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绝路(二)

明草 再次等候 2030 2019.04.25 19:23

  听到叫喊声,屋里一阵骚动。然而直到秦白连喊了几声后,竟然还没听到回音。直到秦白点燃火镰,这才听到李敢颤抖的声音:“白二哥,俺没做梦吧?”

  “跟我走。”这不是废话的时候。

  “白二哥,救俺!”

  “苍天有眼啊!”

  “不能逃,抓住会被打死。”

  “你想留就留。”

  “可俺们怎么逃?”

  “……”

  屋里顿时叽叽喳喳热闹起来。秦白脸露凶色:“这么大声想找死吗?都闭嘴。敢子,你跟我们走。其他人想跟就跟,出去后各走各路。”

  “可白二哥,俺……俺走不了啊?”李敢终于从地上起来。他的话顿时让屋里陷入沉默。

  秦白脸色一变,眼睛终于熟悉了火镰的光亮,就见到屋里每个人的脚上都锁在一根大铁链上。怪不得没人看守、怪不得连门都不上锁,根本就没法逃。

  “忽——”,火镰燃烧到尽头终于熄灭,屋里再次恢复了漆黑一片。这年代的引火物就是这么不方便。

  “白二哥,你们快走。”李敢的声音已经带着哭音,“照顾好英子。俺……在这里挺好。”

  短暂的恍惚后,秦白已经清醒过来。不就是出现意外了吗?那就快点解决。取下带来的一把二尺多的短刀,拿出准备好的布条紧紧的绑在右手。一边动作,秦白一边吩咐秦高:“吃糖!”

  来之前,秦白买了几大块的糖,就是准备用在这种关键时候,多少能补充些体内能量。几大口把糖咽下,边上传来秦高欢乐的声音:“二哥,糖真好吃。”

  秦白笑着拍拍秦高的背,真羡慕自己的傻弟弟从没烦恼:“高子,你去砸链子。剩下的火镰都拿好,让敢子给你照明。我就守在门外。你动作快一点。”

  “诶。”秦高接过火镰,拿出了家中砍柴用的斧子。趁着宅院与石屋有段距离,虽说砸铁链的动静是大了些,希望时间上还来得及吧。

  然而就在此时,宅院方向传来了几声鸡鸣声,在这宁静的清晨里显得分外刺耳。秦白立刻窜到门口,顺着门缝往外看,瞬间瞳孔一缩,就见宅院的门刚被打开,几个人懒洋洋的走了出来。还有人向寨子大门的方向喊话。而看守寨门的那俩人同样在动手打开寨门。

  时间完全估计失误,计划出现了极大的漏洞。秦白这才想起,现如今的人几乎没有计时工具,许多都是鸡鸣而起。更不用说这里是黑矿窑了,恨不得那些矿奴的工作时间长一些。秦白懊悔不已,怎么就没想起《半夜鸡叫》那个周扒皮呢?

  屋子里同样乱了起来,他们同样知道,很快就有人过来。李敢再次说话:“白二哥,高子,快走!”

  边上却有人哭喊:“白二兄弟,俺是大眼啊?快救救俺,俺真的受不了了啊!哇——!”

  继续营救?还是留得青山在?秦白稍一琢磨,就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选择。只要自己一走,与李敢的关系根本就隐瞒不了。事后李敢会吃多少苦?甚至生命安全都很难保障。而且秦白自己都会有危险,他和秦高确实有自保能力,可还有李英呢?难道那么年轻就让她做寡妇吗?

  眯了眯眼,秦白表情变得桀骜。长期的卧底生涯,带来了性格上很大影响。底线他是会遵守,但手段上他还是相信自己手中的刀。

  眼中射出精光,秦白吩咐道:“高子你留下,护好敢子。我去去就来。”

  “二哥!”、“白二哥”“白二兄弟”……

  周围人纷纷呼喊,似乎已经察觉到秦白的决定。

  秦白看了他们一眼,最后转向秦高:“如果我没有回来,你就别顾敢子快逃。回莱州城里找到英子,带着她逃的越远越好。”

  “二哥你……?”秦高呆呆的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反而是李敢急了,“白二哥,没你谁能照应?靠高子吗?你玛德快走,这是条绝路!”

  “绝路?”秦高两眼凶狠,身上已经掩饰不住杀气,“那就劈开条生死路!不是你恭喜发财,就是他开棺见喜!”

  推开门,秦白大步的向着宅院走去。脚步越来越快,慢慢的开始小跑起来。嘴中还在念叨:“牛三,你塔玛的真会锁?不知道只要杀了你就是钥匙吗?”

  宅院并不远,只有五、六十步的距离。天明亮的很快,一阵风吹过,扬起了漫天尘沙。秦白已经提高到了冲刺的速度,半路上正好遇到一个去石屋开门的人。与那人擦身而过,根本没管他。而那个牛三的手下直愣愣的看着秦白跑过,呆滞在原地,脑中还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个人。

  几步冲到宅院门口,正面又遇上俩个刚出门的人。斜刀向上一撩,在一人的大腿上拉出一条大口子。首先解决掉一个对手。如果没必要,他也不是那种嗜杀的人。

  接着跳起一个蹬腿,一脚踢到第二人的胸口。那人被一脚踢飞,重重的撞在门框上,把后面接着出门的一人给吓了一大跳。

  “有敌啊!快来人啊——!”那人发出一声喊,顺手拿起边上插门的那根木棍。可还没等他挥舞起来,秦白已经近身,一刀从他腹内穿过,接着恶狠狠的顶着这个人冲入门内……

  直到这时候,最先大腿受伤的那个人才在地上捂着自己的伤口,大声惨叫:“妈呀!”

  而在石屋门口已经挤满了人,李敢他们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只有秦高似乎一直在疑惑,没想通自己的二哥为何要这么叮嘱?直到他看见已经打了起来,秦白一刀捅入第三个人的小腹。他顿时眼中布满血丝,一声大吼:“二哥——!”

  大步冲向前,秦高同样开始发疯。谁敢伤害他的二哥,谁就是他的仇人!跑过还在路中央的那个牛三爷的手下,他依然在呆滞。秦高毫不犹豫的一斧劈下,一声惨叫,那人整个脑瓜子都被劈开。秦高把那具尸体一扔,接着大步流星般的同样冲入门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