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道凡尘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开六窍

修道凡尘间 雪山藏狐 1376 2019.08.29 23:57

  正月十四,临湖镇上的天气依旧寒冷。

  今年虽说只下了一点点的雪,可冻雨却是一场没少下,气温较之往年还下降了不少。

  夏天更热,冬天更冷,也不知道新闻里说的“厄尔尼诺”现象啥时候停下来。

  坐在椅子上面,刚刚结束了早上修炼的楚周听着窗外稀稀拉拉的下雨声瞎想。

  幸好提前布置了祛湿转风的风水局,不然现在的自己估计不能这么悠闲。

  端起热水喝了一口,楚周闲着没事,又去群里看了两眼。

  年关就要过完了,那群水货又有啥新的骚话说了?

  【青阳散人】:已经回观里了,新一年的修行,新一年的开始!

  【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说得好![#鼓掌#],今年咱们一定要努力修炼,把底子打牢实了,然后学几个术法牛批一下!

  【太乙救苦天尊】:我现在已经可以做到灵力运转四周天了,身体的杂质也被排的差不多了!今年的本天尊,注定了会是一个全新的,更加青春靓丽的天尊!

  嗯,果然一说到修炼,例行的瞎显摆和商业互吹都会有的。

  不过青阳散人这么早就回观里见师父了?

  【天选之子·云安道人】:怎么不在家里陪家人过完元宵节再回去?@青阳散人

  据他所知,元宵节也是大夏的传统节日吧?

  镇上的学生都是过了元宵节才开学报名的呢。

  【青阳散人】:回前辈的话,这是已经和两边说好了的,今年过年和家里人过,而在老家待了一两个月,思念之情已经抒发完了,就选了元宵节陪师长。

  原来如此。

  【抱朴子】:大佬这年过的怎么样?有没有感受到万家烟火的快乐?

  张谦又上赶着过来给楚周捧哏。

  而楚周则是想起了和他在三山道院见面的事儿,这胖子竟然没看出自己俊朗外表下更俊朗的内在,真是狠狠打击了一把楚道长内心深处的自我良好感。

  【天选之子·云安道人】:还好吧……你们继续努力修炼吧,不要成天沉迷某些不好的东西。

  就比如说秀恩爱啥的,对单身狗的伤害太大了!

  指点对方指点的多了,楚周有时候也会带上一些师长的语气和群里人说话。

  而群里的十二个家伙则是早就把自己当成了楚周的后辈,对于他说的,自然不会反驳,纷纷应下。

  于是楚周结束了自己短暂的群聊,抓着正在啃桌角的大黄出去做午饭了。

  大黄乐呵呵的蹲旁边看着,朝楚周手中处理着的食材流口水。

  楚周忽然就撸了一把它的狗头,“怎么脑子一直没见长啊,我平时修炼久了,也会给你疏通下的啊……为啥灵性还没那只王八高?更别提和太湖的那只肥草鱼比了。”

  而且每天吃着自己喂给它的混杂了灵力的杂粮丸子,王八过了个年,已然长大了一圈,十分的膨胀,等着眼下冬天接近末尾,赶着天气好点的时候,王八还会从水箱里爬出来,围着三清观“视察”一圈,绿豆眼里满是嚣张。

  被提到的绿壳王八敏锐的从不远处的水坑里抬起来了头,看着一脸傻样的大黄,不屑的爬了爬,把屁股对着它。

  傻狗岂能和自己相比!

  等着以后回去了太湖,就连那只肥草鱼,它也能狠狠的把对方往死里怼!

  大黄浑然不知王八和主人对自己的嫌弃,还讨好的蹭了下楚周的手,然后继续对着食物流哈喇子。

  很显然,即便楚周拿灵力在它体内运转过了几次,可除了给它加点体质外,智商是一点都没加成。

  …….

  算了。

  自己养的狗,还怕没出息?

  反正物凭主贵,人家打狗也是要看主人的嘛!

  收拾好了午饭,楚周又打了几下拳,围着三清观溜达了几圈,就当做饭后消化了,然后瞅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又坐回蒲团上,开始了下午的修行。

  他催动着灵力,在体内先是运转了九个周天,感受着体内勃发的力量和充沛的血气,打算一举冲开口鼻两个穴窍!

  距离打开足窍已经过去了快有两个月的时间,他特意拖了些时间,多做了许多积累,就是为了一次性的解决这两个地方。

  口鼻相通,一窍冲开后,另外相连的一窍就十分容易搞定了,再加上他曾经又有过经验,如果一切顺利做好准备的好,足以一口气搞完。

  再然后,距离冲开最后的丹田窍,修为上升三品阶段,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楚周对此,抱有十分的信心。

  只是口鼻之窍虽说较之其他穴窍,冲击起来要更加简单,但它们同属于五感,若是在冲开过程中像目窍耳窍一样产生啥幻觉,那也挺折腾的。

  不过这并不是楚周最惦记的。

  他如今虽然修为下降,道心不再,可面对低级的幻想诱惑,还是坐得稳的。

  他惦记的只是冲开后带来的不适而已。

  就像开了耳窍后,他在最初的一段时间总会被迫听到周围所有细微的声音,并且落到耳中被放大成惊雷一样,楚周还是不希望自己鼻窍开后,到处都能闻到不美妙的味道……

  那会给他一种自己活在垃圾堆的感觉。

  所以在此前的准备中,他特意花了几天时间把三清观里里外外给清扫了一边,恨不得刮地三尺,把所有的脏东西都除掉,还喷了空气清洗剂进化室内的味道。

  随后舌含药片,血涌筋脉,楚周才正式坐定。

  屏气凝神,心无杂念,楚周端坐蒲团,有若老僧入定。

  体内灵力再是流转,从手到脚,从目到耳,最后蔓延向口鼻之处……

  窗外的淅淅雨声被完全屏蔽。

  不知过了多久,楚周的鼻端忽然嗅到一股异香。

  并非甜美迷人,也并非爆香勾魂,而且一种难以言喻的味道,初时平淡,但闻的久了,简直就是要浸入到心魂深处,把整个人,整颗心都勾出来。

  口中被刺激的一瞬间生津无数,只恨不得立马让身体飞出去,找出那香味的来源,然后不管能不能吃,先狠狠尝一口再说!

  而口窍的冲击也让楚周觉得嘴巴异常的空虚。

  普通人有时也会有这种感觉,只恨不得塞点东西进嘴里嚼着,即便不饿,但也不能让牙齿得闲。

  可楚周口中的空荡荡,却是犹如无底之洞,每个舌苔,每颗牙齿都叫嚣着需要东西来磨磨尝尝。

  空虚到令人发狂!

  口鼻两窍,互相通连,互相影响,如今一个用异香勾引,一个使得口舌躁动,活生生的就要把人馋死在位子上。

  就像快饿死的人忽然见了一顿饕餮大餐,又像贪吃的食客遇见了全世界最美味的菜肴,一外一内的引诱着,从而引发的悸动,根本无法让人冷静。

  那欲望来的突然,来的猛烈,不像前面几次那样,用声音来纷乱楚周的精神,而是直冲脑海,让本来不怎么讲究口腹之欲的楚道长,于刹那间变成饕餮之鬼。

  他想吃!

  他要吃!

  那个香味是什么?!

  快点来止住他已然绝望疯狂的口舌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