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一家奇葩

  果不其然,在我们又一次沟通失败后,父子两个又再次徒步前进了,不过这次根据他们传来的照片,两个人去的地方稍微正常了一点:

  一片整齐排列种植的速成树林

  淼宝躺在护林员休息的吊床上,开心的冲镜头比着耶,乍一看还有那么点可爱,像父子两个一起去森林来了场度假。

  为了缓和关系,我只能像一点也没生过气一样,发消息询问着他们的去向:

  ‘你们走挺快,这是到花家了?怎么没去花圃里玩,买盆茉莉回来也行啊,苗圃里光秃秃的没啥意思’

  ‘看林子的是我小学同学,见到了,坐这聊了会,他老板欠银行贷款,钱全砸林子里了,疫情又让树滞留了。

  最后成了恶性循环,树卖不出去,没钱还贷,为还贷借钱养地养家人,银行好说,高利贷信用卡滚了六百多万了,一个想不开人挂树上了,舍下家里七八口人,还把贷款保人给坑了,我同学为了要回欠了三个月的工资只能继续上班,等事情处理完’

  隔了有一会我老公才给我回复的,但看完回复,我又气的恨不得抽他,就算已经处理完了,那也是曾经人挂过树上的地方,这种地方他怎么还敢带孩子去?

  真就是一点常识也没有了,碰到这种事情正常人不都应该是能躲多远躲多远吗?难不成他还准备接济点钱给小学同学?

  ‘你真是人才!赶紧带着孩子离开!这话别让我再说第二遍!你们就算要徒步也给我徒步去点正常的地方!’

  我的怒火再次锤在了棉花上,他依旧我行我素,完全没有要搭理我的意思。

  我只能继续催我公公快点去接他们父子,不然我老公很容易就干出让我理解不了的事情!

  这次我给公公打电话问他人到那里了,得到的回答更离谱了,他阻止家住路边的小孩去马路上捡皮球,自己被小孩家狗咬了,小孩的父母要带他去村里防疫站打狂犬疫苗。

  我听完这个理由后愣了足有半分钟,老公带着孩子各种不靠谱的地方逛着,完全不顾及那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公公就光管别人家的事,自己家的事是一点也没帮上忙;我呢?我除了会发火自己跟自己生气,别的什么也没改变,我们真是一家子奇葩!

  唉,无论多奇葩,都要勇敢面对,再不面对,只会更加奇葩到没边了!

  “伯伯,你被狗咬到那里了?伤口大不大?用不用我打车过去看看?”

  “不用你过来,狗牙划破点手背,刚蹭破点皮,不去打针都行,要不是这家男老的以前是村里的赤脚医生,见过狂犬病有多厉害,我擦擦血走了都没事。”

  “算了,你也别去接他们父子了,把电话给狗主人,你先去打了狂犬疫苗再说。”

  事到如今,我也不指望公公能去接他们了,只希望他人没事就好;跟狗主人交涉了一会,知道了伤口不大,也放心他们带我公公去打针,挂了电话后又得给我老公通报一下,公公被狗咬了。

  但电话打过去,先是无人接听,再打就变正忙请稍后再拨了。

  我只能发短信告诉他:‘你爹手背上被狗牙划了个一厘米左右小口子,去防疫站打针了’

  老公依然没有回我消息,我只能开启夺命连环呼模式,疯狂打电话,甚至还因为他不接电话,我又发了一些在现在看来有些过激的话:

  ‘这是不是你爹,你爹被狗咬了,我都比你急,你怎么能一点反应也没有呢?’

  ‘知道我打电话,就算挂断也不回,你心里还有没我!别以为你说你辞职了,你就可以度假了,家里房贷生活费,孩子学费老人养老,少一分你都别想安生了!’

  现在不论我是好好沟通,还是无理取闹,哪怕是怒火中烧撕破脸皮,我家这男人该不理我就是不理我!

  现实就是这么不可理喻,你想找人吵架的时候,对方就是不理你,空让你一腔怒火无处宣泄,自己和自己生闷气。

  终于在我生气了半个多小时后,连我公公那边都打来了报平安电话,告诉我他打完针已经没事了,这就去接他们爷俩回家。

  而我老公却迟迟不回消息,仿佛和孩子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气过了,闹过了,我被迫冷静下来了,再次尝试跟他沟通:

  ‘你爹没事了,已经打完针了,你和孩子到底去那里了!还能在路上突然失踪了不成!’

  ‘手机掉登记处那里了,我刚发现,你找我什么事?怎么撤回了那么多消息?又骂我了?’

  ‘我敢骂你吗?你现在多大爷,领着孩子说走就走了!我撤回了的肯定是不能给你看的,你管我撤回什么了呢。

  你们这段时间到底去那里了?’

  ‘喏,骑牛去了,这是黑牛养殖基地。’

  回复后面跟着一张照片,淼宝骑在牛背上,开心的不得了,旁边还有工作人员帮他牵牛,那小黑牛犊子比淼宝高出二厘米左右,看着还挺温顺的,这活动应该很安全。

  看着照片我还有那么一丝丝眼馋,突然也想自己去骑牛了,但心里依然堵着口气不想说软话,因此便阴阳怪气的回复了一句:

  ‘好好玩!记得回家就好!这可是当地旅游的支柱产业,不便宜吧?’

  ‘牵牛的是我舅他连襟,亲里亲戚的没收钱。’

  ‘连襟?那是啥?’

  ‘我舅妈的小妹夫,能明白吗?’

  ‘能,合着一路上全你家熟人,就你亲戚多!行,你们继续徒步旅行,我再管你一下!我是你孙子!’

  我白担心半天,甚至想到了他们父子两个可能会碰到的各种危险,结果他们什么事也不可能发生,全是自己杞人忧天罢了。

  扔下手机,我也跟赌气一样,不接他电话,不回他消息,也想让他担心一下我。

  但我忍了还没半个小时,他们父子两个传来的新照片,就让我把持不住了!

  那是一大片农作物采摘园,淼宝抱着个大西瓜,艰难的前进着,很明显能看出,西瓜再沉,也挡不住他采摘西瓜的开心劲。

  ‘农家乐,我姑父他姐夫的同学开的,我姑来这打临时工,负责称重游客采摘下来的果蔬多少斤,他们再去农家乐里面结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