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玄门有妖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秘洞奔逃》

玄门有妖气 御剑阁茅十八 5318 2020.12.23 10:05

  茅天雷突然心头悸动,深渊之处传来了不一样的感应。好像有什么强大的东西,正在朝着自己所在的方位靠近。这个时候他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水壶,拧开了盖子。用脚在地上踩了一个深深的大坑。在坑里面迅速的倒满了水。用了一个隐遁之术,人瞬间消失在大厅里。

  只是众人还没发觉。大家都还在一门心思的看这洞周围有什么东西,是否安全?在洞的一角,让马天林看到了一个圆形的东西,用手摸上去还有一些温度,足足有南瓜大的个头。但看洞顶之上全部都是这种圆的东西。

  有人问道:这个可不可以吃啊?你看咱们来这么久也没有吃东西,大家都饥肠辘辘。这时大家看了看这个圆形的物体,在地上捡了一块石头,用力的砸了上去。咔嚓一声,这个圆形的东西瞬间破裂流出了黄色的液体,还有白白的乳状物。这个时候,马天林走到了破碎的物体面前,找了一根棍子,用力的向里面捅了捅。棍子的一头传来了异样的感觉,然后他们用力的搅动起来。猛的向外面一拉扯,直接从里面爬出了一条黑色的长了冠的蛇。众人看到这条蛇还在那里,轻轻的抽搐着。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后退了几步,有的直接吐了,把口水吐在了地上。有人喊道:叫茅师傅过来看一下!这时大家纷纷向棺材的那头看去,只见大厅之内哪还有茅师傅的人影啊!众人都万分紧张起来,大家纷纷加快了脚步,在洞内搜寻着茅师傅的踪迹,哪还有茅师傅的踪迹,这时大家不免慌乱起来。有的开始准备向回去的路狂奔。突然空中传来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大家不要乱跑,我就在洞内。你们先找地方躲避起来,有东西已经在靠近我们了。

  听到这个声音,大家不免安心了下来。先前都以为被茅师傅抛弃了。

  茅天雷对大家说道:刚才之所以没有发声音,是因为我在分散精力,探查洞外的危险。

  洞内传来了大家的回声:我们誓死与茅师傅共存亡!茅天雷对大家说道:在棺材的九点钟方向,有一个石坑,大家赶快躲进去。感觉估计再过半分钟那个东西就要过来了。众人听罢纷纷向那个方向看了过去,果真在洞边缘处有一个石坑,大家都迅速狂奔过去,躲在那个洞的凹陷之处。

  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挤满了人。有的人呼吸很困难,有的挤得脖子涨红,有的挤得歪眉斜眼。但是这也是很无奈的事,在这种生死关头,也不能计较这么多了!只要能够活着哪怕是屁眼对着脸,也没办法啊!

  这时空气中传来了一个音爆的声音,嘭的一声犹如疾飞流星的火箭!当音爆声停止之后,空气中传来了耳膜刺痛的摩擦声。又是那种在小洞之内听见的那种摩擦声,但凭这种感觉众人也知道,那条蛇估计又来了。

  在洞厅内,只见黑光一闪一条足有脸盆粗的大蛇,头顶长了一个很大很大的鸡冠鲜红似血。两只眼睛犹如黑宝石一般明亮,满嘴的牙齿如同狼的獠牙一样;身上的鳞片,漆黑如墨。但是更恐怖的是,马三笑居然站在那条蛇的七寸之处。只见他脸上的络腮胡无风自动,两眼如同鹰隼一般打量着洞内的各个角落。突然对着空气中呵呵呵的发出了魔音一般的笑声。这种声音听得人内心发痒,牙根生疼。

