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玄门有妖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玄门有妖气

御剑阁茅十八

  • 悬疑推理

    类型
  • 2020.12.06上架
  • 21.19

    连载(字)

510位书友共同开启《玄门有妖气》的悬疑推理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节《旧村往事》

玄门有妖气 御剑阁茅十八 5163 2020.12.06 15:19

  宇宙万物皆为阴阳,盖莫能逃离其法则。万物之灵由人心而定,你我皆生于世,你凭什么说你每一次看见的人真的是人?而不是…………

  读前提示,请理性观看此小说。

  茅天雷坐在一棵由九人才能合围抱住的茶花树下,茶树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为什么说这棵茶树能开出五颜六色的花朵呢?因为这棵茶树有千年之久,是当年神茶大人留下来的。秋天的风如同刮骨的钢刀,一刀又一刀刮在茅天雷的脸上。吹动着他钢刀一般的脸颊,茶树上有几只乌鸦在聒噪,有一只扁毛乌鸦,拉了一泡屎在茅天雷的脖子上,然而茅天雷浑然不知。

  太阳西下,月亮已悄悄的升到半空,茅天雷就这样静静的坐了一天一夜,他的思绪久久停留在他手中捧着的一本发黄的古书之上,名字写着鬼门十三针,在除四旧的岁月里,不知道这传承,还能不能继续流传下去。

  凌晨三点,茅天雷把发黄的古书用檀木箱子,紧紧盖住,拳头紧握,在一个深呼吸之下,挥动起铁锹,上下翻飞,不多时地上多了一个一人多深的坑,他搬起这个沉重的箱子放进了这个坑里,然后小心翼翼的一层又一层的把土坑填平,四下张望,看看周围有没有人,然后又在新开挖的土地之上种满了各种野草,待到来年春天,这里一切又可以恢复如初了。

  听说前不久村里的茅医生,被安排了坐土飞机,这个土飞机可不是真正用泥巴做的飞机,而是用皂角树上面的刺儿,一颗一颗的剪下来,放到筐子里,然后四个人把人的双手双脚,按在筐子里,屁股向下,在筛动筐子,其残酷程度可想而知,往往半个小时下来屁股就血肉模糊,苦不堪言。万一让人知道茅天雷还有鬼门十三针必定逃脱不了坐土飞机的结局。想想屁股直哆嗦,菊花一抽一抽,不由夹紧了裤裆。

  天井屋里,茅天雷和夫人农归花,围在火盆边烤火,手中拿着十分珍惜的红苕,小心翼翼的把皮剥掉放在一堆儿,全部放在一个盆里,好等明天就着苞谷米打葫豆汤喝。在这个人人两眼冒金星的时代,有口吃的就不错了。红苕一人只能吃三口,然后多喝水早点睡觉,以免更加饥肠子。

  冬天的夜格外的安静,偶尔有只猫头鹰打哈哈,这让原本寒冷的夜更是雪上加霜,不禁让人一个激灵。

  茅天雷道:不知道又有谁要饿死了!

  农归花:谁说不是呢!这个缺衣少粮的岁月。

  神农架十万大山深处,人鸟绝见!野猪山鸡,兔子,果子狸,猴子,癞蛤蟆,只要是能吃的都被人们吃光了,不过茅家比别人过得还是要好一点。因为总是时不时的有人敲门送来吃食。

  茅天雷,有三兄弟,茅天雷在家排行老大,老二茅天生,老三茅自大,三兄弟分别住在这个偌大的天井房内,老二老三日子过得紧凑,有时候老大经常拿些吃食分给他们,但是这还是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每当茅天雷家饭做好的时候,老二老三都会端着一个空碗过来,假装说最近吃饭没胃口,找点酒喝,茅天雷只好给他们倒酒,当然有时候也是不愿意,如果不愿意就会被他们举报去坐土飞机,那土飞机十八罗汉也坐不了几下。

