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妖怪丫环是保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在这深夜里

妖怪丫环是保镖 这是一个圆 2136 2019.12.17 23:44

  酒足饭饱后,五个人静坐着吹风。

  厢房的窗户开着,外面的风直直吹进来,外面已经黑了,风也变得凉起来。

  “这初秋的晚风还是厉害,我去把窗户关关。”

  姜卿卿走到窗边,将窗户合上,贴心的留了个小缝透气。

  “我跟大家说个事儿。”掌柜虚无而出神的盯着满桌的残羹,语气轻松。“明日我得回老家一趟,今日吃的这餐,算是我的践行饭。”

  南岭靠在吴为身上,手里玩着他的衣带。“掌柜的你居然不是京城人?”

  掌柜的点头,“我在这儿京城待了大半辈子,早就是半个京城人了,老家虽没至亲,但也还有不少亲戚在。”

  “至亲都没了,老头子你还回去干嘛?”

  “这不有些事要处理,必须回去一趟。”

  姜卿卿显眼是不满意他的答案,掌柜的老家在最北方,来回一趟得一个多月,这老头这么懒,怎么会愿意折腾一个月。

  “那你的破茶馆这一个月怎么办?”

  “这不用担心!”掌柜的拍拍坐在一旁易东来,笑道:“新的掌柜过两天就来,我已经把要注意的事情全告诉东来,他也应下了。”

  “新掌柜?”

  吴为和姜卿卿同时问出声,脸上满是不解和震惊,南岭不明白二人为何突然激动,呆愣愣发问:“新掌柜有什么问题吗?”

  姜卿卿没好气白她一眼,继续问掌柜的:“你不就去一个月的时间,茶馆里的王叔就能打理这些,你用得着把茶馆盘出去?”

  “我不回来了。”掌柜的还是笑呵呵的,说出来的话却让在场的人心头一紧。“我这次回去,打算在老家定居,不来了。”

  姜卿卿瞪着眼说不出半句话,所有人都不说话,厢房一下子陷入沉寂。

  窗外的风吹得树枝刷刷作响,一只灰胖蛾子扑闪着翅膀飞向桌上的油灯。

  “噗嗤”一声,转眼它就躺在了桌上。

  楼下突然又热闹起来,说话声,咳嗽声,桌椅拖动的声音,小二送客的套话……夜深了,散场了。

  鸢儿站在茶馆门口,理理衣裙,而后一脚踩进风里。方才听的书真有意思,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惬意过了,医馆实在是忙,是那种没有尽头的忙乱,每天她都在恨自己怎么就没有个三头六臂。

  唉,也不知道下一次听书,又得隔多久。

  她暗暗叹口气,加快了步伐,她还得加紧回医馆,为明日的忙碌做好准备。

  “鸢儿!”

  有人叫她,她回头隐隐约约看见一团朦胧的白色,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过后,她瞧清了来人的模样。

  “少爷?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外面?”

  张兄不自然的干笑,“我有点事。倒是你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

  “我出来听书,不知不觉就已经这么晚了。”

  “这样啊。”张兄看看漆黑一片的四周,皱着眉道:“这乌漆抹黑的,人影都没一个,我送你回去。”

  鸢儿点点头,没有拒绝。“那麻烦少爷了。”

  两人静默无言,并肩走着,张兄总是不觉的四处张望,整个人不自在极了。

  “少爷在找什么吗?”

  “不不不!”他连连摆手,急忙否认。“我只是……只是觉得太安静,有些不自在罢了。”

  闻言,鸢儿恍然的捂着嘴眯眼笑起来:“怪我太沉闷了,忘了少爷是个开朗的性子。”

  “不碍事。鸢儿你笑起来可真好看,以后可得多笑笑。”

  张兄突如其来的夸赞让鸢儿略微慌了神,她转过头垂下眼神色平静回道:“少爷眼睛真好。”

  ……

  “其实也不是看的很清楚,我瞎猜的。”

  又是一阵风起,鸢儿垂着头迎风站着,一头长发在风中张牙舞爪的,真是像极了她冲自己时的性子。衣裙被吹得贴在身上,却又显出她小女子的单薄娇弱。

  “张兄”叹口气,她可是狐狸啊,再黑也看得清楚。九尾就恨自己眼皮子浅,见不得人类这么一副娇娇弱弱的模样,几千年了还是改不了这臭毛病。

  她可是来戏弄这丫头的啊!

  算了,她脱下外套搭在鸢儿肩上:“披上吧,这风挺大。”

  鸢儿忙把外套往“张兄”那边推,“我不冷,少爷还是赶紧穿上,别着了凉。”

  “披上!”九尾皱着眉,手上用力,竟将外套直接给鸢儿穿上了。她,不自在的挠挠脸颊:“那个,你就穿着吧,女孩子毕竟娇贵些。”

  鸢儿皱着眉点头,一向温和开朗的少爷,怎么突然就这么强势了?

  两人回到医馆,鸢儿立马脱下外套给“张兄”披上,然后急匆匆往药房跑:“少爷你先坐着,我去拿着驱寒的热汤过来。”

  九尾还来不及应声,她就已经小跑着去了药房。

  “真是的!”她不满的坐在大堂的椅子上,嘴里嘟嘟囔囔:“不过是换了一个相貌而已,这丫头态度就转变这么快。”

  她拿起一旁的镜子仔细察看,看来看去还是觉得只是张平平无奇的脸罢了,跟她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她撇着嘴摇头,这丫头的审美可真是有够差劲的。

  九尾刚扔下镜子,鸢儿便端着碗出来了。她走的小心翼翼,递碗的动作也轻柔至极。

  “药房只剩了姜汤,少爷您就将就着喝一口……”

  她话还没说完,九尾已经将碗里的汤一饮而尽,模样也爽快至极。

  “怎么了?”她看着一脸惊讶的鸢儿,无辜发问。

  “没事!”意识到自己失态,鸢儿忙调整表情,温和道:“我还担心少爷跟以前一样不吃姜呢,是我大惊小怪了。”

  ……

  “其实也还是有一点不能忍受姜的味道了,我刚才是憋着气喝的。”

  九尾又天南海北的自说自话了几句,终是受不了,起身准备离开,鸢儿说还以为她会歇在医馆,她笑着摆手,说要回去陪父亲。到了门口,鸢儿又让她等等,跑回房里取了一盏灯笼交给她。

  “实在是感谢您送我回来,您路上小心。”

  九尾点点头,提着灯笼走向黑夜,走了几步她突然停下转过身,鸢儿还站在门口。

  写着“医”字的两盏纸灯笼,周身散着温和的光,在漆黑一片的夜里辟出一方温暖朦胧的天地。

  九尾举起手里的灯笼,冲门口的人影晃晃,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黑衣大哥在树顶向下看,看见小小夜空里的三颗星星,而老大正提着一颗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