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玄门有妖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节《奇药中毒》

玄门有妖气 御剑阁茅十八 5007 2020.12.07 16:28

  书接上回:

  马抽风因为喝了几杯白酒,而身体产生的各种古怪特性,一会儿青筋暴露,一会儿眼睛发红,一会儿头顶汗如雨下,哈喇子和鼻涕直流。眼珠突起如同恶鬼附体。这个寒冷的天气里马抽风奋力的撕扯着身上的衣物,没一会儿只穿了一条内裤站在大堂里。

  马抽风躺在堂屋里突然从地面飞奔而起,抱着吃饭的桌子疯狂的啃咬起来不大一会儿桌子的一角都被咬掉了,虽然说人的牙齿比较坚硬但跟狗的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嘴角已经渗出了鲜血如同恶狗扑食。马三笑见状赶忙叫马狗蛋找来捆牛绳,马狗蛋慌不择路的跑到了厨房把捆着柴的栓牛绳解了下来。

  马三笑一把抢过绳子,在手中熟练的打了一个结,这种绳结是套野猪套牛套羊用的,有一个圆形框框,只要将做好的绳结套在动物的头上动物便立刻失去了反抗能力,在这种危机时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管他白猫黑猫能捆住他就是好猫,马三笑把绳子拿在手中快速的旋转一甩叫了一声,一下套住了马抽风的脖子。马三笑向手中吐了一泡口水卯足了劲儿,快速的把绳子在马抽风的身上绕了个七八圈,马狗蛋见状也一起合力将其捆到了楼梯上。这种楼梯一般是用来杀猪的,像农村里杀猪一般都会把猪倒挂在楼梯上好用于切割分肉。就这样五花大绑的把马抽风捆在了楼梯上。

  马三笑爆喝一声:马狗蛋你拿的是什么酒?

  马狗蛋:我拿的是白酒啊我还闻过的感觉味道还挺正的呀怎么会这样呢?

  马三笑:马抽风死了看我不剥你的皮.

  马狗蛋:村长我真的没有做坏事,你看这年过的,唉,这该怎么办呢?

  马三笑:你去那个播音台,把抽屉里的老虎钳拿过来.

  马狗蛋一路狂奔的跑到了播音台,在抽屉里翻来覆去的找了半天,也没看到老虎钳,这时看见播音器上面有一个蜘蛛趴在那个按键上马狗蛋一把抓住了蜘蛛,心里想他娘的你那样的你还想上广播电视吗?你这是蜘蛛上北京蹭光?

  楼下传来了马三笑的咆哮声你到底找到没有啊?人都快死了,马狗蛋叫到:找到了找到了,情急之下在桌子上乱抓一气,终于在一张纸下面找到了老虎钳,然后连滚带爬的跑到了马三笑面前,马三笑一把抢过老虎钳。

  只见马抽风嘴巴里还在拼命的咬着木头,马三笑用老虎钳狠狠的夹住了被咬住的木头用力的拔了出来,这么多木头要是吞到喉咙里必死无疑,又怕他把舌头咬断了所以把老虎钳卡在了嘴巴里面。马狗蛋见状,便问现在该怎么办?

  马三笑:看这症状绝对是羊角芪中毒,唯有此种中药中毒才会出现以上这些状况而且会让耳朵暂时性大范围失聪。你我都喝了虽然不多但是如果别人在外面大声喊叫,我们是听不见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用棍棒殴打方可解毒排毒。

  马狗蛋:那会不会打死他啊?

