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工业造大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二四散的流民

工业造大明 味道懵懵的 3022 2018.05.19 14:05

  酒好喝没有错,可远不如故事好听。李轩酒都喝完了,这两个人还不愿意走。最后没有办法了,李轩答应给两个人一人一本书。最后这两个人才恋恋不舍的出了酒楼,看着下工的百姓,街道上有一股人潮拥挤的感觉。这里和城外面的百姓,简直就是两个世界。这里百姓还有生计可以做,外面的百姓却只能亡命……

  此时的洪承畴内心是凄凉的,自己的手下得力干将接连战死沙场,这怎么不能让难过。至于流寇说什么有官兵就走了大小曹,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他洪承畴总共三万人马左右,还被带走了三千。剩余的人基本都在淳化咸阳等地防守,如何有兵马去救了大小曹。

  “我心甚痛、甚痛呀!”捶胸痛哭,哭的那是一个凄惨啊。对于这个人王晨表示很复杂,他有气节可比不上不足,说他没有气节比下有余。王晨不喜欢方孝孺的那种所谓的忠义无双,自然对于洪承畴这种后来投靠满清的行为也看不起。

  “大人注意身体啊!”左右连忙扶住了洪承畴。

  哭了好一会儿,洪承畴才说道:“立刻上书给陛下……”说着就跑到案台上开始写,一遍写还一边哭。这两个人的死,他有责任可是他也没办法。这一句没办法,简直可以用来形容他的后半生。我也没办法只能投靠清廷,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得过且过……

  一封信快速的传到了京城,战报可要比四川过去快得多,流民也没有在陕北那里。正在办公的崇祯皇帝看到王承恩过来,却是合上了奏折:“大伴有什么事啊?”

  王承恩小声的说道:“陛下陕西过来的快报……”

  崇祯有点惊异:“咦?可是打败了那高迎祥和张献忠?”说着就接过来了信报翻看了起来,可是翻看了一会崇祯皇帝就有一股泪流满面的感觉。虽然曹文诏之前被自己降职了,可这不代表自己不知道他的悍勇和忠诚。可是眨眼的功夫,这人就战死了?悍将两名忠义的悍将就这么去了?

  “朕痛心啊,又有两名悍将被贼寇杀死。传旨追赠曹文诏为太子太保、左都督、赐予祭葬的恤典,其子孙世袭指挥佥事。令让工部有司为他立庙,每年春秋两季为他祭奠。”说到这里崇祯挥挥手示意周围退下,他想一个人静静。

  曹文诏的死对于朝廷而言损失了两个悍将而已,可对于农民军而言却是一件喜庆的事情。虽然李自成等人表示官兵救走了曹文诏等人,可是洪承畴在淳化怒骂的时候,还是让很多人以为大小曹阵亡了。最主要的是,接下来的战斗并没有了这两个疯子……

  最终崇祯皇帝遵循了洪承畴的意见,着卢象升总理江北、河南、山陕、川湖军务,管理关外明军。至于洪承畴则专管关内兵,两个人各司其职联手剿敌,务必要最快的速度消灭这一波叛军。

  看似朝廷的力量在增强,可事实上也不过是拆了东墙补西墙。此刻的洪承畴在淳化等地已经和农民军打起来了,初战自然是农民军凭着一开始的人多士气略微占据上风,打的官兵是节节败退。可是官兵们慢慢稳住了阵脚,轻易的反扑就打的农民军七零八落。于是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了,四散的农民郡要来凤翔府了……

  消息传来王晨有点闷的,洪承畴打赢了胜仗,自己却是最倒霉的?站在城楼上王晨有点懵,恐怕要不了多久,洪承畴的大军也会压境吧?那么自己该如何面对朝廷的官兵呢?想着想着王晨就想到了瑞王……

  如果自己用瑞王、陈士奇等人命令洪承畴撤退也不是不可能。当然讲道理瑞王没有权利,陈士奇也不入洪承畴,这还真是个麻烦事?干脆撂摊子说他们要是敢来,就直接杀了瑞王?威胁虽然很低级,可却是最有效的。

  “大人流寇越来越多了……”城墙上周泉看着远处冒出的流寇,一个个从西安府那边过来,只可惜郿县这里固若金汤,他们除非翻山越岭不然绝对进不来。

  王晨点了点头,还没有说话,一边的红娘子却开始说道:“大人这么多流民这么可怜,还要被官兵屠杀我们收留他们吧?”看着外面那些百姓,恻隐之心难免会有所增长。

  王晨看着她很无力的说道:“你就别说话了,万一流寇里面藏一些不轨之人,进来引导一番这里的百姓出现轰乱怎么办?李自成把你推下马,你还以为人都很善良?拜托善良也要带有锋芒,甚至要有明辨是非保护自己的能力。”

