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玄门有妖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三雌雄滚龙珠

玄门有妖气 御剑阁茅十八 4434 2021.07.03 14:36

  众人一伙看着白曼珠慢慢的化成了人形。在看她身上穿的衣服,一身火红色的皮衣。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更加让人看得目不转睛!

  赵胜阔更是哈喇子流了一地。白曼珠第一眼看到他这种表情的时候,吓得赶忙躲在了我后背。

  二师傅也干咳了一下,然后赵胜阔这才返过神来。然后赵胜阔尴尬的说道,这个这个太出乎我的意外了,这个长得前凸后翘的看着着实让人喜欢呢。我也不自觉的朝身后看了看,不过这身材看来确实让人有一点难以承受啊。我便对他说道,你能再换一身衣服不?白曼珠收到,我不能再换衣服了,因为我这一幻化成形就是这种颜色的衣服,除非重新再买。

  听到她说又要买衣服,我这心肝只跳罢了罢了,这又是收了一个吞金兽啊。这才开始也没想这么多,头脑一热就答应了她的请求。嗯,不过话又说回来,多一张嘴巴吃饭,但也多一份收入不是吗?我就不信她只是个饭桶没有用武之地的。

  想到此我也就心里释怀了,也不必担心她的生计问题了。

  白曼珠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说道,你们到这山上来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吗?有什么可需要我帮忙的呢?我反问道,你有什么本事可以自我介绍一下吗?

  白曼珠把胸脯一体,说到我在水里面比较灵活,而且我还能感受到这个雷电的方向。雷电的方向,这个东西确实挺奇特啊。难不成她这久练成精雷劫渡多了?

  接着白曼珠又缓缓的说到,她还能制造迷雾,让人产生迷幻效果。我听到这里心头一紧好啊,这么牛的技能、这确实赶上东北的这个出马仙的胡仙的威力呢。这个说实话确实有点让我意外,因为有这个东西在关键时刻逃命还是不错的选择。只是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迷晕一群人就可以了。

  我听到这里内心已激动不已,把白曼珠拉到了一边,说到你这些东西,千万不能以后再对其他人说起此事知道吗?这样非给你带来杀身之祸啊。白曼珠缓缓的问道,为什么呢?难道你们人间对我有什么坏心眼吗?

  我告诉他人心险恶之人心恶毒,超乎你的想象,所以说如果你觉得自己活的不够长,你就不要说出去,不然你就到处去张扬吧。

  白曼珠看我说的这么郑重,其实他当即向我表示,只要我不让她说的,她坚决不开口。

  听到她这么说,我也就点了点头。

  我告诉他,我们在寻找一种珠子名字叫雌雄滚雷珠,通体纯银白色。椭圆形状,常常在高山雷暴季节之区。

  这个珠以我的推算,应该在神农架的深处也有可以找到,只是我一时没有找到她的方位。只见白曼珠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说道,让我知道哪个地方有这个东西了。我新奇的问道,你知道哪里有吗?他受到这里有一个常年被雷击的平台,就在这个洞的后方大约2公里之处,有一个高高耸起的平台上。我前些年看见一条很大的巨蟒在那里被雷击而亡,所以我对那个地方产生了深深的阴影和恐惧。我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她说她在这里修行久了,对这里方圆二十里地的一草一木都特别熟悉,所以说她能感应到这个东西。

  听她这么一说,那莫不是就说的是神农台吗?我想应该就是那个地方吧。我和二师傅他们对了对眼,表示我们朝那个地方出发吧。这是赵胜阔说的,这似乎有一点饿了,肚子咕咕叫。这到手的东西也没吃到,你看这怎么办吧?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白曼珠,再看了看洞外,那看看流动的河水得去说道,这个不好办吗?这种事情在这个季节吃的东西是不用愁的。而且都是鸟语花香的季节。我四周张望了一圈,锁定了。一颗很大的歪脖子树。直接把树上挂着一个很大的葫芦包。然后我对赵胜阔说了,今天我们就吃他了。赵胜阔狐疑得看着我说吃啥?

