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光色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密谋

光色世界 乌云云吞 2174 2019.12.31 12:32

  烈日当空,域大陆海国渔城桥北码头。

  一艘体型庞大、装饰精美的帆船停靠在海岸边,甲板上拥挤着几十人,每个人都高高挥举着一只手臂,兴奋地朝两个远去的背影高声叫喊……

  “公主,您要保重身体啊!一路小心,身体最重要哇!”

  “不管怎么样,您永远是我们尊敬的公主殿下,我等期待您的荣耀归来!”

  “公主殿下,一路小心啊!”

  “灰蒲国的未来,可就仰望您了哇!”

  黎璃子掩耳盗铃似的捂了捂耳朵,仿佛这样就能屏蔽一切。那一口一个“您”啊“您”的仿佛是世间最不堪入耳的字眼,被捂住的耳朵拒之千里之外。

  真是的!她今年才十四岁好么?这么叫真的好?

  “歪!灰…什么国,你听说过么?”一位正在叫卖海边纪念品的小贩问向身边的同行。

  那同行是个头上长犄角的高大海角人,瞪圆了蓝眼睛,像没听清似的,用一口蹩脚的联邦语反问:“啥?什、什么灰……果?”

  小贩白了他一眼,认命般的:“算了,问你你也不懂。”

  “话说,‘那件事’到底是指何事呀?”一位年轻的水手小声问道。

  旁边一位年长一点的老水手道:“你竟然不知道么?”

  年轻人羞愧的低下了头颅。

  “我自幼长于船上,跟随船舶四处漂泊,在世界各地进行商品交易,鲜少知晓国内之事……”

  “那真可惜,那可是一段传奇般的故事……”

  当年,公主殿下仅有六岁,像往常一样,一直在睡觉。可谁知,一伙胆大包天的异国土匪竟趁公主熟睡之际,偷偷潜入王宫,连夜将公主盗走……

  当公主醒来,发现自己在一座不知名的山峰上,周围全是凶神恶煞、陌生的人……

  “公主肯定害怕极了!”年轻人笃定。

  “不!你想错了,公主怒极了,从来没有这么愤怒……”

  “?”

  土匪们以公主为人质,对国王进行天价勒索,你以为公主是因这个而生气?

  不!公主仅仅是因为他们吵醒了她香甜的美梦,还把她带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这让她火气倍增!

  于是,神迹一般的事情发生了……

  一夜之间,是的,仅仅一夕之间,一百五十六名土匪尽数毙命——死于蒲公英!

  蒲公英的种子把他们的身躯当作土壤,以鲜血替作养料,身体各处都有它们的身影存在,一些种子来到心脏,在里面生根发芽,无一例外生长为蒲公英,最后化身凶器生生穿破了他们的心!

  不仅如此,蒲公英肆意生长、无法抵御,那一个无风的夜晚,漫山遍野都长满了毛绒绒的蒲公英。

  这种趋势并未停止,一直疯长蔓延,最后,整个山头全都被灰色的蒲公英占据了。

  后来,世人给这座山取名为蒲公英山。

  “那……公主是如何回来的?”

  “没有人知道,她什么都没说。只知道,当时六岁的她,一个人靠着双脚与智慧,拖着弱小的身子精疲力竭地寻到一户善良的人家,后来,那家人果真将公主送了回来……”

  听罢,年轻人看着公主离开的方向,久久无言。

  时间倒到两天前。

  “将军,就真的不追了?”年轻的水手望着不远处那熊熊的火光问道。

  “穷寇莫追,这些海贼比我们熟悉这里的水域,一个不小心,可能会使我们置于万劫不复之地。”

  翌日清晨。

  乌耳山一处黝黑的山洞深处,昏黄的火光映照在宽敞的地面上,整个山洞漆黑而昏暗,气氛似乎有些微妙。

  最前方,一位身形庞大、虎背熊腰的魁梧大汉坐于虎皮藤椅之上,手里把玩着一颗散发着莹白光辉的夜明珠。

  他的神色阴晴不定,让人捉摸不透。

  “真的死了?”

  “是的。被一个少女一击至死。”镜的声音不含一丝情绪。

  “如此厉害,她叫什么?”

  “不知,只知她似乎是灰蒲国的一位公主。是一位法师,应达到了中等偏上水平。”

  “灰蒲国,倒是从未听闻……”男人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喃喃道,“听闻现在北方领主在热情洋溢的招任下一任接班人,许多人都怀有那劳什子白日梦,莫非那少女也是?”

  话锋一转,男人语调骤变,冰冷道:“我那弟弟本就不成器,实力不济,怨不得别人。可,他毕竟我的亲弟弟,老爹临死之前托我照顾好他,呵……”

  镜依然冷静地分析:“那小丫头身边的护卫也不简单,这小丫头为王室出身,本身是一名等级不低的术师,理当会被城主接见礼待,甚至为其安置住所,渔城卫队常常于城内巡逻,我们恐怕不好随意出手了。”

  “呵!若她果真是前往那北国,还能一辈子龟缩在那渔城不成?待他们经过那些荒郊野岭、破旧村庄何愁无下手之处?”

  “……确实如此。”

  话毕,镜摆摆手,表示自己退下了。

  镜一行人走后,林麟盯着镜的背影,整个眼神徒然变得锐利起来。

  旁边一位手下见机道:“属下总觉得镜先生好像志不在此呢!”

  林麟没说话,只是用一种平静的眼神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气氛愈发尴尬,齐清被盯得背脊发寒,冷刺根根倒立,终于他受不了了,颤抖着声线道:“属、属下错了,我、我不该随意议论镜先生……”

  “既知如此,便不要多嘴,镜先生还是一个不错的帮手,有用。你知道的,我并不喜欢别人揣测我的心思。”男人声音冷如极寒冰窟。

  “是、是,属下知错了……”

  行楼,隐藏在一片群山与密林之中,位置极其隐蔽,常人难以察觉。

  这是镜与其手下的住所。

  行楼会议厅。

  镜端坐于正前方,他思忖片刻,缓慢地开口了:“林麟变了,以前我以为他是个人才,短短几年把乌盗团发展成这片海域最强大的海贼团。凭借着冷静过人的头脑,干净利落的手段干掉了一个个对手,翻越一座座高峰。最终坐稳了这片海贼之王的宝座。”

  他深吸一口气:“而今天,他心慈手软了。他没能冷静下来。明知耗费大量的人手、时间去截杀一个实力尚未彻底明晰、身边有高手相护且身份显赫的公主是一个不明智的选择。”

  “他被所谓的‘情’冲昏他那冷静的头脑了,我有预感,这次的事情恐会生变,林麟,已不是我们可以利用依靠之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