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工业造大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九十五崩溃的阿都次

工业造大明 味道懵懵的 3020 2018.05.31 13:46

  崇祯可不想大明朝成为一个过去,而那群建奴野猪皮却在饮酒作乐。这是绝对绝对不能忍受的,这个比被李自成等人推下王座还不能接受。李自成是家事,可建奴却是外奴。对于崇祯而言,绝对不会出现什么宁予外奴不给家人。大明朝最后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崇祯才下令让吴三桂勤王,可时间上却已经来不及了,哪怕在那么绝望的情况下崇祯都没有提前调京师的军团回来。

  看着从辽东传回来的消息,崇祯的内心一片愤怒的不幸。可今日朝会上,大臣们对于这件事的态度却是不咸不淡,这真的让他愤怒的很无力。朝中的这群大臣,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他们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天天汇报这里灾难要粮食,那里发生了水患要求钱粮治水。更可怕的是今年山西大荒,蝗虫遍地走饥民乱窜流入河南和陕西壮大了农民军……

  “一个个天天问朕要钱要粮,却没有一点点赋税。真的这点钱还要用来补充辽饷,用来驱赶那群建奴,可朝中的那群人却对着自己这点……”崇祯真的好奇,自己好不容易积攒了一旦钱财,似乎就被那群人看上了?

  王晨恩有点哆嗦,自己遮蔽陛下不知道怎么了,对朝中的臣子的怨气越来越大了。他其实有一件事不知道该说不该说,说了皇帝恐怕要气死了,恐怕要直接杀人了。犹犹豫豫之下他有点走神了……

  “大伴你在想什么?”看着王晨恩犹犹豫豫的样子,以及那愁眉苦脸的样子,崇祯敏感的察觉到他有话没说。

  王承恩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就说道:“陛下,没……没什么……”猛地被吓到了,王承恩一下就有点明显了。

  崇祯冷哼了一句:“大伴你跟了我这么久,朕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什么事赶紧说。”崇祯一瞪眼,却是吓得王承恩一哆嗦。

  “陛下发下的那些粮食……到了辽东的时候少了一些…后来发下去的时候又少了一些……”王承恩一边看着崇祯,一边小心翼翼的说着。

  原本以为崇祯会勃然大怒,谁知道他看过去的时候崇祯却突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坐在了床榻上。作为一个有作为和勤劳的皇帝,他很少有这种疲态,一向自负如他在面临任何的问题时候都觉得自己可以解决。

  “朕……朕…累了。”挥挥手示意王晨恩等人下去吧。王晨早就和他说过,大树已经从根坏了。想要活下去的话,只能全部砍了留下上面的枝叶重新换一片土地。

  王承恩从来没有看到过崇祯这个样子,他突然觉得皇帝累了。皇帝并不是那个一言九鼎的人物,而是一个很无奈的人物。他乡做的事做不成,他不想让别人做的事他也看不到别人做了没有。王承恩还不知道,这群大臣忽悠皇帝忽悠的多么厉害。

  “陛下南方刚刚进贡的茶叶,要不要泡一点?”王承恩也不说其它的,现在陛下明显心情不好。

  崇祯靠在床榻上挥挥手说道:“去吧……今天下午不处理公务了,全部交给长卿(温体仁的字)负责。”这些政务崇祯看透了,完全是没有任何处理的价值和意义。反正自己有什么决策也不能出现效果,反而惹得这群人一起来恶心自己。前几任皇帝都借用太监对国家监控,大概也是发现了自己的政令并不能通过这群所谓的大臣有所执行。

  茶水很快就泡好了,倒了一杯一股清香飘出来,崇祯觉得疲惫都少了许多。喝了几杯茶水,还没有舒服一会儿的功夫一封快报就到了。同时兵部侍郎熊文灿求见,说起来这个人还真是倒霉……

  “陛下前线战报……”王承恩看着陛下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突然就这一封战败惊了。

  崇祯放下茶杯就拿了过来翻看起来了,大手猛地拍在了桌子上:“建奴嚣张……”胸口起伏不定,王承恩瞄了一眼建奴势如破竹闯入喜峰口。看到这里王承恩就有点哆嗦,这是直逼京师吗?刚刚建国就要有所作为,这是用来祭旗的吗?

