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道凡尘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8章:金化雷击木

修道凡尘间 雪山藏狐 2193 2019.09.09 20:22

  那吸引的地气不自觉聚拢成团的,乃是一棵倒地的巨大金钱松,其中在楚周眼里进化成“大灯泡”的,则是松树的顶端部位。

  巨大的树木横倒落地,在下坠之时还压倒了不少旁边的树和灌木,弄出来了一片狼藉,将周围扫荡出的略微空旷,其余枝丫也被落下时的冲击搞的七零八落,整幅画面就是个凄凄惨惨的画风。

  但仍旧让人看的触目惊心。

  即便倒下,人和这个巨物比起来,仍旧是十分不起眼。

  光是目测便有五六十米高的巨树,也不知道要生长多少年。

  而随着楚周和大黄的走近,团聚在一起的地气感受到了外来的力量,就自动的散开了,重新钻到地下去藏起了来。

  原先被裹着的松树顶端露了出来。

  隔着层层的枝丫努力看过去,只能见到树顶那儿一截黑漆漆的,被雷劈过的松木残骸。

  “汪!汪!”

  大黄仿佛嗅到了什么刺激的东西,兴奋的跑上去,尾巴不停的甩动,最后半个身子都趴到了巨松直径足足有一米多宽的躯干上面,朝着楚周咧嘴大叫。

  高兴的都快原地起跳了。

  “瞧你乐的这傻样。”

  楚周笑着上前,先是抬手招出一道劲风将那挡路的树枝统一切断扫开,然后才踩着大树残躯走到树尖那里蹲下来观看。

  结果等把眼前之物辨认出来后,刚刚还嘲笑大黄不稳重的楚道长也顾不上装逼了,顿时惊喜道:“雷击木!还是金化了的雷击木!”

  这可是绝对的好材料啊!

  之前还想着有时间去搜集东西给自己炼制法器,没想到今天就遇见了合心意的。

  楚周小心的将那一截已然被雷电劈的碳化的松木切下,然后又是掰着其上裂缝的两边用力——

  轻微的木裂声响起。

  力气惊人的楚道长徒手把那截坚硬到近乎石块的松木掰了开,将之两断,让木心显露了出来。

  那深藏在黑炭松木间的木心估摸着有两指粗细,长度有半米多长,颜色虽然也是黝黑,但却隐隐透着和相邻木材不一样的感觉。

  正午时分的阳光闪过枝叶遮挡,照到断木的截面之上,竟显得木心处如金似玉,隐有光华。

  这才是让楚周真正感到欢喜的东西。

  他从包里掏出来一把小刀,利索的把周围的松木削下,只留了那截木心在手里把弄欣赏。

  看来这倒地的大树应该也是有了灵性的,要不然也不会被天雷击中,要知道在天目山,长到四十多米高的树木其实是不少的,听说最高的金钱松甚至有六七十米的高度,绝对不枉费“大树王国”的美誉。

  所以要想在这巨木成林的地方招到天雷的青眼对待,必须得有点特殊性才可以。

  比如说成个精什么的。

  天地灵气在有序的恢复,而比起熙熙攘攘沉浸在自己事物中的人类,本就生活在自然中的动植物是要更容易受到影响,发生变化的。

  不过不像太湖里面的肥草鱼和绿壳王八那样,生物拥有灵性,是要比本来不能行动,没有脑子的草木金石容易很多的。

  一旦草木有了灵性,点开天地慧心之后,受到的考验比起其他物种来,要更加暴烈。

  想来这棵活了多年的巨松就是在拥有灵性,企图借助天目山活跃地气更进一步的时候,遭到了从天而降的打击,然后直接扑街的。

  一身灵性被消磨殆尽,只有这直面天雷的树顶在它倒地之后产生了一些不一般的变化,成就了这材质已然脱离松木范围的雷击木。

  最后便宜了前来寻宝的楚周。

  如果是普通的雷击木,那还不至于让曾经见过众多法宝的楚周失态,但这金化了的雷击木就不一样了。

  修士炼制法宝,“五金”乃是基本所需——

  所谓“五金”,并非指代现代的五金制品,而是拿来称呼拥有五行属性的各种金属的,比如有水金,有火铁,有木铜啥的。

  眼下楚周手里的这根木心,在遭到天雷轰击和巨松本身灵性的作用下,已经跨入“五金”的行列,成就了“木铁”般的存在。

  这才是楚道长真正需要的东西。

  可惜现在是在山里,不方便着手炼制,不过先收了再说!

  从背包里翻出一卷布,楚道长把雷击木仔细的裹上绷带收藏,然后才继续出发。

  出门才三天就有了这样的收获,希望再过段日子,能再收点好的。

  只是运气这东西实在是奇妙,在楚周才收了雷击木后,连着两天,楚道长都没能再找到合心意的玩意。

  要么太稚嫩,要么灵性不足,拿了也没用,还不如让它们继续长着,等以后彻底成熟后再来摘取。

  那缕地气也一直被楚周追踪着,只是山中腹地地形狭长,地气在纵横之间又有新的纠缠延伸,最终的指向估计还要在天目山脉的更里面。

  看来得把整座山都走一遍才行了。

  第四天,楚周跑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天目山的哪儿了,只是看着天气有点阴凉有雨的迹象,便放弃了继续在山里当泰山,打算早点找个休息的地方,防止黑天后没地方避雨。

  大黄跟着楚周蹦蹦跳跳的走着,心里对于“总算不用飞跑”这事儿是非常满意的。

  它甚至还有心思去旁边的灌木丛里面挑逗了条蛇出来。

  一米来长的青蛇弓着身子,警惕的盯着大黄。

  在这几天里面,早就用实力证明了自己足以在山里乱跑的狗子一点也不害怕,还乐呵的瞅着面前的青蛇,只等着对方一动,就立马一爪子过去,直击七寸,然后把蛇抓过来盘着玩。

  结果楚周阻止了大黄玩弄小动物身心的计划。

  他瞄了那条青蛇一眼,就把大黄拉走了,“这蛇太小了,不够吃的,你等会去抓个大点的给我。”

  而且毒蛇的肉又难吃又不好处理,在它身上浪费力气干什么?

  “汪呜~”

  “汪个屁,先跟我去找个能睡觉的地方。”

  楚周带着狗一路走着。

  这时候树多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没一会他就选定了一处符合条件的地方。

  那是一条深溪的旁边。

  各种大石块堆成了溪流流经的水道,而在两边,则是长了不少高大且带有藤蔓的粗壮树木,等会不用费多大力气,就能弄一个简易的棚子出来了。

  至于夜间下雨涨水的问题,楚周计算了一下深溪此时跟地面的距离和那几棵树的高度,自觉除非山洪爆发,不然是不会淹到自己的。

  隔着有六七米呢。

  再说了,在河边过夜,遇见野猪佩琪的事儿楚道长都干了,还怕蹲树上?

  没能耐的普通人当然得顾忌许多,有本事的人却是可以为所欲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