  马三笑:不打他才会死,只有打的狠打的凶解毒效果才更好。你去把那吹火棍拿过来。

  马狗蛋:好的好的。

  马狗蛋跑进厨房在角落里拿来了吹火棍递给了马三笑。

  二话不说开棍就打,这打人是有技巧的,有些地方不能打,马三笑熟练的避开了各种要害,棍棒像雨点一样落在了马抽风的全身各个部位发出了扑通扑通的响声。与此同时马抽风嘴里发出了杀猪般的哀嚎,听着那个惨叫声,让人头皮发麻,就如同杀猪般的嚎叫响彻云霄。不过说也奇怪看着一棍一棍下去其身体肿胀之处慢慢的缩小恢复了原样。看到这里马狗蛋心里的石头渐渐落了地。这一折腾足足过了一两个小时。搞到最后一棍落在马抽风的身上的时候屎尿齐出。他喉咙里反而发出了非常愉悦的啊的一声便晕死过去。

  马三笑见状便赶忙吩咐马狗蛋赶快解开绳套把他抬到床上用稻草盖住了马抽风的身体,然后架起了大火烧起了开水因为这种毒药解毒过后必须得用热水擦拭身体以免毒素反复进入体内产生严重的后遗症。这一翻闹腾过后,二人也便瘫倒在地,只见楼梯下屎尿一堆恶臭连连。马三笑踢了一脚马狗蛋叫他赶快去打扫……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在村民的耳中,早已听见了这种惨绝人寰的叫声,如同来自地狱深渊的嚎叫,可以用哀鸿遍野来形容,大家正在做早饭,村里的喇叭突然打开了广播,让人在大年三十听到了这样的惨叫不由心头发麻脚底生寒汗毛倒立。村里为数不多的野狗,下巴夹紧了,墙角直打哆嗦,深受其害的,最严重的还要属茶树上面的乌鸦,一直围绕着茶树不停盘旋飞舞嘴里发出了呱呱呱的叫声,村里的孩子更是哭爹喊娘似的嚎啕哇哇大哭,男女老少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都张大了嘴巴大眼瞪小眼如同定身咒一般,足足过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大家心里同时燃起了一个念头这是棒老二来了吗?把村长绑架了?

  大家方才拿起了菜刀,锄头,扁担,绳子,有的人还拿起了马刀,村里的屠夫马西峰也拿起了杀猪刀,都狂奔式的向着学校赶去,一路跌跌撞撞的来到了学校大门口,一看大门反锁,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上前去叫门,虽说大家都姓马,但是在感觉生命有危险自保为妙的时候谁也不敢做出头鸟,最后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各种惶恐躲藏的眼神中,大家一制的眼神看向了屠夫马西峰,那眼神仿佛在说,你们家不是祖传的杀猪匠吗?应该天生自带杀气你上,我们大家在后面压阵。

  其实在这个时候大家担心的不是村长的死活,是担心着那里面的一桶荞麦面,是不是被土匪棒老二抢走了?话说这个棒老二,其实是当年国民党时期全国各地抓来的官差,因为老蒋打散了再也回不去部队了,没有钱吃饭只能做这种杀人越货的行当,这是一个黑暗的代名词,一个时代的悲剧的符号,他们往往在路上杀人越货,强抢民女,无恶不作绝不留情面,大多数被他们杀害的人都丢在了天坑里,尸首永远都不可能找到的,而且他们手中有枪有刀,由于卡马村的地理位置特殊,上通川蜀之地下通湖南江西等地。在这个时代,谁还不是一个可怜的人?为了一口吃的可以拼个你死我活。别说你有黄金,一斗也不抵别人一碗稻谷,有钱也买不到吃的,说四川那边有人吃人的事情发生不知道是真是假。