  马三笑狂笑道:茅天雷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个洞内。我们排教和你们天医一脉,是时候该有个了结了。只是可怜你们的法王也死在我们排教主之手。你想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空气中还是死一般的寂静。马三笑又自言自语道:他是死在你们门派一个放牛牧童的手中。原本你们门派那碗清水是无人能破。说实话,这碗水真的很奇妙啊!在修行人眼中看来就是一条河,我们教主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入口。突见一放牛的牧童从河内走出,我们教主假装病人前去询问,只见那牧童神高气扬的说道:我家门高堂内有一碗清水,所以外人进不去。于是我们教主给了那个牧童半斤重的银元,让他去倒掉那碗清水,但是那个牧童却只倒了一半的水,这时只见河里显出了房子的一点影子,但是人还是进不去,教主看人还是进不去就又给了那个牧童一斤银元,牧童又去把水倒完了。我们教主这才有幸进到你们法王的房间之内,躲在门背后趁其不注意,用本门特殊秘制的铜钉钉在了你们法王的背上。最后你们法王没有办法,只能让其夫人在蒸笼内蒸七七四十九天。但没有想到到四十八天的时候,你们法王的夫人竟然打开了这个蒸盖。那铜钉已经出来了三分之二了。可奈何天意弄人你们法王就此毙命。

  听到这里茅天雷的内心愤怒了。空气中传来了异样的波动。但是这一丝丝的波动,却被马三笑捕捉在了眼中。只见他嘴角上翘讥讽道:你们天医也不过是缩头乌龟。看我如何将你寻出来。说罢,兜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笛子。只见这笛子的上面,好像用红色的朱砂刻着各种鬼怪的符咒,给人一种很有沧桑年代感的感觉。只见它把笛子放在嘴巴里,吹了起来。发出高低不平的笛声婉转悠扬听起来还十分的悦耳动听,但是没有过多久,先前看见的那种南瓜一样形状的圆形物体里都发出了噼里啪啦互相撞击的响声,里面破壳而出了无数条鸡冠蛇。

  由于这种声音存在,躲在洞壁内的众人听起来就如同炒豆子一样的啪啪声,这时候,这些蛇蜿蜒爬行在整个大厅之内,纷纷呲牙咧嘴在洞的四处穿梭寻找吃食。没过多时,有的似乎已经找到了吃食,在洞壁边缘的几个人身上便发出了咻咻咻的惨叫声仿佛如同天上的秃鹫,发现了腐烂已久的食物,在召唤着同类,那些蛇听到的召唤,纷纷向着棺材九点钟方向潮水般的涌来,这些蛇所到之处传来了各种惨叫声哀嚎声,真是哀鸿遍野。不大一会功夫躲在洞壁内的人只剩下了一堆白骨。

  隐遁在水之中的茅天雷见到此状,心里不由得难受起来,出手也来不及救治了,只能够从自己的后背背包里拿出了一个麻袋。这个麻袋攥在手中,里面有东西在活动,突然慢慢的变成了无数只盔甲一样的小蚂蚁,个头足足有黄豆那么大小,只见这些蚂蚁黄的发光。前面的大钳子纷纷的一张一合,像极了要粉碎一切的样子。不大一会儿的功夫,洞壁上各个角落都布满了这种黄色的蚂蚁,有的已经慢慢的爬上了蛇的身体,在这时蛇群已经开始骚动起来,有的蛇咆哮着四处乱窜,有的则已鸣叫不已,疼痛难忍,痛苦哀嚎万分。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只见马三笑对天长啸一声,从衣服袖里抖落出了一个红色的发光物体,对着天空抛了过去,天空中布满了整个油性的液体,在他打燃了连火石的同时,空气中突然发出了咚咚的爆破之声,就在这时,地上的蚂蚁与地上的蛇全部化为乌有了,烧成了一片灰烬。但是神奇的是,在洞穴中央的这副水晶棺材之内,火焰也燃烧不进,蛇也进不来,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屏障,在这上空有无数的根系直垂这个水晶棺之内。

  在火焰的强烈炙烤之下茅天雷所在的水塘之处,已经慢慢的被蒸发干了,逐渐露出了他的身影。茅天雷拱手对马三笑说道:没想到你竟如此歹毒了,对自己的生灵也下此毒手。马三笑狂笑道:这算什么!只要你死我们排教就可以重整玄学派系。所以他们为此陪葬,应该感到无比光荣才对。

