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我到家了

  看着老公的留言,我瞬间就后悔了,我为什么没跟着去,亲里亲戚的摘点东西能要多少钱啊,这地方完全可以当素材写书里去了。

  我这个悔啊,要是我跟去了,无论是把菜带回来吃,还是让农家乐帮忙做点菜吃,这都是不错的娱乐活动。

  随后老公又发来了几张,孩子抓鸡捞鱼的照片,我彻底羡慕了,这才是世外桃源,也许老公在这里放松一下就不想着辞职了,说不定明天就去上班了,今天的一切就当没发生,最多辛苦辛苦儿子陪同一下他这个不靠谱的爹多走两步了。

  我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打出来的话依旧有些阴阳怪气:

  ‘你都辞职了,见了你姑不尴尬吗?你这工作可是她介绍给你的,你就算辞职了也得给她个说法吧’

  我本意是想让他姑劝劝我老公再去上班,结果打出来的话连我自己都觉得像势利眼。

  ‘不用你管’

  短短的四字回复,又让我陷入了自责的状态中,我怎么就不能有话好好说呢,把自己焦躁的情绪告诉他,再让他给自己一个承诺不就好了,现在又闹僵了。

  我们彼此心照不宣的没有再回复对方任何话,他继续带着儿子徒步行进,我继续码字写书,妄图用自己编的虚幻故事转移注意力,不让自己再那么焦虑。

  我大概又写了一千五百字左右的时候,他终于憋不住又给我发了张照片:

  照片上淼宝坐在个躺椅上,怀里抱着个折叠椅。

  底下的留言是:

  ‘你平时写字不是说坐久了腰疼吗?选个椅子吧,反正你用手机写,大躺椅还是折叠靠椅,大的是竹子的,买就要送货上门了,小的是布条串的,我一只手就能给你提回去。’

  ‘这又是你亲戚家的生意?’

  我看着椅子对那个大椅子确实有那么一点心动,躺在上面再泡壶茶,当午后休闲的睡椅那真是太享受了。

  ‘我家怎么可能有这么个亲戚,人家做海外出口的,这马扎场里的马扎通过网店都出国了!

  大的五百八,小的三百五,选一个吧!’

  知道是海外出口货再看到价格,我自卑了,这丫的怎么不去抢!

  我接着就被吓到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不买,这椅子是黄金外面镀竹子吗?怎么这么贵?你要敢买,我立马就不写了,咱们一起喝西北风!”

  “不买就不买你急什么,再这样沉不住气我就买了,买回去给我爹用。”

  “行,你真孝顺,买不要紧,买了下午就去上班,你要同意就随便买!”

  “我不去上班也要买!工作七八年了,连随心所欲的买点东西都不行了吗?不就五百多吗?你写半个月就出来了。”

  “你说的是人话吗?为了故意气我,你真是什么话都能说出口了!”

  我又被气到撩电话了,挂了电话又给我公公打了过去:

  “伯伯,你到底到哪里去了?再不拦着点哥哥要败家了!”

  “我都跑一半了,村里家具厂开工,我回去帮忙拉锯末了,一趟八十块钱呢,我在那盯住了,一下能捞二三百呢,你别管他们了,他自己有数,孩子真累了他背也能背回来的。”

  都不给我留下反应的时间,电话就被挂断了,我已经笑不出来了,一家人就没有一个靠谱的,他要真赌气把椅子买了,我公公干三天能把椅子钱赚回来吗?

  唉,解铃还需系铃人,我还是得低三下四的去跟他沟通,不然这五百多块钱又是一笔大开支。

  当我想妥协的时候,他却不给我妥协的机会,不仅再次切断和我之间的一切联系,还把电话关机了!

  整整一个下午我都没有联系上他们父子,我又开始担心了,担心他们路遇不测,或者孩子被带走,他无颜再见我了,等等……

  我想了很多坏的结果,想着想着哭了,哭着哭着睡着了,再睁眼已经是黄昏了,我又试着给老公打去了电话,这次通了。

  电话接通的一瞬间,我又有点想哭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有些哽咽的我怕开口就会哭出来,憋着没有先出声,反而是电话另一端的他,轻飘飘的来了一句:

  “我到家了!”

  “哦。”

  我还在忍哭,心里真的想骂他,你都失联一下午了,一点解释也没有,只给我四个字,真的是太冷淡了。

  “我们正常走了三个半个小时,还挺快的,儿子累睡着了,晚上你自己做点饭吃吧。”

  “哦,你们吃午饭了吗?”

  “这都该吃晚饭了!中午在农家乐吃的,我姑请客。”

  “我没吃……”

  “路上手机没电了。”

  “哦。”

  “怎么哭了?”

  “饿的……”

  “那快去吃啊!难不成还让我再走回去给你做饭?”

  “你是真的要辞职了吗?”

  “嗯。”

  “我下午做梦了……”

  “梦到什么了?我们走丢了?”

  “不,咱们举家一起沿街要饭去了,跟流浪狗为了个臭鸡腿打架,我害怕了……”

  我原生家庭给我带来的伤很深,我零八年就出来工作了,年纪小不能签合同,只能领现金,工资被各种克扣而又不懂得维权的我,从那几年熬出来后,对钱有种病态的偏执,只要钱在不断增加我就会开心,一旦知道钱可能会减少我就会焦虑,这种病态的情绪让我不允许自己的生活出现任何不安定因素,老公辞职对我来说更是炸雷级不安全,这会让我坐吃山空,终被耗尽所有存款。

  所以睡了一觉后,我非常想好好聊聊,试着让他明白我在焦虑什么。

  但我老公的回答却根本没有给我丝毫安全感:

  “梦是相反的,等咱们真的举家要饭时你再哭,现在哭早了!快点去做饭,吃饱了才有力气写书,不然我白把孩子领走,给你创造无声的写作环境了。”

  “行,我写,你给我透句实底,你辞职后准备干什么?”

  “收拾老家房子,带孩子,种地,带你回来养老!”

  “你太不负责任了!”

  他的计划太可怕了,那和躺平有什么区别!日出而耕日落而息,周围全是动物,孩子没有未来,我不想过那种生活,他也别想过!两个人就算被困也要被困在这钢筋水泥灌注的牢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