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玄门有妖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节《追捕马老偏》

玄门有妖气 御剑阁茅十八 5025 2020.12.08 17:55

  茅自大带队,众人领着为数不多的干粮,把组成的有30人形成的搜捕小分队顺着西北的大山森林深处进发,在路上陆陆续续的发现了马老偏的脚印,猎犬的鼻子格外的灵敏,不一会儿带着大家来到了森林的深处。路上十分难行,积雪过多,有的人掉进了深坑若稍不注意便失去了踪影,如同鬼魅一般,消失在雪山深处。突然猎狗停了下来,鼻子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径直走到了一棵高大的古藤树边停了下来。众人看到脚印到此处便销声匿迹了,大家以为是马老偏爬到了这棵古藤树上去了,但是众人看到这么粗重的树马老偏应该是爬不上去,除非他是灵猴投胎。但是在离这个古藤树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骷髅型的山洞,有许多粗壮的树藤直接牵进了这个骷髅型洞穴的双眼之内。

  茅自大说道。我们还是进洞去看一看吧。天气如此的寒冷,他一定是进洞里去了,要不然在外面绝对会冻死。马狗蛋搓着手,我看也应该是进洞去了。大家纷纷都郁闷起来,看着这个冒着白气的骷髅型洞穴有心里都有一点点害怕。这洞穴给人一种吞噬灵魂的感觉。大家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进洞一探究竟,要不然回去没有办法给村长交代。话不多说矛自大深一脚浅一脚地向洞穴门口走去。

  众人来到洞穴门口。立刻传来了一种腐朽扑鼻的腥风之气。但是这里面的温度却比外面要暖和很多。矛自大左右打量着洞壁上的每一个细节。看看能否发现有马老偏留下的蛛丝马迹。马狗蛋说到。我总觉得这个洞给人的感觉有一点怪怪的,总是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们呢,矛自大说你能有啥感觉?你是感觉到刘寡妇了吧?听罢众人哄堂大笑。马狗蛋红着个脸。说到:尽取笑人家。

  这时有人说道:听村长说这洞里有一条鸡冠蛇,口喷雾气,如果马老偏真的进了这个洞,应该是九死一生才对,茅自大愤愤不平的说到,我们找不到马老偏,大家都得饿肚子,一起饿死还不如放手一搏,马狗蛋说,听村长说,那鸡冠蛇在月圆之夜跑到我们村里的茶花树上偷吃茶花每次吃完之后就地翻滚扑通扑通的口中喷出一股浓雾便跑上西山去。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纷纷,茅自大眼睛一鼓说道,怕个球我来的时候从大哥家里偷了一个东西出来,你们回去的时候谁也不许说,矛自大从兜里掏出了一个长方形的竹筒,只见里面是用茶花制作的五颜六色的汁儿调成特殊液体的一个娃娃,看这个符咒上娃娃手里拿着一把刀,脚下踩着一条蛇,散发出一道道寒气。如果稍微时间看得久一点,会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茅自大见大家都流露出一种羡慕的眼神,便一把将竹筒塞子盖紧了,打了个响指继续往洞里走。众人纷纷挤到一起,点着了火把,向洞内深处进发。

  茅自大带头,在大约走进洞内5分钟之后,这才算是真正走进了洞内的大厅,洞内宽阔无比,在火把的映衬下,洞内之大以前只听老人讲过,今日一见,果不其然,足足有七层楼那么高,洞内周围的石笋一排接着一排,给人一种错觉,仿佛生在千军万马的马腿之下,只见洞内顶部挂着一坨一坨的,黑色的柱状,在一看地上全是一堆一堆的动物的粪便,散发出阵阵恶臭,呛得人无法呼吸,有几个村民也实在难以忍受这种恶臭已趴在石笋边狂吐一泻千里。马狗蛋带死不活的,打了一个喷嚏,由于洞内空间巨大回声洪亮,大家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哆嗦,众人皆停下了脚步,这时头顶嘻嘻嗦嗦的掉下来许多不知名的东西用手一摸似乎像是什么沙子?

  众人纷纷抬头仰望,但却都只能眯缝着眼,在火把的微弱火光照映下,却看见洞顶散发着点点绿光,还夹杂着锯齿类动物撕咬牙齿的声音,茅自大见此情景,吩咐大家赶快灭了火把。口中便道这是檐老鼠被它咬住会流血不止。大家手拉着手前进,就这样你拉着我我牵着你,众人慢慢向洞内深处摸黑前进,通过众人的手颤抖的频率可以感觉到大家对洞内幽闭恐惧症的可怕程度。众人的呼吸不便,又急促了几分,突然有人叫到我想回家,就算是饿死我也要回家,茅自大见此情景便怒吼一声,你可以回去,但你的家人怎么办?那人反驳到,马老偏是孤家寡人,为什么要因为他一个人带上我们众多人的性命?这次去还不知是死是活,听说村里唯一的一头水牛都是进到这个洞里没有回来。

