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妖怪丫环是保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甜甜蜜蜜的和好吧

妖怪丫环是保镖 这是一个圆 575 2019.07.22 23:52

  不远处的九尾偏头看着夕阳中温柔浅笑的鸢儿,不禁皱眉,这女人方才赶她走时可不是这么温柔似水,岁月静好的模样!似注意到她的目光一般,鸢儿也偏过头看她。

  九尾皱着眉,抿着嘴,又是一副“我很凶”的样子,鸢儿弯弯眼睛,冲她道:“姑娘走好。”然后转身进了医馆。九尾恼了,欲跟过去闹,被及时出现的黑衣大哥拦下。“老大,冷静!冷静!这医馆是救死扶伤之地,闹不得!闹不得!”

  九尾是个不听劝的,张牙舞爪的还是要冲着医馆去,黑衣大哥只好大着胆子将她拖走,幸好老大不用法术,不然他哪有这个胆子。

  吴为与南岭面对面坐在饭桌前,两人默不作声的吃着饭。吃完饭后,二人一同收拾碗筷,南岭无意碰着吴为的手,只瞧见他一个急退,而后端着碗筷匆匆离开。南岭瞧着自己的手,脸色及其难看,莫不是我手上有刺?

  逃回厨房的吴为,又在暗自赞叹自己反应迅速,在南岭被吓着之前及时抽身。

  南岭端着碗筷进来时,正瞧见他偷乐,脸色又是一沉,是在为自己及时脱身而开心吗?

  两人一同刷洗碗筷,吴为偷瞄一旁鼓着腮帮子的南岭,心中连连感叹小丫头可爱。乐滋滋的他一个不留神,大拇指便被破口的碗划了口子。他闷哼一声,皱着眉抬起手指查看。南岭听到声音后转头,瞧见他冒血的大拇指,一把拉过他的手,拿过一旁的干帕子要把他手上的水擦干。说时迟那时快,吴为迅速抽回手,将手指塞进了嘴里。

  南岭拿着帕子,脸比灯油还黑,她……又是哪儿做错了?

  晚上,吴为躲在房间练字时,南岭终是忍不住过来砸门来了。他并未起身,拿着笔对着外面道:“何事?”

  南岭一怔,她就是越想越气不过,一上头就过来讨说法。“少爷你先把门打开。”

  吴为放下笔,悄声走到床边躺下。“我已经歇下了,有什么话明日再说。”

  他不能让南岭进来,好不容易坚持了一天,不能再次功亏一篑。

  “少爷你再不开门,我可就直接闯了!”

  南岭不是在说笑,她两手掌着门,手上蓄力,看起来就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吴为也知她是说到做到的,但心头的倔强让他缩进了被子里。“我真睡下了,有什么话明……”

  话还没说完,两扇门从门栓处“咔嚓”破开,南岭站在门口第一眼瞧见的是桌上的笔墨纸砚,她现在的脸色黑得就跟锅底一样。

  “少爷你为何不去书房练字?”

  “啊?因为房间比较安静。”

  比较安静?南岭较为深入的理解了一下:是在嫌我吵吗?以往都是在书房练字,他怎么没说过吵?

  吴为躺在床上干笑,南岭跪地:我已经被厌恶了吗?之前那样也不能怪我啊,是真的太害怕了。凡人心灵这么脆弱的吗?早在南岭时,就有妖怪说凡人记仇,看来不是瞎说。

  南岭蹲在吴为床头,委屈巴巴道:“原谅我吧,少爷,你到底要怎样才能原谅我?”

  “诶?”吴为瞧着她凑近的脸,不自觉往后退了退,还裹紧了被子。“你……你在说些什么啊!”

  “前些日子是我不对,我不该做出那样的应激行为,伤了你的心。今天我也感同身受了,真的很难受。”她伸手揪住被子角,继续道:“你要怎么惩罚我都行,别不理我。”

  感同身受?惩罚?吴为听得云里雾里,她在往前凑,皱着眉,撇着嘴,一双眼睛里满是无辜。他又慌忙往里退,这一动作惹恼了她,她起身往前一扑,将他压在身下。

  吴为惊得心跳失控,脚趾头用力蜷着的,腰腹间的重量让他不敢再动他慌张开口:“南南岭,你先下下去!”

