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工业造大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在骗一波

工业造大明 味道懵懵的 3108 2018.04.15 12:23

  坐在村头王晨可以感觉到庄子上的村民在议论纷纷,举人老爷是不是傻了?以前的王晨虽然说也不怎么样,可也不至于像现在一样坐在村口发呆。这让村子里的这些小民觉得,举人老爷是不是因为小娘子跑了受到刺激了?听说家里都没有钱了,好不容易找了个县城首富的商人,可现在人家小娘子又跑了……

  王晨并不在意别人议论纷纷,不就是跑了个老婆这算什么大事?又不是长江尽头全是绿,比起这个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上辈子坏事做绝,这辈子王晨发现自己有希望成为一个好人?王晨有一种清风拂山岗的感觉,一点没有大难临头的感觉。

  时间虽然紧迫,可自己还是很有希望成功的,等张献忠有朝着这里来的意思,王晨回头就把衣服一脱,找个杆子卷起来就响应号召。当然同行是冤家,先把张献忠打死了再说,然后在去考虑一下是出汉中还是怎么样……

  “老爷…家里也没有啥粮食了,只有一点豆子和一点米,老爷拿回去应付一下?”一个挺瘦的老大娘提着一个破篮子走了过来,里面放着半筐子的粮食。豆子有些时间了,看上去都有点干嘎了,至于那一点点的米色泽也有一点暗淡了。

  那老大娘看着王晨看了过来,连忙说道:“老爷这就是放的时间长了,回去煮煮一样好吃。庄子上的农户都没有多余的粮食了,老爷将就一下,过了年老爷考取了功名在来人前显贵。”

  王晨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说道:“大娘说笑了,我没有嫌弃什么。村子里的农户粮食都不多了么,这个年大家还好过吗?”王晨没有经历过饥荒,想象不到粮食有什么珍惜的。后世的人嘴里口口声声的说着珍惜每一颗粮食……嗯,吃不完了倒了吧?

  “今年收成不好,村子里各家各户都不好过。比起往年收成少了不少,幸好老爷的身份免去了一些税收,村里的农户才得以有了些余粮。”虽然王晨在地上坐着,可是李大娘还是稍稍弯了一下腰。

  王晨沉默了一下说道:“大家伙都这么不好过……大娘你家里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家里这么难还给我送什么粮食。”王晨在以前很是那种人不为己天地诛的感觉,在那个残酷的社会里面自己如果不狠,恐怕早就被人吞的尸骨无存了。

  “家里虽然难过可还能过的去,壮儿身强体壮闲暇之余去山中还能抓些肉食,倒是老爷身子骨自小就虚弱……更何况老爷虽然不管事,可还是罩住了庄子上的农户,大家又不是不懂感激的人。大家商议了一下,总要感谢一下老爷长久的照顾。”絮絮叨叨罗里吧嗦讲了许多没用的事情。

  可王晨第一次没有厌烦的感觉,换做以前王晨早就不耐烦了。大概是因为这里的环境,也大概是因为自己现在是这里的人?只缘身在此山中吗?看着那一身补了又补的袍子,那伛偻的身影,王晨张了张嘴硬是把那句谢谢给憋了回去。

  这份恩情王晨暂且记下,坏人也是有原则的,将来送你一场富贵又如何呢?提着自己的小火盆以及这大半个篮子的粮食,王晨晃晃悠悠回家了。瓜皮小娘子走就走了,也不知道给自己留点东西?不就是出去胡搞瞎搞,也不至于这样对自己吧?换做后世的女子,自己顶多被砍死,也不至于被饿死吧?

  抱怨了几句,王晨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动。生活太难了,自己啥都不想干了。回头看看自己的上辈子,可以用不择手段和惨不忍睹形容。现在似乎又要多了一段更加刺激的生活,提起自己的破衣服起义造反想想就很刺激。

  这个世界上有最可怕的东林党和他们背后的浙党集团,以及西边最可怕的阉党和晋商集团。当然那些流寇灾民的造反大军也很可怕,虎视眈眈的后金也很可怕。感觉上自己就像是一条杂鱼,连咸鱼都不如的杂鱼…想要翻身,就只能多找点盐了。

  晚上随便喝了点粥王晨就滚去睡了,自己现在在着急也没有用。等明天开始去找那个挺好说话的管事谈谈,想办法把自己的小作坊开设起来。争取在过年前赚一笔小钱,为自己的事业开一个头。

  脑子里面的东西很多,上到IT工程项目,下到菜米油盐。王晨都知道赚钱的门路,可是在这个时代自己有这些项目也施展不开,没有一个稳固的势力,自己使用这些项目就是找人弄死自己,无论是贪婪成性的东林党,还是说死不要脸的晋商,或者说干脆就脱了鞋子的李自成,那一个人都能毫不客气的给自己一巴掌。