  马狗蛋说道,反正都已经进来了,不如进去看一看,也好跟村长有个交代,我们一起来的就应该一起回去,不要急,等我们再向里面走个一百米就回去,反正村长也没跟着来,我们到时候大家一起都有十五分的工分,话已至此那人也不想在说什么了。于是大家就这样摸着黑儿向前走了大约五十米远,矛自大说,我们现在可以点着火把了,大家迫不及待的点着了火把,当火把亮起的那一刻,众人似乎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又燃起了对光明的渴望,众人朝四下张望,这时候的洞顶已经矮了许多,只见前面有六七个岔路小洞,众人见状便不知道怎么办,该走哪个洞?这时有人提议,我们分三队一队十人,分别从右边三个洞开始进去,大约半个小时后我们再出来会合。

  茅自大:我们有五个人在这里等待,如果到时间你们不出来,你们就回村里叫人。

  马狗蛋:嗯,好啊,我留下来。

  陆陆续续又留下来了几个人,就这样矛自大带着七个人,其余的分成两队分别各自进入了洞穴。马狗蛋等剩下五人在洞内大厅等待,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提议说,我们到别的洞门口去看一看怎么样?大家一想好哦,他们去了右边的三个洞,还剩下这几个洞口,我们一个一个看吧,说不定有什么新的发现。就这样大家一合计,觉得这样还是个理儿,要不然我们这样干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这样等大家出来的时候,我们好直接进别的洞。

  就这样大家准备动身去探另外的洞穴,突然洞顶哗的一下一声怪响,众人纷纷抬头看去。众人都惊呆了,天呐,那是什么?洞里那是什么?只见马老偏正双手,双脚的趴在洞顶,咧着嘴看着大家傻笑,嘴巴里流出了哈喇子,他正在一步一步的向前爬行。身形如同猿猴一样,就那样向前爬着,但只见其屁股上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这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上面布满了黑色的细鳞,就在这时地面也升腾起了薄薄的雾气,颜色呈现出诡异的绿色,马狗蛋等人也发现了这种怪异的现象,便拔腿想跑,但是为时已晚,只见其双腿,已开始慢慢的呈现出了白骨一样的颜色,其血肉如同豆腐一样落在地上,一坨一坨一块一块,又如同人流下的鼻涕,这一会儿的时间也不过只是短短的几秒钟。

  按常理说应该有鲜血流出来,但是他们却没有,众人眼中充满了惶恐,以及对死亡的绝望,有人吓得发出了哇哇哇的叫声,早已不像是人的叫声。片刻之间,大家都栽倒在地,众人奋力的向前爬行着,一袋烟的功夫,地上只剩下了五具动作扭曲的骷髅,有的人伸着手,有的人捂着眼睛,更有的张大嘴巴。但是要说唯一还给他们留下的器官,那就只有那颗红色的心脏,此时也变成了黑色,里面透着一丝丝的红色的经络。

  与此同时,在后山的茅天雷家里,他正端坐在神坛前面双手合十点燃了三根清香,很庄重的给祖师磕了三个头,口中言道:卦儿虽小,落地千斤,一不怪弟子,二不怪来人,弟子今日有事把卦来问平,一不要你六块阳卦,二不要你六块阴卦,也不要你五虎残羊,也不要你五羊残虎,但要合同三卦,双手合十,拿着三副圣杯,对着祖师左转三圈,右转三圈,然后抛下了六块圣杯,

  结果卦片落地,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地面上呈现出了一个很深动的卦象,五虎残羊。矛天雷瘫坐在地,完了全完了,辰戌丑未身亡故。加上先前枣树的七声乌鸦叫声,七死八活九断根。再加上这个五虎残羊,必是大凶之兆,就算大罗金仙也无法救其性命。

  圣杯自古流传已久,专断鬼神之事上通九天,下到十殿阎罗,中间还能断,人间百事!综合了六爻,连山归藏,所以无不应验,奇准无比,只是使用此圣杯的人要求极为严苛,必须根据人的生辰八字天机造化,方可习得此术,不然就算有失传承也难以灵验,其中最主要的是以动物之象,山川河流之象,以生动的形象表达出人在某个时间点所做的事,可以称是铁口直断一卦千金。但由于此卦流传极为甚少,只在少数人中传承,而且既有独特的解卦体系,也有独特的卦词爻辞,对人的悟性要求极高,茅天雷师出四川丰都。

  其门派起源,可以追溯到黄帝时期,既综合了神农氏,九天玄女法脉。已融合为一体,其传承极为隐蔽,极少有人知晓,就算有人的病治好了,也不知道是谁人出手,主要是天医一脉体系。其祖师有时幻化成人形,穿着与常人无异,常常遇到有生病疾苦之人,心地善良之辈,便出手救治,可一日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偶尔上起病人之体,借病人之口告诉病者家人何方拿药方治此病。