  “兵部侍郎……滚进来!”看着熊文灿进来,崇祯抽了一口气说道:“立刻戒严京师,传令谨守各个关口,防止建奴肆虐。”接连下令之后,崇祯挥挥手示意他赶紧去布置。他不仅有点握紧了双手,打开了胸口的信。上面说了王晨的富裕和士兵的战斗力,虽然崇祯自信吴三桂等人可以镇守辽东,可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他在考虑自己给王晨这个反贼下令好不好用呢?

  大明朝的京师戒严了,皇太极好手段刚刚建国就来了一波下马威。崇祯无论在任何方面都比不过皇太极,哪怕是自负都比不过皇太极。这两位所谓的帝王交锋,以任何方面而言崇祯完全不是对手。

  王晨不在意崇祯和皇太极的较量,毕竟这两个以后都有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如果单纯的比阴谋和斗志,王晨还真不见得是这两个人的对手。可是有着数倍于两个人的阅历和见识王晨肯定会占据上风……

  所以说王晨现在的对手阿都次就很苦恼了,大军在行进的途中走着走着有点僵硬了,因为孟成突然停着不走了。聪明的阿都次肯定明白孟成有点不对劲,所以他也停止不前。

  “那里有挖过的痕迹……”孟成记得董茶那,还有柯默然说过这些贼兵会在路上埋一些很可怕的东西。这个痕迹很明显,这要走上去……

  阿都次皱眉:“怎么了?”

  “贼兵有一种可怕的武器会埋在地下,人走上去会炸开……”孟成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消息不说自己恐怕不合适了。

  阿都次皱眉说道:“那个竹竿去试试……”很快一个士兵站在远处拿着竹竿在上面猛敲,半天过去啥事也没有。最后那士兵直接去挖开了地面,什么都没有就很尴尬了。

  “孟成大王该不会被打怕了吧?”看着那惧怕的样子,这是真的害怕,阿都次虽然嘲讽了一句可也留心了。

  孟成有点脸红耳赤的,不过小心一点总没有错。队伍依旧在前行,前面再次出现了那种痕迹,孟成依旧不走阿都次跟着他也不走。可是前面的士兵根本不在意,大步就走了过去,前端的部队一脚踩了上去……

  开花了应该说飞了起来,还有一截手臂落在了阿都次和孟成前面。两个人有点愣神,不远处的士兵们却一个个到地了。这么一个玩意让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部队前端的人太多了一下就死了五六个……

  “这…这……”阿都次有点惊异这种武器,还没有觉得无法匹敌了。

  “大人这就是那种武器,不过只要注意痕迹小心应对就可以了。”孟成这下稳稳的说道,刚才还嘲讽自己?

  阿都次脸色不善:“哼,这么明显只要用竹竿敲打即可……”这种武器太明显了,根本不算什么只要小心就解决了问题。

  孟成并没有说话,大军收拾了一下继续前行。可队伍前面多了一排扛着竹竿的士兵,只要看到这种挖过的痕迹就敲一敲。这一路走来倒是敲了不少,可事实上这一路很多很多可却只排了两处……

  阿都次有点擦汗:“这些人也太可恶了啊?”一路上挖了很多地方,可却只有两处有那些玩意。这种情况大大的拖延了他们行进的速度,这简直就是没有办法。

  当然这还不是最过分的,最过分的是他们在旁边的路边埋一点,然后用草片或者树叶掩盖了一下。这样痕迹不明显,只要队伍不是那么的齐整,一不小心就踩了上去。这种情况虽然不多也只有二三次,可这也吓的士兵有点畏畏缩缩的感觉。

  大军行进的速度慢的不行,看到有奇怪的地方根本不敢走,可走着走着那里都感觉到很奇怪。阿都次觉得这个贼兵可恶的很,怒火也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上升。作为一个有欲望的土司大佬,他可是打算统一这里的部落说不定也能封个什么大官?那个不知名的对手,同样是贼兵就是喜欢用这种无聊的手段来拖延自己。等到正面的交锋时候,希望他们还可以玩的这么溜。

  距离宜宾越近,他就发现这里的陷阱越多,可大部分都是假的陷阱。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敌人的那种可怕的东西不多。不多的话岂不是意味着决战的时候,没有那么多小手段?这么看来这是个好事,想到这里他还是挺高兴的。

  “大王前面就是宜宾城了,想来那些贼兵已经发现我们了。大王早些安营扎寨提前让士兵们休息,不然那些贼兵恐怕会趁着大人刚来……”孟成提了个建议。

  阿都次看着他说道:“不用你多言大王我还不知道怎么做?”士兵们开始在这里安营扎寨,先是子啊营地周围开始清扫一下,免得再有什么地雷就麻烦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