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玄门有妖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峰芒毕露》

玄门有妖气 御剑阁茅十八 5149 2020.12.16 08:07

  马三笑,对着众人说道:如果今天在洞内发生的一切,谁人敢抖出去,你们也别想在村里呆了,直接收拾铺盖卷走人,上山跟野猪睡窝棚吧!随后又补充到,如果我们这次顺利回去,每人再多加两斤荞麦面、众人听到这儿,便说道:我们大家都心里明白,这都是为了大家好,我们大家都应该守口如瓶。

  话已至此,茅天雷二话不说,便找了一个宽敞的地方,仔细打量起了那五具白骨,最终眼神锁定在那五具白骨的心脏上,其心脏的血管之上,布满了红色的颗粒,有的还在蠕动。这不由的让他想起了去年,在悬崖上摔死的刘寡妇丈夫的尸体,众人拾柴火,将其尸体火化的时候,其尸骨都燃成了灰烬,唯有心脏烧不坏,可见人的心脏在众多器官中是最坚硬的。经过这一系列的分析,可以断定,能瞬间将人血肉餐**光唯有细小的虫子可以做到,而观此洞穴,常年无人进出,早已成了粉虫之类的毒物的栖身之所。再加上此地与湘西苗族自治州,有很深的渊源,属于少数民族杂居地,这里简称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综合种种案发现场,茅天雷推断,一定有人在此养了蛊虫。便心生警觉,蛊虫成千上万!但看这些白骨,应该中的是腐蚀蛊,此种蛊虫只有针尖大小,聚集到一起会呈现出一种薄雾,给人一种错觉,以为是起雾,其实那是他们繁殖而成的大量虫体,此种蛊虫,比金蚕蛊强多了,其繁殖速度快,还可以退壳变化,进阶成更强大的虫体积,不受母体控制,属雌雄同体,可自我繁殖。但虽说如此强大,却也没有广为流传,其原因也不得而知。茅天雷正在沉思之际,后面突然传来了马三笑的声音,你看了这么久,看出什么花来了吗?

  茅天雷背着身,突然的一声,问的他惊吓了一个机灵。刚刚太集中精力了没有注意到后边还有人。把心神收回,便大声说道:我们村儿有人养蛊,此话一出,无疑是石破天惊!众人头顶如同晴天霹雳。只见大家的脸色,瞬间变得死灰死灰的,有的吓得直接瘫倒在地,眼角流出了泪花,但也有人质疑,说茅师傅危言耸听。

  茅天雷对大家说,你们且看这些白骨,身上的血肉都不见,唯有骨头跟心脏还在,有什么东西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人的血肉剔得这么干净,而且你们再看这个心脏上面,还有红色的虫子在蠕动,众人便纷纷向前看去,果真见到心脏之处,还有密密麻麻的红色虫子在蠕动着,又如同一窝蛆虫一样,让人心里不仅头皮发麻。众人这边擦了擦眼睛,不得不承认这个可怕的事实,也有人愤怒的说道,要让我知道谁养蛊,就算是死,我也要跟他同归于尽。

  茅天雷说到,这种蛊虫有一个缺点,他们没有自主意识,只会在某一个地方呆着,疏于埋伏的好手段。只要经过这稍不注意,一惊动他们,就变成了他们口中之食,其残忍程度比吸血蚂蝗更强大,数量之多更为恐怖。马三笑听到此言,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还希望茅师傅想想办法,我们这里可没有人懂这个东西啊,这次全靠矛师傅了。说罢便拱了拱手,示意茅天雷出手。

  茅天雷话不多说,从怀里摸出了五道黄表纸,分别摊在石头上,脚踏罡步,左手结印胸,右手中指凭空在每道符上画着不知名的符号,此种画符方法为独门秘籍,凌空画符,勾引天地灵气,号令十方鬼神,及入住此符听取调遣,以黄纸为媒介,行人类无法达到之事。只见金光一闪,原本五张普普通通的黄纸突然颤动起来,分别射向了五具骷髅的头顶。众人看到这一幕实属大为称奇,如不是亲眼所见,谁敢相信?

