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玄门有妖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一章《天雷滚滚》

玄门有妖气 御剑阁茅十八 5000 2021.05.02 21:06

  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大家都纷纷进入了梦乡,只是在这种原始大森林里睡觉,可以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如果有在野外露营的经验的人都知道在这种大森林之中睡觉的话,基本上是睡不着觉的,都是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

  睡的太沉有危险无法反应,睡得不沉吧,第二天又没有精神,所以说要么就是安排人值夜班看守,但是我们已做了万全的防护措施,唯一要防治的就是天上下大雨,其它的倒不怕。

  大约到了凌晨五点钟的时候,我感觉全身好像都身处在水里面一样,鼻子呼吸进来的全是很潮湿的空气。然后整个头都布满了露水。我将吊床的口缓缓的拉开了一角向外看去,只见吊床周围全都布满了白色的雾气,能见度也不超过两米远。

  我看了看二师傅他们睡的树枝那里,隐隐约约看见两个黑色的吊床挂在树梢。我想叫醒他们,但是又不方便直接喊,但看这么大的雾气我也不敢直接下树,只能在这里等待雾气散尽的时候了。

  在这犹豫不决之间,我又慢慢的沉睡了过去,只是这早晨的空气却是格外的清新,而且让人的神魂都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可以说是每一缕头发都能感受到这里氧气充足的味道。

  但是让人觉得很古怪的就是为什么这么大的森林,早上没有鸟叫也没有虫鸣了呢?空气中十分的凝重的潮湿,也让人有一种非常压迫的感觉。感觉整个手都有种黏黏糊糊的,感觉像湿透了一样。

  在这种煎熬之中还是得等待着阳光的到来,要不然的话可真的不敢下树了,因为太危险了我相信河对岸的人,他们也不敢贸然前进了。

  这犹如来到了九幽丰都一样啊。在足足挨到了早上八点钟的时候也不见太阳出来,只见我的床突然猛烈的摇晃起来,应该是起风了。我索性拉开了整个吊床的拉链向天空看去,隐约间可以看见天空中乌云密布,好像我们这棵树都处在了阴雨天交接的地方。但见这一幕,我便起身爬出了吊床,向二位师傅那树干爬了过去。

  在我想摇醒了赵胜阔和二师傅。以为他们还没有睡醒,但是看见他们早就醒了,只是没有说话而已。我便小声的问道:二位师傅看这天气好像要下雨了,我们该怎么办呢?而且现在下树也很危险呢。

  只见赵顺阔眯着眼睛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小声的对我们说道:咱们得找个树洞躲起来,我似乎闻到了空气中有不一样的味道,这种味道似乎像极了要下暴雨的味道。

  当我们商定之后,便准备向树下爬去,只见赵胜阔在前面带路,向下滑了一截,踩到了这个树的主干部位,想继续向下行走的时候,突然一只脚扑通的一下踩到了树里面去了。

  我见状赶忙过去把他扶住,然后想用绳索把它拉上来,只听他说:没事,然后他索性直接整个人钻到了这个踩空了的树干里面去了。

  我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见他许久不出来,并准备也进去一探究竟的。当我正准备下去的时候,赵胜阔从里面把头探了出来,示意我跟二师傅可以一起下来,我们莫名其妙的被他这一连串的动作给震惊到了,这么大个空的树洞里面能有什么东西呢?不过此时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在这种极端恶劣的天气下,能有这种地方遮风避雨真是挺不错的。

  当我们来到树洞之后,才发现这里面的空间异常的大,三个人在里面可以并排坐着,而且还不显得那么拥挤。其实这棵树也不知道是啥树,只是一棵变种了的奇异古怪,叫不出名字的树,才会产生这么大空间的树洞啊。

  整个树干通体呈黄色,叶子呈五爪状,而且还散发着一种奇异的香味。这种香味只有在树洞内才能闻得更加的清楚。我们三个人从这树洞口向外看去,只见外面起风了,整个雾气随着风力的加速飞快的在搅动着。

  这仿佛像那烽火连城狼烟起,把酒迎欢看天下。而且加上我们所处的位置这么高,这真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但同时也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寂寥之情。总之是百般滋味在心头,难以形容,还有河对岸的那群歹毒之人,真让我们前进不得后退不得啊。

  突然天上也起了变化,闷雷声滚滚传来。天空变得压抑的黑,真的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我们看天空的时候也慢慢的变得更加的漆黑了。再加上本来就有雾气,这时基本上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

  就这样空气中的暴雨的味道越来越浓烈,再加上还有一种特别的味道,这种味道是否就是人们传说中的雷元素的味道。我有时候在想,我们这次会不会被雷给劈死了。

  但是又想到一句话说,就算雷劈也不会劈好人只会劈死坏人呢。我扪心自问,还从来没有做过一件恶事,所以说身正不怕雷声大吧,任它来吧!

