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玄门有妖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节《村长的秘密》

玄门有妖气 御剑阁茅十八 5118 2020.12.09 14:30

  随着清晨一声高亢的公鸡的啼鸣,迎来了新年初一的第一缕阳光!然而今天早晨的阳光却呈现出了诡异的红色,红得让人心慌慌,唯有全村最高的茶树上面成群盘旋的乌鸦呱呱的叫声告诉人们,今天并不太平。它们似乎早已闻到了死亡的气息。平时的早晨它们都很少这样盘旋,因为天气寒冷都懒得出窝,就连村里为数不多的母鸡都冻得踮着个脚,更别说这发瘟的乌鸦了。

  卯时十分,村里的烟囱陆陆续续升起了白白的烟柱,都这样无精打采的喘着白气似乎比平时都寒冷了许多,也萎靡了许多。在血红的阳光投影下像极了一条条蜿蜒爬行的巨蟒指向天空。

  喂喂,!村里的喇叭响了起来,传来了村长的声音。请大家吃过早饭之后紧急赶到学校集合,昨日进山的人还没有返回,今日务必男女老少都必须参加,若有不来者扣工分三十分。

  村民们听到这催命的号角,似乎明白了什么,估计大多数是昨天上去的人已经出不来了,莽山洞无人敢去!村长为了一己私欲,紧逼众人进山洞,村民们心中也燃烧起了怒火,上山去也是死,不去也是死不如拼了。

  与此同时,马三笑在房间里,来回的踱步走着,其一米九的身高,再加上满脸的络腮胡,阳光透过窗户打在他身上,让他显得格外的阴森和恐怖,他抬起左手后肩不停的跳动着,内心也烦躁不安,这似乎有着什么第六感的提示。突然他眼睛爆射出惊人的寒光,一咬牙。便夺路出了学校。走在通往刘寡妇家的路上,左顾右盼,东张西望,生怕有什么人,在后面跟梢儿。还好现在时间还早,路上没有人。路上虽然白雪一尺多厚,但这个一米九的身形之人走在上面居然不留下一丝脚印,雪地里落下了一圈一圈的深深的直洞,因为马三笑脚上穿的不是正常人的靴子,是请铁匠特意打造的弹簧靴,其速度快弹跳又稳,不一会儿便不见得其身形。

  刘寡妇家里,大门紧锁,马三笑左右撇了撇,一个跳跃来到了大门口,缓缓的伸出了左手,在大门上轻轻叩击了七下,节奏三轻四重,又伸出了右手,在大门上重力扣了三下。此时的刘寡妇正在给怀抱里的孩子喂着粥,里面还有点儿大米夹杂着玉米。当听到了这个敲击的声音之后,立马悄悄的来到了门边问道是谁?马三笑回答道,是我!刘寡妇便打开了一条门缝,马三笑闪身进了屋内。

  刘寡妇一个拥抱便把他抱在怀里,马三笑挣脱开了刘寡妇的手臂,说到情况紧急,这次我召集村民再次进山洞,茅天雷必死无疑,赶快把我放在你这里寄养的东西拿出来。刘寡妇见状,呸了他一口,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马三笑感觉自己刚才有些粗鲁,便微笑道称:我每天都很想你,说着就凑着大嘴在刘寡妇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刘寡妇脸红的,你这胡子太扎人了。马三笑用力在刘寡妇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快去拿东西,刘寡妇这才一扭一扭的来到了地窖边。马三笑搬来了楼梯,三下五除二的揭开了地窖的盖板,放下楼梯来,到了地窖底部。只见在地窖内部有一个一米长的鸟笼,里面关着一只白色的大鸟,嘴巴足足有二十厘米长,双脚如铁钩一样,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五彩的光芒,足足有四十斤重。

  马三笑,话不多说,从衣兜里掏出了匕首,划破了自己的左手中指,鲜血横飞,其脸上抽搐了一下,嘴巴里发出了咕咕咕的三声鸟叫,速度极快,呼叫着笼中的大鸟。白色的大鸟见状,便扑到了鸟笼上,发出了嘤嘤嘤的叫声,显得十分亲热,十分开心,马三笑迅速的伸出了流血的手指,白色的大鸟见状便一口含在了嘴中吮吸起来,眼睛微眯着,极为享受。足足过了十分钟,马三笑抽出了手指,只见手指呈现出了诡异的白色,如同失血过多的后遗症。

  马三笑迅速对着食指掐诀念咒,其伤口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不下五秒已和好如初了。马三笑便夹紧了舌头,手捂喉咙,发出了奇怪的音节,白色的大鸟寂静费神的听着,时而点头时而眨眼,其表情活脱脱的就是一个人形。随着马三笑最后一个音节的结束,白色的大鸟用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马三笑,然后重重的点了三下头。马三笑打开了鸟笼。然后把白色的大鸟抱在了怀中,顺着楼梯直接爬到了上面。刘寡妇见状便把马三笑拉了起来。