  思来想去王晨觉得目前最适合自己的居然是搞点小饮食项目,这么以来既不会引起那些大佬的注意,自己又能疯狂的敛财。呸呸呸,又习惯性的考虑到赚钱了。既然这样的话自己就去卖馒头,村子里面的劳动力也不少。面粉又不是很精贵的东西,稍稍弄点启动资金就可以了……

  敲定了年前的道路,王晨给炭火盆子里面加了点炭。自己那个便宜老婆虽然溜了,也带走了家里的钱财,可生活用品还都在。总之王晨还挺感激那一只野生的小萝莉,自己的便宜老丈人也不知道有多少钱,也不知道和浙党那一群人有没有关系。(这里的浙党是一个利益群体的人,并非特意指江浙那里的人,如果有仁兄在看还望包含。)

  张献忠在几年后提着杀猪刀就来了,对着这些肥的流油的大商户,那真的是左一刀又一刀的。一顿乱砍下来,张献忠这小子也肥的流油了,当真是过年杀猪了。有点纠结,恐怕自己也是那小子砍的对象,毕竟王晨想要成为同行的……

  大清早起来洗簌完毕,从茅厕里面走出来,王晨的屁股有点疼。大冬天的感觉很难受,这还不如夏天来的舒服呢。最起码夏天有柔软的树叶用,冬天的话……

  走在街道上看着有些人穷死有些人肥大耳,哪怕是在这种要死的时代,可还有很多人能过的很舒服。摸着自己的肚子,大概自己就是要饿死的哪一种。路过落红院的时候,里面的小姐姐依然在努力的赚着钱,这等敬业精神让王晨有点自愧不如。将来一定要给她们找更敬业的生活……

  还是昨天的地方,王晨准备再去诈骗一波。店小二看到王晨进来连忙高喊:“老爷来了,快请进……”弓腰弯背表示着王晨这一阶层的荣光。

  王晨很自觉的接受了别人的尊敬,虽然自己不是官可也差不多了。虽然自己混的差,可怎么说也是有铁饭碗的。傲娇的穷举人再次来到了满月楼,管事马大忍不住擦了擦汗连忙走了过来。

  “老爷今天吃点什么?今天刚来的鱼要不要蒸一条?”昨日王晨那一个绝对一经贴出,整个县城都有点轰动了。虽然说这里只是成都下面的一个小县城,可文人这个东西从来都不会少。古代没有什么娱乐的项目,那个骚客昨日在那嗨皮都会流传出去好久。

  王晨摆好架子敲着桌子说道:“要……顺便把你们主事的喊来。”

  话音出口马大那肥胖的身子都有点颤抖,昨日王晨来了都不干好事,今日又来该不会是要拆他们的台吧?伸出肥胖的手指擦了擦额头忍不住问道:“老爷是有什么事吗?”

  王晨瞄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让你去就去,那来的唧唧歪歪这么多的废话。”

  看着胖子敏捷的朝着楼上走去,王晨美滋滋的喝着茶。马大来到楼上的时候,李达正在一边拿着账本给小姐过目呢。他小声的说道:“小姐……老爷他又来了!”

  叶晓莲放下手中的账本嗤笑到:“这个呆子肯定是来吃饭的,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说起来王晨虽然呆了一点,读书读傻了一点,喜欢那个小头牌一点,似乎也没有什么坏处?果然古代的女人真的是好典范,自己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去了。昨日回去的时候,老爹还发了脾气。无论怎么说王晨也是个举人老爷,那可是碰到县官都能平起平坐的人。

  自己不过是一个商人的女儿,当初能嫁给这个呆瓜还是运气使然,不是他家穷苦的话,保不准就让那家给弄走了。身为本地的首富,这点能力还是有的。

  “小姐,老爷他说要找管事……”马大擦了擦手。

  叶晓莲意外的问道:“怎么又找管事?他这人清高了一点,从来不喜欢和我们商人打交道,昨日估计是饿的没办法了,怎么今日又来了?莫不是我走了之后,他突然脑瓜开窍了?”小萝莉支着小下巴,小脑袋有点不够用了。

  一边的管事李达小声的说道:“小姐,要不我下去问问老爷有啥事?”人家小俩口闹别扭,他们这种下人还是要注意一下分寸。只要没有休书,王晨始终是他们的老爷。

  叶晓莲点头说道:“麻烦你了李叔,看看呆子他又打算干什么坏事了……”女孩忍不住朝着下面看去,那个呆子还不找自己回家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