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玄门有妖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蛇羹》

玄门有妖气 御剑阁茅十八 5016 2021.04.29 23:41

  随着柴火不断地向灶洞里增加。灶上的锅从孔内也串出了一阵一阵的雾气。在这烟雾的夹杂中,又闻到了香气扑鼻的肉味。这似乎让我们胃里面的蛔虫已沟通了起来。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感。我隐约间从喉头已经在开始吞口水了。但是也强忍着假装来抓痒痒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足足在过了半个小时之后。随着一声蜂鸣声。由于气压过大,锅盖已经开始向上顶着冒气了。这时赵胜阔说道好了可以吃了。只见他飞快的将锅盖揭开。然后又把手用瓢在上面浇满了水。然后迅速的伸进锅内,将里面的野猪肚提了出来。放在了早已准备好的大盘子里面。我被他这个手法惊呆了。这么高的温度,这在电光火石之间已将其起了出来,这温度得多高啊,如果说是人的手掌,我估计早就掉了一层皮吧。但看他了,像熊掌一样的大手,似乎并没受到任何的影响。

  赵胜阔用胜利的眼神看着我,似乎在说道,是不是很羡慕我的手法。我对他伸出了大拇指,表示由衷的佩服啊。他得意的说道,快开吃吧。我答应了一句,好勒。然后二师傅也走过来了。把那三把椅子放在桌前,我们就准备开吃。但是看到这么大个盘子里面的这个肚子无从下手。

  赵胜阔说的这个先不要急,我把汤汁倒出来,一人分一碗。只见他提着一把弯刀走出了木屋的大门,径直来到了后面的小竹林,从那竹子上看取了一截小竹筒过来。然后洗也不洗,就这样把它插进了猪肚里面。然后看着他这一系列的神操作,这让我想起了周星星演的电影,那个撒尿牛丸十神食!

  他叫我们把碗拿过去接住,然后他用锅铲在野猪肚的另一边一推那汤汁带着乳白色,缓缓的从竹筒里面流了出来,再到碗里,这一瞬间香味更浓了这种味道夹杂着百草芳香以及蛇肉的味道,就带着一种江鱼的感觉。

  就一句话来形容鲜香味十足。我迫不及待的单吃了一碗就准备喝。他叫住了我说道先别这样喝,我这还有一种更小的主管,这种汤必须用这种竹管吸着喝才更加的有味道。

  我从赵胜阔手中接过了这细细的竹管,伸到碗里面慢慢的吸了一口。刚到嘴里还有一点烫,但是又忍不住一口吞了进去。只是感觉如何很香甜呢,而且这百草的方向夹杂着肉的味道,但却又没有那么油腻的感觉,这种感觉真的是莫名其妙说不出来的美味。更加奇特的是,这汤汁里面竟然还有蛇肉的味道,这个蛇肉已经被煮成了肉汤了,像粥又不是粥!

  这时只见二师傅也接过了一碗,也从他手中接过了一根细细的竹管,然后吸了一口。连连称赞道不错不错,你的手艺又长进了不少啊。

  赵胜阔笑到啊,谢谢夸奖,感觉最近确实还行吧。

  我不得不佩服他这个人看起来五大三粗的,但做起这种活来却是极为细腻。果然不愧是炊事班的人呢。

  之见他自己也盛了一碗,慢慢地吸了起来,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

  说实话,真的被他这个手艺所折服了,真没想到他真的能做出这么美味的汤。

  二师傅从自己的行囊里拿出了一些羊肉和牛肉出来。我们一起分着吃了就着这个汤。这个真的是别有一番味道啊。

  汤喝的差不多了,就该吃肉了,但是我想这里面的肉应该没有了吧,因为我觉得这都吸出了浓浓的肉汤汁了,哪还能有肉了。

  只见他用刀划开了野猪的肚子,只见里面的味道才更加的浓烈出来。我也很好奇它里面到底是什么样了,但是当它划开野猪的肚皮之后,我才看见里面的蛇肉还在,唯一不在的是野猪那蜂窝一状的形状不见了,哦,原来这种浓浓的汤汁是这个野猪的肚子。直接里面的食肉还是一节一节的在里面,只是变得更加的诱人,更加的乳白色了。

  她从厨房拿了一个木条根,然后一人挖了一勺子在碗里,我们也毫不客气的品尝了起来。

  只是这蛇肉的感觉真的很奇妙,骨头在嘴巴里面轻轻的一缕就出来了。而且有一种江鱼的感觉,味道像极了才捕杀的鲜鱼一样美味。这种感觉真的像小时候这个是吃的鱼一样美味呀。这都是所有蛇的通性,就是像鱼肉。可能很多人没有吃过吃肉,所以不知道蛇的味道是什么样的。因为我们小时候经常吃蛇肉,所以我知道蛇肉的味道就像鱼一样鲜美,但是呢,却又比鱼好吃。

