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都不容易

  就在我挡在门口与他僵持着不知道该不该让他进门之时,还好他身后被他身形遮住了的老婆及时出现,热情的跟我套近乎,还问我准备将东西安装在那屋。

  当时的我已经被她老公的外貌吓住了,再看到她衣不合身身形瘦小面无血色,我更加确定了这个安装师傅是个家暴男!不然他老婆也不会被他虐待的这么瘦小。

  明知道个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脑补,但我就是莫名的开始同情安装工的妻子,遇人不淑孤身养家的人设又被我在脑海中立了起来。

  见我迟迟不说话回应对方,我老公已经对我有病这事见怪不怪了,主动拉我衣服一下,避开我跟对方搭话,不仅说了往那安,还给她丈夫递上了烟。

  我都看呆了,平时觉得我老公是那种温温柔柔的人,没想到今天的他特别飒,面对那么粗犷的男人居然能做到一点也不打怵,甚至还能跟对方正常交流,并没有被安装工骂骂咧咧的口头禅吓退,我居然还觉得他从气势上反压了对方一头。

  待安装工开始准备工具向房顶上吊空调外机时,我悄悄走到老公身旁问道:

  “哥哥,你不怕他吗?”

  “这有啥,都是人,他就是长得凶了点罢了,人家也得生活养家,你要因为害怕不用他了,那和你写的那些以貌取人的跳梁小丑们有什么区别。”

  “成,你觉悟高,到头来还是我错了。”

  被老公教育一顿后,我也不敢再乱脑补了,怕自己真瞎想出点什么来影响心情。

  我退到一旁看着安装工将东西吊上房顶,他和他老婆一个在房顶一个在院子里,默契的配合不断调试着位置确定最后的安装点。

  能开始安装时已经快中午了,我公公按规矩给他们准备了午饭,刚按完空调外机,安装工就直爽的上桌,吃喝起来,而他的老婆却在一旁小口小口的扒着米饭,一碗饭吃了一壶水烧开的时间还有半碗,那饭量小到让我惊愕。

  中途水烧开的时候,我去提水给他们倒茶,路过安装工身后的时候,最让我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安装工背后是一幅彩色花背纹身?

  我之所以会如此惊讶,因为我住的地方属于城乡结部,很多人的观念还很守旧,所以找遍全城都找不出一家纹身的店铺,周围人里也都没见过有纹身的,纹身这事一直都是只有我在手机上刷视频才能看到的存在,如今在现实中见到了如此巨幅的一整背纹身,我当时的心情是又害怕又激动还有点想摸一下。

  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盯着纹身看了足有半分钟后,脱口而出:

  “纹一背花花,纹的时候疼吗?”

  我这话一听就像是脑袋缺根弦的,老公就算再包容我,也被我吓到了,拉着我胳膊就让我坐回到桌子旁了,但安装工却丝毫不介意,非常豪爽的说着:

  “疼啥?跟蚊子叮了几晚上一样,没啥感觉。”

  “怎么可能没感觉,分三次纹完的,你纹一次后背肿三天,你趴床上睡不着的时候都忘了吗?”

  我还跟听奇闻异事一样,惊叹安装工的勇猛,一旁原本在安静吃饭的安装工妻子突然发火,她吼安装工的声音有些大,根本不像是她那一米五几的小小身躯内能发出来的。

  安装工接着就变脸了,骂骂咧咧的指责自己老婆多管闲事,还说什么男人在外面最讲究脸面了,在家里怎么闹都行,外面必须听他的,还要给他留面。

  安装工老婆也像是忍到了极限,当着我们两口子的面吵着跟安装工翻起旧账来。

  虽然我不是有意偷听的,但他们是光明正大吵的,想听不到都难。

  安装工以前是个小老板干KTV的,他可是从十七岁技校毕业就去给人家看场子了当保安了,那属于从底层一步一步爬上去的,他老婆就是他技校同学,学的美容美发,安装工怕她的专业就业不安全,从毕业后就没再让她干过活,完全当金丝雀养着。

  他们以前的店最牛B的时候月入二百万,但因为疫情买卖黄了,两个人欠债五百多万,就这样,安装工看场子时养成的脾气没改,不仅自己挥霍还是要面子不让老婆出去工作,岳父看不下去了,给女儿安排了食堂的工作。

  安装工当时就觉得面子被驳了,自己老婆自己怎么可能养不起,他当天就去食堂闹了,闹着让她老婆辞职。

  问题是那食堂是有编制的那种地方的食堂,他去闹这一场,老婆是辞职了,他也被拘留了三个月,半年前出来后,他又尝试了干各种职业全失败了,最近才借了套工具开始干安装工的,他们都落魄到快吃不上饭,两个孩子的学费全靠亲戚朋友支援的份上了,安装工还不让老婆出去工作。

  那架势完全就是,自己去那就要把老婆带到哪里去,她看自己工作行,她去工作不行!

  安装工两口子还在吵,我老公已经因为他们吵的内容太过精彩,气到用眼神直剜勾我了。

  “我真不是故意的,两口子吵架我也不好上去劝,不然你去?”

  我自己也是心虚,看到老公的眼神后马上低下头侧头小声的跟他道歉,并把责任推给他。

  老公一脸无奈的看着我,他也知道我对什么都好奇,今天这事本来也不全怪我,是他们两个本来就有矛盾,而我只是成了点火的那个。

  “你也知道两口子吵架不能劝啊!你不去,我去像什么样子?现在成两口子吵成这样,你素材是够了,他们尬这了,谁给咱们按太阳能。”

  “不然……让伯伯去劝?毕竟是老人,他们不会太过分的。”

  “那还不如我去劝!让我爹去亏你想的出来!万一他们一个推搡,我爹腿里的钢板再出点问题,咱们这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老公也是怕他爹有危险,毕竟安装工的体格在这摆着呢,随便推搡一下就危险了,但他被我的提议整急眼了,原本压低着声音跟我说话,突然就抬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