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这叫什么事

  “我小时候去北京动过手术这事你是知道的。”

  “嗯,我知道。”

  “我家穷到认识你之前一直没翻身。”

  “嗯,知道知道,你都三十二了,相一个跑一个,不是嫌你家房子破就是嫌你家礼给的轻,请说重点,这事跟你二叔有什么关系?你家穷还怪你二叔顺东西顺的了?”

  我之所以能说出这话,就是因为以前我被老公的二叔吓到过。

  我婆婆过世时要摆席待客,我娘家那边摆席都是下饭店开几桌订几桌,但老公这边要租桌租碗筷什么,我当时不懂以为是家里穷的没碗筷见人。

  我算着出席的人也不多,就花钱买了六套碗筷盘那种套餐,到货后我老公才说不能用,我想着整套批发的瑕疵品也没多少钱,便没退放到碗柜里想自家人用。

  我婆婆六月底去世的,买了碗盘就没动,到了年底煮饺子的时候,我看到家里盘子都是八十年代那种花色还带缺口的老旧磁盘。

  我以为是公公不舍得用新盘子,当时就生气了,还教育公公:

  “买了就用,你留柜子里是能下小崽咋滴,明天我就把这些旧盘子全摔了,过年听个响岁岁平安。”

  公公支支吾吾的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我自己去碗柜里一看,好家伙六套就剩四个半套了,大点的菜盘面碗全没了,剩下的只有米饭碗和筷子还有蘸料蘸碟什么的不实用的餐具。

  我第一反应是家里闹贼了,公公怕我们担心才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碗碟啥的乃身外之物,老人没事就好,但转念一想不对啊,谁偷东西不偷钱偷碗碟啊,还偷实用的那种。

  还是我老公‘见多识广’,非常淡定的用破盘子乘着饺子,看似无意的搭腔一句:

  “别找了,先过来吃饭,应该是被二叔借去了,过几天就还了。”

  我当时真以为是借过去用用,第二年还是烂盘子装饺子,这才意识到不是借,是光明正大的拿!

  因为这一年的时间里我给公公买什么不出一个星期就到二叔家里去了,后来我也逐渐学精了,与其为了他二叔‘光明正大’的去自己哥哥家拿东西而生气,还不如买东西时多给他捎一份,省下他惦记我公公家的东西。

  只是就算我什么事都想着二叔,二叔拿东西也像拿顺手了一样,一套杯子六个能有四个都在他家里,刚从新棉花絮好的新被子,晚回老家拿一天,就会有一床去了二叔儿子家里。

  为此我都麻木了,心里也知道老公二叔是爱贪小便宜的人了,家里也不是很缺那一样东西,能不要的就送他了,实在是用的着的东西,我也是会带着孩子再去拿回来的。

  今天老公专门提起这事来了,让我隐约觉得这事应该没我想的这么简单,我让他快点说重点少点铺垫,等着老公跟我坦白他家与二叔家之间究竟有什么问题!

  老公又迟疑了一会,叹了口气,这才告诉我重点:

  “我家欠二叔家五万块钱。”

  在听到真实情况后,我大脑瞬间宕机,五万?五万!我的车彻底飞了!

  不对!

  我给了他二叔多少钱来着?三万二吧?那还差一万八!

  不对!

  他从我家拿了多少东西了,这能算钱不?零碎着能折出几千块来不?

  不对!

  二叔从他家里拿东西那是正拿啊,谁家债主借人钱二十多年不得收点利息啊,人家只不过是把钱折合成了东西罢了。

  完了,我的存款更少了,原本以为能养老公到年底,现在能养到下一季就不错了!

  还不对啊,这属于婚前欠款,我为啥要这么着急?不应该是老公自己着急吗?

  但我们结婚了,虽然他对我隐瞒了婚前债务,但我真的可以不管他吗?

  我犹豫了,我居然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件事情。

  就在我沉默着在脑内不断上演自我否决的时候,老公迟迟等不到我的回复,他忍不住开了:

  “我知道以你爱财如命的性格现在很难接受,我本来想偷偷的自己把钱还完再告诉你的,其实以前每个月给我爹的生活费都是给我二叔还债用了,每年卖棒子麦子的钱我也没让你要,全是为了给二叔……”

  “咱们结婚五年了,一年一万也该还完了,更何况还有那三万多的车钱。”

  凭着我对钱敏感的识别能力,立刻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的话,他要不说那些钱的用途还好,连赡养费都是用来还债了?他家真行啊!

  赡养费外加十亩地的收入等等……五年来各项收入算吧算吧早够五万了吧,他绝对不可能还欠着了!

  “这就是你不听我做铺垫的后果了,我话都没说完你就打断我,现在算不过来了吧。”

  “亲,现在骗婚瞒债的人是你!趁我没发火骂街前,你最好把每一笔账给我一!分!一!分!的!算!明!白!否则我现在就会带着孩子回去,你别想再见到我们了。”

  听着老公想缓和气氛蒙混过关的声音,我心里的火气就开始到处乱窜着难受,咬牙切齿的让他重新组织用词,好好跟我报账,当年他可是一分彩礼钱也没花就让我带着孩子和他私奔了,如今他才告诉我有外债,这叫什么事,就算再通情达理的人谁能接受的了,自己辛辛苦苦存的钱全是在给别人做嫁衣!这个渣男!气煞我也!

  “我生病时全村人凑了一万,我奶奶把她替我二叔存的五万老婆本全拿出来了,我姑放弃了北京的相亲对相,回来跟姑父家要了三万彩礼,她嫁过去钱用来给我治病,这才把我从鬼门关救过来。”

  “等下……一加五加三这就九万了,你家里从那个时候起就没钱吗?如此算算得二十多年前了,那个时候得九几年左右?还没到两千年最厉害不就是万元户年代吗?你二叔都能存五万老婆本了,你家能没钱?”

  我觉得我被老公忽悠了,九几年看什么病要九万块钱?换肾吗?那个好像更贵,他身上的伤口也不对,那个时候钱多硬实,九万多就算去北京治的,在伤口处植层皮都够了,至于现在伤口那么吓人吗?里面绝对有猫腻,也确实如此,老公随后的话,有点继续刷新我的认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