  我用激光笔指着那个树上的一大坨胡芦包说的今天就吃这个东西。其实在这种森林里这种激光笔确实很受用的,因为可以指路也可以向同伴发出求救信号。对前方的危险用这个东西一指就可以看见了大家,也不用过多的费口舌。

  当他看见我指的地方之后,说到你这是疯了吗?我再怎么没有吃的也不能去吃它呀,我宁可啃树皮呀。我笑着说到这个东西山人自有妙计。

  说吧,我从行李里抽出了弯刀,披荆斩棘的来到了这个树下,然后又从背包里带了一个透明胶和一个双面胶带。其实上这种树是有技巧的,当然普通人是不敢上去的,因为这个东西上去的话早晚得成猪头三。这上去成猪头,三还是轻的,最重要的是会命丧当场。

  我练了一段咒语。然后掐了一个手诀,直直的打在了这个胡芦包上面。然后我缓缓的向树上爬去,因为这个树长的是个歪脖子,所以爬起来不是那么灰烬来,到了这个他的洞口,我便用双面胶死死的贴住了这个蜂巢的入口。这样一来里面的风会因为缺氧加上他们自己产生的热量,而把自己活活的闷死。

  在他们紧张的目光中,我快速的完成了这一系列的动作,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之后,我便把这胡芦包砍了下来。

  赵胜阔说的这里面东西真的都死了吗?我说当然死了,不信你摇一摇听一听就知道了。他无疑的抱起了这么大个葫芦娃耳朵贴在上面,听了听果真里面没有了动静。我找来了一根长长的棍子。从这蜂巢的另一段穿插了进去,用力一绞就分成了两半。只见里面有白花花的蜂蛹和晨风,以及一些雄蜂,全部都死在那里面一动不动。这种蜜蜂又叫金环胡蜂!听村里的老人讲,7只这样的蜂可以杀死一头水牛。但今日撬开了他们的风潮,可见老人诚不可欺呀,只见它们体肥朔,一只大约有人的小拇指那么粗。而且长短也不分伯仲。

  赵胜阔呲着牙说的这个东西确实很古怪,不过话说你的手段也不赖,它们硬是没有出来一只蜜蜂,这是他们全军覆没了吧。

  我们分工合作,把蛹和陈体锋分开各分了一大半!足足有三斤重啊。我们三个人一人一斤,吃到肚子里不是高蛋白吗?

  他说我怎么吃这也是有讲究的,再加上赵胜阔的这个锅,然后再加上这些美食。主要配料也是关键,这又靠近西边,所以说踩一点薄荷再加上一点特殊的香料,通过这个油炸出来,味道更加鲜美。其实这个蜂蛹是可以油炸的。至于这个陈劲生,首先得用这个草木飞的余温,把他烤得半熟。再把灰尘扬干净,再放到油锅里面翻炒,放各种调料,那味道不言而喻啊。

  说罢就干,赵胜阔拾得柴火,二师傅去洗锅灶,我便去寻找香料。这白曼珠紧跟我身后,不离不弃如同影子一样跟着我。我说让他去帮二师傅洗锅灶,她不愿意,她说必须跟在我后面,我是她的主人。

  就这样,大约过了少许时间,把所有的一应器材和材料全部都找齐了,然后便开始生火做饭。

  说吧,我便拿出了防风,打火机把柴点着了。锅架上,然后开始油炸。说实话,自从下雪以来还很少自己这样下厨干活呢,不过想想在这以外就当野炊了吧,也是一种乐趣。

  随着时间的推移,赵胜阔的这口锅慢慢的被烧的通红,我麻溜的将油倒了进去,加上了蜂蛹开炸,各种香料一饮而入啊。渐渐的这种油炸蛋白质的味道,飘向在整个森林之中。大家的喉头蠕动都准备要开吃了。

  赵胜阔忍着油锅的高温,伸手在里面捞了一只就吃了起来,并缓缓地称赞到这味道不错,第1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

  我也忙得热火朝天呢。可是在这美妙的气氛当中,突然被一声怒吼,给吵的烟消云散。我们都吓了一跳,这是啥玩意儿叫的,我们回头向河的左侧看去。只见一只膘肥体健的大老虎正在那里怒吼着看着我们。

  我们七窍已升天,吓的天灵盖跳起八丈高啊。这森林里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呢?我们还没进入复地呢,唉,我们也大意了,没有注意到这个的玩意儿都是因为这个油炸的东西太香了,想必是把这老虎的馋虫给勾出来了。

  那时候还是比较老道冷静,对我们说到,咱们缓缓后撤吧,这大老虎估计是饿了,看来它是不会咬我们的,估计是为了香味吸引过来了。赵胜阔说道,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咬我们呢?二师傅说到如果他想咬我们他伏击在那不动,直接一个猛扑上来,我们不就完了吗?他为什么要叫了?肯定是想惊动我们,让我们知难而退。

  这扁毛畜生还挺会懂心理战术的,知道不战屈人之兵啊。难道他读了法律知道他是国家保护动物吗?国家保护动物就可以这样欺负我们的歺餐吗?