  茅家住的地方,和村里有一山之隔,起名叫卡马村,这村里大部分住着姓马的人家,大约有五六十户人家,由于是10万大山,所以田地大多种在半山腰,都是集体开荒。

  其实关于这个村的名字也有一个有趣的传说,相传在清朝年间,有一队商人,从茶马古道来到此地,由于山路崎岖,不少马都卡断马腿,所以这个名字叫做卡马村,每当有人听说要经过卡马村,便直嘬牙花,摇头摆脑,但是这个村有一个优点,山上的药材跟烟草特别多,还出产茶叶,高山毛尖儿,但是在这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也没有多少人,以此为主要劳动力,来生产茶叶跟采药,烟草更不用说,全部以种植小麦、荞麦为主,而且产量极低,人们食不果腹,现在村里人是见着什么吃什么,就连树皮也吃光了。

  相传这里姓马的人家,全部是从江西湖南一带,迁徙人口,已填充常年战乱,导致的人口不足,而强行羁押过来的,一般发配到这种地方的人,大多数是多多少少都有犯罪嫌疑,和屡教不改之人,把他们发配到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开垦荒地,自生自灭,但是他们还是顽强的活了下来,所以这里的人名声彪悍,方圆十里地,号称惹不起的村庄,这便是卡马村的由来。

  这里的人大多是刀耕火种,其实有很多人不知道火种是什么意思,就是把山上的草,树木,根枝,全部堆积到一起,把地上的土堆,堆在这些草树枝上面,然后点着火,把土慢慢的烧熟,这样便可以做肥料,能让庄稼长得更壮,现在很多地方还有这种方式,但弄这个东西还是有一定的技巧,首先白树枝,松树枝要湿的才行,烟雾越大越好,每到春天来的时候,满山遍野都是这种烟雾冲天的景象,空气中充满了这种烧制过泥土的新鲜味儿,闻起来味道还是相当不错的,站在远处看山上点着的火堆,狼烟冲天,像极了,打仗时燃烧的烟雾弹,因为才开垦的荒地,不能直接种庄稼,要把土烧制过后才能更肥沃。

  卡马村只要一到冬天,便大雪封山,什么活也干不了,村长把村里的人们全部集中在学堂开会,宣传上面的政策,学习各种思想,公布来年的生产计划,村长叫马三笑,长得一脸的络腮胡子,身高一米九,喜欢抽旱烟,走到哪儿都是一个老烟枪带着。往往喜欢抽旱烟的人都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吐口水,走到哪儿吐到哪儿,只要一抽烟就会吐口水,特别像那个老母鸡拉稀一样,一汆很远。农村里大多数老人都喜欢坐在家门口抽旱烟,不管哪里都抽,有时候一不注意,一把口水都能吐到别人的身上去。

  在这个年月旱烟也是奢侈品,听村里的人讲,上等的旱烟,要用童子尿泡,这样抽起来劲儿更大,味道更浓。丝滑入口,抽一口赛过活神仙!这种香烟的制作方式,一般密不外传。

  转眼就要过年了,村里集体一人发了一斤荞麦,这就算是春节的礼物了各自回家在自己家里做着吃,荞麦味道比较苦,一般是用石磨推成面,做成饼吃。总比吃糠吃树皮要强。

  村长马三笑,打开了村里唯一一台喇叭,这喇叭挂在一棵很高大的樟树上。

  马三笑:全体村民注意,各大小组组长,带好自己的组员,男女老少,全部到村的学堂集合,领取荞麦面。

  村民听到这个广播声音兴奋极了,哪还等什么队长组织,大家飞跃式的如同脱缰的野马狂奔到学校,第一个到达学校的是马老偏,鞋子都跑掉了一只,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学校都挤满了百十来人。大家一起在那叽叽喳喳,如同黄鼠狼掉进了鸡窝一样,村长马三笑的声音,在外人听起来就如同蚊子放屁一样,早已听不见了。马三笑气急败坏,便用力把队长马抽风,拉到角落里喊到,把火枪拿来。马抽风紧了紧脖子,走到了学堂的二楼,把村里唯一一只火枪拿了出来,递到了马三笑手中。

