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妖怪丫环是保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故人来

妖怪丫环是保镖 这是一个圆 2090 2019.07.13 23:49

  当南岭打开门看见珙桐的那一刻,她简直不知该做何反应,呆呆愣愣的站着,以为在梦里。珙桐瞧着她那副震惊的模样,忍俊不禁,抬手敲她额头,佯骂道:“怎么,不认识我了?”

  “诶?”南岭抬手护住可怜的大脑门,还是看着他,她想说点什么:“你不是……那个……我……”

  珙桐走上台阶,顿时比她高出一大截,两只大手捧着她的小脸,拇指指腹在她脸上摩挲。他低头看着她,眼波只在她脸上流转。

  “瞎说什么呢,不过啊,我好想你。”

  这句略带撒娇语气的话,穿过她的耳朵,温温柔柔的落在她的心上,她皱皱鼻头,伸手抱住他,将头埋在他胸口,闷闷道:“我也想你啊。”

  珙桐将手搭在她头顶,一边摸她头发一边打趣她:“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爱撒娇。”

  南岭不理他,分明是他爱撒娇才对。

  吴为在厨房半日等不来南岭,这丫头开个门怎么久,火都要熄了。他拎着锅铲出来,只瞧见一个大高个男人搂着南岭,还摸她脑袋,欺人太甚,调戏无知少女也不带这么猖狂的。他举起沾着葱叶的锅铲直冲男人而去,他绝对一铲将他拍毁容!

  珙桐轻松躲过锅铲攻击的同时还轻松的夺下攻击他的锅铲。南岭看看锅铲,又看看吴为,问道:“少爷你这是做甚?”

  吴为伸手将她拉到身旁,皱着眉训她:“你还问我做甚,你这是在干嘛,我不是跟你说过,凡是别的男人随便碰你,往死里揍就行了。”他看一眼拿着锅铲,不解地看着二人的珙桐,凑到她耳边悄声说:“而且越是长得好看的,越是不安好心。”

  南岭瞧着他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直乐,“少爷你误会了,这是我的……”

  “是兄长哦。”珙桐一把揽过南岭,弯腰,将头靠在她肩膀,笑眯眯地将锅铲还给吴为。

  “不是啦。”南岭将他脑袋往一边推,他的下巴硌得她肩膀疼。“是比我小一些的弟弟。”

  珙桐确实比南岭晚几个时辰出世,不过同大多数的弟弟一样,只要身高足够高,即使以前是个小跟屁虫,也会昂着头以兄长自居。

  南岭兴奋的带着珙桐在院子里四处参观,她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你能来真是太好了。”

  吴为一个人在厨房忙活,他不是很喜欢这个笑眯眯的弟弟,长得比他高比他壮,却老是缠着南岭,还动不动就挂在她身上,虽说是姐弟,未免也太过亲密。南岭也是,火也不烧了,就这么丢下他一个人,是弟弟重要,还是吃饭重要!

  憋着火的吴为做完饭后,还得叫招呼二人吃饭,他可是少爷啊,怎么就做起了老妈子的事。

  往日里吃饭,吴为跟南岭是挨坐的,今日二人按习惯坐着,珙桐突就冒出来说要坐在中间。

  “珙桐你坐旁边也是一样的啊。”

  “可是我想坐在南岭的左边。”

  吴为端着碗,默默地向一旁挪了挪,没事儿,让让弟弟。吴为没想到的是,珙桐居然张着嘴让南岭喂他。

  南岭也是一脸不解:“你这是怎么了?”

  他晃晃胳膊,一脸无辜道:“我手疼,拿不了筷子。”

  吴为不信,南岭也不信,她不理他,自顾自的吃饭。珙桐又开始撒娇,一个劲往南岭身上蹭,吴为实在是看不下去,夹起一筷子菜,叫他:“弟弟要是不嫌弃,我可以喂你。”

  南岭闻言,低头闷笑,让他这老妖怪作妖,结果被凡人叫弟弟,还要喂饭,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啊。

  珙桐也有些被惊到,只不过一瞬又换上了笑容,眯着眼答道:“那就有劳了。”然后吃了吴为送到嘴边的饭菜。

  吴为后悔了,一个男人喂另一个男人吃饭,这副场景太诡异了,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珙桐吃第一口,他当场想撂筷子,只是对方似乎并不介意,还张着嘴等着他喂第二口,他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喂,自己说要喂的饭,那跪着也得喂完。

  吃完饭南岭要去泡澡,她今日出了一身的汗,还在地上躺过,浑身又脏又黏。珙桐为她将热水提到房间,还体贴地提来冷水,为她试好水温。

  南岭站在一旁看着他,他抬头见她盯着自己,嘴角微微上扬,柔声问到:“为何这样看着我?”

  她笑着摇头。珙桐总是这样,分明是个温柔又稳重的人,每每面对外人又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轻浮模样,她以前从未认真想过,他为什么要这样呢?

  “今日你辛苦了,好好泡个澡吧。”

  珙桐带上门,转身瞧见站在门口的吴为,他笑嘻嘻地问他:“吴少爷站在这儿做什么?”

