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媚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处理

媚央 予辞 3144 2018.06.14 03:45

  景弋侧眸看太后一眼,道:“还是请佟贵人过来一趟,看看到底伤得如何了。”

  和昭容担忧道:“佟贵人如今脸上受了伤,是否应该先由太医处置稳妥了再过来,以免……”媚央看到景弋脸上的不悦,忙拉了拉和昭容的衣袖。和昭容便立即住了口,说到一半的话就在半空中悬着,亦无人理会。

  慎妃身边的红月机灵,便屈一屈身,道:“奴婢去请佟贵人。”

  太后冷冷看慎妃一眼,道:“不必,青竹宫中有的是宫人。”

  于是太后便打发原是服侍良妃的一个小宫女去寻佟贵人。不久,佟贵人便带着身边的吉祥再次入了娴月殿,只是她以帕子盖住半边的脸颊,半露出的眼睛看着良妃总是怯怯的。而此刻良妃却没有心思管她,只一个劲儿地哭着。

  景弋揉了揉太阳穴,不耐烦地道:“你们一个死命地哭,一个话也不说,朕如何能清楚事情的经过?若是朕不能清楚,就挨个都降上三品位分,禁足思过好了!”

  良妃抬头看看景弋,可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唯一能发出来的的声音便只是嘤嘤的哭声。而佟贵人怯怯地看了眼良妃后又怯怯地看了眼太后,终究也不敢说。

  媚央叹了口气,正要去安慰佟贵人,太后却冷冷道:“良妃,你先说!”

  良妃便在哽咽中道出事情的经过。说是佟贵人讽刺她生不出皇子,她本就孕中烦躁,一怒之下便去打佟贵人,本也只是打算吓吓佟贵人,却不想打落了佟贵人头上的珠花,划破了佟贵人的脸颊。

  佟贵人则说:“嫔妾只是说颖修仪怀佳仪公主的时候以为是皇子,哪里有影射良妃娘娘的意思?皇上太后明鉴啊……”

  景弋双眸冰冷,道:“好了,如今脸上带伤的到底是佟贵人,怎么说也不会是良妃委屈了罢。”

  太后看景弋一眼,道:“皇帝……”

  景弋却不理会太后,只摆摆手,道:“佟贵人你先回去吧,叫太医好生上了药,勿要留疤才是。”

  媚央也笑道:“本宫那里有早年皇上赐下的祛疤要,回头叫云绾给你送几盒过去。”

  佟贵人谢了恩,便又急急忙忙回了自己的宫殿。

  景弋道:“良妃怀着身孕,性情难免急躁些,可再如何也不能出手伤人。便罚三个月月奉,在宫里好好反省罢。佟贵人在背后议论其他妃嫔,也自然该罚,只是她如今到底受了伤,半个月月奉也就罢了,另外太医院她需要的尽管送去,不许亏待了她。”

  良妃还要说什么,都被太后一眼瞪了回去。

  “贵妃继续负责为良妃安胎,良妃性情急躁,也叫太医开些败火的药为好,”景弋道,“至于佟贵人,她如今惹了良妃不高兴,自然也不可再出入娴月殿了,不,哪怕住得近都容易出事,还是迁入他宫为好,贵妃,朕记得翊坤宫——”

  太后如鹰般的目光向媚央扫来,媚央已知若是答应便会惹太后疑心,便说道:“臣妾料理公事已经忙得不过来了,况且翊坤宫里还有玫御婉呢。臣妾记得陆嫔所居的裕安宫里就她一个,那里又清净,陆嫔是侍奉皇上多年的人,想来也本分,自然是可以好好照顾佟贵人的。”

  景弋本不在乎这些,便道:“那好,就裕安宫罢。”

  太后也道:“裕安宫甚好。”

  景弋道:“那便如此罢。”

  于是媚央、慎妃、和昭容离开了青竹宫,景弋也回仪元殿去了,前前后后连正眼看良妃一眼都无,太后叹了口气,见良妃哭哭啼啼,也不愿与她多言,只回了令慈宫。良妃挺着大肚子,哀怨地说道:“皇上如今只当我是街坊里的泼妇了,是么?”

  妙筝劝道:“怎么会呢?”

  良妃哀哀地道:“我当初真是猪油蒙了心,做什么去打佟贵人?姑母给我准备的三个人我看就佟贵人老实本分,不似旁人一味地要夺皇上的宠爱,虽没用就没用些罢……唉,我这今后要怎么办才好啊?”

  ……

  而此时佟贵人也捂着脸上的伤疤叹息:“刚刚皇上唤我去,却也不曾顾忌我脸上的伤疤需要上药罢,可见他虽然不在乎良妃,却也不在乎我的,只想着把这宫里的事处理完便可。太后娘娘见如今我惹了良妃,自然也会待我如弃子,是半分也不会助我了,唉,我又不得宠,又没有心机手段,将来的前途怎样真的未可知啊!”

