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0章冯四海相邀

明草 再次等候 2010 2019.06.05 17:05

  冯四海同样盯着秦白的双眼,对视着若有所思,过了好一会儿才移开目光,面无表情的转向萧腾:“那就是说,白二手里有欠条,你该给他二百三十两?我没说错吧?”

  萧腾相当意外,一下子沉下脸:“四海兄,这就是你说的公道?那是白二那王八蛋逼着我的人写的。”

  冯四海根本不废话:“江湖事各凭手段,你棋差一招能怪谁?就像到了你的赌坊赌钱,买定离手,输赢不怨人,有反悔的规矩吗?现在你就是欠债还钱,先别管白二的欠条是咋来的,这就是我的公道。至于你以后还想用啥手段,那就是下一场!阿腾,明白了吗?”

  萧腾哑口无言,怨恨的看了看秦白。江湖规矩本来就是有自己的判断标准,这又不是官府断案,还要讲什么证据、动机。比如说,遇上贼偷了钱,不可能因为你同样是混江湖的,贼就乖乖的把钱还给你,只能是认倒霉。当然,你也可以以后报复,抓住那个贼,让他把钱全部吐出来。不过那就是下一场,反正是各凭手段。

  而且在明面上,秦白同样做的滴水不漏。如果仅仅用威逼的手段,撕了原先的欠条,并且逼着叶大反过来写欠条,这可能在道理上还说不通。可是秦白已经支付了六百贯的大明宝钞,再用欠条补上其中的“差价”,这只能夸秦白手段高明,毕竟江湖人三教九流,坑蒙拐骗都是正常手段,起码现在的要债也是站在道理上。

  不过在此时,无论是萧腾,还是秦白,他们都隐隐的感觉到,冯四海似乎稍微偏向了秦白这一方。

  沉默了一会儿,萧腾就准备暂时认输。既然冯四海都是这样的态度,再下去也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然而当萧腾刚准备开口,小九却突然喊道:“腾爷、冯爷,那白二抢了我们的人,这又怎么算呢?白纸黑字在咱们赌坊借了一百两,我们用人抵债,没道理这样被白抢啊?”

  “哦,还有这事?你说明白点。”冯四海问道。

  小九精神一振,他以为有了让秦白坏名声的机会。根本没注意到萧腾正焦急的使眼色,兴奋的说道:“冯爷,今天丁家诊铺的丁秀才到咱们赌坊……”

  听着小九口沫乱飞,冯四海的眼中就变得越来越冷,而且周围看热闹的人同样是议论纷纷,可小九却根本没发觉,依然兴高采烈的把事讲述完。

  终于听完,冯四海抬头问道:“丁家小娘子呢?”

  人群让开,丁瑶犹豫着上前,紧贴在秦白身旁,浑身微微颤抖,蹲下一礼,低着头,声如蚊蚋:“小女子见过冯爷!”

  “他说的是真的吗?”冯四海继续问道。

  “是……小女子……”丁瑶吞吞吐吐的快要站不稳,摇摇晃晃,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可就在这时,丁瑶就感觉一只大手在自己的胳膊上安慰般的拍了拍,转头一看,就见到秦白对自己微微一笑。丁瑶的心迅速的安定下来,情不自禁脚步轻移,又往秦白那里靠近了些。

  扫了一眼秦白和丁瑶俩人的动作,冯四海回过头,挥手做出决定:“阿腾,拿二百三十两给白二,再把丁秀才的债转给白二,算是你今天的赔罪。这事就这么了了,你们谁还有意见?”

  “诶,冯爷。”小九大感意外,急着向前跨了两步,“这不合规矩啊?冯爷!”

  飞起一脚,冯四海把小九踢飞,破口大骂:“你还有脸和老子说规矩?阿腾,回去好好管教你的手下,别把你的脸都丢光了。”

  萧腾暗暗松了一口气,明白这是冯四海给自己留面子呢。连忙招呼手下:“去取钱给白二。哦,还有丁秀才的欠条也一起给他。”

  有些事是绝不能放在光天化日里的,如果暗中做了,甚至最后木已成舟,别人最多背后嚼几句舌头。可是一旦变成大庭广众,那就是众矢之的,如果还有人趁机挑拨,说些什么“难道你银钩赌坊想要控制住一家诊铺吗?那以后其他人的生死不都捏你手里?你到底想干什么?”,说实话,将会平白无故树敌无数。

  没多久,萧腾的手下就很干脆的把银子和丁庆凡的欠条送上。突然,冯四海转向秦白,面带笑容:“白二,老夫才听说,上林村一战,不仅大狗牙死在你手中,连风泽荡的爆牛他们三位当家都是全军覆没。还有,王家的阿贵也是你做掉的吧?哈哈哈!真是英雄少年啊!很了不起啊!哈哈哈!”

  一听这话,对面的萧腾和其他几位猛看了过来,有几位还眼角抽搐,而看热闹的人群中,同样有不少也都是悚然一惊。

  灭了上林村还在这些人的心理承受范围,可没想到,秦白竟然同时还灭了风泽荡,更是毫不留情的干掉王家的贵爷。在这一刻,这些人立刻就把秦白的威胁程度提高了好几个等级。

  秦白同样是瞳孔微缩,这样的当众夸赞,并不是什么好事。有一个现代名词就叫“捧杀”,可秦白没想明白,冯四海为什么会这么做?他又是有何用意呢?

  而冯四海依然是一副很欣赏的表情:“白二,你入了我们振威的门已经有一段时日了吧?今天恰巧遇上,也应该去拜山门了吧?”

  秦白想了想,对冯四海露出微笑:“没问题,我有空就去!”

  “那好,走吧!”

  “冯爷,总该让我有准备吧?我两手空空,怕有人说我不知礼数。”

  “自家人还客气啥?我们江湖儿女讲究个豪爽。走,陪我喝几盅。别多心,你是振威的人,我看谁敢动你?”

  “那我交代几句。”

  “嗯嗯。”

  在这时候,秦白其实最防备的反而变成了冯四海。不过他也基本相信,既然在大庭广众相邀,今天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既来之则安之,那就去振威武馆一趟。秦白相当好奇,就不知冯四海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