  就这样三个人坐在桌子上吃着这古怪的食材,但是却又很美味夹说不出来的奇妙了。

  在吃过饭之后,这剩下的碗筷自然是我来洗了,其实做饭我也喜欢做,但是洗碗确实很痛苦的事情。可是不洗是不行的,因为这是采药人的规矩,每过用过之后餐具家居都必须还原,而且水缸里的水都必须把新鲜的。这样才能方便后面来的采药人。这种习俗在我们这里一直都有流传,这叫方便你我方便大家。

  其实二位师傅是喝酒的高手,只是我不会喝酒,所以说也只能看着他们俩在那你一杯,我一杯。由于今天不能进山,所以说也只能够等着明天早晨也无所谓,喝不喝多喝不喝醉了。

  等我们一切忙完之后,便坐在了一起聊天,摆龙门阵。由于这种是大山深处,所以不可能有电灯的,唯有是点了一盏油灯。

  其中不免听起赵胜阔讲起了他的故事。从他的自我描述中,我似乎感觉到他对他的师傅还是一往情深的,至少他对那个五颜六色的茶树还是抱有着耿耿于怀的态度。

  我便旁敲侧击的问到他:赵师傅,你说的这个神农墓它的入口在哪里你知道吗?

  赵胜阔说道:你想干嘛?难道你想把神农老爷子的墓器刨了吗?

  我刚刚打到这怎么可能呢?再说了,借我10个胆我也不敢了,而且也不知道这门在哪呢,怎么可能去做这种事情呢?

  赵胜阔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道:我以为你想进去呢,如果你想的话,我倒是能达到,足以带你们进去一趟地下世界呢。

  这时候二师傅发话了。你真的知道神农墓的入口吗?

  赵尚阔说到,你们如果真想去我倒是知道,我听说那里面有一种人头蘑菇,而且可以制成很好的药材,但是我感觉我一个人很难达到那个深度啊。实不相瞒,这口锅就是从那里面带出来的。

  我和二师傅对眼看了看说到,就知道你这个锅的来历不同一般,但没想到是从那个里面带出来的。

  这似乎让我更加的有信心要进神农墓一趟了,看来这一次进山必定大有收获。

  就这样慢慢聊到了十一二点钟。便准备各自入睡了。因为在这深山之中,这个木床是开得很大的一个通铺,一次可以睡十几个人的,这种下面搭的是木架子,上面是用木板推平后,钉成的木架床。

  这种床的好处就是不让人受地下的潮气所影响,而且还可以防止地面的昆虫以及蛇虫爬上床来。因为在下面的空间比较高,所以说会点满艾草跟蚊香,以驱虫粉撒到下面。这样更有效的杜绝了各种毒虫的侵害。

  模模糊糊之中,我听到了外面有一种鸟在叫,但这种叫声却十分的古怪,就类似于人在天空中发出的哈哈哈的大笑之声。我被这种声音所惊醒的,头脑里一片清明。因为这种声音我似乎很小的时候听过就是猫头鹰的笑声。小时候就听村里的老人说,林也听见猫头鹰叫,也不要听见猫头鹰笑。这既然听见猫头鹰笑了,那肯定准没好事儿。

  于是又想起了明天的上山采药之行,不免疑心重重起来。内心难以平静,最后用手机看了看时间是半夜3点整。

  我便用奇门掌中盘排了一卦看,显示明天没有凶险,但可能会意见不同寻常的事情,至于什么事显示是跟人有关,所以说我也不免起了很大的疑问,既然没有凶险却又和人有关,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呢?我也看的迷迷糊糊。但是回想着看到这卦象,却又显示我们没有凶险,这也就放心了也就够了。

  就这样又模模糊糊的睡了过去。在睡梦中,我似乎又梦到了一个老人腹胡须长长的随风飘摇,眉毛也特别长身穿着一个破衣烂衫,但是精神给人感觉却是十分庄严和肃穆。

  可见他对我说到小九凤,我有一个得意之作要给你。我问的是什么东西啊?

  只见这位白发飘飘的老者说道,你把手伸过来就知道了。我赶忙把手伸了过去,但是之前这是从老者的衣袖里面突然窜出了一个手臂,粗一样的大黑蛇,紧紧缠住了我的手臂,然后要咬我的脖子。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然后一口咬到了大黑蛇的脖子上,死死的咬住不放,就这样我把它给咬死了。

  只见那老者摇头说道,天意如此,这是我这一辈子的得意之作啊,我要走了。

  我迷迷糊糊的看着这老人消失在虚无当中。

  我被这个梦惊醒了,因为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一天光大亮,只见二师傅跟赵胜阔正在那里烧洗脸水。

  当他们看见我醒了之后,便问到小十九,你为什么呲牙咧嘴的在咬东西?你是做了什么噩梦吗?