  这个时候茅天雷眯眼看向了马三笑脚下的那条蛇,他们之间,早已在目光所及之处,慢慢的缩小,最后被马三笑,当武器拿在手中。只是给人的感觉更加的诡异,更加的让人头皮发麻。

  这个时候马三笑从蛇的嘴巴里拉出了一个头颅,直接丢在了茅天雷的脚下。茅天雷定睛看去竟然是自己的兄弟,茅自大的头颅。只见头颅的嘴巴里,耳朵里都有一条蛇在蠕动,吐着信子。虽然如此,但还是被茅天雷一眼认出了。茅天雷冷冷的对马三笑说道:你已经如此毒辣,那么今天我们就同归于尽吧!话不多说,茅天雷,手中掐诀,口中念道: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你来我不来,若有人来圈圈比我大,反手不言语,泰山压顶影无踪,吾逢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令字一出之前在马三笑手中的那条鸡冠蛇被活活地定住了,再也没法动弹,直接就这样直直地定在了空中。

  马三笑见此情景,心中莫名的有一丝紧张,但是他也不甘示弱,突然对着那口棺材猛的打出了一击劈空掌。只见黑色的旋风向着那棺材的一水壁直接击打过去。在一种嗡鸣声之中,水壁被击破了,但见棺材慢慢的从这个水幕中露了出来。马三笑大声喊道:我知道你们的法术厉害,但是你也没想到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副棺材上写的什么字。

  茅天雷向着马三笑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棺材上面写着“瑶姬“,二字用鸟篆文书写,极为华丽。莫不是神女峰瑶姬(即为西王母之女)。万万没有想到却葬在此地。

  马三笑说到我即打破这棺材的一角,我们整个村庄都会陷入天塌地陷之中,就是上面的老百姓将与我们同归于尽!如果你可以就此自我了结的话,我便放过全体村民老少众人的一条狗命。

  茅天雷冷笑道,难道连刘寡妇的命你也不要了吗?马三笑呵呵笑了,在我来之前我就已经放出了风声叫她们远走高飞了。

  看此情形,马三笑既不会放过自己,更不会放过村里的人,即便如此还说那么多废话干嘛呢?于是乎,二人便缠斗在一起。今日就算拼死也要将马三笑留在此地,不让他出去。

  茅天雷说道:这个茶树之根和这棺材生生相惜,你真的忍心打破这个天才宝地吗?你就不怕你们排教从此没法再从事水上的活计了吗?我就不信你真的敢打碎这个水晶棺,你和我同归于尽?

  马三笑说道:我们排教怎么可能只会就止步于此处了。上海才是我们的总部所在之地,你觉得我们少了这个村庄会有很大的损失吗?我们的势力遍及全球,东南亚的各个地方各个角落。

  说罢,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瓶子,里面装满了狗血,这是专门用来破正法之物的东西。他直接泼到了鸡冠蛇的头顶之上,鸡冠蛇扭动了几下便流动了宛若活物似的回到了马三笑的手中。马三笑道:就你这小小的定身术也能定住我的灵蛇?

  只见马三笑手中结了一个指诀,将蛇抛向了茅天雷。那蛇口中带着腥风之气喷着绿雾像茅天雷的面门扑了过来。

  茅天雷口中暴喝道:千斤神炸。

  只见那条蛇慢慢的在空中定了下来,显得非常的吃力,越来越慢,越来越重,最后慢慢的趴在了地上。嘴里喷出的绿色的雾气慢慢的变少了。眼神里的表情如同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在地上喘息着。

  这时突然嗖的一声从空中飞来了一个竹筒。直直的落在了茅天雷的左手之中。话不多说,茅天雷迅速打开竹筒,从里面取出那种人形的符咒。

  茅天雷口中念道:金光神咒,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唯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受持万遍,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里,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亡形。内有霹雳,雷神隐明。洞慧交彻,五炁腾腾。金光速现,覆护真人。当这段咒语念完之后,整个符箓上发出金色耀眼的光芒。不久,一个金黄色的神龟落在了地上,还有一把金黄色的神剑在茅天雷左手之中。茅天雷缓缓的,走上了神龟的背上。衣服头发无风而动,宛若天神降临!在人的轮廓边缘有一道淡淡的金光若隐若现。茅天雷双眼呈现出了日月之色。这如同涅盘重生一样!

