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道凡尘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第37章请看这一章的本章说惹~】

修道凡尘间 雪山藏狐 2621 2019.08.11 21:35

  【第37章被个大兄弟搬到本章说里面啦~。】

  接下来的几天里面,楚周没有像往常一样,修炼完了就窝在房里不动弹。

  先是去镇上的服饰买卖一条街找了几件合身又便宜的衣服,然后就去了水产小市场,企图找到合心意的鱼或者王八,来镇一镇未来的那个风水局。

  奈何天不与人愿,越是惦记的,就越是得不到。

  连着两天,楚周都是空手而归的,还平白沾上了一身的鱼腥味,把大黄都馋的要死。

  第三天仍旧没成功,楚周终于放弃了买鱼的想法,打算靠自己去湖上钓一条上来——

  临湖镇这边有一片太湖野区,没人承包也没被禁止垂钓,正好可以让他自由行动。

  在返回三清观的路上,楚周闲的没事胡乱瞄着周围的环境,忽然就瞅中了前面那家人的院子。

  一棵挂满了黄叶儿的梧桐树正从院子里戳出来一个头,长势极好,望气一看,还能看到树体本身凝聚出来的团团云气。

  好树啊!

  楚周当即赞叹。

  这条街他以前没来过,现在才发现这玩意儿。

  这棵树不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东西吗?!

  没想到前面惦记的风水鱼没找到,树自个儿先蹦出来了!

  楚周惊喜之下,牵着狗快步走到那家人门口,左右观察了一下,然后抬手敲了敲门。

  给楚周开门的是个中年汉子,有点矮,差了楚周半个头,还一脸的不高兴。

  “你谁?”

  汉子只拉开了半扇门,颇为不耐烦的对着楚周问。

  不过没等楚周回他话,这人就移了下眼睛,瞄到了他的头顶,还有楚周梳着的发髻。

  “你是三清观的那个道士?”

  “是是是!”楚周乐了,“叔,你认得我啊?”

  要是他听说过自己,那谈起买树的事儿来,可就方便了,总不会太尴尬。

  “不认识,”汉子靠在门框上面告诉他,“周围镇子就你一家道观,能从哪儿来别的道士?”

  当方圆百里就那一个特殊物种的时候,别人不想认识也得认识了。

  “你来干嘛?”

  听到这话,楚周直接摆出一副热情的笑容,指了指他家院子的那棵大树,“就是路过,看着这树很舒服……卖吗?”

  他没多说什么客套话,勉强过渡了一两句之后,就直白的问向汉子。

  汉子有点意外他的来意,顿时一皱眉毛,脸上肥肉把眼睛一夹,果断拒绝,“不卖!”

  神经病!

  莫名其妙来敲别人家的门,就为了问他卖不卖树?

  梧桐树又不是什么罕见的树种,随便一座山都能找到几棵,这小道士竟然跑过来找人买?

  八成又是个跟他师父一样,当道士当傻的!

  “别啊叔!我出钱的!”

  难得见了这么一棵顺眼的,楚周才不想放过呢,而且随着时间的过去,这事儿也得急了,不能再慢吞吞的拖着。

  “不卖就是不卖!”

  汉子转身扣门,懒得理楚周。

  他背着身子,走起路来有点歪,步子一瘸一拐的。

  楚周见了,不由得出声询问,“叔,你身体还好不啦?”

  “关你屁事!”汉子气鼓鼓的转头瞪了他一眼,啪的一声就把门甩到了楚周脸上。

  一人一狗被气势汹涌而来的门逼得倒退几步,生怕自个儿鼻子让那门板给砸瘪了。

  尤其是大黄这怂狗,吓得反应比楚周还大,退步的时候还把人给绊着了,差点给楚周整出来个屁墩儿。

  看来今天是拿不到这树了。

  还是得徐徐图之……先找人打听清楚这家的情况,他好过来熟悉拉关系,不然下回再来,还要吃次闭门羹的。

  楚周把这家门口的门牌号给记下来了,同时在心里暗暗想到,牵着狗仍旧回了三清观。

  话说他就为了一棵树,竟然搞的这么麻烦,唉!

  想当年自己……

  楚周牵着狗回房子休息着,又回忆起了自个儿的当年勇,对比今时今日,这眼泪差点就出来了。

  哦,还要去折腾个足够坚挺的鱼竿出来,他等会要去野区打野抓鱼呢。

  楚周都是趁着天刚亮去的水产小市场,因为那时候商家摆出来的鱼都是最新鲜最有活力的,所以一来一回,加上中途又去跑步和找树的时间,到现在日头还高高的挂在天上,正是下午一两点的样子。

  他摸着老牌子,给远在金陵照顾未出生小孙子的陈金辉发了条短信,向他打听那家种了梧桐树的人的事儿。

  陈叔没有立刻回他,毕竟他也是有事情要干的,不可能像某些套路文里的情节似的,时时刻刻都在后台准备为主角服务。

  楚周也没指望事事顺心,立马就晓得自己想知道的一切,短信发出去后就放下了手机,从杂物房里面找了根长长的竹竿出来。

  他在除修炼之外的事物上还是很节约的,像鱼竿这种东西,临湖镇就一家专业店卖,干得是垄断买卖,不说那些有点名气的牌子货,光是一根很随便的鱼竿都标价快两百了,看着都让楚周肉疼。

  楚周舍不得买。

  他又不是钓鱼爱好者,垂钓湖海这种事情,通常都是修炼有成后给修士装逼用的,楚周觉得自己在目前还不需要干这事儿。

  他到现在也才解决了日常温饱问题,哪能花那么多闲钱去买根不怎么用的鱼竿?