  红娘子张了张嘴没有反驳王晨,王晨看着外面的流民却是叹息说道:“息宁(李轩的字)派人去城门口喊,只要没有武器的接受进来,然后分散大乱安排到别的地方去。告诉那些人如果有哄抢的行为,直接火箭炮打死……”虽然会错杀无辜的人,可这是必然要行动的手段。什么为救一人而死千百人这种狗屁逻辑,在这个时代就是要救千百万人而杀小部分人。

  西方用个人价值观替代民族价值观简直可笑,孟子听了恐怕会笑出猪叫。大明灭亡那些自裁的人恐怕会笑醒,宋灭亡时候十万人跳下崖山,恐怕全部都要笑醒。在民族大义面前,就是要留多人,就是要传承就是要挺住……

  王晨就是要留存自己的民族,能救的就去救救不了只能杀。王晨等人在城墙上看着,可立刻有士兵传来:“大人岐山方向也出现大批流寇,流寇在恐昌府作乱恐怕要去汉中的意思?”

  “大人汉中不能有失一定要阻止流民进入汉中……”这一点周泉显得比王晨急切的多,那里有着他们的一切以及,对未来的希望。

  王晨有点皱眉,自己并不怕流寇,打趴下他们也不是难事。可这么一来自己的势力一定会让别人看出来,洪承畴一定会上奏朝廷。瑞王身为朱家子弟,他如果当挡箭牌恐怕会让崇祯炸了。瑞王有这么强大的势力,绝对比流寇还要触动崇祯的心弦这个计策不好不好,这么说自己要摊牌了?

  原地渡步半天王晨才说道:“走错棋了……令行(彦明的字)带兵去陇州阻止流民进入凤翔府、赵强带兵去汉中阻止流寇进入,周利去岐山拦截流寇。息宁在这里和我准备迎接洪承畴,至于曹将军你们还是回避的好。朝廷封赏了你们的后代,至于现在你们被我软禁了。”挥挥手示意他们下去,王晨也准备迎面有可能存在的情况。

  事情不出王晨所料,半个月之后郿县这里的流寇一散而空。张献忠走陕北再入河南,李自成和高向阳出朱阳关入河南。可是剩余的大部分流寇却在陕西西边肆虐,更有攻打扶风等地,岐山这里和汉中被自己阻挡,他们确实想来都不可能了。

  此刻的洪承畴在淳化打败农民军,直接击散了高迎祥,张献忠远遁河南。可大股流寇依旧存在,十三家自己并没有诛杀多少,流寇虽然散了可并不能让他消火。

  “大人前方就是郿县了,只是……”跟在洪承畴身边的一位总兵有点迟疑。

  洪承畴斜了他一眼说道:“有什么话直说,磨磨唧唧……”

  那总兵犹豫了一下说道:“大人情况不对啊,那些流寇一开始在朝着郿县来,可很快就从两边跑路了。我们抓到一些流寇,他们都说郿县这里有官兵,并且还非常的厉害?”

  洪承畴有点意外:“还有这种事情?为何不早点说?郿县县令是谁?难道说是赵光远的士兵?”瑞王在汉中,如果说为了自保求两关总兵出兵也不是不可能。可是他们才几千人怎么可能挡住凶悍的流寇呢?

  “大人郿县县令宋永誉,天启年间举人……此人并无多大功劳也不曾有过恶迹,只是也不曾有过功绩。灾荒初这里就已经没有多少人,这一点陕西巡抚已经确认过了。”那总兵显然很清楚。

  洪承畴点了点头说道:“这么看来是瑞王督促两关总兵前来了,这么看来四川巡抚是支援过来了?不过那侯良柱真是废物,张献忠入川居然被一个女人吓走而不是被他打走?”

  “大人此事略有蹊跷,因为那些流寇说这里的官兵有火器,另外他们也说是我们的人就走了大小曹将军。纵然流寇说的是假话,可他们编造假话的意义不大,如果真的杀了曹将军必然大肆宣扬,一定会让他们士气大振。”总兵马铭显然是有着几分思索的智慧。

  洪承畴皱眉:“火器?怎么可能有火器?我倒要看看这个宋永誉搞什么鬼,加快行军速度,争取下午到郿县。”随着洪承畴发话,整个行军速度加快了不少。说真的他有点担心那里的问题,他害怕瑞王朱常浩有什么不轨的心思。如果真的出现了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