  马三笑见此脸色急变。忙猛击自己的天灵盖三掌只见他背后凹凸了一个大大的鼓包活生生的挣脱开了一个白色的大雕。若是常人,这三击必死无疑,但是他们排教所有的高级弟子掌门可以移形换位人的身体各大要穴,这叫声东击西。其实要穴是全部归结在人的左腹之中只有拳头大小,如果不将其打散,绝对可以死里逃生,这是他们重要的保命手段。

  大雕一出来眼射寒光,活脱脱的一个老鹰抓小鸡的气势。正常人交手一般会大战三百回合,最起码得是七上八下。七进七出,人仰马翻。但是真正的高手过招是立马见分晓起手见高低,往往最多一两招便决定了生死与胜负。

  但是茅天雷没有发现的是马三笑踩在地面的脚趾用力撇断了一根,变成了一个人形的木偶,直奔水晶棺而去。头顶似乎还冒着熊熊的火焰,只是这个火焰放大一看绝对让人恐怖如斯。相对这么小的人而言这个火无疑是天火流星。

  茅天雷手中宝剑发出了七色光芒,直直的向马三笑飞了过去。这时地上的那条鸡冠蛇,也奋力的飞奔而出,剑光交织在一起缠斗成一片。足足过了一袋烟的功夫,天上血雨横飞,随着一声长长的蛇口发出的哀鸣声一切尘埃落定。

  但见那发光的金剑也暗淡了许多,渐渐的变成了一张黄色的纸飘落在地。只见马三笑口角流出了丝丝的鲜血,身体虚弱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茅天雷也好不到哪里去,全身的金光散尽,也显出了一丝疲惫之态。

  马三笑得意的说道:今天咱们谁也别想出去了。

  茅天雷笑道:怕是你出不去了吧!我一会儿出去给你看一看。

  马三笑:出去的洞口我已经封死了。

  茅天雷:那你要不要试试看,我绝对能够冲破你的洞穴封印直接出去。只是你现在是活不了了,我必须为我们门派报仇雪恨。

  茅天雷左手亮出了两根银针,分别以极快的速度打向了马三笑的影子上的穴位。鬼封、鬼宫、鬼窟、鬼垒、鬼路、鬼市、鬼堂、鬼枕、鬼心、鬼腿、鬼信、鬼营、鬼藏、鬼臣。当最后一针落下的时候。马三笑真的对天大笑三声,然后身体慢慢呈现出了枯蓑犹若一朵败落的菊花在风中慢慢的凋零。

  只是这个笑声充满了狂喜,其悲凉,各种情绪在耳间难以言表。至此排教一大恶魔消失在那卡马村的洞穴之中。

  茅天雷心想这个胜利来得也太快了吧,怎么就这么快死掉了呢?还是有点心有不甘,可是他也没有想太多,还是犹豫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树皮面具,这个可是从千年古茶树上面剥下来的皮做成的面具。在每逢月圆之夜,放在月光下便会产生奇特的效应,被面具所吸收,带有不可抹去的记忆。回想刚才马三笑所说的话,茅天雷胸口又莫名的悸动起来,感觉似乎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将要发生。

  于是思索再三并将毕生所学,全部封印在了这张面具之上。突然之间鼻子里传来了火药的味道。茅天雷向周围看去,寻找这个火药味道的来源,突然感觉在水晶棺之下冒起了阵阵的浓烟。看到这一幕,他脸色巨变,嘴里喊出了一个字:不!

  但是一切已晚只见砰的一声,水晶棺之处传来了爆破之声。响声响彻天际让人五内俱焚,由于炸药太多洞内空间又大,加上之前的密封之处,整个棺材与整个树根全部都产生了巨大的爆破效应。一切都在这爆破声中化为了乌有,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