  现在说这些也是没有任何价值跟意义的,我们缓缓的向后退着,老虎的双眼爆发出黄色的光芒,支刺我们的内心。

  我们足足退了有一二里地,这才爬上了一棵很高很高的松树上面。这扁毛畜生也不追我们,就趴在我们的那锅那里,看着我们远去的地方,时不时还嚎叫几声,吓得我们肝胆直颤。

  当我从树上挤过望远镜看着这老虎,其中抱着我们那个大青铜盆在那咀嚼着,油锅里炸的蜂蛹。我这个心哪,只在滴血这可是我千辛万苦找来的东西就被这东西给吃了,看样子它坐在那里还舔的津津有味儿。吃饱之后他还打了个饱嗝,然后把爪子上的油舔干净,锅里的油也舔得一干二净,就连成年蜂也被它吃的一个不剩。

  此刻我脑海里想到了一个久违的陈语,他在我脑袋里飘来飘去,小19知道什么叫做煮熟的鸭子飞了吗?知道什么叫给别人做嫁衣吗?这就是叫做煮熟的鸭子飞了。

  我摸着空荡荡的肚皮,再看一看那扁毛畜生,真的恨不得剥了它的皮吃它的肉啊,但是它是保护动物,咱们也没办法。只能自认倒霉吧,这吃啥呢?只要那口锅还在,一切都好办。

  就这样右足足过了大约有两个小时,看他缓缓走远了,我们这才一个人的从树上滑了下来。赵胜阔以最快的速度到了他那口锅面前,把那口青铜锅抱着又返回到了这边,我们看了看4周。没有发现大老虎的踪迹呢。

  这才坐在地上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呀。真的,这个脚差一点就抽筋了。再回头看了看白曼珠,她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问的你不怕老虎吗?白曼珠称奇的对我说道,我为什么要怕老虎呀?它刚才告诉我,它想吃东西吓唬吓唬你们。它说看你们这些熊样就知道一下准跑。

  听到他这话我简直是目瞪口呆,然后对他说的你能听懂他说什么,那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呢?白曼珠说的,你也没说让我告诉你,呀在,你看你们那么紧张的情况下,好像就是不让人说话的样子,我也怕说错了让你责备我啊。

  赵胜阔在旁边气得直跺脚,那咬着牙花子后槽牙都快出血了。愤怒的说道,我们这又是柴火,又洗锅,又爬树,又搞这搞那,感情就是搁在这大老虎准备的。话说你这小妮子知道咋不说出来呢?

  白曼珠访问的好像我说出来你们就不跑了似的。瞧你们一个个的熊样。

  二师傅听到白曼珠这话哈哈一笑说道,确实如此啊,就算你说出来我们也会走掉啊,这么大的老虎压迫感太强了。

  我顿时语塞,确实如此,这么大的老虎,谁敢在他的目光扫射之下还纹丝不动吗?我相信在中国应该没有吧。

  我无力的瘫着双手看着远方的天空,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呀。赵胜阔也气恼的在旁边掐了一根树枝放到嘴巴里,猛烈的咬了起来。二师傅似乎看出了我们的情绪,安慰的说道,这是西京一场,在这岩石森林里老虎会经常出现,所以说我们还是要提高警惕,小心用火啊。

  这个吃什么呢?真是个问题啊,所以说还是得去挖植物吃吧。但再看一看植物周围倒是挺多吃的,第一眼就看见了这个黄精啊。这里的黄金涨得特别的多,太普遍了,而且个头也不小。我们徒手开挖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挖了有五六斤重吧。

  就这样拿到河边去洗了洗,把皮一刮,就这样蘸着辣椒面啃了起来。因为有前车之鉴,所以不敢生活了,万一烤得太香了,把野猪引过来了,那可完蛋了。

  但是也不能总这样吃生的这样也受不了啊,不过在以外就不要讲究这么多了,先把这一餐对付了再说吧。

  就这样众人默默的啃着所谓的黄精,我却吃着像地瓜一样啃了起来。听说这个东西还是一门很好的粮食,神仙都吃这个玩意儿,但是我觉得这玩意儿吃再多好像也就这样吧,反正能填饱肚子就可以了,也就不必计较这么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