  那大鸟来到地面,便抖了抖身上的羽毛,然后扇动着翅膀一副想要飞的样子,像极了刑满释放的犯人,见到了久违的天空。只是阳光打在它洁白的羽毛上,仔细看羽毛的边缘,呈现出鲜血一样的颜色,红的可以滴出血来。大鸟死死的盯着刘寡妇,刘寡妇吓得便躲到了马三笑的背后,马三笑对着大鸟又咕噜了几声,大鸟微微的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刘寡妇放在椅子上的孩子。便眼睛微眯了起来,似乎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

  马三笑对刘寡妇说道,今晚天一黑,你便把大鸟带出大门,让其向上海方向飞行。刘寡妇惊讶的问道,为什么是上海?马三笑说了一句,不该知道的就不要知道,说罢从兜里掏出了七十斤全国通用的粮票。说到:今晚过后,我可能就不会再出现了,你留着这些粮票省着点用,如果等孩子长大,我有机会会来看你们。当然是在我没有死的情况下。我在学校门前核桃树下面埋了一本书,你等再过二十年之后再把这书挖出来,那个时候一切都没有这么严了。记得让孩子好好学习上面的东西。说罢便转身离去,在几个跳跃之间,马三笑已消失在刘寡妇的视线之内。刘寡妇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眼里挂满了泪花。像极了一副死了丈夫悲伤的表情。

  大约十点的时候,村民们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学校的打谷场,众人的眼睛里闪烁出了愤怒的目光,这一切,马三笑都尽收眼底,但他没有显得丝毫的紧张与害怕。便朗声说道:看你们对我昨天的建议似乎有很大的意见?现在请你们举手表决,同意我昨天提议的举右手,不同意的举左手。

  这时空气中突然的宁静下来,没有一个人愿意举手,大家都愤愤的看着村长。马三笑说道,我要是给乡里打一个电话民兵队马上就到!村民们听到这儿,神情中流露出些许紧张。见无人敢答应,马三笑冷笑道,看你们吃了几升黄豆,也放不出一个屁来,有什么意见有什么委屈,等这次去山洞回来之后再说。

  马三笑:现在开始排队,请大家都到学校的仓库,把铜油,干粮,水壶,锅碗瓢盆,全部带齐,跟随我一同上山。

  村里面瞬间炸开了锅,村长,这是要干嘛?准备不过日子了吗?开年我们吃什么?这么多都带在身上?有的村民开始不干了,直接叫嚣着不去,马三笑见状,飞起一脚,把叫得最凶的人一脚踹得老远,直接把人踹倒在地上口吐鲜血,直抽搐。嗯,马三笑冷冷的说道:还有谁不想去的?大家都沉默了。

  马三笑:茅医生在哪里?把他给我抬下去救治,医药费从大队生产分配拿。

  茅医生:茅医生杵着拐杖一扭一扭的来到了那人面前,因为自己的伤是坐土飞机的还没愈合,所以棉裤上渗出了丝丝的血。

  从始至终,有一个人冷冷的看着这一切,那就是队长马抽风,其实他心里早已经明了,这个村长好像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村长了,但是庆幸的是,经过昨天一天的折腾,他已半死不活,无力在上山了,可是看着村长的这种疯狂举动,他还是感觉到了大事不妙。但是他也敢怒不敢言,只能假装奄奄一息的在那稻草上躺着。

  马三笑:茅天雷在哪里?

  村民:没看见茅天雷呢。

  马三笑:你们去几个人看一看他在干嘛?就说我说的叫他必须马上过来!

  不一会儿从人群里走出了几个人,便表示愿意去催茅天雷,马三笑便点了点头,可以去。

  茅天雷看着农归花远去的背影,其右手在枣树上深深的抓了五个指印。昨晚做了一夜的梦,有一个神秘的声音在告诉着他,今日进山,必凶多吉少,门派传承及一身,务必不可断了传承。这个声音一直在他梦境中直至清晨。所以天刚蒙蒙亮,便叫夫人收拾起门派传承重要的东西远走他乡。为了门派的未来,为了文化的传承,为了人间的疾苦,不得不做出这样艰难的抉择。

  突然间,狗叫声响了起来,茅天雷抬头看着枣树,上面站着一只红色的怪鸟,他正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似乎是被狗叫声惊动的,红色的怪鸟便展翅飞向了森林的深处,只见在远处的小路上,正跌跌撞撞的走来了三个人。

  村民:茅师傅,村长叫你赶紧过去,说要进山搜人,找到马老偏。

  茅天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走吧。

  众人在路上便一言不发,向学校走去,在路上,村民们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其实他们也知道,就算问了,茅天雷也不会多说一个字。因为在这种人人自危的关头,说错一个字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走后不久,这只红色的大鸟又回头了,他又回到了原来的枣树上,目睹了他们远去的背影。但是在他的嘴巴里面,却叼着一个水晶一样的东西,散发出红色的光芒,在阳光的照射下,一个与蜘蛛丝一样粗细的光斑射在茅天雷的房子上。鸟的眼神里透露出了十分悲伤的情绪。