  到此茅天雷并没停手,而是口中朗声喊道:天地玄黄,万气本根,唯我独尊,莫敢不从,斩鬼灭精,听我号令,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只见其左脚用力踏出半步,这一脚刚好踏在后天八卦的震宫位,与此同时,那五具骷髅突然拔地而起,都一起跟随着茅天雷做起了同样的动作,突然整个山洞为之颤抖,地上的土也跟着松动起来,只见这五具骷髅,一字排开,从他们倒地的洞穴之内为半径,疯狂的踩踏起来,每踏出一步,地上的石头表面夹杂着尘土,都发出了点点火星,然这火星刚好如同打火石一般,点着了骷髅的全身,只见五具骷髅燃烧出了白色的光芒,突然地上,升腾起了绿色的云雾,只见这正是之前的腐蚀蛊虫,纷纷向五具骷髅扑去,一时间,空气中散发出了,头发烧焦的蛋白质味儿,恶臭扑鼻,随着时间的推移,空气中的绿雾越来越少,慢慢的那五具枯骨,也在火焰中燃烧成了白灰,最后连同那颗心脏,砰的一下爆炸开来。就此,这五个人便从这个世界消失了,连一丝尘埃都没留下,众人皆感叹人生的无常,以及生命的脆弱,不由得纷纷流下了眼泪,在这种时候谁还不能够明白人生的意义呢?我们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人们不禁在内心深处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马三笑在一旁一直冷冷的看着茅天雷所做的一切,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左脚小拇指,有一根骨头已经没有了,随着那些蛊虫燃烧殆尽之际,他的这根骨头也开始燃烧起来,形成了灰烬,因为他太疼痛,便用力将这只脚踩进了飞鼠的粪便里,来掩盖他脚下产生的异样。再者因为这种粪便具有消炎杀菌的作用,俗称夜明砂。这马三笑也是一个狠角色。

  只见茅天雷盘腿坐在洞壁边的石头上休息打坐调息,马三笑便问,这样可以了吗茅师傅?,茅天雷虚弱的点了点头表示可以了。示意大家可以前进。

  马三笑看着前面众多的洞穴,一直以来没有认真仔细查看,这才沉下心神来,四处查看。于是便说道,大家分成几队人,分别在这些洞穴查看一下,看看他们到底进了哪一个洞?是否有什么线索留下?众人便应声道:是!

  待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有人说到,他们进了最右边的这三个洞穴,看样子是分三队人马进去的,马三笑走到了洞门口,分别一个一个查,看了一遍,便说道,我带七个人进第一个洞,茅天雷带七个人进第二个洞口,至于第三个洞口,我们出来一起会合后再进,我们以一炷香的时间为期限,到时候如果哪个人还没出来,我们再进去里面找彼此,大家听后也没有任何反驳的意见,表示同意,就这样马三笑从人群中挑出了七个人,跟他一起进第一个洞,他假装在手上吐了一把口水,搓了搓手说:出发!说罢便带领众人闪身进了第一个洞穴,不一会儿就不见了其身形。

  洞穴之内留下了茅天雷等一行人。这时大家纷纷的把眼光投向了在洞壁边的石头上休息打坐的茅天雷。他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着众人期盼的目光,于是心中不免生起了怜悯之心,便对众人说道,你们中间如果有想回头的可以现在回去,待会儿马三笑出来我会告诉他就说大家进了别的洞穴。

  听到这话众人如同看到了新生,有人当即表示想回家,这也是人之常情,在这种时候谁会想着去冒险呢?不如早点回家啊,老婆孩子热炕头。立马有2/3的人表示要回去,茅天雷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于是这些人便撒腿向洞口奔去,不大一会儿茅天雷面前只剩下了十人之多。

  见此情景,茅天雷对剩下的人说道:我们这次去可能会有牺牲,可能一去不回,如果你们想回去了可以走,然而留下的人却说道:感谢茅师傅一家人对我们村里的贡献,我们怎么可能让茅师傅孤身一人进入洞穴呢?就算大多数人没有人性,但我们都是受过您家恩惠的人,如果这个时候走回去了,不免太薄情寡义,与禽兽何异?

  茅天雷听大家如此一说心中万分感慨,便说道只要有我在定护大家周全。大家异口同声的回答道:好。

  于是大家便慷慨激昂的向洞口走去,此时茅天雷叫住了大家。

  茅天雷说:且慢!

  说罢便从后面招了招手,左手掐了一个独龙钻山的手诀,只见从后面白光一闪,一个大约桌子高的小孩童站在了大家面前,身体呈现出来半透明之色,径直来到了茅天雷的面前,眨巴着小眼睛看着茅天雷。

  茅天雷便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铃铛,只见这小巧铃铛成黄铜之色,用羚羊角做的手柄。对着小孩念道:铃响一声告禀天神,铃响二声告禀地神,铃响三声告禀鬼神,铃响四声告禀师祖师爷与师尊,云中走马速降来临。

  突然地上刮起了一阵莫名的阴风,只见小孩后面陆陆续续的站满了人群,足足有一寸多长,身披红色的披风,个个都骑着高头大马。众人见状,便向后退了几步,问到这是什么?茅天雷答道:这是战场上无家可归的亡灵。

  话不多说,茅天雷把手指向了第二个洞穴和第三个洞穴,只见这些兵马,自分两路,分别向洞内进发,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众人的目光之中。

