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玄门有妖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归乡》

玄门有妖气 御剑阁茅十八 5049 2021.01.03 08:00

  这多不好意思啊。村长说,这有什么都是乡里乡亲的,你们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帮这点忙不算什么。我赶忙给村长报了我的生辰八字。

  村长很认真的听了起来,然后沉思良久,用拐杖在地上画了很大的一个圆。大圆套小圆,我看的都有一些头晕眼花,比数学老师画的都还圆,村长就给我解释起来这个七政四余,以太阳,月亮,木星,水星,火星,土星等组成的一个庞大的星系,然后又以二十八宿为辅助排列整个星盘,根据人出生的年月日时,即太阳月亮的地理变化的位置所排的一种盘。

  我听这种方法是云里雾里好像如同听天书一般,这跟我学的什么天干地支阴阳五行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东西。这让我对老村长更加的崇拜跟敬仰。

  又过了一会儿,村长把这个大大的圆盘平分了十二等份,然后又在外面加了很多数字,这复杂程度,真是让人拍案称奇。

  大约足足过了三盏茶的功夫。老村长笑眯眯的对我说,你今年这个正月十五必然会结婚。我看着老村长大笑道:我是绝对不可能结婚的,我现在还没有谈女朋友,就算是相亲也没有这么快呀,老村长笑着说,我们拭目以待。

  然后我又问老村长,我以后的财运怎么样?老村长抽了一根烟,然后坐了起来说道:财运目前不错,但是你有一劫难,就看你能不能躲过去了,躲过去了此生是一个方向,躲不过去你此生又会经历另外一个境界,达到一种让人无法触及的天地。而且通过这个新盘也是看你有雀投江之嫌疑。

  我问你村长:这个雀投江是什么意思呀?是麻雀去到江水里洗澡吗?村长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雾吞到肚子里。又缓缓的吐了出来,看着天空幽幽的说道:雀投江是指一种格局,指的是人有投湖自尽的嫌疑。紧接着他又说道:你的八字是九死一生,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的八字,你这一生唯一要当心的就是你的朋友,他们除了骗取你的钱财,就是利用你,记住有朋友找你借钱的你千万不能借,要不然你一生的财富都会被朋友捞之一空。这一劫难很严重,也是你的最后一劫,就看你的造化了。

  听到村长这样说,我的心七上八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话。但是心中忧郁的情绪布满整个脑海。我在想,我的命就这么差劲吗?我感觉自己还好啊,除了经常被异性朋友骗,被同性朋友坑了以外,好像也没啥了吧。我自问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中间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为什么就是这样的命运结局呢?我十分的不甘心。

  我对村长说:如果这样,那我还不如沿街乞讨算了。村长哈哈大笑的说道:你不可能去沿街乞讨的,你的命就注定了你有两条路要走,具体是哪一条这个天机我也算不透,但是你要经历这个劫难,这是谁也没办法改变的。

  听罢我给村长递了一支烟给他点上了火,自己也默默抽了一支。紧接着又跟他聊起了村里近来的变化。村里好多人都已经去世了,就连村里唯一的守村人王大柱也在前年病死在床上,还是村里集体出的钱去安埋的。最后村长感叹道:哎!这个时间过得太快了,我们都老了,这个村也不如以前那么热闹了。

  最后接近中午时分,老村长最后对我说道:你这一辈子唯一有的就是师徒缘分比较深厚,而且你也是六亲无依无靠,只有自力更生,别人都帮不了你啊!切记遇到任何事情一定要想开,这个世界除了生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村长说完这些话之后,就慢慢的拿起了拐杖步履蹒跚的向来时的路走去。

  目睹村长远去的背影,我深深的陷入了沉思之中。就在这时头顶上的树枝被寒冷的风刮掉了一只下来,刚好砸在我的头顶上,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抬头看了看这棵老树,不禁有几分落寞更加暗自神伤。心里已经不像我以前的状态了,我以前都是阳光快乐的,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沉重过,早知道我就不应该来看这棵古树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唱道:上大人,孔乙己,化三千。这个是一种打牌的方法,就是我们当地的一种纸牌,没事的时候别人都会唱这几句来自我嘲讽一下。