  所以茅天雷看着此卦,便心灰意冷,知道生死已定,无可救药,便令其夫人找来锄头,将其坛门一应之物,全部深深的埋在了墙体之内。令将其所有符画全部归纳为一张白布符之上,烧化成灰,装一瓶内,准备夜深人静之时,来到茶树之下。

  突然外面传来了狗叫声,茅天雷大吼一声是谁?便闪身出了房门,这时只见村长马三笑来了,鼻子嗅了嗅,哎呀,你这是抽烟呢吗?其实他知道茅天雷根本不抽烟。

  茅天雷笑到,我这刚才有蚊子熏了一下蚊子,我屁股上被咬了一个老包了。马三笑假惺惺的笑道,不是又在搞什么封建迷信吧?茅天雷说什么封建迷信,早就没搞了我们应响应号召,彻底清除四旧封建余毒,是我们每个村民的责任,及时发现,及时报道。

  马三笑说到:这还差不多,我来找你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想问问你的意见。

  茅天雷:哦,什么事儿?

  马三笑:今日你的兄弟带着众人进山洞去抓马老偏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没回来,你有什么看法和意见吗?

  说完这段话的时候,马三笑紧紧的盯着茅天雷的眼睛,似乎想看出一点什么破绽。

  茅天雷:哦,我也听说了这事儿真让人着急呢,我正准备去找你呢。

  马三笑:是吗?那为什么开会的时候你不来呢?

  这话一说出也真是咄咄逼人,稍有不慎,又免不了一通责骂,轻一点的估计又是抄家翻扁桶。

  茅天雷:哦,那会儿我身体不舒服,正想给你去请假来着,这不正准备让我老婆去找你呢。

  马三笑:胡闹,有病在家干嘛?为什么不去看医生?难道是我们这里没有药吗?

  茅天雷:不是,确实是我的不对,正准备去你就过来了。

  马三笑:我来找你呢,是有别的事儿,你感觉他们这次能平安回来吗??

  茅天雷心想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便随口说道,我听见这个乌鸦一直叫个不停,总吵得人心烦意乱,老一辈的人不是说乌鸦叫没好事吗?我也不知道这个可信不可信,但是按理来说老人们说的话,应该有一点可信吧。

  马三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能不能给我掐一下?茅天雷说怎么掐?掐什么?

  马三笑说,用你那封建迷信,这次是组织允许你这么做,茅天雷听到这心里不免翻起了鄙夷之态。这时农归花泡来了一壶热茶,递在了马三笑的面前,马三笑接过茶喝了一口。啊,不错嘛,还是四川的云雾茶。见状,茅天雷便说,哦,这是我爹留下来的。马三笑说道,这是小资阶级,以后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了,这茶叶是大家的,以后不要搞小资了,这次就算了。

  茅天雷假装在手里搓了搓,,谢谢村长。随后便说道,我感觉他们这次凶多吉少,免不了要吃上人命,我建议还是早早叫他们出来的好,这要是出了人命,乡里知道可不得了。

  马三笑听闻心里一哆嗦,他每次出手还没有治不好的病呢,这占卜之术,更是铁口直断,应该是错不了。便假装镇定地说道,依你之见,我们该怎么办?

  茅天雷说到,只有等明日太阳出来之时,午时三刻雪融化之际我们在组织人手上山一探究竟。因为那个洞内只有那个时间才能够进去,如果其他时间进去的话,难免有毒气溢出,轻者脑瘫,重者肉化剩骨。

  马三笑听闻,真有这么严重吗?不是说里面只是有一条烂蛇吗?我也只是听长辈说有一条牛在那洞里面没有了,其实马三笑心里比谁都清楚那洞内的凶险,但是为了面子还是只能强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茅天雷一脸嫌弃的样看着马三笑,敢怒不敢言!只能委婉的说道,我们明天还是要组织人上山去看一看,不然真的出了什么事大家可都不好过,这来年马上就是开荒的季节了,再加上春耕,免不了要向上级申报,少了人口可不得了啊,马三笑听闻,心中也难免起了一个波澜,便说道,那我先去准备,明天一早组织人去上山,早上叫人来通知你。

  茅天雷:好的。

  马三笑出门,便离开了后山,后面传来了一声声狗的狂叫,仿佛在诅咒这个该死的村长。你咋不过来让我咬一口?已经好久没见油水了。

  茅天雷看着马三笑远去的背影,心中顿时疑云重启,便叫来了农归花,如果明天我回不来了,你记得把这个瓶子带到你娘家去,再也不要回来了,等过些年月风声不紧的时候,再寻一弟子传授,据我推算不出20年,这一切的灾难都会过去。

  农归花:你非得要去吗?

  茅天雷:我自家兄弟在那里面不去不行啊,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谁叫我有个没有出息的兄弟呢,他偷走了我一样东西,我必须去把他寻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