  大家想的都是如何保全自己至于他人的性命可有可无。马西峰恶狠狠的看着大家说道:我家虽是祖传杀猪的,但是现在这个年月你们有猪给我杀吗?我连鸡都没杀过更别说猪了,连黄鼠狼都没看到过。空气突然就安静了。这时只听见马老偏说,我们用火攻?大家如同看傻叉一样的看着他,这么大的学校你用火攻你想坐牢吗?马老偏说不是真的放火,而是用柏树枝堆在门口放烟雾。就如同熏果子狸一样烟熏保管他们都出来。这是猎人传下来的方法,保管叫他们都出来。大家又不做声了,过了没多久大家一合计决定用柏树枝熏,说罢纷纷去学校两边的打谷场上搬来了很多柏树枝,因为这个柏树枝是下雪之前砍下来的,还带有充分的油分燃烧所冒出的白烟,足可以跟烟雾弹媲美就连催泪瓦斯也要逊色一分。村里百十来人,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堆满了一堆堆的白树枝,有的拿了扇子风车,马老偏拿出了抽旱烟的打火石,点着了一人多高的白树枝,旁边也围拢了不少人过来煽风点火。不大一会儿的功夫白树枝慢慢升起了白色的烟雾,呛的人眼泪鼻涕一把流,然后在风车跟扇子的作用下烟雾慢慢的被扇进了学校大门口。不过说也奇怪烟雾都是一股脑的向这个大门的门缝里钻进了学校的堂屋里。

  此种方法上对盗贼,下对野猪,果子狸等洞穴生物有奇效,白树枝绿色的都可以点着,只要是新鲜的烟雾更大更强烈,由于其油脂比较丰富,是天然的催泪瓦斯剂,每当人们发现了洞穴的时候只要在洞口堆满了白树枝,一点火里面的动物绝对会蜂拥而出。此种狩猎方法充分体现了劳动人民的智慧与时间的结晶,已充分体现了人与自然残酷斗争的摸索和探索。在这古老的狩猎方式面前不到10分钟,喇叭传出了村长马三笑的咆哮声失火了快来救火啊要死人呢,我的天哪今天要死人啦快点来人救火啊。

  外面的村民们听到这叫声不是村长吗?怎么没有土匪棒老二?怎么在里面叫没有被绑架吗?大家纷纷把白树枝手忙脚乱的踢到了一边,没过多久烟雾渐渐散尽,里面传来了不停的咳嗽声,如同癞蛤蟆呼吸一样此起彼伏。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大门咣当一下开了,马三笑狂奔似的冲出了大门,倒在打谷场,嘴巴张得如头驴一样,在呼吸足足过了10分钟才慢慢的平静下来。与此同时马老偏在听见了村长的咆哮声之后,第一时间灰溜溜的退出了人群。也没敢回家直接躲到了山上的涵洞里。第2个出来的是马狗蛋,只见他鼻涕眼泪抹了一脸,黑不溜秋的如同煤矿工人一样。大家都红着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茅自大上前问道,你们怎么了?我们都听见喇叭里传来了鬼哭狼嚎,还有棍棒相加的声音我们以为棒老二绑架了村长,以为在严刑逼供强要我们的粮食。大家七手八脚的把村长抬进了房间内,这时烟雾早已散尽,村长马三笑拉着个脸问大家:你们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我的声音有这么响亮?大家这么远都能听见吗?

  茅自大:不是你们开的喇叭吗?我们都在喇叭里听见的声音呢,那叫声如同杀猪一样我们都听见了,村里的狗都吓得哆嗦小孩子都不敢出门了。

  马三笑:我什么时候开过广播了?你们是不是耳朵幻听了?我从来没有叫人去开过广播呀?

  马三笑心中产生了疑问,但是又不得不承认,大家都听见了,要不然大家怎么都会来到这学校门口呢?心中七上八下疑云顿起!不由得看向了马狗蛋。马狗蛋的脸上像被刀子刮了一层似的,火辣辣的痛,这种痛是来自于村长那双锐利的目光,仿佛刺透了他的灵魂。

  空气中突然的安静,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空气窒息的可怕。俗话说法不责众,所以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来回穿梭在每个人的脸颊上游离不定。这时有一个人说是马老偏叫我们放的火。对!是马老偏说的,发出这种声音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大家一口咬定是马老偏出的注意但是此刻人群中哪还有马老偏的身影,他早已人去楼空了。

  这时候茅天生问,村长,你们在叫什么?出什么事了?