  所以他只买了鱼线和一小盒子鱼钩,打算回来自己做根钓鱼竿出来。

  做鱼竿也不是什么技术活,其实要是不嫌弃东西太土,用毛线跟砸弯了的细长铁钉都能使唤,以前农村里的小孩儿想玩钓鱼游戏了,就拿这法子来。

  这世上的玩法千千万,富人有富人的方法,穷人也有穷人的对付。

  鱼饵用抓来的蚯蚓跟饲料混着,楚周不嫌弃它脏,认真的捏出来了一堆小团子,到时候挂鱼钩上就成了。

  楚周的手脚麻利,半个小时就搞定了全部工程,随后扛着鱼竿牵着狗就往太湖野区那儿去了。

  野区距离临湖镇有点远,好在楚周眼下有灵力在身,虽说不多,可隔一段路就飞跑一段还是撑得住的,一人一狗小跑了一个多小时,就钻到了湖边上。

  这里已经见不到什么人烟了,周围也多是充满水汽的黏黏泥土,地形平坦,并没有什么茂密高大的树林,只有一团团灌木树在湖边上。

  扑面而来的是带着微微腥气的湖水味道,一望无边的湖面近在咫尺。

  蓝天金日,绿水青山。

  比起以前在无名山上眺望过的场面,这更有震撼力。

  就是蚊子特别多。

  楚周感叹着,挥了下袖子,把企图过来咬自己的蚊虫一巴掌挥开。

  水多的地方就是有喜欢咬人的玩意儿!

  楚周选了个有大石头的地方坐下,距离湖水只有几步的距离,然后开始倒腾自制的鱼竿。

  由于鱼竿是拿竹竿做的,所以不能收缩,楚周把它摆地上,捻着纤细到几乎透明的鱼线一路往下,抓到了鱼钩。

  他取出一枚鱼饵,往其中注入了丁点灵力,随后戳到了钩子上,一甩杆子,就开始了自己的钓鱼事业——

  有着丰富灵气的存在对于凡物而言,拥有着不可抑制的吸引力,即便楚周只用了微不足道的一点点,对比起此时已污染多年,其中灵气被耗的差不多的太湖来说,也是“黑暗中的光明”了。

  如果换成是古时候的太湖,生活在里面的鱼类指不定还看不上这鱼饵呢!

  只希望能早点钓上目标来,不然秋天的太阳也能把自己这白白嫩嫩的娃儿给晒黑喽。

  楚周安静的坐在石头上等待着,把闲不住的大黄赶到一边玩泥巴去了,兜里的手机却突然振动了起来。

  陈金辉看到了他发的消息,给他打电话过来了。

  “小楚啊,你突然问老吴家的事儿干嘛?”陈叔开头就问。

  楚周也不瞒着他,用不惊动鱼儿但保证手机对面听得清的声音告诉陈金辉,“也没啥,就是看上了他家种的那棵梧桐树……”

  “你要树干嘛?”陈金辉给他整的一头雾水,“还是梧桐树……我就在金陵呢,你要是想要梧桐树,直接跟叔说一声不就成了?”

  诺大的金陵城别的植物不多,但梧桐树绝对是到处都是,而且为了保证市容市貌,棵棵都高大挺拔,属于树中潘安的那种。想要梧桐树,来金陵能让人挑花了眼!

  而对于陈金辉来讲,不提他跟老道士以前的交情,就说楚周帮着解决了他老陈家宝贝女儿的问题,他就能把楚周当半个儿子对待!

  作为一个吃喝不愁,子女各有前途的纯朴乡镇汉子,陈金辉就是这么实诚!

  楚周道:“也不是啥大事,就是最近想干了……叔你是知道我从我师父那儿学了点本事的……”

  楚周并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是在心血来潮的没事找事,只含含糊糊的跟陈金辉说着,没全部告诉人,但也没扯谎。

  陈金辉一听就懂了。

  他瞬间想起了当初陈慧的事情,以为楚周又要搞啥厉害的东西出来。

  纯朴汉子立马紧张了。

  这种非科学的玩意儿每次都能把陈金辉唬的一愣一愣的。

  “那你可有点辛苦了……”

  他捂着手机对着楚周说道,声音都压低了点:“老吴可不好搞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