  “不要!”她将脸埋在被子里闷闷回答。

  不要撒娇啊!吴为听着她软糯的声音捂着脸羞得不行。

  “不要躲着我,好不好。”她闭着眼睛,声音低低的,脸上满是失落。“我已经知道我错了,就不要再躲着我,生我的气了。”

  “我没有生你的气,也没有躲着你。”

  “胡说。”她支起身子,扭头瞪着他:“你不让我碰你,不让我关心你,你还躲在房里练字。你这不是生我气,躲着我又是什么?”

  吴为真是百口莫辩,分明是她这几日不让他碰她,他才小心翼翼避免挨着她,生怕一个不小心又吓着她。

  “因为这几天你总是很害怕我碰你,我怕又吓着你才这样的。”

  “不会了!”南岭扭正身子,与他面对面,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语气坚定道:“不会再那样了!”

  吴为也盯着她,她亮晶晶的眸子似有魔力般吸着他,他抬手,轻轻抚上她的脸。南岭舒展着眉,浅笑着,微微偏头将脸埋在他的掌心。

  她的睫毛一下又一下的轻扫他的掌心,酥酥麻麻的感觉传至全身,让他不禁红了脸。正在他犹豫要不要抽回手时,掌心又有异感传来,抬头一看,要死嘞,南岭竟用她的滑滑嫩嫩的粉脸蛋子在蹭他的掌心。

  想他好歹是一血气方刚的好儿郎,哪禁得住这样的折磨。他捂着脸,羞得指尖都是酥的。“南岭,乖,先下去。”

  “就让我这样待着吧。”她又趴在他胸口,哀求道:“这几日,我都很害怕。”

  闻言,吴为拿掉捂着脸的手,垂眼看着胸前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良久叹口气,抬手抚上她的头。他的手白皙修长,指节分明,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她的头发。

  “我总是做噩梦,总是半夜醒来,夜里很黑,所以我不敢熄灯。我不让你碰我,不让你亲近我,是因为我害怕。

  以前与我亲近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他们都说我是不吉的,除了珙桐,没有人愿再与我亲近。我害怕,害怕你们也像他们那样,突然就消失了。

  其实我心里是抱着侥幸的,我到了这儿,我已经改变了很多,或许我也不再不吉利。”她仰头看着他,眼里泪光闪闪:“可我还是害怕,你们越是对我好,我越是害怕。”

  吴为拥住她,满脸的心疼与愧疚。“对不起,我都不知道这些,没有为你分担你的不安。”他低头轻吻她头顶,“你不是不吉的,对我来说,你是我最珍贵的人。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就算你握着拳头逼着我走,我也不会后退半步的。”

  “我可以吗?”南岭盯着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可以任性地留在你们身边,跟你们玩耍、打闹吗?我真的……真的……”她皱着脸,开始大哭起来,声音也哽咽了。“真的很喜欢跟你在一起,你包容我,你需要我,也喜欢卿卿、张兄还有书院的同窗们,跟你们在一起时,我才觉得我这里。”她伸手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哭得越发厉害。“它是真正的在跳动着。”

  吴为瞧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听着她发自肺腑的一字一句,心疼得要死,没必要活的这么小心翼翼啊,丫头。

  他坐直,将她放在怀里,捧着她的脸给她擦眼泪,他整个人都要融化在她晶莹的泪里了。

  南岭哭得专心,粉嘟嘟的小嘴紧抿着,吴为看着看着,一手捧着她的脸,任她的泪聚在掌心,一手捏着她的下巴,慢慢俯下身。

  烛火在烛台上微微跳动着,墙壁上是二人交叠的影子。

  吴为一把将南岭的头埋在胸前,眼睛瞪得大大的,脸色通红,幸好在最后关头及时侧头,最后嘴安全落在脸颊上。不过,他不自觉舔舔嘴唇,方才,好像擦上了?

  被迫砸向吴为胸膛的南岭呆呆的靠着他,耳边是吴为清晰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

  “扑!!!通!!!扑!!!通!!!”这是自己的?!她用右手揪着胸前的衣襟,这心是要跳出来了吗?!

  左手抚上嘴唇,想到方才那一闪而过的触感,脸“腾”的熟透了,擦!!!擦!!!擦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