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道凡尘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开目窍

修道凡尘间 雪山藏狐 1793 2019.08.02 23:58

  九月二十六号的时候,楚周通过几个月按部就班的修炼,终于把筋脉拓张到了一定的地步,存进去了足够多的灵力,可以冲开目窍了。

  在此之前,楚周和张清扬等人的联系也没有断,毕竟他们都是自己的财主,不能拿了钱就扔到一边不管了。

  他给群里的人指点了一些近乎常识的修行法,对方也反馈给了他不少的钱财——

  在被问了几个在楚周眼里跟傻逼差不多的问题之后,楚周还以为那几个家伙是过来钓鱼的,或者打算暗搓搓的给自己送钱,特别是张清扬这种专业道士也在其中,结果后面看出来他们的确不懂……由此可见这方世界的修行传承断的有多厉害,连一点小事都畏畏缩缩的不敢放手去干。

  而除此之外,这些人也依照楚周的要求,为他提供了几部大夏道门的经典书籍,什么类型的都有,方便楚周对照双方世界的修行异同。

  他都要走上正路了,前段时间跟张清扬的聊天也让楚周心里想了点事儿,觉得不能再闷着头自个儿修炼,只求找到机会返回山海界了。

  按着他原本的想法,冲开七窍有了力气以后,就会满世界的去“寻宝”,然后找个深山老林修炼到曾经的境界,回去老家。

  这样的话,可能到他“飞升”那一天,都不会被人察觉到,也不会给这方世界带来什么痕迹。

  可他既然已经把引导术传到了网上,还抽不开身,想来以后肯定是要和大夏道门打交道的,甚至可能还会有上面的人过来……在原身没认真学过道门经典的前提下,他得靠自己了解了解情况才行。

  在花时间翻阅了一些之后,楚周发现大夏没有“冲开七窍”的说法,取而代之是“打通周身穴窍而成先天”。

  还有修行法门,也不知道是不是核心遗失的缘故,总让楚周看起来有些意犹未尽,修炼也是不成的。

  当然,得益于张清扬杞人忧天一般的科普行为,楚周还黑心的猜测是不是上面察觉到了这些非科学因素,提前出手把它们给“改整”了……

  不过多说无益,日后该来的还是要放到以后说,他现在需要的是把当下之事做好。

  “看好门,我得进去【坐】一段时间,你不要乱叫知道吗?”

  一边往三清观破旧的大门上挂“今日有事不见客”的牌子,楚周一边告诉刚吃饱没事干的大黄狗。

  虽然三清观这地方穷到贼都不想来,但楚周仍旧防了一手,免得到了关键处让人冒出来打岔。

  大黄汪汪两声,抖了下浑身粗短的狗毛耍耍威风,表示自己听明白了——

  今天的三清观,就由我来守护!

  “出来了带你去夜里摊子上吃顿好的!”

  楚周可不觉得自己会失败,以他的经历和修为,要是连个基本的目窍都冲不开,也没脸活着了,更别提惦记去山海界的老家了。

  就算回了也只有被人嘲笑至死的下场。

  大黄一听他这话,更加的提起了精神!

  临湖镇作为一个挺繁荣的大夏乡镇,每到夏季和初秋这样的炎热时节,都会在开发区那边的宽阔场地上摆出大量的夜摊,什么烧烤和爆炒小龙虾,光着膀子的汉子和穿着休闲的妇女同志,应有尽有,食物的香气飘的到处都是。

  楚周带着大黄狗有几次夜跑路过那里,也让那香味刺激的口水直流,眼睛瞄到某家盘子里红彤彤的虾和烤串,肚子都要叫出声了。

  哦,听说那摊子老板学的是从湘楚省传过来的做饭手艺,做菜重油重辣,难怪光是瞧着就勾人,和新吴这边的食物不太相同。

  只是当时楚周穷困在身,根本没能力过去尝一尝,只能拉着依依不舍的大黄狗走了。

  如今有了金钱来源,也有足够的底气犒劳犒劳自己和宠物了。

  大黄得了楚周的承诺,在吃的方面一向十分重视的它立马瞪着狗眼趴到了三清观门口,而楚周也放心的走进房子里,关上了房门。

  三清像安静的坐在上面,年久失修饱经风雨的它们身上油漆都褪了色,露出了底下的泥坯子。

  楚周收拢了一切不端正的神态,对着面前三位伟大的前辈上了柱香,然后取来一个蒲团,盘腿坐了上去,收敛心神,抱元守一。

  世间喧嚣迅速的远离。

  灵力慢慢涌动,在运转了三个周天之后,就按着楚周的心意,流向了双目间复杂的细微筋脉。

  楚周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眼皮在发烫。

  那股热意先是“烫”到了头脑两边的太阳穴,随后就是那层薄薄的眼皮,最后传导到眼睛之上,“烫”的楚周不经意皱起了眉头。

  他把原本摆放在膝上的右手抬起,弯曲中指,像点开天眼那样,点向了眉心。

  灵力越聚越多。

  眼睛部位也越来越“滚烫”。

  不过楚周是走过一遍的人了,倒是没有“会不会被烫瞎”这样的可笑念头浮出。

  他只是保持着这样的状态,等着冲开穴窍的那个契机来到。

  时间在一呼一吸之间飞快的流逝,楚周已经没有心思去顾及外面是否天黑的事了,他甚至连听觉嗅觉和触觉都暂时摒弃,把全部的心力放到了眼睛上面。

  可能是因为被“烫”的久了,楚周都习惯了这程度的刺激,前面皱起的眉头缓缓展开。

  眼前在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亮光,但是他仍旧闭着眼,隔着单薄的眼皮,楚周只能“看到”满目的红色。

  就像一个人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打算睡觉了,头顶的白炽灯却反其道行之的大放光彩,强光投过眼皮,强势的映照在人的视网膜上,存在感极强……

  眼部的滚烫感陡然加重!

  如果说前面就像有七八十度的热水敷在眼皮上一样,那现在,楚周可以说他这双招子是让滚油给泼了!

  灼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裹住了他的眼睛!

  太阳穴隐隐作痛。

  时候到了!

  楚周等着就是现在!

  早就汇集过来,蓄势已久的灵力迅速发动,从寒潭静水,突然变成了狂风骇浪!

  在未名的不可言说,又难以描绘之处,推开了一扇被封锁起来的门。

  当他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各种色彩涌到眼前。

  白光被拆开成就了七彩光。

  道观横梁上那因为老旧而开裂的纹路也能被看的一清二楚。

  墙角里的蜘蛛网轻微的颤动,小巧的蜘蛛顺着网爬着,把自己塞到更加隐蔽的地方藏起来。

  楚周眼前大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