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徒步路漫漫

  “你还知道那里是公墓啊!就算现在是白天!你看着后面那一排东西你不觉得瘆得慌吗?”

  我还在气头上,已经到到了口无遮拦的地步了,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后还是追着他不依不饶。

  此时我老公哪怕回我句:‘我只是看着花好看,这就离开。’我也不至于继续发飙,我发火的三四分钟里,他全程一句话也没说,我的怒火完全就是打在了棉花上。

  待我吼累了,端起杯子喝水的空档,他这才开口问我:

  “人可能一辈子都不死了吗?”

  “他肯定是不可能!但我生气的点不是那里是墓地!墓地没有错,错的是你把个五岁孩子领过去了!你不知道我写的题材是灵异吗?我越忌讳那种事情你怎么越犯呢?你忘了去年清明孩子跟你去坟地里跑了一圈回来就发烧了吗?42度6烧了一晚上的事你全忘是吧!”

  “男孩子那有那么多忌讳,怕这怕那的,你这不是在养孩子,是在养笼中鸟,放过孩子,我去给你买一只真的鸟来养好不好?”

  又是被怼到哑口无言的结束,我实在吵不过他了,匆匆挂断电话选择冷处理。

  那片玫瑰园原本一点也不‘危险’,只是一片郊区村头前的荒地,是后来火葬场从市里外迁,附近村里为了增加经济收入,主动让出一块地来建火葬场。

  那片荒地也就被征用成了坟地,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人都是靠树殡葬行业发家的,墓地刚盖起来的时候一块地能卖到七八万块钱呢。

  后来不让大办丧事,不让弘扬与封建迷信有关的东西,这才压下了墓价断了几个村子的财路。

  村子里的人一看钱没赚到地还没了,出地的人也只是补偿了一笔一次性赔偿金;觉得利益受损的人立刻就组织起来抗议,村口不能建墓地,晦气的影响了村内财运。

  随后墓地被一分为二,与村口相对的地被改成了玫瑰园,结果玫瑰养不活,里面种的全是月季,用卖鲜花代替卖纸钱,既不会焚烧污染环境,还又开辟了新财路,以花祷亡人。

  挂了电话后一琢磨玫瑰园的来历,我又觉得自己刚才吵架有点无理取闹了,虽说玫瑰园是块好地,但它后面的墓地看着渗人,我也只是为了保护孩子,老公不服软自然就吵了起来。

  只是挂断电话后回过味来的我,又担心他会带着孩子做出更加危险的事情,真来一出坟头蹦或者游览火葬场解说人是怎么被装盒里带走的那就麻烦了!

  为此我赶紧给我公公打电话,电话一接通就迫不及待的询问他到哪里了:

  “伯伯,你开车到哪里了?哥哥带着孩子进坟地了,你再不去接他们,他们一会还不知道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呢!”

  “去就去呗,村里孩子有几个小时候没去过坟地的,咱家地旁边还有两座坟呢。

  我已经在路上了,碰上个卖西瓜的,打下来的小西瓜一毛钱一个还挺大呢,我买几个就去接他们,这小瓜没熟透但挺甜,给你们也捎几个过去不?”

  “不用了,没熟的西瓜我又不是没吃过,反正不好吃,别太贪便宜了,你少买几个尝尝鲜就行,今年的新西瓜马上就下来了,这些肯定是大棚里刷下来的,不能贪心!你买完了快点去接他们父子吧。”

  公公答应的我很好,说他买完西瓜就去接人,但我坐沙发上都码了将近一千多字了,不仅没收到我公公接到他们父子的消息,还收到了我老公发来的漫步照片,这次他带着孩子去了红色博物馆。

  淼宝就站在展柜旁边,学照片里的老红军敬军礼。

  随着照片来的还有一段音频,是淼宝自己说的:

  “妈妈,我长大了要当兵!穿草鞋!”

  面对淼宝的这种愿望,我没想好如何回复只能用沉默应对,孩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以后会干什么谁也说不准,也许他真的会去当兵,我现在的阻拦反而会埋下隐患,万一淼宝成功了,那我岂不成了目光短浅?

  为了不让孩子再给我制造如此难以选择的问题,我只能继续给我公公打电话问他在哪里,怎么还没接上他们父子。

  公公的回答依旧是在忙别的,他在路上看到有卖染色小鸡的,想买两只给孩子玩,对方装鸡仔的笼子变形了,他帮卖小鸡的修复鸡笼呢,晚点一定过去接他们父子。

  这应该是我今年听到过的最离谱的理由,买小鸡的帮卖小鸡的修鸡笼?原来我老公的随性为之是跟他爹学的啊!

  既然都去帮忙修鸡笼了,我再接受不了也只能为了家庭和谐,口是心非的说着:

  “修吧,修一个能装小鸡就行,修完了一定要去接他们,行吗?”

  公公又是满口答应着一定去,结果十多分钟后我又收到了父子两个徒步慢行的照片。

  这次他们可有出息了,直接去看守所了!

  是的你没有看错,是去看守所了,孩子要吃饼干,路上有卖饼干的地方,只有看守所门口的小超市。

  我老公带孩子去买饼干就算了,为了鼓励孩子当兵的愿望,两个人专门跟看守所门口换岗的卫兵商量了一下,三个人合影了一张照片,背景就是看守所门口!

  在我的印象里,只有做错了事,走错了路的人才会跟看守所扯上关系,就算是跟对方商量过了这也影响他们的守卫工作,就问还有谁能这么吃饱了撑的领着孩子去看守所?

  谁能理解我当时有多崩溃,我只想快点找到我老公给他一巴掌,让他离孩子远远的,别去这种稀奇古怪的地方了!他就算压力大不想工作了,也不能带着孩子一起为所欲为!

  从震惊到羞愧再到愤怒,我越想越气,一怒之下再次打电话给我老公:

  “你是不是没完了,就算要步行回家,你能干点正常的事情吗?”

  “我怎么不正常了?我这是在给孩子实景科普,生活有无数种可能!”

  “你靠谱?你靠谱就不会带孩子去坟地去看守所!你们现在哪里也别去了,就在路边等着,等着你爹去接你回家!”

  愤怒又让我再次大脑短路到挂了电话,挂电话这招也只能是我自己气自己冲动行为,对他根本没用,因为我老公根本不可能是乖乖听我话的人。

  

举报

作者感言

上善又水

上善又水

【又水有话说】   有些事真的不信不行,不是宣扬什么,我孩子当时突然发烧,吓的我一晚上没敢合眼,第二天早上门诊开门了,他也退烧了,就是这么邪乎。

2021-07-23 07:2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