  随后便召集大家跟在后面前进,当大家正要踏进洞门口之际,突然见后面退出洞穴的人又回来了,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问回来的人们,你们怎么又回来了?只听那一群人焦急的说道:洞门口关闭了。我们刚到洞门口,那洞门突然就关了下来,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字:莽山枯骨洞,只进不能出!茅天雷等人听闻此状,赶忙奔到洞门口去查看,果真见了洞壁上写着八个大字,而且用的还是小篆体。看到这里茅天雷的心沉到了谷底,看来昨日之事,已成应验,估计大家都是要把命交待在这洞穴之内,事已至此,想砸开洞门是不可能的,这洞壁之厚,我们又没有带什么锄头炸药。见此情形,茅天雷对大家说,你们都跟着我走吧,但是有人表示愿意在大厅内等着,你们回来一起想办法。因为谁都不敢私自进那几个小洞里面,万一进去死了怎么办?留在这里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见众人如此决绝,茅天雷也不便多说,便招呼剩下的人一起进了洞穴。

  众人便一路行进在这个小小的洞穴之内,前面的洞口越来越窄,有的地方只能够人爬行而过,大家就这样匍匐着向前进发,这中间不知道有谁放了一个臭屁,熏的人在里面只想抽前面人的耳光,洞内传来了此起彼伏的谩骂之声。就这样又过了一阵,渐渐大家耳朵里传来了流水的声音,在一个拐弯过后,前面又可以站起身走路了,大家也渐渐松了一口气。随着火把的映衬,眼前的景色呈现在大家眼前,只见前方洞穴宽约二十来丈,其景色让人叹为观止,石笋,个个长得奇形怪异,有的如同马腿,有的如同出窍的利剑,有的又如同动物,有的如同龙盘旋在石顶,有的又如蛤蟆一样做铺卧之状,有的又如金钱倒挂葫芦一样,可谓是鬼斧神工,只见洞穴中间有一个很大的石盆,石盆中间积满了清澈见底的水,最诡异的是这个石盆呈现出了白色跟黑色,颜色分明的两条线,犹如一个太极图,只是在石盆的中间长出了一朵黑色的莲花。而在莲花的中心竟然是一个红色的花蕊,里面印着两个字“排教”。当这两个字映入在茅天雷的眼中的时候,他身体被石化了一动不动,眼里看不出丝毫的表情,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大家也不敢叫他。就这样足足过了许久,茅天雷向洞顶咆哮了一声瘫坐在地。

  众人纷纷被他这种举动吓得手足无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走到了茅天雷身边,把他扶了起来,问到叔叔怎么了?

  茅天雷缓缓的站起了身对大家说道:今天我们出不去了,我上了排教的当,村长是排教的人,这个村长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村长了。我门派素来与排教势不两立。今天是我害了大家,那马三笑原本只是想要我的命,没想到却让大家跟我一起陪葬。实在是对不起大家,我定拼尽全力保护大家周全。也只怪排教太心狠手辣。

  众人听到这儿,内心怒火中烧,纷纷从眼中迸发出了仇恨的目光,都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必将马三笑挫骨扬灰,以慰籍昨天兄弟们的在天之灵。提起昨天进来的人估计早已遭了他的毒手。

  大家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传闻让人恐怖如斯的山洞,居然是马三笑与苗疆养蛊人勾结的地方。也只怪他的权力太大,无人敢反驳,早知如此就应该跟他拼了,那样也不需要这么多兄弟们来陪葬。但是现在想这么多也晚了,唯一的办法是看怎么找到出路出去。

  茅天雷对大家说道:事已至此,后悔生气也无用,我估计被他带走的那七人也早成他的傀儡了,也许早已被他的蛊毒所控制,所以我希望大家给我护法,我要开启梦魇大法。他即然不让我们活,我也不会让他活着出去,人生自古谁无死,只看谁早死谁晚死!

  众人便异口同声地答道:好!要死一起死,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他们敢进来我们就敢下毒手!话不多说,大家纷纷展开行动,直接有人搬来了石笋,堵住了洞口,这里的石笋可谓是天然的堵路材料。就这样大家七手八脚赶快把洞口用石笋堵住了。

  茅天雷从背后的背包里,取出了一个黄色的葫芦,上面刻满了符咒与经文。话说这个黑色的莲花,是他们排教的重要信物,结的石髓可以治疗常年在水上行走而产生的风湿骨痛病。同时更是排教炼制丹药的重要成分,更为称奇的是,排教的水上功夫是一流的,传闻他们可以在长江之地行走如履平地,就是因为服用了此物炼制的金丹,更能达到开眼闭水的功效,如出入无人之境,河中的鱼虾惨遭他们毒手。而且还听闻黄河捞尸人,是他们的同门,也得其法脉传承。其总坛是以白莲教为主,行骗人至今,清末年间到现在,一直还没灭绝。就是因为他们常常藏身于溶洞山穴之内其神龙见首不见尾。以至于官方民间各大势力都难以发觉。其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的资金雄厚,有钱能使鬼推磨,所以给他们带来了很多便利条件。

  但是这个黑莲也不是随便形成的,而是用众多青年人的头颅,磨成粉末,撒在天然的石盆之内,孕其与自然结合,再加上排教特殊的方法让其生长成石花,从而结出他们想要的石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