  已有村民准备去抢那装满荞麦面的桶了,马三笑接过火枪,对天一炮,轰的一下,大家一下全部都安静了,此刻时间仿佛静止了,就连树上的鸟都没有了叫声,地上的蛤蟆也都伸了伸舌头,都大气不敢出,屁也不敢放,有屁的也憋着。

  马三笑:他娘的,你们的喉咙里长出了手,抢个球的抢,人人有份,按工分分配,人手一斤,谁在抢?打断狗腿。

  村民们听到这,缩了缩脖子,都勒紧了裤腰带,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马抽风:大家排好队,男左女右,老人在前,小孩在中间,男人在后面,一个一个领不要抢,人人有份。

  马抽风对马三笑说到:这一折腾,一天又过去了,明天就过年了。这村里一年没有见油水,要不过了年,咱们把村民召集起来去那山洞看看?

  马三笑:你让我再想一晚上,那个地方我何尝不想,我也想去呢,只是生还的几率太低了,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去的为好。

  马抽风叹气道:好,那等等吧!

  西方吹来了寒冷的风,抽打在学校的木门上,木门发出了咯吱咯吱的怪叫声,好像一男一女在说着听不明白的话语。南边靠墙角的地面上放着用丛竹做成的鞭炮。这种鞭炮是在丛竹上打一个孔,塞上棉花,把棉花点着就能发出响声。真正的鞭炮是买不到的。这也就是图个乐趣。

  学校是村里唯一的集体宿舍大食堂,也是村里唯一的办公地点,仓库粮食等众多物资都放在学校,所以必须每天都有人看守。一夜无眠,总算到了大年三十,村里陆陆续续的响起了各种炮竹的声音,按理说大年三十,要杀猪宰羊,但是现在这个年月杀一只猫都没有,更别提猪羊了,耗子都被吃光了。

  天空陆陆续续的飘起了鹅毛雪,松树柏树都压弯了腰,村里唯一个最高大的建筑就是那棵茶花树,上面开满了万紫千红的花朵,但是有一个很神奇的现象,不管有多大的雪花落在茶树上都立即融化成为雾气。茶树上有乌鸦筑巢,这里的乌鸦大约有一两尺长,嘴巴有的长的如同一个水瓢。树下有很多用大理石雕成的椅子,树也是临近几个村唯一的宝物,凡是有头痛脑热拉肚子,只要采取这个树上的茶叶就能治疗这些简单的疾病。唯独就是这个茶树上面的花朵每一朵都有毒,只有在特定的时辰之内服用才是有用之药。

  这颗茶树有12种颜色之多,分别代表着十二生肖,但是村里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如何去采摘这些花朵,只有村里唯一的天医才知道其配比时辰的方法,就是住在山那头的茅家人。

  以茶树为界东边是属于另外一个村庄,名叫双龙村,其土地成赤红之色,很难出产粮食,唯有木材与铜矿居多,所以大多以铜件炼铜为主,双龙村的特色就是在于,长江之巅的这个悬崖峭壁,那里是他们村的禁忌之地,他们大多数九姓之多。

  马三笑看到村里的炊烟袅袅,唯有愁上心头!回想起去年一年饿死不少人,心里就揪成了疙瘩,今年说什么也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虽然心中这样想但是还是没有底气,因为接下来的一年是庚子年,庚子年谁都害怕。

  就连老母鸡要走也要跛着脚走路更别说人了。只希望今天过年可以顺利一点。一大清早马狗蛋儿就过来了猥猥琐琐,瞻前顾后做贼心虚的样子,腆着脸在学校大门口看着里面,马抽风刚好出来倒洗脸水。斜眼瞥见马狗蛋。

  马抽风: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马狗蛋:神秘兮兮的从破棉袄里露出了一角。一个圆形的打点滴的瓶子。装满了黄色的水状物。马狗蛋说是酒。

  马抽风惊讶的看了看他,在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便一把将马狗蛋拉进了房间内。你这个酒是哪里来的?马狗蛋说在刘寡妇家偷的。前些年她刘寡妇的丈夫死了,看他有酒藏在床底下,所以昨天看她出去下地干活,家里没有人然后就去把它偷过来了。

  都是爱喝猫尿儿的主儿,大哥不说二哥。马三笑看见这两个人在那拉拉扯扯,请问你们在干嘛?