  我的思绪被手机铃声吵醒了。结果一看是家里人打电话让我回家吃饭呢。我便收起了心思,回到了家里准备去吃饭。回到家里跟父母坐了下来,看了桌上各种丰盛的美食,便把刚才的阴影抛在了脑后。吃完饭之后,父亲对我说道:今天有人杀猪,我们得去帮忙。我问他:是谁家杀猪?父亲告诉我说是村里的王门庆,也就是守村人王大柱的哥哥。只是这个人是个酒鬼,嗜酒如命,一次最多要喝一斤半的酒,但是喝完酒他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打老婆,每当听到他老婆在房间里嚎叫,我们都知道一定是他又喝酒了在鞭打绣球。不过还有一次更搞笑的,就是他在一家人吃过酒宴之后,回来经过河边,由于喝的酒太多,便倒在河边倒头就睡。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路上陆陆续续的躺了七八只王八,其缘由就是因为他喝的太多,吐的稀里哗啦,河里的王八出来觅食,刚好吃了他的呕吐之物,结果由于酒精太多,这些王八都被醉晕在那路上。他不由得啧啧称奇,手舞足蹈的说道:这个酒吃的不亏,还捡了这么多活王八,回去刚好炖了当补品。这一段奇闻让他足足在村里吹嘘了好多年。不过还有一次听说,有一天他喝多了激怒了王大柱,王大柱在三更半夜看见王门庆在睡觉的时候,用皮带把他绑在床头上,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马蜂包,直接塞到了王门庆的裤裆里,这一下可算是真正的捅了马蜂窝了,只见王门庆,哀嚎,惨叫,痛苦挣扎着,咆哮道:一定要把王大柱活活的剥皮抽筋。

  听说这次差一点要了王门庆的老命了,其下身肿得如同一个猪蹄一样,在床上足足躺了有三个月之久。连吃饭上厕所,都要人搀扶着过去,走路的姿势如同电影里面那个巧奔妙逃的日本鬼子一样。只要稍微一用力不得劲儿,便疼得龇牙咧嘴,衣服内裤都不能穿。这在全村成了一个很大的笑话,不过经历这次之后,王门庆彻彻底底的把酒给戒了。反正村里人谁见了王门庆都不叫名字了而是直接叫王毛驴。每当听人这样叫他就会抓起地上的泥土,狠狠的砸向别人的嘴巴,然后骂道我日你奶奶个嘴儿,晚上打死你。见状大家都一哄而散,留下了一片别人的欢笑声。

  事隔这么多年回想起这些往事,心里还是觉得有一些搞笑。吃过午饭,我们来到了王门庆的家里,只见他头上也长满了白发,早已不见当年年轻时雄壮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是一个敢打老婆的人了。当他看见我的时候,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我,很惊喜的叫道:小十九回来了。我便迎了上去,递上了一根烟说:叔叔好,多年不见叔叔变得比以前更帅了。王门庆说道:都老了没用了,还是你们年轻人在外面有出息啊,见过大世面,我们这些人只适合在家里拿锄头。我笑着对王门庆说道:哪里啊?外面也不好混,在哪都是吃苦。

  这时他的老婆迎接了出来给我们都倒上了茶水,递上香烟,说道:外面冷,到这里面来烤火。我们农村的一般杀猪都会请人来帮忙,大概三、四个人,然后会提前个把小时把水烧得滚烫滚烫,好给猪刮毛。我们一行人来到了厨房里面,只见在角落之处用很大的树木疙瘩生了一个很大很大的火堆,木柴燃烧的噼里啪啦仿佛在欢迎着大家的到来,同时也衬托出新一年的丰收喜悦。

  我和父亲落座之后,就跟他们聊起了家常。问长问短嘘寒问暖,没过多久外面又来了几个人,其中有一个是我比较熟悉的,那就是村里的屠夫九东升,只见他双眼还是带着一股杀气,一脸的络腮胡,像极了无极剑圣。随时准备掏出自己的杀猪刀,一刀了结猪的性命。当他看见坐在角落里的我的时候,嘴里放出了惊喜连连的叫声,你看多年不见,小十九都长这么大了。我赶忙站起来,迎着他说道:东叔您好,然后递上了一根香烟。他客客气气的接过了香烟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尴尬的摸摸自己的口袋说道:你看我们这都抽旱烟不抽这个烟,实在不好意思啊!你这大老远的回来是客,我应该给你烟抽才对的。我笑着说:东叔不要这么客气,然后又给后面的几个人递上香烟表示慰问。

  就这样大家围绕在火盆周围,你一言我一语聊着今年的收成,嘴里嗑着瓜子,不到一会儿就有个把钟头过去了。大家聊得正起劲的时候王门庆的老婆进门来喊道:水烧开了可以杀猪了。

  这时大家都纷纷起身来到了屋外面。东升叔把杀猪用的各种工具一字排开摆在那墙边。直接有大刀,小刀,剁骨刀,剃肉刀,一应俱全。这个时候,东升叔手中拿一个长长的钩子,走到了猪圈边门口,看见了一头大约有三百斤的大黑猪,它正红着眼睛看着东升叔。仿佛已经感觉到了杀气逼近,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老实。嘴巴里开始发出了嚎叫,一般这种叫声都是表示他急了要咬人了,东升叔缓缓的把钩子藏在了背后。不大一会儿这只黑猪便冲向了东升叔的腿部,这黑猪还会先发制人呢!只见东升叔一个灵活的闪躲成功避开了他的头部,以闪电般的速度将钩子钩到了黑猪的嘴巴里面。这速度,这手法简直堪称绝技。真的是电光火石之间,就牢牢的控制住了这头重逾三百斤的猪。只见它喉咙里发出了哀嚎声,这时大家七手八脚,有的抓耳朵有的抓尾巴,众人合力把它赶到了杀猪专用的砧板上。