  吉祥担忧道:“要不咱们去求求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宫里的玫御婉家世模样在今年进宫的小主中都不是头一份,如今位分却比小主您和傅氏、聂氏都高,可见贵妃娘娘实在是有手段的。”

  佟贵人叹息道:“傅氏她们也是被连累罢了,哪像我,有这旁人的助力都争不了宠来,贵妃娘娘哪怕扶持,也不会扶持我这样的人啊。”

  正说着,外头有人来报:“贵妃娘娘下旨,叫贵人小主挪去裕安宫呢。”

  佟贵人问:“裕安宫是哪一宫?”

  吉祥忙答道:“是陆嫔小主所居的宫殿,从前还有一位秀嫔同居,只是那秀嫔早早就落水没了。宫殿倒是挺大,只是偏远得很。”

  “瞧,”佟贵人道,“我就知道贵妃娘娘不喜欢我的,把我安排到那样偏远无人的地方,想来是知道我今后无法再面圣了罢。那位陆嫔,我也是听过的,也是无宠的。”

  吉祥道:“可那位陆嫔据说也是曾经帮过贵妃娘娘的,如今虽住在偏远的宫殿,可仅凭嫔位亦不曾为人轻视了去,想来是贵妃娘娘暗中帮助。小主不如与那位陆嫔搞好关系,兴许有好处呢。”

  佟贵人点点头,复又愁苦道:“我笨嘴拙舌的,方才就平白惹了良妃不高兴,又如何与人搞好关系,只怕今后命运多舛罢。”

  媚央回了翊坤宫,便有太医来过问,倒不是佟贵人的事,而是良妃:“贵妃娘娘,皇上说要给良妃用祛烦躁的药,可这样的药用多了亦会使人没了活力,臣等观良妃虽是烦躁却也心情忧郁,若是这般用药恐怕良妃娘娘会更加忧郁,不知到底要不要用药,请贵妃娘娘明示。”

  媚央正烦闷着,便说道:“皇上叫你们用药便用什么药,孕中心情忧郁都是正常现象,生下孩子便好了。”

  太医们答:“是。”便离开了。

  媚央吩咐道:“云绾,你去把之前皇上赐我的祛疤药往裕安宫送一份罢。”

  “是。”云绾便去库房取药。不久,元翠进来道:“娘娘,御婉小主来给娘娘请安了。”

  媚央道:“请她进来。”

  玫御婉带着映如走进朝云殿,如今膝上已是大好,亦可以走路跳舞了。玫御婉请了安后,坐在媚央所赐的座上,与媚央道着闲话。说道:“娘娘刚刚是从娴月殿过来么?”

  媚央道:“你的消息可真灵,也难怪,娴月殿出了那样的大事,御婉怎会不知?”

  玫御婉浅笑:“娴月殿出了事么?嫔妾今日身上懒,向太后请安后便躺下了,却是没听说宫里出了事的。说到消息灵,倒是嫔妾鼻子灵些,贵妃娘娘身上的熏香,便是良妃孕中特意配的熏香,据说有健体、安神之功效。”

  媚央道:“是么?想来玫御婉精于熏香一道,竟连本宫身上带的这点都能闻出是哪宫的熏香。”

  玫御婉的笑略有些刻意,“是啊,只不过这样的熏香,只有良妃娘娘才有资格享用罢了。”

  接着媚央与玫御婉又叹气今日娴月殿所发生的事,玫御婉连连惊叹:“良妃竟如此吗?抬手伤了宫嫔的脸,实在有失体统。佟贵人今后又该如何见人……”

  媚央道:“左不过佟贵人也是太后举荐进宫的罢了,她们自己人伤了自己人,关咱们什么事?再说本宫也罢佟贵人安排到了陆嫔身边,陆嫔想来体贴细心,又是心思良善老实本分的,想必不会亏待她。”

  ……

  一日,媚央从太后宫中请安回宫,却看见了端芳仪在一处凉亭中站着,不由道:“端芳仪别来无恙。”端芳仪回首,道:“贵妃娘娘,嫔妾有话要说。”

  媚央便上前几步,问道:“端芳仪有什么话要说?”

  端芳仪低头道:“嫔妾心中有愧,那日太后娘娘罚玫御婉的跪,嫔妾不敢出言劝太后,还是娘娘来将玫御婉救走的。”

  媚央浅笑:“本宫不曾怪你,你若是出言劝了,太后反而不会饶过玫御婉,倒会连累了你。”

  端芳仪松了一口气,道:“娘娘懂得嫔妾便好。只是嫔妾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今后或许少不了有得罪娘娘的地方……”

  媚央接过话道:“你言语上得罪本宫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你如今来与本宫说这些,便说明你心里是向着本宫的。今后在太后面前,你多说几句她喜欢的话无妨,只是本宫总有用的到你的地方。”

  端芳仪瞪大了眼睛,说道:“贵妃娘娘是要嫔妾——”

  媚央点点头,眼神坚定地看着端芳仪:“本宫就是这个意思。”

  端芳仪犹豫半晌,终究点头,道:“既然娘娘说了,嫔妾不得不从,就为了当初娘娘从温嫔手下救出嫔妾的情分罢。今后嫔妾会为娘娘在太后那儿察言观色,通风报信便是了。”

  媚央满意地看着端芳仪,目送她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