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懒散侯爷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三章 洞房花烛?

懒散侯爷 楼阁中的小胖 2026 2019.04.16 12:11

  走到门边,陈旭伸手就要推门,只是手抬起又放了下来,转身离去。

  守在门外的丫鬟愕然的看着离去的陈旭有些不明所以。

  “老爷,您这是?”一个丫鬟急步追上陈旭问道。

  “我去如厕!”

  陈旭丢下一句话,身影不停的走远了,丫鬟憋红了脸站在原地,久久无语。

  这么羞耻的话,老爷居然说着这么自然大方。

  陈旭确实去放水,但是放了水后,并没有去新房,而是转身走向西厢房。

  没有敲门便推门而入。

  房内,楚莜蝉愣愣的坐在桌子旁,桌上还摆放着餐食,小夏也在旁边站着。

  听到动静,二女转头看到陈旭。

  楚莜蝉眼中闪过惊喜,不过接着就挑起了眉头。

  “夫君怎么来这边了?快回去,别冷了新妇。”

  陈旭没有说话,径直走到楚莜蝉身边坐下,伸手摸了摸碗盘,瞬间皱起眉头。

  “都凉了,怎么不吃饭?”

  楚莜蝉张张嘴,眼睛红红的看着陈旭,一时不知说什么。

  这时小夏凑过来,一脸焦急的说道:“老爷,夫人午时就没吃饭,您快劝劝夫人吧。”

  “小夏,要你多嘴。”楚莜蝉轻呵了一声。

  小夏顿时噘着嘴将头转向一边。

  “哎,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怎么行,你肚子里可还有一个小馋猫呢。”

  陈旭哪里能不知道楚莜蝉是为什么,一屋子的醋味!

  “夫君,我......”

  “好了,听话,饭还是要吃的。”

  “我吃不下。”

  “吃不下也要吃,眼看小家伙就要出世了,一定不能亏了身子。”

  “夫君,我知道了。”楚莜蝉低下头,声音有些低沉,“夫君且去吧,别让新妇等久了,妾身一会儿就吃。”

  陈旭摇摇头,拒绝道:“不行,你吃了饭我再走。”又转向小夏道:“去给蝉儿准备饭食。”

  小夏顿时笑颜逐开,“婢子这就去热了饭菜。”

  “不,这些饭食凉了不吃了,不新鲜,去重新准备。”

  “夫君,不用这么麻烦的,妾身就吃这个就行。”

  “不行,听我的。”

  陈旭难得的在楚莜蝉面前强势,楚莜蝉只能应了,从表情看出,还有丝丝欣喜。

  不过,陈旭这时候来楚莜蝉这里并不是什么好事,他清楚的知道,这样做只会让沈晴对楚莜蝉心生不满。

  但是,他觉得沈晴应该能深明大义,毕竟楚莜蝉现在临盆在即,陈旭多些关系,也应该是能被理解的。

  半个时辰后,陈旭看这个楚莜蝉吃了饭,并扶着她躺在床上,吩咐小夏寸步不离的守着,这才离去。

  夜已深,陈旭又回到了新房前,一众丫鬟婆子还守在这里。

  只是眼神多有异动,显然,陈旭刚刚去了哪里,都已经知道了。

  大院没有秘密!

  “都退下吧。”陈旭挥挥手,便推门而入。

  进入屋内,顿时楞在那里,只见沈晴与玲珑二人四仰八叉的,一个躺在床上,一个躺在地上,呼呼的大睡,桌上还有几个空酒瓶,其中一个未喝完的酒瓶倒在桌上,酒水自里面流出来,递到地上。

  显然,二女都喝多了。

  节奏不对啊。

  不应该是新妇安安静静的,带着盖头,一脸娇羞的坐在床边等候新郎吗?

  这......

  最后,陈旭无奈的叹了口气!

  果然是南都女侠。

  走到床边,看着脸上红红的沈晴,摇摇头,俯身将她摆正,又将地上的玲珑抱到床上,给二女盖上被子,便坐在桌边,扶起酒坛,自顾的喝了起来。

  洞房花烛夜,真是难忘!

  但是现在再想出去,那就真的有闲话了。

  一夜无话!

  清晨!

  “咳咳,水,玲珑给我取水来。”

  直到这时,陈旭才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窗外,天已大亮。

  端着茶碗来到床前,递给坐起来正在朦胧的揉眼睛的沈晴。

  沈晴接过两口喝完,正要送还茶碗时,整个人一怔,接着就转头看向陈旭。

  “你...你...你...我,我我......”

  “好了,先起来吧,一会儿下人们就该来敲门了。”陈旭说完就又回到桌旁坐下。

  沈晴顿时红了脸,掀开被子,看到自己还穿着新服,又看看旁边还在呼呼大睡的玲珑,一时羞愤难耐。

  “玲珑,快些起来。”沈晴没好气的推了推玲珑。

  结果可想而知。

  二女就跟做错事的小学生般站在陈旭面前,低着头,一副认错的样子。

  “陈公子,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就......”

  这时玲珑抢话道:“是婢子的错,是婢子要跟小姐喝酒的,姑爷可千万不要怪罪小姐。”

  “呵呵。”陈旭没有理会玲珑,看着沈晴道:“昨晚的事且不提,不过你的称呼好像有些问题。”

  “称呼?”沈晴疑惑的看着他,接着就红了脸,低着头,小声道:“夫君。”

  陈旭看着二女局促的样子,颇感有趣。

  “好了,你们都赶紧收拾下,别被下人们看笑话,玲珑先出去吧。”

  玲珑这时也是大红脸,她忽然想到自己在小姐的婚房待了一宿,说不定现在整个府都误会她了。

  玲珑出去后,陈旭看着沈晴,想了下说道:“昨晚散席后,我去看了蝉儿,希望你别建议,她快临盆了。”

  有些事,还是早说的好。

  沈晴刚经历了尴尬,哪里会有其他心思,连忙摆手道:“不会,不会,姐姐待产,夫君去看望,这是应有之义。”

  “呵呵,你不生气就好,好了,你收拾下吧。”说着陈旭就起身走了出去。

  陈旭是笑着走出去的,沈晴果然深明大义,他很满意。

  但就在陈旭刚刚走出门时,就看到小夏急火火的跑了过来。

  “老爷,老爷,蝉夫人要生了。”

  “要生了?”陈旭一愣,接着神情大变,急忙跑向西厢房,“去请稳婆了吗?”

  “老爷,稳婆已经在接生了。”

  小夏一边跟着陈旭跑,一边暗自奇怪,老爷不是早就将稳婆接到府内了吗?还问的这么奇怪。

  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平和的早晨,只是楚莜蝉忽然生产,整个陈府顿时热闹起来,丫鬟婆子跑进跑出,忙碌不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