  东升叔喝了一口酒,喷在了杀猪刀上,然后又倒了一口酒抹在那猪的脖子上。左手用力的捏住了猪的嘴巴,右手拿着杀猪刀,轻轻的一推,一刀就捅进了猪的喉咙里。那猪还来不及嚎叫,就已经鲜血从喉咙中喷了出来,王门庆的老婆拿着一个很大的盆接满了一盆的猪血,这个猪血做血豆腐特别好吃,里面放点花椒八角等等。

  只是这个三百斤的猪确实太可怜了,都还来不及叫唤一声就已经一刀毙命。这对我来说有所感触,感觉生命流失的真快,生命如此脆弱。我在愣神之间,东升叔拿着一个长长的挺仗,从猪的后腿用力的捅了进去,然后来回在猪的身体里穿插。一会儿进,一会儿出,足足插了一、二十分钟,这才缓缓的抽了出来。然后用开水把猪的后蹄清洗了干净,用嘴对着后蹄吹了起来。一下一下猪的全身慢慢的鼓胀了起来,如同一个很大的皮球一样。只是看着东升叔吹猪的这个表情,让我想起了一个笑话,那就是很多人所说的吹牛。真正的吹牛没有见过,但是吹猪今天是看见了,而且吹的特别大特别圆,特别的鼓。然后大家纷纷拿着棍棒对着的猪的全身噼里啪啦打了起来。没过多一会儿,大家就把猪抬进了一个很大的盆子里面,用开水不停的在上面冲洗。大家纷纷拿起了刮子给猪刮毛,看着这个猪的毛一撮一撮的往下掉,不大一会儿就刮的一根都没了。众人七手八脚的找了一个倒钩,用力的将猪挂在上屋的那个梯子上面。在剩下的就是屠夫的事情了,前腿、后腿、猪头,猪排骨,猪后座一一的拆解开来。然后众人把猪肉拿过来用盐腌制好直接挂在了厨房的房顶上,总算是一头猪杀完了。

  忙了个把小时,大家洗漱完毕,就又回到了火盆边烤火,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等待着今天晚上吃杀猪饭,因为在农村里杀猪所有帮忙的都要吃杀猪饭的,这是我们当地的习俗。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总算是可以吃饭了,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桌上摆了一个很大的火锅,里面放满了白菜,豆腐,血豆腐等,以及新鲜的猪肉,这种新鲜的猪肉,确实比城市里的好吃的多,煮出来的味道格外的香。主要是因为自己家养的猪都是自己打的猪草,没有喂任何饲料,所以更加的健康。

  大家都没有讲什么客气直接开干,喝酒的喝酒,吃肉的吃肉,喝汤的喝汤,酒足饭饱之后,在王门庆的感谢声中,我们各自顶着皎洁的月光回家。我和父亲走在路上,突然听见天空中传来了一个凄厉的惨笑声。听得人寒毛倒竖,这个笑声不停的在空中巡回的播放。我问:这是什么笑声?父亲严肃的告诉我说道:这是猫头鹰的笑声。俗话说宁可听乌鸦叫不听猫头鹰笑,猫头鹰笑必然有人要死了。听到这个我心里很害怕,不自然的觉得后背冷风嗖嗖的。我对父亲说: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吧。

  就这样我们一路无话来到了家里。洗漱完毕迅速上床睡觉了,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还在回想起刚才的那个笑声。这个猫头鹰笑只是听他们的传说,但这个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那会发生在哪个方向呢?

  由于我们处在苗族土家族各种民族混杂的村庄。在我们这里有一个很特别的习俗,就是在腊月到过年这段时间,如果有人去世那是一个特别不好的事情。这会给整个村庄带来新一年的坏运气。

  我相信这个笑声应该有很多村里人都听见了,只是大家谁也不愿意提及。就这样慢慢悠悠的过到了腊月二十九。

  明年就是正月初一了。大家都在准备着各自的年货,村里为数不多的人也在陆陆续续的准备着祭拜祖庙的东西。这个初一的祭拜活动是不能少的,这是我们九姓家族历代的传统。提起我们这个姓氏好像跟远古时期的皇帝蚩尤有很深的渊源,村里的祠堂是在村的最高处,就是大树边上靠山的那个大天井房。那里每年大年初一都是最热闹的时候,也是最神圣庄严的时刻。

  就这样,我也和大家一起忙碌着,准备初一的祭拜。对祭品,一直忙到晚上我们都各自回家了,准备休息睡个好觉,明天早上七点钟出发去祖祠堂参加祭拜活动。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到了半夜两点。睡梦中突然听见了一个嘤嘤的哭泣声和各种哀嚎声,我被这种声音惊醒。打开电灯有些不知所措,这不是村里的喇叭吗?怎么传出这种声音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