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妖怪丫环是保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门开了

妖怪丫环是保镖 这是一个圆 698 2019.07.23 23:30

  自上次被黑衣人挟持后,南岭每日都会早起练武,隔壁鸡叫第一声她便起床,练到太阳照到院墙,就叫吴为起床。

  吴为心疼她,说她已经很厉害了,不用再这么早起练习。她摇头:“这世上比我强的人比比皆是,我不能懈怠,不然这样还怎么保护你。”

  闻言,吴为既感动又惭愧,决定跟她一同早起习武。可他天生不是习武的料子,加之生来就被娇生惯养着,在锦溪那段时日,也未曾下过地,做过重活,学习武术对他来说难如登天。

  退一万步讲,那拿惯了笔杆子的手,握起棍棒来难免出现水土不服。南岭看着吴为满手的水泡,决定不再带着他一块儿练习,一是心疼他,二是没必要。

  “你生来是要拿笔杆子的。”南岭如是安慰他。几天实践下来,吴为也明白了自己资质极差,就不再练武,而是每日早起,坐在一旁看着南岭练。

  南岭不肯了,说他这样课上定会犯困,他回:“你行为何我不行!”

  “那是因为我可以在堂上补觉,你别做这些无用功,离天亮还有点时间,赶紧回去睡觉。”

  吴为不肯,抱着门柱往地上一坐,死活赖着不起,南岭奈何不了他,只能由着他去。往后几天他又如法炮制,得以在旁陪着她。

  两人连着几日在堂上补觉,被杨夫子发现当着全同窗的面训斥后,南岭决定将习武时间改到了日落之后。

  吴为感动得要死,把她抱在怀里使劲蹭,他家丫环为他着想的样子真是让他欢喜得不得了。

  “不!”南岭推开他的脑袋,面色沉重的说到:“因为你会连累到我补觉。”

  “我懂!我懂!”他还是死命往前凑,“你们姑娘家总爱这样找借口。”

  南岭听的一阵恶寒,任她怎么推也推不开他。她拉着他的手,一把将他摔倒在地,皱着眉吼道:“你清醒一点!”

  吴为躺在地上乖乖点头,内心是激动无比。艾玛!他家丫环力气好大!好帅气!好有安全感!

  南岭看着他的心心眼直摇头,这样热情的吴为,真令人头疼。

  一日黄昏,南岭正在练武,姜卿卿来了。南岭叫他进来,石桌被晒得烫人,二人便进了堂屋,坐在右侧的圆桌前。

  南岭给他倒茶,见他脸色有些不好,小心问到:“可是谁惹着了你?一脸不快。”

  不问还好,南岭这么一问姜卿卿脸色越发难看:“都怪那厚脸皮的老头子!不知道他是抽的什么风,让我约母亲到他茶馆!”

  “你不愿意?”

  “我怎么可能愿意!母亲的事我从来不插手,再者说,那可是我母亲,臭老头才坚持这么久就想走后门,怎么可能。”

  南岭挠挠头,诚实的插嘴:“掌柜的坚持了近二十年,挺长的了。再者说,这期间姜夫人一直没有回应,他可能也是被逼急了……”

  姜卿卿闻言,没好气扫她一眼。“臭丫头你这么说,是在怪我母亲喽!我母亲如此高贵优雅,臭老头不多花点心思怎么行?”

  南岭点头,高贵优雅的姜夫人?她现在满脑子只有那看蹴鞠赛舌战群雄的女豪杰。

  “那你直接拒绝不就行了,掌柜的哪会为难你。”

  姜卿卿摇头,他也是这么想的,谁知道那臭老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连着几天对他死缠烂打。

  在戏楼等他,在去书院的路上堵他,就连之前从不踏足的姜府门口也要溜达几圈。他走哪儿都能碰上他,出于无奈才上吴为的西院躲躲。

  “关键是,臭老头除了堵我,每时每刻都跟着易东来!”姜卿卿捏着茶杯,委屈极了。“我已经三天没有听易东来说书了!三天哇!!!”

  南岭见他仰着头,张着嘴就要开始嚎,忙出声打断他:“那掌柜的到底是为什么非要约姜夫人呢?”

  “我才不管他为什么!”他握着南岭的手,愤愤不平道:“臭老头真是阴险,居然缠着易东来,他凭什么缠着他啊!凭什么啊!”

  南岭被他嚎得耳朵疼,忙安慰他,说什么易东来最喜欢你,易东来三天没见你也想你,还有为了一个老头置气不值得等等,方才将他哄劝下来。

  冷静下来的姜卿卿喝一口接一口的喝着茶。“吴为呢?在厨房?”

  南岭点头,他撇嘴叹气:“亏得你是做了吴为的丫环,不然哪有少爷下厨,丫环享受的荒唐事。”

  她拿着茶杯,眯着眼傻乐,姜卿卿这话不假,虽然是有些荒唐,但二人不觉有何不妥,也不管外人怎么看。“卿卿你也别说得我如此无用,最近我也时常下厨,少爷也夸我进步神速。”

  “真的?你可别是在骗我。”

  南岭一听,不乐意了,皱眉道:“你还不信我?今日你就留下来吃晚饭,我现在就去给你露一手!”

  姜卿卿是求之不得,笑眯眯的也要跟着她去厨房,顺便也跟吴为打声招呼,毕竟要在这儿蹭饭,最基本的礼数还是要有。

  二人说笑着出门,正巧碰着吴为往堂屋来,三人在台阶上站定。姜卿卿正要展示自己的热情,一脸严肃的吴为先发制人,对着南岭嘱咐:“我得去正院一趟,你在家待着。饭菜我已经做好了,你先吃,不用等我。”

  南岭发现平日里紧闭着的那扇连着住院的侧门,现在竟大大开着,门两侧站了两个着绿色纱裙,头发高高盘起的小丫环。

  她们低着头静站着,是在等吴为。

  那扇门的变化,以及门那边带给她的陌生感让她极度不安。她拉着吴为的衣袖,小声道:“让我跟你去。”

  察觉到她的不安,吴为捏捏她的脸蛋,扯开一个笑,语气轻松安抚她:“不用如此紧张,我只是去见见我的父亲和祖母,不会出事的。”

  姜卿卿也在一旁帮腔:“是啊,去见家人能有什么事,南岭你大可放心。”

  吴为摸摸她的头,急急忙忙就往侧门去,南岭下意识要追,被姜卿卿一把拉住。

  “让他一人去,就已经是在帮他了。”

  夕阳正在一口一口被远山吞掉,它的光四处逃散。

  它们洒在灰墙土瓦上,落在白玉兰层层叠叠的树叶上,洒在与西院一门之隔的地上。

  它们裹挟着吴为向那边奔去,去那些光汇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