  茅天雷一群人来到了学校,马三笑见状,便说道,等你好久了,以为你跑路了。

  茅天雷:我怎么可能跑路呢?我们都是一家人,一个村里的人,昨天上山的人一直没有回来,我也是心急如焚呢。

  马三笑:是啊,我们大家都很着急,所以说我们今天必须上山去找到他们,我已经吩咐大家把上山要吃的都带齐了现在就差你了。你看还有什么要准备的没?如果准备齐了我们就出发了。

  茅天雷:哦,我都准备好了出发吧。

  马三笑:各位村民注意,我们现在出发,留在家里的人员,务必在明天中午之前,来到西北后山莽山洞门口,叫我们出来,如果没有出来请立即向乡里汇报,请求支援。

  村民们见此也不便多说什么,看村长的主意已定怕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了。

  马三笑:马抽风,你身体如果有好转,随时组织村民前来洞门口探望。

  马抽风奄奄一息的说道:好。

  随着马三笑的一声出发,大家便向后山进发了,所有人都沉默不语,走路的脚步也不是那么快,从眼神中体现出来是一种被迫前行。就这样一群人,顺着昨天他们前行的路线来到了洞口,由于今天是大晴天,所以行走的还算比较顺利,路上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众人看见那骷髅型的洞口,张着血盆大口,喷着雾气,是否要吞天吞地?更是吞人魂魄!马三笑示意大家停了下来。他径直走到了洞门口,看着前一批进洞人的脚印,走得十分的顺畅,没有出现慌乱的脚步,由此可以判定,这洞门口是没有危险的。便向大家示意前进。

  茅天雷跟在队伍的最后面,默默不语,在众人都稍不注意的情况下,左手手心里弹出了一张小纸人,且面色呈现黑色,双手四指红色,但见质地上乘,也不是什么真正的纸做的,而是用的动物的皮毛制成,就这样攥在手心里,茅天雷口中默念咒语,不下一会儿这张符纸便燃了起来,其火光颜色呈现天蓝之色,没有任何的烟雾,就这样定在空中燃烧着,似乎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对他不起任何作用。就这样继续前进着,而那道蓝色火焰的符也定格在空中慢慢的变淡最后消失。但是细心的人会发现,茅天雷身后,隐隐约约有一个人影跟着,更有仔细者便可发现,每当人们走过之后,地上会出现一个莫名的脚印,足足有婴儿大小。

  因为茅天雷在队伍的最后,所以没人察觉,就这样众人不下多时来到了飞鼠盘踞的地方,由于这次的动静比较大,人员比较多,惊动了洞顶上面的飞鼠,他们如临大敌,开始疯狂的盘旋起来,如一种风声拂过一样,从众人的头顶纷纷向洞外飞去,马三笑见此情景向天开了一火枪,砰的一声,由于洞内是密闭的空间,加上强大的音爆之声,飞鼠便失去了超声波感应,相互碰撞着撕咬着,不下一会儿地上落满了飞鼠的尸体,村民们踩在这些尸体上面,脚下爆发出了强烈的爆汁感,滞留老远的血水,空气中瞬间弥漫出了各种恶心的气味,血水,粪水,让人闻之欲呕,便有人直吐苦胆水。马三笑见状,便叫大家捂紧口鼻,快速通过。

  在众人紧锣密鼓的赶路当中,也有人跌跌撞撞,磕得头破血流,走到了昨天马狗蛋等人待的大厅洞口之内,但见地上躺着五具扭曲的白骨,其肢体动作扭曲着,可以看见他们死前所挣扎的惨状,还有那个黑红色的心脏挂在白骨之上,让人看到犹如十万恶鬼之洞穴逃离出来的骷髅鬼。马三笑:大家后退。退出十米远。

  由于人数太多,后面的人不知道前面看见了什么,纷纷你推我搡地向前拥挤,当众人看见这一幕惨状的时候,个个都吓得脸无人色,腿里直打哆嗦,有的就不自觉的手紧握火把打起摆子来。村民们的一言一行都在马三笑的眼中,马三笑说道,大家不要紧张,带我们去探个究竟。

  就这样大家纷纷看向了茅天雷,茅天雷见大家投来了这种期盼的目光便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马三笑:别装了,拿出你的真本事吧,到了这种真正要用的时候,希望你多为大家的安全考虑,请你出手。

  茅天雷:村长你这话什么意思?我真的什么都不会,我不知道你们听谁说的,我会这些东西?

  马三笑:哦,是吗?那前天晚上从川蜀一带给你们送面条的人是干什么的?别告诉我是他们欠你人情?我昨天去找你的时候,你家里烧的香又是怎么回事?你当我的鼻子不灵吗??

  这时候村民也纷纷说道:对呀,茅师傅我们都是生活在一起的人呢,你看这些人死的这么惨,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在这个洞穴内我们也没人会举报你,你就放心的施展身手吧。就算你为大家做了件好事,阴功积德,我们一辈子都会记住你的好。

  茅天雷:你们让我如何相信你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