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妖怪丫环是保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期限提前了

妖怪丫环是保镖 这是一个圆 1400 2020.03.13 18:41

  日落西山时,吴为才从书堆里抬起头。

  他望向窗外,已是一片昏黄。

  “呀,黄昏了?”

  空荡荡的屋子里没人回应,他看着窗外幽幽叹气。

  南岭肯定是玩得忘了时间,也不知她这会儿饿不饿,有没有吃上东西。

  “少爷在想什么呢?”

  南岭兀的从窗口探出头,笑嘻嘻的问道。

  正出神的吴为被吓得一激灵,抬着两只手不自觉大叫:“南岭啊!!!”

  一点也不好笑!

  南岭瘪着嘴跃过矮窗,向着惊魂未定的吴为奔去。“对不起,少爷,我不是有意要吓你。”

  “这不怪你。”缓过神来的吴为揉揉她的发顶,笑道:“是我胆子太小了。”

  南岭还是一脸自责的趴在吴为怀里,她最近真的是越来越爱撒娇了。

  “在外面吃过了吗?”

  她轻轻摇头。

  “那我这就去做饭,想吃什么呢?”

  “炒鸡蛋。”

  吴为笑出声,“怎么就这么爱吃鸡蛋呢?起来吧,我去给你做。”

  南岭微微起身,吴为起身,他脚步轻快的走向厨房,没有看见她眼里的不安。

  时间快到了吗?

  她死死揪着胸前的衣襟,内心的不安要将她整个吞噬掉。

  不似之前的心悸,这次的感应来自内丹,直白的告诉她它要回来了。

  不是一年吗?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啊,怎么就快到了呢?

  南岭每想一下,心头就紧得越发厉害,她揪着衣襟,蜷做一团。

  吴为的考试在明年八月,他还要参加乡试,接下来是殿试,他会做官,过得幸福顺遂,顺顺利利活到一百岁。

  似察觉到她的想法般,内丹的感应越来越强烈,越来越霸道,她的心开始发疼。

  像有千根针齐齐扎在心头的肉上,疼痛一瞬间将她包裹,她咬着牙,脸上的表情狰狞不堪,额头上有密密的汗珠渗出来。

  “南岭,来帮我一下。”

  吴为的声音从厨房传来,她闭着眼强忍着疼痛应声。

  “就……来。”

  没关系的,南岭。她撑着书桌缓缓站起来,深呼吸几下,惨白着脸向厨房缓步走去。

  听见她的动静,在灶台忙活的吴为自顾自开口:“火好像小了些,你来帮忙看一下火。”

  南岭已经没办法应声了。

  她靠在门框上,浑身发抖,像这秋末的树叶一般,下一秒就要飘到地上。

  心头的疼越来越盛了。

  方才她就发现了,越靠近厨房,疼痛越厉害,想来是与内丹靠得近了,感应也更盛。

  吴为听她没了动静,转头瞧见倚靠着门框,脸色惨白的南岭,吓得忙扔了铲子跑过去接住她。

  “南岭,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白?”

  吴为抱着她,两个人心口的距离最远不过三掌,南岭闭着眼,表情痛苦,整个人已经完全被锥心之痛包裹的她实在是分不出余力对他说一句:“我没事。”

  吴为慌慌张张伸手去探她的额头,摸到细细密密一层汗,整个人越发慌乱。

  “你忍忍。”他一手探到南岭膝盖下,作势要抱她起来:“我带你去医馆。”

  少年咬着牙,眉头紧锁,眼眶里虽蓄满泪水,眼神却坚定无比。他不知道怀里的人为什么而痛苦,但他知道自己不忍也不愿看见她受苦。

  她疼一下,他会疼十下。

  “少爷,回去。”南岭揪着自己游离的一丝理智,叫住了急匆匆出门的吴为。

  吴为哪肯听她的,脚下反倒是越走越快,南岭也急了,揪住眼前的衣襟,一边挣扎一边哑着嗓子吼道:“我说回去!”

  已经跨出大门的吴为不解,停下脚步不再往前但也没有往回走,他看着怀里不住挣扎的人,急得直掉眼泪。“南岭你乖啊,你浑身都在发抖,咱们得去医馆找大夫瞧瞧才行。”

  眼泪啪嗒啪嗒一颗接着一颗滴在南岭脸上,她也跟着心疼,她想跟他说男子汉可不要随随便便掉金豆子,可她实在太疼了,就连吴为在絮絮叨叨说些什么她也听不见,哼哼唧唧半天还是吐出两个字:“回!去!”

  期限到了,吴为这个宿主随时都会丧命,她又被这该死的内丹牵制着,现在若是发生什么她根本无力招架。

  到处都危险,但家里总好过外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