  吴为回答没什么。他其实是来问南岭需不需要热水的,只不过到门口发现这家伙已经什么都做好了,看来他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白痴。

  “对了,石桌上有南岭做的凉茶,你可以尝一尝。”

  珙桐点头,一边走向石桌一边说:“我还不知道南岭会做凉茶呢,肯定很好喝。”

  吴为闻言,顿时来了志气,假装漫不经心接话:“你不知道也不怪,这是她来了吴府我教给她的。”

  珙桐没接话,隐在树影下倒茶、喝茶,吴为觉得有些尴尬,干咳一声,也走到石桌旁倒茶。

  寂静的夜里,两个男人并排站着,一言不发地对着院墙喝茶。南岭打开房门,明黄色的烛光奔出来,投在二人的背上,照出这么一副诡异的场景。她不由得一愣,莫名其妙的走向二人。

  “南岭你洗好了!”珙桐奔向南岭,把她圈在怀里使劲蹭,“你用了我放在浴桶旁的皂角吗?那可是你在以前最爱用的哦。”

  “用了。”南岭一边闻自己手臂,一边乐呵呵的回答,“果然是南岭的皂角最好闻了!”

  “真的吗?”珙桐看一眼吴为,继续道:“那我闻一闻。”

  他说完当真凑到她颈间去闻,南岭被他呼出的气弄得有些痒,直往一边躲。“很痒啊!珙桐你在干嘛!”

  珙桐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动,声音低低的:“我就闻一闻,像以前一样。”

  他的话是对南岭说的,眼睛却是看着吴为,眼神满是挑衅。

  吴为心头一紧,一把拉过南岭,珙桐没拦,眼睛看着他,乖乖松了手。南岭不明所以的看着二人,怎么,这是要打架?

  吴为收回眼神,拿起早早放在桌上的帕子,开始给南岭擦头发。“把头发擦干,夜里风大,别又吹感冒了。”

  南岭刚坐下,珙桐的声音就在一旁炸开:“我来我来,我也要给南岭擦头发。”

  吴为不肯,直觉告诉他,这个所谓的弟弟一点也不简单。珙桐见吴为不肯,便蹲下来抱着南岭撒娇:“南岭,我给你擦头发好不好?”

  吴为顿时紧张起来,他将南岭拉起来,隔在二人中间:“有句话我一直想说,你们二人虽是姐弟,但男女有别,珙桐你总像这般缠着南岭,礼数上是过不去的。”

  珙桐不答话,南岭探出半个头,出声提醒吴为:“其实我们并不是亲姐弟。”

  “不是亲姐弟?!”吴为只觉头疼,他看一眼笑眯眯的某人,难怪他总觉得这家伙怪怪的。

  “我跟珙桐从小一起长大,相依为命的那种。”

  “他平常也这样对你?”吴为见她皱眉,得,没听明白。“就像刚才那样,搂……搂抱抱。”

  “是哒。”南岭见珙桐冲她招手,乐呵呵地就要过去,吴为抓住她,她反问:“怎么了?”

  “你过去干嘛,这家伙老是对你动手动脚的!”

  南岭皱眉抽回手,反驳到:“那不是动手动脚,少爷你不也常摸我头吗?”

  吴为气极反笑,他真是被这丫头给气笑了,这能一样吗?他顶多就是觉得她可爱的时候才摸摸她的头,捏她脸他都觉得无耻至极(暴露了什么……)。这家伙可是恨不得每时每刻都挂在她身上,还闻脖子什么的,这跟流氓无异吧!

  “行,你就呆呆傻傻的任他欺负,我也懒得管你。”他说完就转身回房,这丫头怎么就蠢成这么个模样。

  南岭看着吴为气冲冲回房,不由得叹了口气,珙桐还是搂着她,她拍掉他的手,抬头问他:“珙桐你今日有些奇怪。”

  他抬手覆上她的头,笑问:“怎么,你也觉得我是动手动脚。”

  “你分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她低着头,湿漉漉的长发垂在胸前,发尖的水滴在衣服上,将衣襟浸湿一大片。她摆明地向着他,任他撒娇耍赖。他们共处了几千年,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彼此。可这下她有些看不懂他了。“你为何要跟少爷置气?他只是一个凡人,你没必要与他置气。”

  “他很紧张你。”珙桐摸摸她的头顶,她很吸引人,这一点他从很早之前就知道了。她灵气逼人,单纯懵懂,还善良温和,虽然被他保护得有些不谙世事,但这并不影响她的优点,甚至会转化成她独特的闪光点。“你这么乖,他紧张你也是必然的。”

  “我不乖。”南岭闷声回答,“我在这儿打架,打得特别狠。”

  珙桐握住她的肩膀,让她面向自己,她低着头不看他。珙桐从不让她打架,他说她没必要跟其它的妖怪打打杀杀,只要躲在他背后就行。

  “那你喜欢打架吗?”

  她点头,又摇头。她在这儿很厉害,其他人打不过她,所以都很怕她,她也能很好的保护吴为,她喜欢有人依赖她。但是珙桐不喜欢她打架。

  “你在这里玩玩就行了。”他捧起她的脸,强迫她看向自己,“时间不多了,玩够了记得回家。”

  珙桐还是言语温柔的哄劝她,她却听得心头有些酸涩,看来跟凡人待久了也会沾染这些多愁善感的坏毛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