  马三笑:哦,这个马抽风误食了羊角芪中毒了。

  村民们这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点了点头。马狗蛋见状内心羞愧难当,赶忙给村长打了一盆热水来洗脸,马三笑接过脸盆,一耳光抽在了马狗蛋的脸上吼道:各位村民现在都到大厅集合马上召开紧急会议。

  马三笑的内心无比的痛苦与憎恨,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被当畜生一样在房间里熏了这么久差点就被熏死了与此同时对村民们的憎恨更是提高了8度。心中有一个声音反复在咆哮马老偏你这个反革命分子这次定要让你坐土飞机。

  马三笑:大家都集合好啊拿凳子坐下。队长马抽风现已中毒,原本身体不好,正在抢救之际,被马老偏出的馊主意熏得半死不活。已经充分体现了马老偏这个人,思想觉悟不够,心存毒瘤影响社会主义团结。我们必须铲除他的毒瘤,现在组成除四旧小组。你们把马老偏抓回来进行劳动思想教育,帮助他提高思想觉悟,让他洗心革面,重做一个好人。这是我们和大家一致的责任跟义务。现在我发一个广播,凡是在30岁左右的男丁全城搜捕马老偏。找到后第一时间来到学校大食堂集合。

  当村民们听到这段话之后,纷纷沉默不语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挟私报复但是又没有人敢言。可是又能怎么办呢?不听从村长的就是思想觉悟不够,估计你想拿半斤荞麦面都会没有机会了,总不能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马老偏而让大家活活饿死了。虽然说大家都姓马但是姓马的多了去了,少他一个也无关紧要。其实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这样想的,有的人更是摩拳擦掌,如看到了秋后的猎物在网中垂死挣扎。一想到把马老偏放在筐子里坐土飞机就莫名的兴奋激动。还有的人更想着爬上皂角树去剪皂角刺。当然这种活一般都是小孩子们干的因为年纪大了爬不上那么粗的树只有小孩子身体灵活如猴。

  要问世间什么最毒唯有人心,人心之毒,恐怖如斯可比砒霜胜过鹤顶红,猛烈似那百草枯。茅自大说:我去他家把他的衣服拿过来再带上村里的狗一起去追捕。当年这条狗抓田鼠是第一把绝活好手。

  大家听了纷纷点了点头表示可以。至此在整件事件当中,唯一没有来的只有茅天雷夫妇,夫妻二人坐在枣树下看着枯黄的枣树枝,默默的发着呆一言不发心中愁绪思索万千。偶尔听见了乌鸦的聒噪之声茅天雷数了数足足叫了七声。

  茅天雷叹气道:又要死人了啊!

  农归花:可不能再死人了,今年是大年三十。

  茅天雷:谁说不是呢?庚子年太凶险。

  农归花:茅自大又去害人呢?还一肚子坏水。

  茅天雷:他会遭报应的。

  村里已经有人在扎火把了,还有人已经在准备绳子,砍柴的镰刀还有挖路的锄头只待村长一声令下大家起火上阵。不一会儿有村民来报,村长发现了马老偏的脚印看脚印是向西北的山间跑去的。大家听到这个信息心中突突了一下,要知道在北纬33度,众多神奇神秘的自然现象都发生在这一纬度上,听说西北后山有野人,里面布满了大小的各种涵洞,很少有人敢去那里或者采东西,就算是去挖药材,也不敢随意的跑过去,更何况现在是寒冬腊月大雪封山。

  村长马三笑看出了大家的疑虑并说到,谁能第一时间找到马老偏奖励15工分。大家似乎又看到了希望。俗话说这年头呀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横竖都是死,不如去试一试,咬了咬牙大家还是决定上山一试,为了那15分的工分那可是10天的口粮呀!大家便鼓足勇气向西北山里进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