  天空中越来越暗,越来越暗,突然一道金芒撕破了黑暗的恐惧。照亮了整个大地,我的眼睛一花什么也看不见呢。与此同时我便耳边响起了一声闷响,这一声犹如元子弹爆炸一样,我的耳朵已经开始流出了鲜血。我依稀唯一记得是那一道金芒,应该有水桶粗细啊。当它落下来的时候是成点射条状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人摇醒了,当我醒来的时候,自己感觉整个人像魂魄被抽离出去一样。因为头痛,眼睛比较恍惚。而且耳朵里面还流着鲜血。只是鼻子里面还流得少一点,但它们早已干涸,我只见二师傅和赵胜阔正在拼命的摇晃着我,然后拍打着我的脸。

  我的眼神慢慢的看得清楚了,当第一眼看见二位师傅焦急的脸庞涌入我眼眶的时候,我也被他们的形象所惊呆了。只见他们二人也是耳朵里面有鲜血流出来的痕迹,头发蓬松着像是被雷击中的感觉一样。但看他们见我醒来也都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然后二师傅赶忙从背包里提出了水,缓缓的倒在了我的嘴巴里面,问我感觉怎么样?然后又用手摸了摸我的身上和额头,接着再用手给我把了把脉。他感觉我的脉象平稳了,似乎才松了一口气呀。

  这时慢慢的耳朵可以听见他们在说话了,只听赵胜阔问道:小九你怎么样了?没事吧?你咳嗽一声让我们听一下。这时我便努力的咳嗽了两声,他们听到我咳嗽之后便说道:还不错,这个雷还没有把内脏整坏。然后二师傅又拉过我的手掌翻了过来,把指甲盖露给了他,看他一个一个的检查过来,这才吁了一口气说道:还好没有血管堵塞气郁的现象,要不然可就麻烦了。

  因为我们这一行有一个特点就是知道别人身体哪里堵塞了哪里不通畅,通过人的手指甲就可以看出来的。

  在我们大家都觉得状态还行的时候,大家都能听见说话了,也就开始交流起来。

  赵胜阔说道:我看见外面有水桶粗细的一道闪电直直的砸向了河沟里,也不知道那一群人怎么样了,但我差点被震的晕死,过去那雷声太响了,好像似乎要把天地都撕裂开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动物在渡劫呢。

  我们又等了许久,吃了一点东西,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缓缓的向树洞口爬去。我在树洞口用绳索打了一个胡桃结,慢慢的向树下滑着有几次差一点就这样掉下去了,因为确实被这雷暴声音击伤了,这个不是被雷击而是属于雷声的音爆攻击啊。如果说我能练成这么大的雷暴之身的话,那我就可以群战无敌了。

  只要站在人群中大声一吼,便可以顶天立地,就如同张飞当年吼断桥梁一样啊!但突然又被我这二愣子般的想法给吓了一跳,不由得自己抽了自己一个脑门钉了。

  紧接着我们缓缓的下了树,把绳索收了起来,这时早已雾气散尽,只是地上没有,我们想象中的下大雨,还是这么干燥,当我们在向河对岸瀑布的方向看过去时的时候,确实映入我们眼帘的让我们目瞪口呆,我们这一辈子都终身难忘这种景象,只见原本原有的瀑布早已改变了形态变成了一个斜坡,本来直角九十度的现在变成了四十度了啊,而且那边的树全部被烧焦了,隐约间就能闻到有一种烤肉的味道,夹杂着微风拂面,向我们吹来这种味道闻起来比较香呢。

  这是只见赵胜阔鼻子抽动了一下说道:我的天哪,这个味道怎么怪怪的,像巴西烤肉味道一样。

  二师傅严肃的说道:我们把口鼻捂起来吧,这个味道不太正常,也不是什么巴西烤肉的味道。我们一时不明白二师傅的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照做了。

  我暗示赵胜阔要不要把他的蛾蛊放出来去查探一下瀑布那边这群人现在怎么样了?

  赵胜阔没有回答我的暗示,而是掏出了望远镜向对面看了过去,然后这才对我们说道,现在似乎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因为我看见那边都已经变为一片焦土了。

  我们被他的话给震惊到了,二师傅从他手中接过了望远镜看了过去,嘴巴张成了一个O的形状,久久合不拢了!

  我也迫不及待的拿起望远镜向对面看了过去,只见映入眼帘的一片景象是惨不忍睹啊!可以说是用人间炼狱来说也毫不夸张。

  映入眼帘的是那边的树木已变成了一片焦黑枯木之状,那勃勃生机的绿色一扫而光,剩下的只是焦黑色的一片,地上的泥土犹如被翻滚过一遍。但在隐约之间似乎看到了有很粗的一个盆状植物,缠在一棵树上,也被烧的焦黑柳絮成了麻花形状。在这个藤状植物的边上,还歪歪斜斜的躺着几具烧焦了的尸体,其中更为恐怖的是,有两具尸体紧紧抱在一起,身上的衣服啥都没有了,都是成了那种烤炭色,皮肤匀裂焦黑,头发没有一根粘在上面,嘴巴张的老大了,眼睛也睁得老大了,他们的手指都彼此抠到了对方的肉里面去了。

  我也被这恐怖的一幕给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到底是经历了多大的闪电,多大的恐怖力量,才让那一片变成了这样?以至于让那瀑布都改变了形状啊?

