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牛三爷

明草 再次等候 2117 2019.04.17 12:28

  刚穿越的时候,发觉身边是穷困潦倒,秦白就一直苦恼哪里能弄到钱。然而投胎不好,他并没有穿越到什么富贵人家。发明创造更是虚幻,读书科举更是不可能。虽然识字,但科举和高考的内容完全不同,真想走那条路,不说其他,智商和学习能力秦白自有把握,但十年寒窗那是肯定的。可是等十年以后?秦白他们坟头的草都有三尺高了。

  因此想了又想,秦白就决定画漫画,而且就是那种漫画。当然,他节操还是有的,并不是一丝不挂的那种,用现代的话来说,起码穿着比基尼。不过放在这个年代,足以让那些男人兽血沸腾了。

  对秦白来说,除了习惯用毛笔,画漫画倒没什么难度。前世的他从小条件不好,母亲又在没几年就倒闭的火柴厂工作,儿时的娱乐就是临摹贴在火彩盒上的那一张张火花。而漫画的内容更是不缺,混混们本来就喜欢看哪些乱七八糟内容的漫画,照抄瞎编就成,反正那种漫画的主要卖点并不是里面的内容。因此秦白就买来纸笔,很快就悄悄的画了几册,不过接着最大的难题——怎么卖出去!

  这个朝代社会风气依然相当保守。想要公开卖?那就“呵呵”了,说实话,天降横祸都有可能。打个比方,如果某个公子小姐的书房里出现一本,被那些大户人家的老爷夫人发现的话,又发现你毫无背景,就把你往衙门一送,再给个暗示,当场大板子打死你都有可能。在那些老爷们的眼中,老百姓的贱命根本就不值钱。

  那么通过渠道呢?那些书店倒是敢卖,他们背后都有背景,并不怎么怕那些大户人家。然而被狠狠的拔下一层皮就不说了,关键还要防备其他人的眼红。这个年代根本不讲究法制,如果你能赚钱,有时候就是原罪。没有自保能力,你在他人眼中就是根会走动的韭菜,无非是等什么人、什么时间来收割而已。

  因此首先解决的就是渠道问题,秦白不可能背着挎包、戴着墨镜,守在那些朱门大户门口,来一个就问一个:“片子要吗?”

  还有一个问题当然也很重要。现代那种五头身、七头身的漫画人物,合不合明朝那些人的口味?

  因此秦白就决定悄悄的试卖,他和李敢身边各带着几本。用的理由就是“捡到的画册”,效果倒是有得有失,确实没什么机会,直到今天,秦白靠白事才第一次有接触那个豪门公子。但市场反馈倒是不错,毕竟现代的漫画人物形象和内容对这年代的人有着惊人的吸引力。李敢就比秦白莽撞多了,他就采取了大街上瞎猫碰死耗子的办法,短时间倒也卖出去三本,就是价格上比较低。

  也不知怎么,这消息居然传到了仇波耳中,估计是李敢的莽撞惹的祸。如果真被仇波知道自己有门路,毫无疑问,绝对会被盘剥的一文不剩。虽说此时秦白表情未变,但眼神却冷了许多:“仇爷,我们确实运气好捡到几张,可哪家书铺不是敞开在卖?还几两?几十个铜板就很不错啦!王八蛋,是哪个在背后嚼舌头?让我知道小爷就放他的血!”

  说完这番话,秦白眼神四扫,一副发狠的模样。仇波看了秦白一眼,放缓语气:“别吵吵,都是自己的弟兄,骂几句没关系,喊打喊杀的打我的脸吗?”

  仇波其实也不怎么相信秦白能一下子赚好几两,他也并不知道是秦白亲手所画,真以为是运气好捡到几张。书铺里那些像《素女经》之类的书和春*宫画都是在敞开卖,销量与那些科举书并列排在前列,竞争激烈,当然价格也不怎么高。而刚才仇波无非就是试探,其实他对秦白还是挺放心。年纪小根本没见过什么世面,容易被“忠心义气”洗脑。反而是那些年纪比较大的混混会因为利益变心。

  招招手,仇波几人把秦白领进内屋,而那一小吊钱早已经收到他的怀里。几人找了椅子坐下,仇波为秦白介绍:“今天正好有事找,这位是牛三爷。”

  “牛三爷!”秦白站起行了一礼。前世的习惯,在称呼和为人处事上,秦白向来特别注意,从来就是往客气方面称呼。绝不平白无故的得罪人,就算有什么想法,也情愿用自己的行动说话。

  牛三爷已经一扫刚才见那位鼎爷的屈膝弓背,话语间自带一股傲气:“某现在混井家庄,江湖朋友抬爱,在那里也有一点名声。”

  秦白一惊,他是知道那个井家庄的。离莱州城并不远,只有三十里出头,而且井家庄集中着不少私人铁冶,各方势力混杂。如果真的如这位牛三爷所说,他能在井家庄立足,并且还能在那里打响名号,那么这位牛三爷的实力可不小。

  古代“皇权不下县”的道理并非是胡编,只要出了县城,乡村地界基本都是由各地豪强乡贤实际掌握。井家庄又是个遍布矿老板和大资本家的地方,就算换成现在,治安都好不到哪里去,而在明朝这个年代,可以说是根本就没有王法。谁人多拳头大,那就谁能说话!

  “白二,你那里找得到人吗?牛三爷这里很缺人手。”仇波开口询问,“你认识的苦哈哈多,牛三爷那里又新开了一个矿,只要能干活的,介绍一人就能给你100文的茶钱。”

  秦白眉头微皱。他家附近的流民孤儿确实不少,有几个甚至和他关系很好。可是到私矿干活?想想现代的那些黑矿窑?这年代的矿工就更惨,甚至连奴隶都不如。能干满三年还能活命的基本十不存一,根本就是个要命的活。因此以前秦白就算再找不到活干,也绝不敢离开这莱州城,也绝不会到井家庄那边去做矿奴。

  这样的缺德事,秦白当然不会答应。他刚想拒绝,没想到那位牛三爷看出了秦白的犹豫,连忙微笑着解释:“某这边绝不是死契,就签三年,饭管够还给工钱。如果不信,仇爷这里可以担保。如果白兄弟你赏脸肯来的话,某现在就可以给你三两。不需要你干活,你来就能做个管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