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道凡尘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李家祖孙

修道凡尘间 雪山藏狐 2237 2019.08.28 21:44

  “咳……又见面了哈。”

  气氛微妙,但李苾最后还是忍住了自己急躁的脾气,上前跟楚周打招呼。

  “你俩认识啊?那你俩聊着?”张谦跟袁霜手拉手的在一边看着,左右把人瞧了几眼,最后说道。

  刚才这陌生小伙的眼神他可是看得清楚,跟啥抓贼似的,再加上他们两队碰面时的古怪气氛……啧啧,别是爱恨情仇的捉奸大戏吧?

  思想一点也不老土,并且在圈子里见多了的张谦在心底暗叹。

  不过他没这爱好,也不爱随便掺合进别人的苦情剧本里——

  毕竟他和女朋友之前可是同楚周聊了一路的呢,要是真来什么“你怎么在这?你不是说加班?这人是谁?”的剧情,那多尴尬。

  溜了溜了!

  张谦撂下这话就打算主动退出,继续到处乱逛,只是袁霜看着李苾跟李老太太,皱着眉头没动。

  张谦扯上老婆,拉远了问,“怎么突然发呆了?”

  “那老太太挺眼熟的。”袁霜告诉他。

  “有什么眼熟的啊?天下会保养的老太太不都一个样儿吗?”

  张谦偷瞄了满头银发,长了点点老人斑的李老太太几眼,撇了撇嘴道,“走吧女王大人,现在都下午了,咱们去吃点东西吧!”

  搁儿看人家难堪多不给面子?

  而在楚周那边。

  楚道长看着面前的两位,客气的一笑,“有缘有缘,又碰面了。”

  “是有缘分。”李老太太也笑道。

  她假装不经意的上前几步,把孙子给挡身后去了。

  在老人家看来,楚周这小伙子又靓又有气质,重点是那双眼睛清亮有神,完全没有当代年轻人因为时常熬夜导致的“颓废”气质……

  实在是不像扒手。

  她信道信了这么多年,也不是单单捐钱想要神灵赐福保佑的,同时还学到了来往高道的一些气度,倒是看的开。

  那串玉石若是真丢了,便丢了吧,就当给自己挡灾了。

  虽然有点舍不得,可她这么大的年纪了,家里也富足无忧,不能为了这点子事儿而气着自己。

  再说了,丢了东西就找正式人员帮忙嘛,她小孙子脾气被养的冲,要是自顾自的办,只怕会闹出事来,光是被他牵扯劳累的就不知道要多少人呢!

  如此想着,李老太太就和楚周说起话来,希望能把再见之时冒出来的尴尬气氛缓缓,同时把孙子压住,让他别闹。

  可这也是老太太自己的想法,楚周只附和了老人几句,就瞄到了李苾欲言又止的表情,站在后面仿佛憋得慌一般。

  “你怎么了?”

  闹肚子了?

  不过回忆起之前这人拿看贼似的眼神看着自己,楚周就想对方若真是有三急了,那要不要多和老太太扯扯,拖拖时间让他憋久一点。

  修士又不是圣人,里面也有喜欢记仇的呢!

  “他就是闹脾气了,摆脸色给人看呢!”老太太回头对孙子笑了笑,告诉楚周。

  李苾在老人背后翻了个白眼,没让奶奶瞧见,倒是对面的楚周看的一清二楚。

  只见这小年轻在原地又用那副“闹肚子”脸色纠结了一阵,然后就走过来,用压抑住急态的语气问楚周:“那啥……我奶奶前面在玉皇殿,丢了串玉珠手串,你,你有捡到吗?”

  “那手串很值钱的,前头看道长们举办法会,我奶奶还举手拍了照片……那时候我看见手串还在的,后面她让人撞了,就不见了!”

  就跟怕楚周不在意敷衍回答似的,李苾随后又强调了几句。

  此话一出,楚道长就明白这人为啥会盯着自己了。

  在来的路上,楚周就被陈叔普及过很多防火防盗的知识,只说像景点这样的热闹地方,被偷东西是常有的,得悠着点,把手机钱包什么的随身带着。

  感情这祖孙丢了东西,怀疑有过接触的自己是扒手了啊!

  他乐了,抬手压了压头上戴的用二十块钱从摊子上淘的帽子,疑惑的回道:“我像是碰过值钱物件的人吗!”

  而且前面他还被踩了脚呢,都没说话,现在又让人在暗地里扣上了“偷东西嫌疑人”的帽子,真是撞了霉运。

  李苾让他说的堵住了,老太太乐呵呵的上来道:“小伙子你别介意……那手串我戴了很久了,突然丢了,是挺着急的。”

  楚周也笑。

  对着态度良好的白发老人,李苾又是个明显没多少社会经验的年轻人,他要真把往心里去,那可真就太心胸狭隘了。

  他又不是“谁瞪我我就干掉谁”的傲天流主角。

  所以楚周也就是朝着李苾撇了下嘴,表示自己不跟小孩儿计较。

  “是不是前头撞你的那个人?”楚周问老太太。

  老太太仍旧是一副淡定的表情,“不知道,去找人调了监控,但没什么用,画面有点糊,人多也看不清。”

  “那你手串戴了有多久了?”楚周继续问。

  李苾忍不住上前插了下嘴,“你问这儿干嘛?”

  虽说奶奶觉得对方没问题,还拦着他“抓人”,可在李苾心底,楚周的嫌疑还是没有洗清的!

  而且不关你事,你问这种东西干啥?

  “指不定我能帮忙啊!”

  “你就这打扮,能帮什么忙啊!”李苾迅速把楚周上下打量了一遍,目光之中是掩饰不住的轻视。

  于是楚周又给了他一个白眼。

  这当孙子的可真是个愣头青,看人不能光看表面的道理不晓得?怎么一点都没遗传到他祖母的心态和沉稳?

  老太太在一边看着,对于孙子的行为,也是不好意思,“唉,他就是个狗脾气,家里人又宠他……七八岁的时候还尿过床呢……”

  “奶奶!”李苾不满的叫了。

  他可是真心实意的找帮她追回手串的,怎么还当着别人揭自己的短呢?

  老太太笑得一脸皱子,没理会孙子的矫情,对楚周说道:“不过小伙子,你真能帮上忙吗?”

  楚周也懒得跟这个智商情商停留在小学阶段的家伙纠缠,就只和老太太说道:“能吧。”

  如果真的是在玉皇殿丢的,那距离现在,时间也不久,而三山道院占地面积也广,想来那个偷东西的扒手还没跑掉,仍混在人群里面。

  楚周摸了摸下巴,心底想着寻回丢失物品,用什么简单的办法比较好。

  用金光追踪法有点太炫目,一道会追着人跑的金光也太过吸引人了,再者消耗的灵力也大,这样的话,只怕帮着老太太找回手串没多久,他就要被强行安排去局子里喝茶了。

  水浸法虽然没有以上的缺点,可要准备的东西多,那得准备水盆,和让老太太放点血呢……

  既然如此,那就试试望气寻物法?反正目窍已开,他用这法子还有加成效果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