是坏。

  他看一眼还在一旁生气的某人,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骂他:“个不成器的!”

  吴为听见了,反嘴问道:“你骂我做甚!”

  “你若是一直只会在一旁干生气,南岭那丫头说不定明天就被那小子拐回去了。”

  “她要走就走,与我何干!”

  姜卿卿嗤笑一声,用一种看街口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你到时候可别寻死觅活要她回来。”

  南岭和珙桐已经到了楼下,吴为不与他再争辩,也往楼下去。这时的众人谁也想不到,日后他真会有那么一段寻死觅活的时日,不过,都是后话,暂且不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