  但从他们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们在死之前遭受了多大的痛苦,但他们也没想到真的会遭雷击而亡啊,这难道真的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吗?

  也许他们来的时候没有想到他们会葬身在天雷滚滚之下吧,但这也让我们的内心跟灵魂重新洗礼了一遍,一定要好好做人,不能做违背良心的事啊。

  他们是谁?他们来自哪里,他们又要去何方,他们的父母又在何地,他们的妻儿子女又在干嘛,这一连串的问题在我脑海里闪现而过。

  说实话,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威力猛如虎,这真的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吗?

  我沉重的放下了望远镜,之所以沉重是因为对生命流失而感到惋惜,更加的是觉得,真的是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吧。

  如果不是通过奇门遁甲,我们也不会走到这个地方来,我们不到这个地方来,也不会目睹这眼前的一桩惨剧的发生吧,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足足一下子就失去了七条人命啊。

  是人性的贪婪还是大自然的无情?是天道的轮回还是道德的沦丧呢?这都值得我们去反思啊。

  我们再也不用怕被人追捕了,再也不用怕被人暗算了,赵胜阔在前面沉重的带着路,我们在后面精神恍惚的跟在他的身影之后。到了瀑布边缘,我们也更加强烈的闻到了空气中的火元素以及雷元素的味道,这种味道就像原始森林里刀耕火种的人们点燃了一片草地,让它自然燃烧后留下的野火之味,同时也闻到了空气中有一种电伏交错闪烁产生的古怪的味道。

  以至于都能感觉到我们的皮肤也都有一种被烤熟的感觉,试想一下当时他们又会怎么样呢,肯定比我们痛苦一万倍,而且还是瞬间产生的巨大能量。

  当我们看见瀑布原来垂直九十度,现在变成了一趟平坦淌流的河水的时候,不禁又摸了摸后脑勺,我们的命真大,要是这雷暴在向我们的树干偏一点,我们这三个人不就永远埋葬在树干里了吗?

  赵胜阔点燃了一根烟,久久矗立在河水里,看着河对岸的一切沉默不已,二师傅也紧紧的拉着他的背包,手死死的抓住了背包的带子,一副凝重无比的样子,似乎在灵魂深处也受到了冲击。

  我也可以看出他们灵魂深处的五味杂陈,以及对这个事件发生的匪夷所思和离奇,感到疑惑和不解。

  只是可能我的感触更加深刻一点吧,因为以前常听老人说做坏事过多了会被雷劈,但没想到真的就看见这种情况了。而且还发生的如此之近啊。

  我缓缓的向前走去,慢慢的小心翼翼的踏上了这片焦黑的土地之上,当脚踩下去的时候,感觉整个地面都是松动的,我这体重踩在上面留下了深深的脚印,整个地面感觉松软无比。

  反复间犹如踩到了波斯地毯上一样,地上的苔藓早已成了焦黑之状如同柳絮一样,微风拂过地面,扬起了它们的尘埃。

  空气中的这种烤肉的味道更加的浓烈了,但我也知道了,这根本就不可能是烤肉的味道。这种焦糊味儿亦难亦重亦难亦重,我的内心和味已经开始在翻江倒海,实在忍不住也哇的一下吐了出来。直到吐的整个人胃内东西吐出,苦胆水都吐在发黄之后,才勉强跑到了河边来洗漱,一头扎进了水里。这时头脑才清醒了一点,我用力的将一大口水吸进了肚子里,在缓缓的吐了出来,总是觉得自己的鼻腔里还能闻到这种焦糊之味儿。以至于后来的若干年之内,我只要看到这种街头烤肉散发出来的味道,都不自觉的有一种预知错误的感觉。

  这真的是太惨太惨了。二师傅见我这样便慢慢的把我扶了起来,用毛巾擦了一擦我的嘴脸,在用一条干的毛巾重新在水里打湿,撒上了一种药液,再让我重新把口鼻捂上。这时再也闻不到这种焦糊之味了,有一种很清香的味道,吸入鼻孔这种药液,据我所知应该是用薄荷加桉树油炼制而成的吧。

  我又在河边砍了一个拐杖杵在手中,缓缓的向前走去。慢慢的径直来到了那一棵很粗壮的树藤下面观看起来。只是这数藤很古怪,表面有很多纹理一层胶糊之状,似乎还在冒着微微的热气呢。我用手中的拐杖戳了戳,发现居然能插进去一点,然后用力的搅动,从树枝那一头传过来的感觉好像是戳在了肉里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