  马抽风:我们有好东西给你看。

  马三笑:啥东西啊?

  马抽风:酒。

  马三笑:你们从哪里来的?这是资本主义阶级浪费,给我把门关起来。

  马抽风:舔着脸笑道,好的好的。

  其实很好奇,为什么这个村里没有女人呢?就算是有也特别的少,因为这里10万大山,主要以巫峡相连,上通丰都,下通洛阳,这山里面想要结婚只有从重庆四川一带抢女人,由于地理环境的限制,所以只能从事这种危险的抢亲活动,有专门负责抢女人的人叫棒老二,差不多也就是几斤白面,几块大洋的事,基本上都是用麻袋套住后一个一个的放在村子里,也不准别人看都是凭运气,所以一般看到这个村里的人都是有一种投鼠忌器的感觉。

  也有运气好的抢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也有运气不好的,抢一个三四十岁的老女人,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限制,所以造就了这种畸形的婚姻。

  马三笑:此事不宜过度张扬,要不然送你们坐土飞机。

  马抽风和马狗蛋如同野狗撒欢一样连连点头说,不可能的,不可能,怎么可能让别人知道呢?

  村长马三笑,叫二人搬来桌子椅子,然后让马抽风,把学校阁楼上面的扁桶打开,在最下面有一包肉,这包肉是用老鼠肉风干做成的,还是集体开荒的时候在一窝老鼠洞里掏的,以充公为由没收了这些老鼠做成了肉干以备过年食用。这种老鼠个头很大是田鼠的一种,和真正的那种老鼠还是有很大的区别,那种老鼠带有鼠热病毒不能吃,这种田鼠是可以食用的而且味道特别鲜美。差不多有一尺多长重约一两斤重,如果运气好的话一窝能掏十几斤。当然了如果能掏到老鼠的幼崽那味道更美味。就着滚烫的热水下锅看着老鼠发出了滋滋的叫声这种叫做滚三滚。叫三下就可以吃了连皮带肉拌着蘸料特别美味。不用怎么嚼直接生吞下去,还带着老鼠幼崽的体温夹杂着生姜大蒜的味道在喉头间滑动这种感觉无比美妙,听说在沿海一带有人喜欢这样吃。

  马抽风拿到这包老鼠肉顺着楼梯一溜烟的下到了大厅。马三笑和马狗蛋,早已把做好的荞麦饼还有少许野菜一点一点的放好,杯中已倒满了酒。

  马抽风,把鼠肉打开摊在桌上,就着外面一丝丝亮光,可以看见这老鼠肉红里透着黄,黄色的是脂肪,这种老鼠是吃着地里的粮食长大的,所以还是比较有油水的。田鼠吃起来更有嚼劲。

  马山笑:你们会喝酒吗?喝酒要一口一口的品,看你们俩那喝酒的样子,像极了老母牛上床喝开水烫嘴。

  马抽风和马狗蛋舔着脸笑了笑,我们平时哪有喝过酒啊只是闻到过,在这个年月别提酒了,就算是有汽油喝也不错。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半斤猫尿下肚,早已找不着北,在这酒桌上的三个人,只有马狗蛋不会喝酒,所以喝了一小口就没有再喝了。倒是田鼠肉二三两进了他的肚。等他们喝酒的时候,他就拼命的狼吞虎咽。不知道是因为酒力太猛还是吃的太饱,队长马抽风一个劲儿的脱衣服很燥热难耐,与此同时,身上的青筋直爆身体像膨胀的气球一样足足大了一倍。

  马三笑见此感觉很不对劲,便问马狗蛋,你娘的这到底是什么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