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道凡尘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4:【为舵主加更!】

修道凡尘间 雪山藏狐 2213 2019.09.02 19:10

  楚周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五点多才起的床。

  他瞧着天外还没有露出光来的昏暗天际,想着这时候估计狗还在趴窝呢,就先去了顶上勾搭太阳紫气去了。

  初春之时的太阳还是很温柔的,今天又是个无风无浪的大晴天,所以楚周故技重施,按着老方法勾了一缕紫气下来。

  过程十分顺利。

  太阳紫气刚一入体,不需楚周多想,就迅速的被丹田吸引而去,几个吐息之间,就有了被炼化的感觉。

  这就是开了丹田窍的好处了,在修炼方面,足以算得上是一大助力,吸纳灵气的效率也提高了一大截,想来今天勾搭来的这缕紫气,顶多三天左右就能彻底吸收了。

  只是不知道那群沙雕网友说的,“坐着飞机追太阳吸收紫气”的操作,到底有没有用。

  走在回道观的路上,楚周心情良好,还得空想起了曾经在群里看人水群时知道的东西。

  不过很可惜,虽然楚周对于这件事情很有想法和兴趣,可他目前根本没有实施行动的能力,这世上也不会有一架飞机专门为他服务……

  看来只有等以后修为高深,能够腾云驾雾了,他才能是尝试一下,看这事儿是不是真的了。

  回去坐了一会儿,蹲在占据了菜园一角的王八边上看着,楚周挺想晓得这玩意儿怎么一直搁这儿不挪窝的,而且竟然也没有再追着自己要死要活的讨饭。

  他伸手拍了拍缩着脑袋的绿壳王八,故意花了点力气,把鳖头和尾巴都逗弄了出来,然后手疾眼快的再一动,抓着王八的尾巴就将其倒提而起。

  “呦呵,你竟然下蛋了!”

  一见王八趴着的那个坑里多枚圆溜溜的东西,楚周惊了。

  “没想到你竟然是只母王八!”

  楚道长以前可没有多大闲工夫去学习怎样分辨王八公母的,反正山海界多的是妖精,弄不清楚直接问就好了,结果到了这里,把王八带回来养了小半年,到今天见了这十多枚白蛋才知道这是头母的。

  难怪前面那么凶,看来母王八和母老虎差不多。

  “不过没有公斑鳖,你的这些蛋也孵不出来吧?”

  毕竟没有受精,这和母鸡是下蛋差不多的道理。

  绿壳王八让他提着不停挣扎,脖子伸的老长了,爪子在空中乱刨,企图重新回到坑里去。

  着实是一片令人感动的慈母之心。

  “我拿几个回去,行不?”

  楚周把手上的王八放回地上,看着那些蛋,有点心动。

  绿壳王八是个有灵性的,它下的蛋比起普通的禽蛋自然要好点,所以楚周就想尝尝味儿了。

  他现在上了大道,以后修行不会是一直吃凡俗的食物的,要尽可能的给自己搜罗含有灵气的“大补口粮”才好。

  修仙啊……

  说到底哪里都缺,哪里都不够。

  须知“辟谷”辟的乃是人间五谷,对于修士自身有益的灵米灵疏可是不排斥的。

  王八闻言,盯了他一会儿,然后默默爬回坑里,挑挑拣拣的给他用屁股拱了五枚蛋出来。

  “小气,你自己也清楚孵不出来崽子的,怎么就给我五个?”楚周收了那五个小巧的鳖蛋,笑道。

  “可贫道还是高风亮节的,今天我收下你的蛋,来年肯定给你找个配种的……听说南越国那儿还剩下两只公斑鳖,到时候都给你找过来,享享齐人之福。”

  把鳖蛋放好,楚周就拍拍衣服,打算去陈家领狗了。

  到了陈家,陈金辉见楚周又是变了副精神状态,从之前那种诡异的亢奋和压迫气势转为了内敛清和,免不得再对他好一阵絮叨——

  反正在这个热心肠的老实人眼里,楚周就算真有本事,那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后辈,二十出头的小年轻呢!

  楚周站在原地耐心听着,反正他心里清楚,顶多两三个月,自个儿就是要出远门的了,而在这段时间里,他又要长时间待在三清观里练习道法,三品实力的楚周也没必要天天买菜做饭了,肯定是不会常出门见到其他人的。

  说不定等到了要走的时候,他连和人道别的功夫都没有呢!

  所以能听人关心念叨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啊!

  “等哈,陈叔你说吴家老太太的胳膊摔折了?”听了一段后,楚周问了一句。

  “是啊!”陈金辉说到这里还唏嘘上了,“春天多雨,地上又湿又滑的,人家年纪大了腿脚不利索,不小心就摔了……听说骨折了也只在镇医院打了个绷带,现在天天绑着一只手找老姐妹聊天呢!”

  “怎么不去市里面看啊?”楚周不解了。

  “老人舍不得钱啊!她孙子今年又要高考了,要是上了大学,又得是一笔大支出,可不得省着吗!”陈金辉直接告诉他,“不过我听说就因为这事儿,吴有量又和他清明节赶回来的儿子吵了一架,差点打起来。”

  楚道长诧异了,“父子相残?”

  “那不至于,就是爹跟儿子都是狗脾气。”

  “这样啊……”

  楚周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讲了一句。

  陈金辉立马听出他语气变了,就问他,“咋了?你想去吴家看看?”

  楚周点头,也不含糊,“是挺想的,我好歹把人家的树给拔了。”

  “你给钱的啊!”陈金辉理直气壮,让楚周别去掺和吴家的家事。

  吴有量在临湖镇乡亲父老的八卦中没什么好名声,陈金辉不想楚周去沾一鞋子的泥。

  “也不能这么说。”楚周跟陈叔说道,“重点是我也是临湖镇的人嘛,乡里乡亲的帮两把也行……”

  以楚周的想法来说,他来到大夏之后,一直生活在临湖镇这个地方,即便熟悉的人没几个,可吃喝都是用的镇上土产,住的也是属于临湖镇的土地,按着情理来讲,这小镇也算他在大夏的小家了,总是有点“乡土情分”在的。

  实际上能在临湖镇待的时间不会太久了,总得在这里做点好事,不能真没心没肺就跑路了哇。

  不管是在山海界还是在大夏,都挺讲究这种“人与地”的关系的。

  再者吴家老太太给楚周的印象不错,当初买树也是人家帮着说话把顺利成功的呢。

  陈金辉乐了,“你自己都跟五保户似的,与其关心别人,不如省点心思,想办法把房子拾掇拾掇……你也不是真道士,不说娶老婆,怎么着也得让自己住的舒坦吧?”

  楚周汗颜,“不了不了,我一颗真心已经给了三清祖师了……”

  他和陈金辉聊完了天,就牵着狗走了。

  不过并没有回道观里,而是转去了吴家。

  嗯。

  楚道长的“日行一善”又要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