  我便把在梦里的情景跟二位师傅描述了一遍。

  只见二师傅沉默了一会儿,说到这个不必紧张。有都有了就算了吧,反正以后还会有的。

  我便问到二师傅,这个是什么东西呢?二师傅说的这个是一条黑色的龙,是一个护法。只能说他跟你没有缘分吧。

  这是赵胜阔也在旁边说道,对呀,这个咬都咬了就不要再想了,反正即使如此也便是因果吧。

  我也只好信信然的点了点头。但看时间已经快到早上的6:50了。按照采药人的规矩,在出大门那一刻是不准说话的,所以说我们在房间内都交代出来一切。

  只见二师傅从其那里起,出了一把香和一叠纸钱带着,我们收拾好行李从小木屋出发。

  来到了小木屋的后山路上,二师傅将箱插到了地上,然后又用纸钱在箱上面来回的票,这样算是把香给点燃了,同事也烧了许多纸钱,我们拜了三拜。

  就这样我们在路上一言不发,沉默着向前走了走,只有100米远。因为100米的距离足够了,什么都没有碰见蛇虫鼠蚁蟑螂,蚊子一个都没有。这就预示着我们这次进山是得到了山神的照顾了,所以说也就不必害怕,直接前行就对了。

  就这样一路上我们向着密林深处越走越近,离小木屋却是越来越远,我不自觉的回头又看向了那小木屋一眼,我隐约间看见有一队人马走进了那个小木屋里面。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刚擦了擦眼睛再看去的时候,那又什么都没有了。按照道理说,我应该把这个情况跟二师傅讲一下,但是由于我们是采药人,所以说在路上不能说话,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叫声。

  因为一旦开口说话,那这一天就不用去了,更加不能叫同伴的名字,这是禁忌呀。

  所以说我们每个人身上都配了一顶口罩,当发现的东西就用口哨的指令来代替说话想表达的意思。一声代表这里很安全,二声代表这里有药材,三声代表可以采,如果急促的吹4声里,什么都没有赶快向回走。!当然如果遇到有危险的话,就要吹嘟嘟嘟嘟嘟。而且是连续不停的这样吹,就代表遇到了危险,同伴必须前去救援。

  而且所有采的药材都会放到一起集中分配,人均一份。

  我此次进山的目的是为了寻找的子母灵芝,所以说其他再珍惜的药材,在我看来这并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足足走了三个小时,这才真正的来,到了要找药材的地方。当我们来到了一片松树林之后,脸停了下来,然后我们分别用手比划了一下,表示我们三个人的分头行动,但不能超过50米远。这是我们事先设定好的距离。

  就这样我们分开了,向三个方向进发。只见森林里没过多时,便响起了哨子的声音。其实这种哨子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告诉森林里的动物,这里已经来了人了,你们得赶快远离。

  没过多时,我便来到了一个有艺人荷包而出的一个大松树下面,我在下面发现了一棵很大的。头顶一颗珠啊。这是心中掩饰不了的激动,被吹了二声口哨。因为都知道当一个地方有这种药材的时候,那其他的地方肯定会有一大片,也就在这个松树的周围。

  这个时候只见从师傅们分开寻找的地方也传来了哨声。

  这就表示他们也找到了药材。我小心翼翼的放下了背包的行囊,从里面拿出了采药的锄头,一层一层的扒开了这腐败的松针页面。只见在这个药材的下面,足足刨了有一尺多寸的腐叶林。这才是见到了地下的土壤,我敢打赌地说,这下面的土壤绝对比黑龙江的大徒弟还要黑,而且营养价值更高。我便用采药处刨了起来,没过多久便挖到了一颗有小鸡蛋大的一个头顶一颗珠。这个真的是极品啊,而且这么大个真的是很少见,像这样的个头,足足可以卖好几百块一个。

  而且这种药材一般是成片的生长。就这样一直沿着这个右侧的根系向前看,果不其然在不足10米远的范围内已发现了二三十株这样同等大小的药!

  这可把我高兴坏了。因为我知道这出手便是找了这么好的成效,肯定有很多更珍贵的药材在等着我呢。

  说实话,如果不采药真的不知道,采到药之后的这种激动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这种成就感就如同买双色球彩票一样。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找到什么药材。

  除非你有特别需要的药材,需要提前告诉同伴你特定需要什么药材,然后同伴都会努力帮你找寻,当然你需要的这一门药材同伴是不会要的,因为这也是规矩。

  在出发的时候我已经告诉了师傅们,我需要子母灵芝。其实从赵胜阔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来,他告诉了我你是不可能找到这种药材的,而且这种药材只是在传说之中才有的。

  从老一辈的采药人口中得知这种子母灵芝得来极其不易,而且它的生长条件极为苛刻。因为这种药材的生长一般是指在母子同时死'亡的地方才会有这种灵芝出现。而且是灵长类动物的头骨上面长着的。

  光看着条件就知道很难得到。当然我是抱着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态度来的,所以说无所谓找不找得到,反正要去找。找到了运气好,找不到无所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