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妖怪丫环是保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吴昆

妖怪丫环是保镖 这是一个圆 2020 2019.09.05 22:55

  吴凡海正襟危坐,一脸严肃的看着坐在左侧的吴为,他是个严父,从来如此。

  吴府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大堂豪华气派,堂内点着香,飘渺的青烟香炉间缓缓飘出,没有风,烟成股向上飘了一段距离后,才再散开。

  吴为的束手束脚的端坐着,背挺得笔直,目光不偏不倚落在正前方的房柱上。房柱上了均匀的漆,反着薄薄的光。他鼻尖若有若无闻见的是檀香。这些,他一年接触到的次数,屈指可数。

  二人都感到生分和疏离,尴尬的气氛笼罩着整个大堂。吴凡海开口打破沉默:“我们有些时日不见了,你近日过得可好?”

  闻言,吴为侧身看向上方的父亲,温和回答:“托父亲的福,儿子过得很好。”

  他答完就不再吱声,吴凡海瞧着他闷葫芦的呆样,皱着眉训他:“我送你去书院就学得这么一副闷葫芦样儿?你一个知书达礼的学子,不知道怎样问候长辈么?”

  吴为低着头不吭声,他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让吴凡海看了更来气。“逆子!往日你不识礼数,我当你年轻不懂事,便不与你计较。如今你上了学堂,也快成人,怎么还这么不懂规矩?我吴家个个礼数周全,怎么出了你这么个不知变通又冥顽不灵的小子!”

  等他骂完,吴为抬起头,面无表情的认错:“儿子无能。”

  吴凡海看着那张酷似亡妻的面孔,有一瞬的发怔,他别开眼,骂了一句:“果然是那女人的种。”

  这句话像根针一样,不偏不倚刺在吴为心头上,他浑身的弦霎时绷紧,温和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些凶狠,他咬咬牙,面上波澜不惊的问到:“父亲此次叫儿子过来,可是有什么事要吩咐?”

  “昆儿三日后到京城,届时他要去白林书院,作为兄长,你领着他四处转转。”

  “吴昆领着仆人去就行,我……”

  吴凡海听他要拒绝,不悦的出声打断他:“你还有四月就肆业,昆儿他能叨扰你多久?况且此次是他明说要与你增进兄弟情谊,方才去白林书院。他扔下手里的生意不容易,你却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样,让人多寒心!”

  吴为面上乖巧应下,心下却在嗤笑,他的父亲沉浮商场这么多年,怎么就这么天真了?吴昆与他不过是表面兄弟情谊罢了,他这个弟弟恨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想着与他亲近。

  南岭送走姜卿卿后便在侧门等着,时不时伸着脖子向里张望,她眼里的主院跟南岭那些吃妖怪的山洞无异。

  出了大堂的吴为沉着脸,还在想着方才吴凡海对他说的那些话,说来说去,都是钱和吴昆。

  说什么他的吃穿用度还有去书院的钱,都是吴府给的,他知道这些都是恩赐,他没办法不要这些恩赐,所以他感激吴府。他自知没有资格去跟吴昆争抢、比较,便乖乖做个名分上的少爷,他已经小心卑贱到如此地步,为何还是不能饶过他。

  他快步走过拐角,就瞧见伸着脖子的南岭,心中的郁结一扫而光,傻笑着向她跑过去,将她拥在怀里,使劲蹭她粉嘟嘟的脸蛋子。

  跟在后面的两个丫环,你看我我看你,带着各种情绪锁上了侧门。

  南岭从他怀里挣扎出来,绕着圈给他检查身子。吴为看着她着急的样子,心头一动,一把薅过她,再次将她箍在怀里。

  “我没事,只是去见了父亲一面而已。”

  “那为什么不带上我?”

  南岭很委屈,见父亲为何不能带上她?父亲就这么重要么?

  吴为瞧着她委屈的模样又好笑又心疼,忙哄她:“带你!下次一定带你!”

  不带南岭进正院是吴为的私心,她见不得他受半点委屈,要是让她见着那番场景,他可不能保证她不会动手。

  三日后,吴昆只身进京,并未通知吴府,而是折道去了寻香阁。

  吴昆十五有余,比吴为小了一岁,虽同为吴府的少爷,他比兄长看起来要金贵机灵得多。吴昆早早接手了吴家江南的产业,比起还在学堂的同龄公子们,他身上少了分文气,多了些精明。

  他不爱束发,嫌额前的乱发遮眼,便将其随意绑在脑后,剩下的就由着它去,任尔散在鬓角和脖颈。吴昆的外衣常年是虚敞着的,他好金色,上好的绸缎配上金色,称得少年郎肤白如雪。

  如此不修边幅的一个公子哥,却深得众多怀春少女的心,全因他有张好脸。唇红齿白,眉眼精致,尤其一双圆眼又大又亮,往往是直直地、毫无掩饰的望向人的眼,总是让人看得心醉。

  寻香阁的姑娘们都识得吴昆,哪个见了他都会眨着媚眼,暗送秋泼,他发现了,笑眯眯地冲她们打招呼,惹得姑娘们尖叫连连。

  茉莉坐在塌前,望着墙上的画发呆,连吴昆进来都没有发觉。

  “这是谁?”

  画是幅人物画,画中男子一袭白衣负手而立,青丝简单束起,垂在身后。

  吴昆搞不懂这么个背影有什么可看的。

  茉莉还是怔怔看着画,那日她不自量力惹恼了贼人,眼见着就要被杀死时,被他救下。惊为天人的面容和魄力,让卑贱了半生的她无可自拔的陷了进去。

  他是谁?茉莉起身,垂着眼走到吴昆身前,接过他递来的外套,语气淡然的回答:“吴公子多心了,只是茉莉闲来无事,瞎涂的而已。”

  吴昆嗤笑:“依我看,这可不像是瞎涂的。”

  茉莉不应声,低着头一副谦卑的模样。吴昆欺身压住她,一路吻至她修长纤细的脖颈。

  “别看了,你一个妓,可是不配害相思的哟。”

  吴昆是个世家少爷,也是个年少有成的商人,他精明聪明,知道怎样最大程度的去伤一个人。

  茉莉咬着下唇,娇媚的面上没有表情,眼里却慢慢起了水汽。是啊,她是个妓,是个出卖身体的下贱女人,她闭上眼睛,收回心思去迎合自己的客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